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九十一章乔远的杀意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乔远不是三岁孩童,自然不会相信黑护法的话语,一个渔网灵器而已,虽然看起来颇为不凡,但也不至于如此大动干戈,甚至不惜得罪月河宗,除非这渔网灵器隐藏着什么秘密。

    “现在困阵已成,如果我将渔网灵器给你,你不放我们走怎么办?”

    乔远思索了一会儿,对着黑护法沉声开口问道。

    黑护法斩钉截铁的说道:“本护法可以发下血誓,决不食言。”

    乔远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谁知道你们还有没有人隐藏在暗处,你不出手,不代表他们不出手。”

    黑护法听见乔远这话,双目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阴霾,但其沉思了片刻却是缓缓说道。

    “白护法修为与我相当,你能杀他,肯定有极为不凡的底牌,本护法不想与你拼命,只是想做一桩交易。”

    乔远听见此话不由得双眼一眯,心中对着黑护法越加忌惮了,他有一种感觉,即使自己拿出符宝,恐怕也杀不了这黑护法。

    不得不说,这黑护法心机极深,他将自己的猜测摆到明面上来,一来是为了试探乔远,二来表明了自己底气十足,根本不怕乔远的底牌,若是两人想拼,胜负难料。

    “你以为我不敢拼?叫你的人住手。”

    乔远神识探测到易辰风已经岌岌可危,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会死在血袍人的手中,他看见这一幕,脸色阴沉似水,对着黑护法冷声说道。

    黑护法自然也看到这一幕,他双眼盯着乔远,没有回话,没有动作,好似没有听到乔远的话语一般。

    乔远不能在此浪费时间了,他不再看向黑护法,而是身后四个风之气旋急急旋转,避开黑护法直接向着易辰风所在之地疾驰而去。

    同时他的手一直放在储物袋上,一丝神识始终关注着黑护法,若他敢行动一步,那么乔远会毫不犹豫的拿出符宝灭了此人。

    黑护法的右脚动了半步,但却生生止住了,他双目中透出一丝愤怒,但看乔远右手一直放在储物袋上,最终还是没有追上去。

    “堂主,这小子究竟有什么底牌?”

    他深呼了两口气,强行压下了眼中的愤怒之色,抱拳恭敬的开口。

    黑护法话语落下,他的身前就出现了一个白衣身影,这身影出现的极为突兀,好似原本就站在这里,只不过他们看不见而已。

    这是一个二十许岁的青年,相貌儒雅清秀,气质飘逸出尘,看起来就像一位吟诗弄墨的文人骚客,他出现后没有看黑护法,而是看向乔远离去的方向,缓缓说道。

    “白护法死后,本座曾来这里查看过,发现此地出现过元婴期威压。”

    此话一出,黑护法立刻倒吸了一口冷气,眼中露出不敢置信之色,轻声开口问道。

    “这……这怎么可能,难道他是元婴期修士,隐藏了修为?”

    “他的的确确是炼气九层的修为,但他的底牌有元婴期威压,这是肯定的,所以在他未拿出底牌之前,本座不会出手。”

    白衣青年摇了摇头,缓缓说道,说到最后,他看向黑护法,眼神对他一示意,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

    黑护法眼中透出庆幸之色,其实刚刚乔远走的时候,他是准备出手的,不过就在移动的一刹那,他的耳边传来的白衣青年的话语,这才让他生生止住了脚步。

    现在想来,若是自己出手,下场可想而知,黑护法看着血袍人所在方向,双目闪过一丝精光,脚步一迈,身体直接腾空而去,向着天际飞去。

    乔远看见黑护法没有出手,脸上露出意外之色,但他没有多想,而是用尽全力向着易辰风所在之地疾驰而去。

    血袍人用神识探测到了乔远正在向这边赶来,眼中透出一股愤怒之色,但此刻他没有时间多想,而是对易辰风的攻势越来越猛烈了。

    易辰风衣衫已然是血红一片,身上有多处伤口,他双眼黯淡,脸上的疲惫之色清晰可见,躲避的速度也慢了不少。

    眼看乔远逐渐临近,血袍人一声大吼,手中血红长枪直接脱手而出,向着易辰风的胸膛呼啸而去。

    这一枪若是刺在易辰风的胸膛上,那结果显而易见,易辰风必死无疑。

    乔远在百丈外看见这一幕,双目露出疯狂之色,发出一声低吼,身后风之气旋急速凝聚而出,第五个、第六个、第七个、第个,个风之气旋瞬间凝聚成型。

    个风之气旋的乔远,百丈距离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眨眼的事。

    易辰风本来双目透出绝望之色,但只不过轻轻眨了一下眼睛,他的身前就出现了一道不太壮硕的身影。

    这身影的衣衫破碎不堪,身上还有点点血迹,但其脊背却是无比坚挺,让他能够从这脊背上感受到一股坚韧不拔的品性,和勇往直前的无畏气势。

    乔远一个眨眼间来到了易辰风的身前,由于灵力大量流失,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疲惫,不过他看着越来越近的血红长枪,眼中寒光一闪,一拍储物袋,取出土灵盾挡在了身前。

    “铿!”

    一声尖锐的金属撞击之音响起,血红长枪直接被弹飞了出去,土灵盾也被击退了五六丈之远。

    乔远在这之前就将易辰风送出了十多丈远,同时给他喂了一枚丹药,此刻一人承受了这股震动之力,立刻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易辰风看见乔远喷出鲜血,眼中露出焦急之色,连忙说道。

    “乔师弟,你快走,这里交给我便是。”

    他说完这话便要站起来,不过他刚刚站起身,还没站稳就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乔远赶忙上前扶住,脸上阴沉一片,眼中透出滔天的愤怒和杀机。

    乔远能看出易辰风是真心实意拿自己当师弟看待,现在生死危机下,易辰风还能为自己着想,这让乔远心中感动不已,同时他对伤了易辰风的血袍人杀意已经到了一个顶点,即将爆发。

    “黑护法还真是没用,连你这么个毛头小子都拦不住。”

    血袍人微眯着双眼,看向乔远露出寒光,冷声自语道。

    他知道是黑护法故意放走乔远,根本没有出手阻拦,但他不知晓这一切是为什么,他了解黑护法的为人,老谋深算,这一切绝对不是无缘无故。

    乔远双目通红,眼中杀机弥漫,根本不与血袍人废话,也不再有什么顾忌,直接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张黄色的纸符,右手指尖灵力凝聚,迅速在上连点数下。

    黄色纸符被乔远单指点过之后,直接飞上天空,一股绝强威压从上面弥漫而出,迅速向着四面方扩散而去,而在乔远的控制下,这股威压绝大部分向着血袍人轰轰压去。

    血袍人本在细细打量乔远,可看他拿出一张黄色的纸符时,眼皮猛地一跳,一股强烈的生死危机感在心中陡然升起。

    当他看见黄色纸符升空,其上威压向他袭来时,他的双目睁到最大,瞳孔猛地一缩,眼中露出难以想象的骇然和恐惧之色。

    “这……这……符宝……”

    血袍人颤抖的说道,话语中透出一股恐惧之意,其话语还未说完,就见其双腿一弯,直接跪在了地上,他的双手撑在地上,身上的衣衫早已被汗水打湿,整个人趴伏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

    乔远眼中杀机不减,右手向着血袍人一挥,一把风刃呼啸而出,向着血袍人的眉心刺去。

    血袍人虽然不能动,但也能感受到一股锋利的灵力波动向着自己的眉心袭来,他努力挣扎,想要移动身子,可在元婴威压下,他一个区区筑基后期修士怎么可能有动弹的资格。

    他感受到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风刃,额头汗水犹如雨下,眼中露出不甘之色,低吼的喊道。

    “黑护法,救我!”

    就在风刃临近血袍人眉心一寸之时,他的身前出现了一个白衣青年,这白衣青年右手一挥,那风刃瞬间就消散一空,同时,血袍人身上的威压也尽数褪去。

    “堂主?多谢堂主救命之恩,多谢堂主救命之恩……”

    血袍人本以为自己必死,没想到最后关头白衣青年出手救了他一命,血袍人看清白衣青年的容貌后,眼中露出恍惚之色,但也只是片刻,他的脸上就露出狂喜之色,连忙磕头高呼。

    乔远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白衣青年,眼中露出凝重之色,他知道这青年绝不是简单人物,否则不可能抵抗符宝威压而不露异色。

    “原来是不完全的元婴符宝,徒有其表,并无其实。”

    白衣青年并没有看向乔远,自打他出现后就一直看着天上的黄色纸符,观察了一会儿,他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轻声说道。

    他说完就大袖一挥,从他的身上立刻就有一股强大的威压扩散而出。

    这股威压初始感觉,根本比不上符宝威压,但等它压到身上时,才会发现这股威压更有实质感,好似真的有一座大山压在了身上,让人难以喘息。

    白衣青年的威压扩散而出后,并没有分散开来,而是极为集中的向着符宝的威压压去。

    本来符宝威压是强于白衣青年的威压,可乔远的控制远远不如白衣青年,这才造成符宝威压不停被压缩,最终只能扩散在符宝方圆十丈之内。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