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九十五章阵师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段天固缓步走上前,双手托住乔远的双臂,神色极为认真的看着乔远说道。

    “从现在起,你就是老夫的第三位弟子,老夫一生钻研阵法禁制,所传也尽是阵法禁制之道,虽说修为是修士之根本,但修为之事,关乎资质机缘种种,老夫或许无法帮助你太多,但阵法禁制之道是五月峰之根本,希望你多多钻研,能有所成。”

    乔远双目一眨不眨,极为认真的看着段天固,听完他说完这番话,乔远郑重的点了点头,正声说道。

    “弟子谨记,莫不敢忘。”

    段天固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点了点头,随后单指向着乔远眉心一点,立刻就有海量的信息冲入了乔远的脑海。

    乔远始一接受这股信息的冲击,瞬间就有一种头晕目眩之感,不过在段天固一股灵力送入他体内后,他就感觉一股清凉之风吹过他的大脑,让他头脑瞬间清醒了不少。

    在他仔细回忆这些信息时,他发现这些信息不是什么功法秘诀,也不是什么阵法禁制,而是段天固总结的经验和技巧。

    “刚才为师传你的是关于钻研初级阵法的经验之谈,回去之后,你要好好感悟。”

    段天固看乔远双眼露出迷茫之色,连忙开口说道,说完他又翻手向着乔远一抛,一枚玉简向着乔远而去。

    “这是关于初级阵法的一些典籍,你要仔细研读,为师这段时间需要闭关,无法亲自教导你,如有不懂的地方,就去问你师兄,他会给你解答的。”

    乔远接过玉简直接收了起来,随后对着段天固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了,师已拜,道已传,现在为师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段天固收起嘴角的笑意,神色变得极为郑重,沉声说道。

    这番变化让乔远的心不由得一颤,不过片刻后,他就脸露郑重的开口说道。

    “师尊尽管问,弟子一定如实回答。”

    “为师问你,你从哪里来,来月河宗有何目的?”

    段天固双目死死的盯住乔远的眼睛,缓缓的说道,其话语说到最后似带有了一丝寒意。

    乔远听到此话,心神微微一颤,不过他面色依旧不变,没有说话,直接一拍储物袋,取出了一枚玉简递给了段天固。

    这枚玉简是展老头交给他的,是让他交给于空长老,随后直接进入月河宗,乔远本来只是想要见识一下冰炎湖,结果阴差阳错的成了段天固的弟子。

    “展老怪,是他,他居然还活着,唉!”

    段天固看完玉简,脸上先是露出震惊之色,随后又露出落寞之色,其眼中还藏了一丝愧疚,轻声喃喃道。

    乔远看着段天固落寞的样子,也不知说些什么,于是一时之间这祠堂内却是安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段天固才重新看向乔远,悠悠说道。

    “小远,你来月河宗只是为了进入草灵谷?”

    乔远点了点头说道:“以前是,现在不是了,进入月河宗之前我从未想过拜入五月峰,现在小远拜入了师尊门下,行了三拜之礼,自当以发扬五月峰为志。”

    “好!为师相信你,可你不知道草灵谷有多么危险,虽然里面机缘不少,但每次进入其内的修士都是十进一出,几乎九成的修士都死在了里面。”

    “为师劝你莫要进去,还是安心留在宗门修炼,当然为师会找他人帮你寻药。”

    段天固语重心长的对着乔远说道,目中流露出一股担忧。

    乔远自然看出了这股担忧,他的心中升起暖意,但想了片刻,却是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

    “小远必须去,这是小远答应展爷爷的事,而且此事除了我,其他人都做不到。”

    他的目光透出一股坚定之色,段天固看见这股坚定之色,本想再劝说,可又说不出口,顿了一会儿,段天固郑重说道。

    “为师可以同意你去,但你必须在一年之内达到二级阵师的水平,否则你去了草灵谷也是白白送死,连最外围都过不去。”

    阵法禁制之道博大精深,自成一脉体系,修士通常都以阵法的威力来划定阵法的等级。

    一级阵法威力最弱,只对炼气修士有一些作用,而二级阵法便初具威力,可以对筑基修士造成威胁,三级阵法对应金丹期,如此类推。

    能够布置出二级阵法的修士便被称为二级阵师,这是修真界对钻研阵法修士的等级称呼,与筑基期金丹期的等级称呼有异曲同工之妙。

    乔远对于阵法了解过一些,自然知晓这些事,如果他达到二级阵师的水平,就算他还是炼气九层的修士,也能与筑基中期修士一战。

    而筑基初期修士,乔远不靠阵法之力就曾杀过两个,成为二级阵师之后,那就更加不在话下了。

    “小远明白。”

    乔远点了点头说道,眼中闪烁着自信的光芒。

    段天固看见乔远眼中的自信光芒,脸上露出欣慰之色,缓缓说道。

    “好了,你去吧。”

    乔远向着段天固恭敬一拜,缓缓退出了祠堂,与站在祠堂之外的连景山一同向外走去。

    “师弟,你的洞府在何处?”

    连景山与乔远缓步向着山下走去,两人边走边聊,看起来极为和睦,不过走了好远,连景山还没有到乔远的洞府就开口问道。

    “不远了,就在前面的山谷内。”

    乔远脸上露出笑容,指着前面一片茂密的树林说道。

    两人走过被杂草覆盖的小路,不多时,便来到了一座山谷口,这处山谷口只有一条羊肠小道,看其样子还是刚刚开辟出来的。

    连景山看见这一幕,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不悦之色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你好歹也是我连景山的师弟,怎么能住在这里?是谁给你安排的?”

    乔远无所谓的笑了笑,淡淡的开口说道。

    “师兄,此处环境清幽,正适合修炼,我很喜欢。”

    他刚开始来的时候,也是大骂不断,不过经过乔远一番整改后,整个山谷内部已然成了一片鸟语花香之地,颇为美丽,所以对此处洞府,他还是挺满意的。

    两人进入山谷后,立刻就有一道白影咻的一声直接向着乔远扑来,乔远眼中露出喜色,张开双手迎了上去。

    这白影正是被乔远留在洞府的白月,它昨日修炼转醒后不见乔远的身影,便自行在山谷中玩耍。

    直到今日乔远还没回来,这让白月心里有些着急了,正准备走出山谷去外面寻找时,却是听见乔远熟悉的声音,这才一头扑来过来。

    “咦!这只疾月狼很特别啊,灵智居然如此之高。”

    连景山看着白月眼中透出依恋之色,一眼就看出白月与一般疾月狼有所不同,他眼中露出感兴趣之色说道。

    灵兽都是修为越高灵智越高,疾月狼也是如此,不过疾月狼天生聪颖,比一般灵兽更早开启灵智,不过那也不会早到如白月一般。

    连景山一眼就看出白月的灵智至少相当于十三四的孩童,这要是换了其他灵兽,至少要达到三阶,才有如此智力。

    白月听到连景山的话语,转头看向他,一双狼目中透出畏惧和警惕之色,它本能的察觉到此人很危险。

    乔远对着白月介绍了一番连景山,这才让白月眼中的警惕之色散去。

    连景山看见这一幕,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他自然看出了白月的一系列心理变化,目中的感兴趣之意更浓了几分。

    “就是这小家伙要进阶二阶灵兽?”

    连景山突然想起了乔远提的要求,开口问道。

    乔远点了点头,与连景山一边聊一边来到了他新搭建的小屋。

    连景山与乔远商量好了,明天一早便去二月峰询问药草之事。

    乔远对此事十分开心,去了二月峰他还能去看看郑妙雪过的如何。

    “小师弟,你怎么会有符宝?”

    两人坐在小屋中,乔远拿了一壶酒,倒上之后,连景山缓缓问道。

    “是一位前辈所赠,此事说来话长,总而言之就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乔远轻叹一口气,缓缓说道。

    符宝在白云飞撤走后就被乔远收了起来,连景山当时虽然震惊,但给易辰风等人治伤要紧,一些问题他都没有询问,于是此刻便问起了一些心中之事。

    连景山看出了乔远的为难之色,所以他也没有继续询问这个问题,而是端起酒杯与乔远碰杯后,一饮而尽,随后他又问了自己心中最困惑的一个问题。

    “还有一事,你们怎么会被暗影盯上,据我所知,这暗影一般不会对四大宗弟子下手,特别是内门弟子。”

    乔远脸上露出苦笑,将进入月河宗之前,在山谷遇袭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你是说,暗影的人最开始是为了这个小家伙?”

    连景山听完之后,脸上露出意外之色,看了看趴在一旁的白月,眼中透着费解之色说道。

    “起初我也不信,但我之前一直都在山中修行,从未出过山,别说暗影的人,就是普通的人都没见过几个,我实在不知道他们图谋什么。”

    乔远脸上露出苦涩之色,喝了一大口酒,用带有怨念的语气大声的说道。

    连景山叹了一口气,也是喝了一大口酒,不再提此事,而是带着爽朗的笑声与乔远谈起了一些轻松趣事。

    两人你来我往,推杯换盏,推心置腹的说着一些故事,师兄弟之间看起来极为和洽,甚是高兴。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