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八十四章梦金枪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有人吗?有没有人?”

    乔远站在一处残破的广场上,双手放在嘴边,向着四周放声呐喊了两句,可回答他的只有逐渐渐弱的回音。

    这处广场十分巨大,一眼看不到边际,乔远眼中露出疑惑之色,他记得他只是睡了一觉,醒来便到了这里,而且他没有看见白月,更没有在这里看见一个活物。

    乔远从一处深坑中走出,才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残破的广场,到处都是碎石巨坑,仿佛这里曾经爆发过一场旷世大战。

    “为什么我会有一种熟悉之感,难道我曾经来过这里?”

    乔远在广场上游荡了半个时辰,也没有看到广场的边缘,不过随着走过的区域越多,他心中的熟悉感就越来越强。

    不知过了多久,乔远发现了一处殿宇的废墟。

    这废墟一眼看不到尽头,砖瓦琉璃色,一根根巨大的墙柱还散发着点点金芒,他看见这些就能够想象这座殿宇被毁之前是多么金碧辉煌。

    “这是……”

    直到乔远在碎石中看见了一块牌匾,他立刻双目一怔,透出一股震惊和无法理解的神色,随后他赶忙冲过去,将那块牌匾从碎石中挖了出来。

    这牌匾只有一小半,上面的字迹已经变得极为模糊了,根本看不清上面写了什么,但乔远神色变化并不是看见了上面的字,而是牌匾上的花纹金边。

    这种花纹金边他见过,确切的说是在meng中见过。

    一年前,他在横林山脉被红眼蟒蛇追杀时,他被红眼蟒蛇最后一击余波打中,昏死了过去,这一昏迷就是半个月,而在这半个月中,他做了一个很长的meng。

    meng中他来到了一个广场,广场上有一座大殿,而那大殿牌匾上的花纹金边,与他现在所看见残破牌匾上的一模一样。

    乔远恍然明白,这里是自己的meng境,这让他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他拿着牌匾仔细研究了一番,发现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随后他又开始在附近的残垣中翻找了起来。

    两个时辰后,乔远无奈的摇了摇头,放弃了寻找,他将附近方圆数十丈内几乎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发现另外一半牌匾。

    “这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道那银甲金枪青年败了?”

    乔远看着四周一望无际的废墟,心中突然生出了一股悲寂之意,一朝繁华成空说的也不过如此。

    他向着废墟深处走去,看到了太多亭台楼阁的断壁,但没有看见一个人,甚至连一具尸体都没有看见,这让乔远心中疑惑更深,觉得此处实在太过诡异了。

    突然,乔远看见不远处一座残破庙宇门口,笔直插着一把暗金色的长枪,他双眼瞳孔猛地一缩,眼中露出强烈的震惊之色。

    这把长枪,他认识,正是那银甲金枪青年手中的长枪,不过现在这金枪上的金光早已消失,变得暗淡无比。。

    乔远走到近前,绕着长枪走了一圈,随后他的心中滋生了一股强烈的欲望,他想要握住这把长枪,拔出这把长枪。

    他深呼了一口气,缓缓抬起手,抓在了长枪上,不过他还没有试图拔出这杆长枪,这长枪就一阵轻颤,发出了一声惊天的悲鸣之音,这声音中透出一股极致的殇意,瞬间就感染了乔远的心神。

    再看乔远,他的心神受到这股殇意的感染,顿时就泪如雨下,神色透出无尽的悲伤,好似乔远在此刻变成了当年的银甲金枪青年,各种杂念充斥在乔远的心神中,让他有一种头痛欲裂的感觉。

    十多息后,乔远双眼一闭,直接倒在了地上,彻底昏迷了过去。

    当乔远再次醒来之时,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石床上,而白月正蹲在一边默默的修炼。

    他伸手在脸上一抹,发现自己的脸特别湿润,那是他在meng中留下的泪,乔远抹去了泪痕,双指按着太阳穴揉了几圈,才感觉头脑清醒了一些。

    “为什么总会meng见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是因为我的记忆吗?”

    乔远坐在床上,眼中露出深深的迷茫之色,轻声喃喃自语。

    过了片刻,乔远起身走下床,他没有打扰白月修炼,而是默默的走到了洞府之外,看着山谷中阳光明媚,他的心情也好上了许多。

    乔远脸上露出一个阳光的微笑,双手挽起袖子,取出一把砍柴刀,又开始了改造山谷的伟大工程。

    三日之后,原本杂草丛生的山谷完全大变了样子,变成了一处青山绿水之地,乔远还在山谷溪流边移植了几颗大树,然后在大树之下建造了几间小屋,以供平时小憩。

    来了这里数日,乔远还从未出过山谷,将洞府整改完成之后,他接下来打算熟悉一下五月峰。

    当然,乔远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寻找关于五月灵草、华生根、露灵果等药草的相关信息,毕竟这些药草关乎白月的进阶,半点马虎不得。

    第二天一大早,乔远就从入定中醒来,他没有叫上白月,独自一人走出了山谷。

    出了山谷,乔远回想了一下地图中记载的传道堂所在,他从令牌中知晓,传道堂每日早晨都会有长老讲经授道,这让乔远起了浓厚的兴趣,想要去听听长老传道。

    不过当乔远来到地图上所记载的传道堂所在时,看到的一幕顿时让他傻了眼。

    这是一处百丈长,五十丈宽的小广场,广场上坑坑洼洼,若是不走近,根本看不出来这是一个大理石板铺成的广场。

    在广场的边缘处,有一个破旧的小凉亭,小凉亭的顶端挂着一块倾斜的牌匾,牌匾上歪歪斜斜的写了三个字,传道堂。

    乔远曾想象过传道堂是什么样子,不过无论他怎么想象,也想象不到,传道堂就是一个破旧的小凉亭,和一个坑洼的广场组成的。

    他的脸上露出苦涩之色,心中忽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甚至有一种被诱骗的感觉。

    乔远深呼了几口气,强行稳定了心绪的波动,走到广场上转了好几圈,可这广场就是这么小,他没有在此看见一个人,而且他在这里停留了一炷香的时间,这段时间也没有一个人来此。

    说好的长老传经讲道,现在别说长老,连一个弟子都没有,而且广场上落叶堆积的很厚,显然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乔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走出了这里,向着山上继续前行,他下一步想要去的地方是藏经阁,这藏经阁是五月峰收藏典籍的地方,他想到藏经阁应该有收藏一些关于药草之类的书籍。

    不过他刚走到山道之上,就看见一个身穿蓝衣的青年从山上慢悠悠的向山下走去,乔远脸上露出喜色,连忙走上前,抱拳开口道,这还是他在五月峰上除了马忠之外看到的第一个人。

    “这位师兄,请问传道堂为什么没有长老讲经传道,而且没有一个弟子前去听课?”

    这青年看见乔远走了上来,脸上露出疑惑之色打量了他几眼,不过当他听见乔远的话语时,他的脸上露出笑意说道,不过这笑意看起来有一种别有意味之感。

    “这位师弟,你是新进门的弟子吧。”

    乔远点了点头,没有露出意外之色,毕竟他的面孔生,这山上的弟子都不认识他,自然可以想到。

    “难怪,这传道堂已经好几年没有开过了。对了,师弟有没有兴趣下山玩玩,师兄今天约好了几个师弟师妹,准备一起去山下的小镇逛逛,听说小镇附近还有一个交易坊市,很是热闹。”

    蓝衣青年脸上露出友好的微笑,只是略微提了一下传道堂,没有回答乔远的问题,很自然的话锋一转说到了下山游玩之事。

    “多谢师兄好意,我还要去一趟藏经阁,就不与师兄们一起下山了。”

    乔远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抱拳缓缓说道。

    “师弟,这两天是月河宗开宗之际,等过几天,你再想出去玩就没机会了,还有你要去藏经阁?五月峰的藏经阁一个月才开两天,师弟去了也是白去,还是跟我们一起下山玩玩吧。”

    蓝衣青年听见乔远的话语并没有放弃,反而走上前细语慢声的劝道。

    乔远对于蓝衣青年说藏经阁一个月开两天的话语并不相信,但看这蓝衣青年如此盛情,如果再拒绝的话,未免有些太不近人情了,于是他笑着点了点头。

    蓝衣青年看见乔远点头,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还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右手搂在了乔远的肩膀上。

    乔远很自然的转过身,让蓝衣青年的手搂不住他的肩膀,随后他笑着说道。

    “我叫乔远,不知师兄怎么称呼?”

    “原来是乔师弟,我叫易辰风,师弟叫我易师兄便可,不知乔师弟师从哪位长老?”

    蓝衣青年易辰风对着乔远一示意,两人一边向山下走去一边聊着。

    “我刚入内门,还未安排。”

    乔远轻描淡写的说道,他不想说出自己是段天固的弟子,毕竟这个辈分太高,若是说出来的话,恐怕这五月峰整座山的弟子都要叫他师叔,且不说这些人服不服,就是乔远自己也无法接受。

    易辰风点了点头,对乔远的话没有产生怀疑,他虽然是第一次见乔远,但看乔远腰上的洞府令牌就知道乔远是新人弟子。

    随后两人又聊了一些五月峰的其他事,多数都是乔远问,易辰风答,这让乔远对于五月峰的了解也多了一些。

    在他看来,虽然他们准备下山游玩,但中间乔远可以通过易辰风等人很快的了解月河宗的情况,所以乔远对这次游玩也有了兴趣和期待。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