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九十七章五叶补神草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呵呵……好些年没见景山师侄了,你的修为倒是增长了不少。”

    这老者露出一脸和蔼之色,笑呵呵的看着连景山说道,随后他看向乔远,眼中闪过一丝精芒,细细打量了乔远几眼,缓缓说道。

    “你就是段师兄新收的三弟子吧,果然是一表人才,前些日子老夫正在炼一炉丹药,却是错过了一些有趣之事。”

    连景山和乔远连忙回话恭维了几句,表现的极为谦卑有礼。

    “乔师侄,这株药草你在何处得到的?”

    闲聊了几句后,关姓老者便将五叶植物拿了出来,眼中露出好奇之色问道。

    “我是在横林山脉得到的这株药草,当时情况是这样的……”

    乔远眼中露出回忆之色,慢慢的将横林山脉遇见白月,杀黑熊,最后从母狼身体下取得这株药草的事说了出来。

    “机缘使然,机缘使然啊,乔师侄是有大机缘者,你可知晓它是什么药草?”

    关姓老者听完乔远的故事,右手轻捋白须,感慨的说道,随后他拿起五叶植物缓缓问道。

    乔远一听此话,自然猜测出这五叶植物似乎不是普通的五月灵草,他眼中露出好奇之色说道。

    “难道它不是五月灵草?”

    “当然不是,这株药草叫做五叶补神草,乃是上古时期的药草,迄今早已灭绝。”

    关姓老者摇了摇头,眼中露出可惜之意,缓缓说道。

    “此药对修士无用,只对妖兽有用,且对妖兽作用非常大,若是妖兽吞服,可帮其开启血脉之力,实现更深层次的血脉觉醒,在当时,被称为当之无愧的妖兽圣药。”

    乔远听完这些,眼中露出震惊之色,他没想到这不起眼好似野菜的五叶植物居然是已经灭绝的药草,就这一点,其珍稀程度就不言而喻。

    连景山目中同样露出震惊之色,他这才明白关姓老者为何说乔远是大机缘者,虽然这药草对修士无效,但凭其已经灭绝的妖兽圣药一说,就知晓这药草绝对是无价之宝。

    他相信若是这个消息走漏出去,不说其他宗门会有什么动作,恐怕整个南泰大陆的妖兽都要为之疯狂,到了那个地步,月河宗肯定会被妖兽踏平。

    “此药虽然珍贵,但对修士无用,也没有什么研究价值,还是赶快处理掉,以免引来大祸。”

    关姓老者自然也想到了这些,他将药草递给了乔远,郑重的说道。

    乔远极为聪明,这些利害关系,他此刻也是明白了一些,不过他收起五叶补神草后,似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开口说道。

    “关师叔,这五叶补神草是直接服用吗?不用炼成丹药?”

    关姓老者听到乔远这话,摇头呵呵笑了起来。

    “呵呵……这是妖兽圣药,妖兽哪里懂得炼丹,都是直接生服的,况且这是上古时期的药草,真有炼丹之法,也早就失传了。”

    乔远听见此话,尴尬的笑了笑,随后他又开口问道。

    “关师叔,为什么这五月灵草和五叶补神草如此相似,除了大小不一外,简直就是同一种药草。”

    好奇这个问题的不止乔远,姚德和连景山同样很好奇,他们凑上去,做好了细细倾听的准备。

    关姓老者微微一笑,从姚德手中拿过五月灵草,轻声开口说道。

    “因为它们本就是同一种药草,在上古时期,五叶补神草十分稀少,许多修士都想为自己的灵兽寻一株,可这种妖兽圣药无不落在强大的妖兽手中,他们想要获取,就必须与强大的妖兽为敌。”

    “死伤过多之后,有些修士便另辟蹊径,打算像种植其他药草一般种植五叶补神草,可这种圣药之所以稀少,就是因为其生长环境苛刻,实在是难以种植成活。”

    关姓老者说到这里,眼中露出崇敬之色。

    “不过当时有一位炼丹大师,天赋奇绝,对于药草本性研究的极为透彻,他在研究五叶补神草上千年后,终于培育出了一种新的药草。”

    “这种新的药草对于生长环境要求不高,且还保留部分五叶补神草的特性,虽然药效与五叶补神草相差甚多,但好在这位炼丹大师又研究出了一种炼制方法。”

    乔远、姚德、连景山三人听到这里,脸上露出恍然之色,同时心中都对那位炼丹大师有了佩服之意。

    “炼丹大师将这种新药草与多种药草炼制成丹药,从而提高了数倍药效,对于妖兽的进阶和血脉觉醒有着不小的效果。”

    “因为新药草对生长环境要求不高,所以数量很多,一直延续到今日,新药草依旧是灵兽进阶重要辅助灵药之一,这新药草也就是老夫手中的五月灵草。”

    关姓老者话语落毕,眼中依旧保持着一份崇敬之意。

    不过片刻后,他却是轻咦一声,眼中闪过一丝精芒,随后他单手成掌,立刻就有一簇淡金色火苗在掌心中出现。

    乔远、姚德和连景山看见这一幕,眼中露出惊疑之色,实在不明白关姓老者这是为何。

    不过他没有理会众人,而是将五月灵草投入火苗中,慢慢的炙烤了起来。

    关姓老者为二月峰元婴期长老,自然也是炼丹师,其烘烤药草的手法极为娴熟,不一会儿,这五月灵草在淡金色火焰的炙烤下慢慢开始融化,变成了一股深绿色的液体。

    姚德眼中露出专注之色,这种掌心为炉,熔炼药草的手法,他还没有掌握,此刻这么近距离的观看,让他学到了不少。

    乔远和连景山都是第一次见人用掌心炼药,此刻两人双眼睁的大大的,一眨不眨的看着关姓老者的手掌。

    一盏茶后,五月灵草大部分都化成了深绿色的药液,只剩下一点根茎,不过关姓老者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阴沉了,他看着那一点根茎,眼中寒光闪烁,立刻加大了手中的火焰。

    突然那仅剩的根茎中冒出了一丝白气,这白气显形之后瞬间就化作了一只拇指大小的云雀,这只云雀扑闪着翅膀,不停的在火焰中挣扎,其一双鸟目透出灵动之芒,好似有生命一般。

    乔远看见这一幕,立刻就愣在了当场,眼中露出无法掩饰的震惊之色。

    连景山看见这只云雀,眼中先是露出震惊,随后双目寒光一闪,他知道这是有人在这株五月灵草上做了手脚。

    姚德本来在专心观看关姓老者提炼药草,可当他看见这只云雀的刹那,他先是一愣,随后看向乔远,目中带着审视之色。

    这云雀在关姓老者的掌中挣扎了片刻,便化作了一阵青烟消散一空,其灵动的鸟目在消散之前一直看着乔远,透出一股说不出的意味。

    “哼!云雀老人。”

    关姓老者掌中的火焰慢慢消散,他一挥衣袖,冷哼一声,看向大殿外的天空寒声说道。

    姚德依旧带着审视之色看着乔远,他在听到关姓老者的话语后,就对乔远开口说道,其话语透出一股厉色。

    “乔师弟,此事你应该给一个解释吧。”

    乔远虽不明白那云雀代表何意,但看关姓老者的神色就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他原本正在思索当初在交易坊市买药草之事,此刻听到姚德的话语,有些不知该如何解释。

    连景山听到姚德质问乔远,眼中闪过一丝挣扎之色,随后他还是站到乔远身前,缓缓开口说道。

    “我相信小师弟不知晓此事,这药草是他给自己的灵兽准备的,他不可能会害自己的灵兽。”

    关姓老者转过身,挥了挥手,阻止了姚德,缓缓说道。

    “不关乔师侄的事,这云雀只是一个印记,没有实质性伤害。不过,乔师侄,你怎么会被云雀老人盯上呢?”

    乔远眼中露出迷茫之色,他根本就没听说过云雀老人,又如何知晓自己怎么被人盯上了。

    “我也不知,这五月灵草是我在一处交易坊市买到的……”

    乔远摇了摇头,将那天在交易坊市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关姓老者点了点头,缓缓说道:“那个卖你药草之人应该就是云雀老人,此人性格古怪,喜欢游戏人间,经常混迹于低阶修士和凡人市集中。”

    这云雀老人之名在楚水国颇为响亮,他修为高深,性格十分古怪,可以说是喜怒无常,且其行踪不定,做事向来是随心所欲,好事做了不少,坏事也做了一大堆。

    据传,云雀老人因为睡觉被一个修士吵醒,就直接灭了这个修士的满门,所以有人说此人行事极为残忍。

    可又有人说,云雀老人在路过一个乡镇时,看见那里被洪水侵袭,他直接大展神通救下了全乡镇的凡人。

    这些事情,连景山等人都听说过,当他讲给乔远听后,乔远直接是目瞪口呆,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一个人会如此行事。

    “这些不过都是谣言,不可尽信。云雀老人就是个不择手段的无耻之徒,当年老夫在楚山渊寻到一只弥灵兽,就是被这老家伙以无耻的手段骗去了。”

    关姓老者目中透出一股怨恨之意,冷冷的说道。

    一处不知名的凡人古城中,一个白发老道躺在街道旁昏昏欲睡,他的身前是一个算命的摊位,不过这处摊位极为冷清,与热闹的街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突然他头向后一仰,嘴巴张大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他揉了揉鼻子,骂骂咧咧的说道。

    “又是那个不开眼的老杂种在背后骂老子,真是不要脸。”

    这老道骂骂咧咧的说完之后,突然两只小眼睛闪过一丝疑色,轻咦一声自语道。

    “咦!之前留在那株五月灵草上的印记消失了,等老子想想,那株五月灵草去哪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