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九十三章濒死(求收藏)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臭小子,你惹怒本座了!”

    白衣青年双目杀机弥漫,身上有一层赤红的火焰覆盖,他缓步向着乔远等人走去,一股强大的威压笼罩在了乔远等人身上,让他们一动也不能动。

    乔远承受的威压最多,此刻他面目扭曲,双拳紧握发出咔咔之声,双腿颤抖之下有些弯曲,但始终没有跪倒在地上。

    芊芊和陈苏柔的状态最差,她们两人在这股威压袭来的刹那,就趴伏在了地上,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方景星和易辰风两人单膝跪下,双掌死死的撑在地上,眼中都露出愤怒和疯狂之色。

    “哼!没了符宝,你不过是一个蝼蚁而已,给本座跪下。”

    白衣青年看见乔远苦苦挣扎却始终没有跪下,脸上的怒火更甚,他冷哼一声,开口说道。

    随着白衣青年话语落下,一股更加强大的威压压在了乔远的身上,瞬间就让乔远双腿一弯,膝盖直接向着地面落去,可就在膝盖要触碰地面的刹那,乔远一拳轰在了地面上,强行撑住了身体。

    他双眼血丝弥漫,缓缓抬起头看向白衣青年,眼中露出愤怒和不甘之色。

    白衣青年看见乔远还没有跪下,眼中不由的起了一丝诧异之色,同时还有一丝赞赏,不过这些情绪永远也压不过他心中的杀机,若不是他刚刚果断拿出屏风法宝,说不定今日还真会栽在乔远手中。

    他右手一挥,直接将笼罩在陈苏柔身上的威压转移到了乔远的身上。

    这股威压仿若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直接让乔远喉咙一甜,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同时他的双腿传出砰砰之声,顿时有大量血液从皮肤下迸出。

    此刻的乔远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血人,全身上下的皮肤都出现了丝丝裂痕,细密的血珠从他的皮肤中慢慢渗出,看起来极为可怖。

    易辰风和方景星看见这一幕,脸上露出悲色,双眼有泪水留下,他们拼命的想要挪动身体,可他们的身体好似不属于自己,停留在原地一动不动。

    芊芊早已昏迷了过去,陈苏柔身上的威压已经散去,可她却依旧趴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她双目中透出无助之色,看着乔远的背影,眼泪止不住的流下。

    黑护法和血袍人站在白衣青年身后百丈之外,他们看见乔远凄惨的一幕,眼中露出欣喜之色,甚至还有一丝敬佩,可当他们看向白衣青年时却是露出恐惧之色,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白衣青年如此盛怒。

    他们知道白衣青年若是想杀乔远,一挥手就可以做到,但这白衣青年没有这么做,而是在羞辱折磨乔远,且这种折磨乔远还硬生生的承受下来了,若是换了其他人,早就被这股威压压成了血泥。

    炼气修士中恐怕只有乔远一人可以做到这一步了,毕竟他的肉身还是非常强悍的,铁漠的药汤喝了不少,还在展老头的帮助下,在瀑布下修炼了一年。

    不过再强悍,这种境界修为上的差距还是难以弥补的,乔远脑海一片空白,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死了吗?我不甘啊!我还没有去隐仙宗见明若,我还没有去雷仙宗见清云哥哥,我还没有回清风寨啊!”

    在这种强烈的求生欲望下,他的体内慢慢滋生出了一种力量,这种力量乔远很熟悉,正是他被红眼蟒蛇追杀至绝境时出现的奇异力量,也是引起测灵柱崩溃的那种力量。

    这股力量始一出现,就缓慢的游走于乔远的全身上下,他没有给予乔远灵力,而是化作一股治愈之力,飞速的治疗着乔远的伤势。

    治疗是在乔远内部进行的,从外面看不出任何异常,但乔远的双目却是从涣散慢慢的变得有神。

    白衣青年似乎察觉到了一点异常,或者是他有些厌烦羞辱一个蝼蚁的感觉,眼中寒光一闪,直接抬手一挥,一只火雀凝聚成型,向着乔远呼啸而去。

    这只火雀比之之前的火鹰小了许多倍,威力同样小了很多倍,但对于乔远来说,这就是致命的,如果火雀撞在他的身上,那么结果显而易见,乔远必死无疑。

    易辰风看见这一幕,眼中露出疯狂之色,口中传出咆哮之声,他的手脚拼命挣扎,想要摆脱身上的威压,想要冲到乔远身前,可这一切注定都是徒劳的,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火雀急速临近乔远,却什么也做不了。

    方景星面容扭曲,双眼一片赤红,他的双手死死的扣在地上,五根指头全都陷入了泥土中,但他依旧什么也做不了。

    陈苏柔的双眼哭的红肿,眼泪止不住的流下,她看着火雀向乔远飞去,因为心里承受不住,直接昏厥了过去。

    炙热的火雀犹如死神收割生命的镰刀,飞速的向着乔远临近,一股高温铺天盖地袭向乔远,还未临近就见乔远身上的血液迅速蒸发,只留下赤红色的血痂。

    乔远双目中的赤红火雀不断的在瞳孔中放大,他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轻声喃喃道。

    “结束了吗?唉!终究还是没有实现承诺。”

    在最后一刻,他的眼中出现的不是火雀,而是一个身穿红衣的蹁跹少女。

    这少女缓步向他走来,脸上带着动人心魄的笑容,刹那美好的交错,让乔远眼中精光爆闪,生出了一股强烈的求生欲望和浓浓的不甘之色。

    可现实是残酷的,乔远的身体虽然被那股特殊的力量修复了半数,可依旧动弹不了。

    眼看火雀越来越近,乔远拼命想要引动体内的特殊力量流入自己的储物袋中,他还有符宝,还有黑猫所赠的保命黑针,他要挣扎,他要活下来。

    正当乔远努力引动体内力量流入储物袋时,正当火雀临近乔远身前一丈时,突然有一个身影从天而降,挡在了乔远的身前,他抬手对着火雀一挥,这火雀如同遇见了洪水一般,顷刻间烟消云散。

    乔远一怔,白衣青年一怔,易辰风、方景星、黑护法、血袍人同样是一怔。

    这突然出现的身影就如同从天而降的救世天神,让所有人都是不知所措,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易辰风,他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大声呼喊。

    “师尊!”

    随着易辰风的呼喊,方景星同样反应过来了,他的双眼立刻就有泪水汹涌而出,高呼起来。

    “师尊!”

    “连景山,是你!”

    白衣青年看清了这身影的容貌,眼中露出滔天的寒意,冷冷的说道。

    这身影是一个壮硕的中年大汉,方正脸,浓眉大眼,外貌看起来极具正气,他个子很高,站在那里如同一座小山。

    他先是转过身看了一眼乔远,眼中透出赞赏之色,随后看向易辰风等人,露出了一个安慰的笑容,最后才看向白衣青年,目中寒光渐生,身上的气势也开始慢慢高涨。

    “白云飞,你堂堂一个结丹大圆满修士竟然对炼气小辈出手,传出去不怕被人耻笑吗?”

    连景山并未急于出手,而是观察了一下情况,看见白衣青年披头散发,衣衫上还有鲜血,他的眼中露出疑惑,但还是冷声讥讽道。

    “哼!他可不是普通的炼气修士。”

    白云飞冷哼一声说道,并未在意连景山的嘲讽,他相信就算是连景山也抵挡不住那符宝的一击神通,所以他并没有什么羞愧感。

    连景山同样是结丹大圆满的修士,心智自然不会差,听到白云飞如此说话,他立刻就联想到了白云飞身上的伤势,这让他眼皮一跳,目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看向乔远。

    乔远此刻在体内特殊力量的治疗下,伤势恢复了大半,他站起身来,向着连景山抱拳开口说道。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白云飞是你所伤?”

    连景山点了点头,眼中露出诧异之色,他刚来之时见乔远身上的伤势还极重,这没过多久,就见乔远可以站起身了,而且看其样子伤势恢复了不少,不过现在没时间询问,他直接开口问出了心中疑惑。

    “不是被晚辈所伤,而是被符宝所伤。”

    乔远摇了摇头,脸上露出苦笑缓缓说道,说完就抬手指向远处被一团火球包围的符宝。

    连景山眼中露出震惊,随后又露出恍然之色,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乔远,便转头看向远处的一团火球。

    “今日要不是本座大意,岂会被这不完全的元婴符宝所伤,连景山,等本座伤好之后,你我一战,你可敢?”

    白云飞知晓连景山能将封印在符宝外的火球祛除,如果这样,局势对他可是大大不利。

    他本身就有伤在身,本命法宝还受损严重,若是现在一战,肯定会吃大亏,说不定在乔远用符宝配合下,他还可能陨落在此。

    想到这些,白云飞心中起了退意,不过表面上不能失了尊严,所以才如此开口说道。

    “哼!你伤我弟子难道就这么算了,真是打的好算盘。”

    连景山也不是愚笨之人,自然想到了这些,不过他知道若是将白云飞逼得太紧,纵使可以在此杀了白云飞,可依旧还是要付出一些代价。

    而且还有几位弟子在此,大战起来他也无暇顾全他们的安全,所以还不如趁此捞点好处。

    “哼!一年后,草灵谷外生死一战!”

    白云飞自然知晓连景山是什么意思,他直接一拍储物袋,大量的灵石堆积在地上,随后他冷冷的说了一句,直接抬手一挥,卷起黑护法等人向着天际飞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