绝世镇封-正文 第八十三章山谷洞府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五月峰山脚往上走了不过千丈,就有一处不大的山谷,山谷口不大,不过十丈宽阔,四周树木杂草众多,好似这里已经多年没人来过。

    乔远回忆了一下地图,在附近转悠了好几圈,才确定这山谷内就是洞府所在。

    他在心中忍不住骂了马忠两句,脸上露出无奈之色,轻叹一声,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把砍柴刀,这砍柴刀还是他从清风寨的家中带出来的,今日也算是派上用场了。

    白月一直跟在乔远的身边,它已经知道此处就是他们未来的家了,此刻露出兴奋之色,在杂草中窜来窜去,不一会儿就进入了山谷之中。

    一炷香的时间,乔远才将山谷口的杂草杂树清理干净,露出了一条曲径小道。

    乔远一走进山谷,脸上就露出难看的神色,在心中又狠狠的骂了马忠两句,随后深呼了一口气,挽起了袖子,提着砍柴刀准备大刀阔斧的改造山谷。

    山谷内最里面是陡峭的山壁,两边是斜坡,山壁处有一个两丈大小的山洞口,那便是马忠划给乔远的洞府,不过这洞府到山谷口还有五百丈的距离,而这五百丈之间全都长满了荆棘杂木。

    乔远猜测这洞府至少有数十年没人住过了,就这样的洞府,他还花了五千下品灵石,乔远心中已经是悔意泛滥,他悔的不是给的灵石太少,而是应该一个灵石也不给,自己随便在山上找个地方也比这好。

    “刺啦……刺啦……”

    砍柴刀挥舞在荆棘和杂木之上发出阵阵声响,乔远从小在山中长大,这些活对于他来说不成问题,但不免会被一些荆棘拉伤,好在他已经习惯了,心也慢慢静了下来。

    抛开这些荆棘杂木,乔远发现这山谷的格局还是不错的,山谷内部还有一条清澈的溪流,不过被荆棘掩盖的不透半点缝隙,若不是哗啦啦的水声传出,乔远还难以发现。

    连续挥舞了两个时辰的砍柴刀,乔远才清理出了一条通往山洞口的道路,他没有立刻进入洞口,而是盘膝坐了下来,准备稍微休息一下再进去。

    乔远拿出令牌,神识探入其内,里面除了一张地图外,还记录了控制洞府阵法的方法。

    修士的洞府都是需要阵法守护的,这就好比凡人房屋门口上的锁,一来是为了保护洞府,而来是为了防止在修炼时被打扰。

    乔远之前看见白月进去了一次,没有受到阵法阻拦,他猜测这洞府的阵法已经年久失修,多半不能用了,现在他真的是欲哭无泪啊,这那里是什么洞府,分明就是一个野山洞。

    叹息了一声,乔远唤回了白月,直接走进了山洞。

    洞中漆黑一片,乔远取出了一张小火符,灵力点燃之后,纸符瞬间就燃烧了起来,照亮了整个山洞。

    山洞不大,正中间是一个大厅,左边有两间修炼室,右边是一件卧室。

    不过让乔远感到意外的是,这洞府内居然还有家具等一些东西,而且上面除了沾染了一些灰尘和蛛网,竟然没有一丝腐朽的迹象。

    他将一把椅子拿到了洞府之外,看到这椅子与凡人使用的红木椅没什么区别,就摇了摇头,将椅子放了回去。

    “是我想多了,这破洞府能有什么好东西,就算有好东西,那马忠也不会留给我。”

    乔远回到洞府中,来到了练功房中一个石磨盘边,他看着石磨盘上的三个凹型空槽,眼中露出期待之色,随后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三颗下品灵石,将其放在了凹槽之中。

    灵石刚放进去,石磨盘就一阵轻颤,缓缓转动了起来,不过还未转完一圈,三颗灵石就光芒暗淡,化成了一堆灰色粉末。

    乔远对此没有露出失落之色,反而透出了一股激动兴奋之色,他知道这洞府阵法还有用,而且阵法的威力还不弱,要不然也不会吸收这么多灵力。

    他赶忙又取出了三颗中品灵石,将其放入了凹槽中,这次石磨盘不再是轻颤,而是发出嗡嗡的声音,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乔远右手灵力凝聚,向着石磨盘一挥,立刻一股狂风吹去,将磨盘缝隙中的沙石灰尘吹去了。

    石磨盘抖动了一会儿,便缓缓的转了起来,一圈、两圈、三圈,石磨盘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了,最后稳定保持在了一个不快不慢的速度。

    乔远脸上露出喜色,直接向着洞府之外走去。

    在洞府外,他能清晰的感受到洞口方圆五十丈内有一股阵法波动。

    他拿着令牌走出了五十丈外,面露跃跃欲试之色,随后右手向着阵法一挥而去,一把风刃从他的手中飞了出去,不过这风刃刚刚碰到阵法,就化作灵力慢慢消散在了空中。

    看见这一幕,乔远没有露出意外之色,随后他一拍储物袋,取出了一把长枪,这把枪是阳炎真人储物袋中的灵器,威力不错,乔远曾经拿它与唐厉一战,硬碰硬下丝毫不输唐厉的青灵剑。

    他拿着长枪,灵力运转之下,直接向着阵法一抛而去,枪出如龙,长枪转瞬间就刺到了阵法上,不过这阵法好似一张弹簧大网,长枪刺在上面立刻就被弹了回来,嗡的一声,长枪笔直的插在乔远身前的地上。乔远脸上喜色更浓,收起长枪,一拍储物袋直接拿出了他所拥有的最厉害的一件武器,风渊剑,展老头收了乔远十块极品灵石所赠给他的第一宝。

    此剑不能称为灵器,而称为丹宝,顾名思义,就是结丹修士使用的法宝,现在让炼气修为的乔远使用简直就是浪费,而且他也无法发挥此剑全部威力。

    不过宝剑自有其威,即使主人实力再弱,此剑的威力也不是一般人能挡住的,若是乔远将所有灵力注入风渊剑,就算是筑基中期的修士也不敢正面抵挡这一剑。

    乔远看着手中湛蓝色的小剑,右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剑身,眼中透出一股激动的光芒。

    他深呼一口气,调动全身灵力涌入剑中,此剑瞬间就变成了三尺之长,剑身闪烁着一股幽蓝之芒,看起来有一种吸人心魄之感。

    乔远没有多想,强忍着灵力流逝的疲惫感,手持风渊剑向着阵法疾驰而去。

    “砰!”

    一阵声音响起,不是剑刺阵法的声音,而是乔远持着剑被阵法弹出,抛出了三丈多远,摔在地上的声音。

    乔远摔在地上,并不在意身体的疼痛,而是露出狂喜之色,眼中闪烁着激动之芒。

    他刚刚持着风渊剑刺向阵法的一击,他估计就算是筑基中期的修士也无法阻挡,可这阵法只是略微凹陷了一寸,就将他弹了回去。

    这守护阵法的威力让他有些吃惊,筑基中期修士都无法阻挡的一击,这阵法如此轻易的阻挡了下来,乔远估计就算是筑基圆满的修士也无法轻易破开这阵法。

    “没想到这阵法如此厉害,难道五月峰弟子的洞府阵法都这么厉害吗?不过这也不奇怪,五月峰以研习阵法为主,若是连基本的洞府阵法都不行的话,那可是自砸招牌了。”

    乔远坐在地上,脸上的兴奋之色依旧还在,他看着阵法喃喃自语,心中涌现出了对未来日子的憧憬之色。

    虽然他的想法是正确的,但他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阵法越强,所消耗的灵力越多,三块中品灵石也不过只能维持阵法运转半天。

    就算五月峰弟子的洞府阵法都是这样,那也没有几个人能够供应阵法运转的灵石消耗,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乔远一样富裕。

    若是乔远能够在另一个练功房中研究了一番,就能知晓他的洞府阵法是什么阵法。

    而且到时候他会发现将此洞府阵法发挥到极致,别说筑基修士,就算是结丹修士也难以强行攻入,不过这些都是后话,这里暂且不提。

    乔远测试了阵法,突然对这处洞府不是那么失望了,至少安全上有了保证。

    他盘膝坐在地上,细细的吐纳着四周的灵气,一经吐纳,他发现此处灵力还算浓郁,至少比护月山上浓郁许多,这让他点了点头,越看这个山谷越是顺眼。

    一个时辰后,乔远的灵力恢复了七七,他还有很多事要赶在天黑前做完,否则晚上可没有地方休息了。

    乔远心里不满意的情绪消失后,他就显得干劲十足。

    他从储物袋中取出了水桶,又将身上破旧的衣服撕下来一大块,跑到溪流边挑了两桶水,直接在洞府中大干了起来。

    一直忙碌到黄昏,乔远才将洞府清洗的干干净净,也正是因为清洗干净后,他在洞府中的墙壁上发现了一些奇异的图案。

    乔远略知一些阵法知识,认出这些图案都是阵图,他没有感到奇怪,毕竟这里是五月峰弟子的洞府,有一些阵图也很正常,所以他没有仔细观察,便继续打扫了起来。

    山谷中的原住民很多,白月来到这里之后,在山谷中掀起了一阵轰动,一会儿追逐野兔,一会儿追逐小鹿,玩的极为兴奋。

    白月若是按照人的年龄来算,也就是七岁的孩童,虽然它是一阶高级的妖兽,但在乔远的陪伴下,它没有表现出凶狠的狼性,反而越来越像一个人了。

    乔远看着白月玩的如此开心,没有打扰它,轻车熟路的在溪流边燃起了一个火堆,在溪流中抓了两条肥鱼,认真的烤了起来。

    此时夜色已经降临,乔远唤回了白月,一人一狼吃饱喝足后,围绕着山谷漫步了半个时辰,便回到了洞府中。

    今夜,乔远和白月都没有修炼,他们要好好睡一觉。

    自从离开清风寨后,他还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也许,乔远以后的日子,睡一个安稳觉将会成为一种奢侈。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