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九十章渔网灵器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乔远的速度已经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若论短时间的速度爆发,就算是筑基圆满的修士也比不过个风之气旋全开的乔远。

    若风行之术是灵风诀中最基础的一个法术,同时也是最实用的一个法术。

    但此术的缺陷就是开启个风之气旋后,所消耗的灵力是极为恐怖的,就算是筑基修士也无法长时间开启,只能用作短暂爆发,这也是乔远战斗时,一直保持四个风之气旋的原因。

    每增加一个风之气旋,施术者的速度会暴增一倍,同时灵力消耗也会增加一倍,若是计算,使用个风之气旋的灵力消耗是使用四个风之气旋的十六倍,这是乔远负担不起的。

    十六倍的灵力消耗换来的是十六倍的速度爆发,乔远之前的速度已经极快了,就算暗木拥有那种奇异的步伐,也不得不感慨乔远的速度。

    他看着百丈外的暗木,脚步轻轻一蹬,整个人如同踩在清风上,向着暗木飘去。

    虽说是清风托着乔远飘去,但其速度却是奇快无比,百丈距离,也就是一个眨眼的时间。

    暗木一声惨叫落音,双目通红看向乔远露出滔天的杀机,可突然他的双目瞳孔猛地一缩,脸上甚至还来不及做出应有的反应,就感觉到一股万斤之力轰在了他的胸膛上。

    “砰”

    暗木的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被乔远最快的一拳直接轰飞了三十多丈远,暗木撞在一处山壁上,将山壁都撞出了一个数寸深的凹洞。

    这是乔远最快的一拳,同样也是乔远最巅峰的一拳,比之打在青护法身上的一拳不知强了多少倍,毕竟十六倍的速度所带来的冲击之力,极大的增强了这一拳之威。

    暗木此刻整个人凹进了山壁之中,他双目涣散,看着三十多丈外的乔远,露出了恐惧与绝望之色,他胸口的衣衫已然破碎,胸前血肉一片模糊,只能看见大量的鲜血如同泉水一般汩汩流出。

    再看乔远,他挥出这一拳后,整个人如同被抽干了一样,双膝跪在地下,一只手撑在地上,另一只手轻抚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乔远抬起头看了一眼凄惨的暗木,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这是他第一次正面击败一名筑基修士,虽然他之前击败了青护法,但那是在青护法大意之下,乔远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如果再战,凭青护法筑基初期的修为,绝对是胜负难料。

    这一战,暗木可是拿出了全身解数,除了最开始轻敌损失了一臂,几乎说是以筑基初期修士的十分之力去战乔远。

    而且暗木最擅长暗杀之术,比之一般的筑基初期修士更加难缠,更加危险,若不是乔远拥有渔网灵器,这一次定然必败无疑。

    乔远盘膝坐在地上,口中吞服了一枚补充灵力的丹药,手握灵石抓紧时间吸收灵力,他的神识发现易辰风等人的情况并不好,现在他必须赶紧恢复,去帮助他们。

    时间早已过去了很久,天空上的阵法缺口已经完全封闭,此刻乔远他们已是瓮中之鳖,不过乔远并不担心,大不了拿出符宝,杀了血袍人和所有黑衣人,人一死,这阵法自然而然就会化去。

    现在最紧要的是恢复灵力,否则危机之时,连使用符宝的机会都没有,那就真的死的太冤枉了。

    “这丹药简直太神了,有时间定要去二月峰再讨要一些。”

    一盏茶后,乔远猛地睁开眼,脸上露出喜色,轻声自语道。

    此刻他体内的灵力恢复了大半,一扫身上的疲态,双目中透出明亮之芒,看其样子完全可以再战一场。

    乔远没有直接赶往易辰风等人所在的战场,而是来到暗木身边,看见暗木双目涣散,奄奄一息的样子,他的心底升起了一丝不忍和怜悯。

    他虽怜悯,但也没有打算救他,而是掀开他的黑袍,扯下他的面巾,冷声开口问道。

    “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为何三番两次对我出手?”

    白护法上次说是为了白月,乔远对此深信不疑,可此次他根本没有带白月出来,这个组织的人还在此处设阵伏击,这让乔远心中再起疑惑,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两次设阵伏击自己。

    他相信没有无缘无故的暗杀,就算白月是他们的目标之一,但肯定还有其他原因。

    “呵呵……我……快死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面巾下的暗木是一个清秀的男子,看起来三十多岁,其一张苍白的脸露出惨笑之色,慢慢蠕动血红的嘴唇断断续续的说道。

    “我不想杀人,可你们三番两次逼迫我杀人,这一切……”

    乔远看着这张惨笑的脸,眼中怜悯之色更多,他走近了两步,眼露激动之色,大声的喊了起来,不过他话语未完,就见一把匕首向着自己的胸膛飞来。

    这是暗木临死前的最后一击,不过他受伤实在太重,匕首的速度很慢,轻而易举的就被乔远躲了过去。

    乔远眼中的怜悯之色瞬间消失,变成了一片寒光,还有浓浓的杀意,他看向暗木,却见暗木嘴角弯起一丝弧度,轻轻蠕动,一丝若有如无的声音缓缓传出。

    “我……不喜欢……怜悯的……眼神。”

    话语一落,暗木的头轻轻一偏,双目变得死灰一片。

    乔远知道暗木已经死了,他这次没有露出怜悯之色,而是十分淡漠的走上前拿走了他的储物袋,在他身上摸索了一番,取走了他身上暗藏的匕首,头也不回的向着易辰风等人所在的地方而去。

    易辰风位于乔远北部七里外的一处空旷之地,易辰风独自拖住血袍人,处于下风。

    方景星在易辰风三里外,他一人独战黑衣人,凭借禁制阵法,还能略微占一些上风。

    最艰难的莫过陈苏柔和芊芊,两人斗法经验甚少,若不是芊芊阵法造诣颇高,布置的阵法让那黑衣人头痛不已,她们两人早就败下阵了。

    这些情况乔远用神识探测到了,他决定先去帮助陈苏柔和芊芊两人,若是让芊芊在一旁用阵法辅助易辰风,那血袍人必败无疑。

    这些情况乔远知晓,易辰风知晓,那血袍人自然也知晓,他早在乔远击败暗木时就想到了这些,此刻他见乔远直奔芊芊所在之地,他的脸上露出焦急之色,连忙对着天空大喊。

    “黑护法,你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易辰风听见此话,心中猛地一跳,虽然他早已猜到暗中可能还隐藏着人,但此刻听见血袍人亲自开口,还是不免有些焦急起来。

    乔远用神识也捕捉到了这一幕,他心中一跳,眼中露出警惕之色,其速依旧不减向着芊芊等人而去。

    “就是他?”

    不过他还未跑出百丈,就听见前方传来一句嘶哑的话语,伴随话语之后的是乌鸦“哇哇”的叫声。

    乔远定睛一看,数百丈外的一个小土坡上站着一名黑袍人,黑袍人的左右肩头各站着一只漆黑的乌鸦。

    黑袍人静静的站在那里,并没出手,也没有开口说话,他整个人都被黑袍裹住,只留了一双眼睛在外,其眼睛深邃幽暗,仔细一看,竟然与他左右肩头的乌鸦眼睛极为相似。

    “你是何人,为何要对我们出手?”

    乔远等了片刻不见这黑袍人开口,也不见其出手,于是便缓缓开口问道。

    “你可以叫我黑护法,白护法、蓝护法、青护法是你所杀?”

    黑袍人用极为沙哑的嗓音开口说道,其声音就如同石块摩擦,听起来让人极为不舒服。

    “没错,你是来替他们报仇的?”

    乔远表情平静,没有露出意外之色,淡淡的开口问道。

    他已经看出这个黑袍人十分不简单,他身上的黑袍与暗木所穿的黑衣有明显的差别,一看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人物,而且这黑护法所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比之白护法更甚,这让乔远不得不考虑拿出符宝了。

    “报仇?本护法怎会做如此无聊之事。咱们做一笔交易的,如果你答应,本护法不但会放了你的师兄师姐,还会送你一场造化。”

    黑护法听到乔远的话语,传出一声沙哑的笑声,随后缓缓说道。

    “什么交易?”

    乔远听到此话倒是露出意外之色,不过他并不相信黑护法的话语,再次开口问道。

    “将你从白护法手中所得的渔网灵器还给本护法。”

    “还给?这渔网灵器是你的?”

    乔远双目一凝,心中起了疑惑,这渔网灵器虽然防御不错,但他也没看出有何厉害之处,为何这黑护法连白蓝青三位护法的仇都不报,而只要回渔网灵器。

    “没错,渔网灵器原本是本护法的,之前借于白护法使用,没想到他却栽在了你的手中,现在渔网灵器落入了你的手中,白护法死就死了,本护法也不想为他报仇,只想取回自己的东西。”

    黑护法沙哑的声音响起,其话语中透出了对白护法的不满,他在说到“栽在了你的手中”时,话语微微一顿,眼中露出一丝忌惮。

    他虽然不知道乔远是怎么杀了白蓝青三位护法,但自问无法做到,所以他不想与乔远动手,否则他何必与乔远废话这么多,直接动手擒下乔远,别说渔网灵器,乔远的命都在他的手中。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