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初学禁制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乔远看见白月目露凶光的向他扑来,脸上露出欣喜之色。

    虽然这面具可以改头换面隐藏修为,但他不知道这面具能不能隐藏气味,改变气质,所以他就试了一下白月。

    白月对乔远最为熟悉,若是连它也认不出来,那么乔远相信除了比他高一个大境界的修士,其他人肯定也认不出来。

    眼看白月就要扑到跟前了,乔远连忙心念一动,恢复了自己的容貌。

    这一变化让白月顿时就是一愣,眼中露出迷茫之色,它缓缓向着乔远靠近,对着乔远嗷呜叫了两声。

    乔远哈哈大笑起来,将面具从脸上取了下来,翻手收进了储物袋,随后他一边向着白月走去一边说道。

    “白月,不用怀疑,就是我。”

    白月听到乔远的声音,眼中迷茫之色散去,立刻欢快的向着乔远奔去。

    乔远与白月玩了一会儿,便回到了洞府中,现在该炼化的灵器都已经炼化过了,还剩下四个多月的时间,这段时间,他将用来钻研阵法,同时还要研习六极明王功六极篇。

    首先他要做的就是将段天固传给他的经验全部消化,这些东西对于初学阵法的人有着非常大的价值,可以让其少走许多弯路,节约很多时间。

    如果乔远将这些经验研究透彻,再来研究阵法,必定会有一种融会贯通的感觉。

    这些经验被段天固以特殊方法刻入了乔远的心神,让其铭记的十分牢固,不过乔远还是将其烙印在了玉简上,因为这样更利于做一些标注。

    五月峰以钻研阵法符箓为主,而段天固对于阵法之道最是痴迷,他在修真界的外号有两个,一个叫老顽固,一个叫阵痴,这阵痴之名可不是谁都能叫的,就算在整个南泰大陆,这月河宗阵痴也是颇有声名。

    段天固传给乔远的经验中提到,学阵法,最重要的就是记忆力,推衍能力和计算能力,这些能力有些人天生就很出众,但即使不出众,也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来弥补。

    乔远的记忆力不错,头脑很聪明,反应也很灵敏,这三点他自信可以做到最佳。

    阵法之道,博大精深,涉猎极广,现在修真界普遍流传的只有两种阵法,一种为死阵,一种为活阵。

    死阵与活阵各有优缺,但死阵入门较为容易,一般低阶修士使用的都是死阵,所以段天固传授给乔远的经验全是关于死阵的。

    死阵入门,先学禁制,禁制研究通透,方可学习一些简单的死阵,这是段天固的留给乔远的原话。

    乔远看到这里,目中闪过思索之色,随后他拿出了段天固给他的玉简看了起来,将其中关于禁制的信息全部研究了一遍。

    禁制是属于阵法的一种,但与阵法又有明显的区别。

    布置阵法往往需要结合天时地利,以天地自然为形,灵力为线,神念为引,再结合阵图阵盘,布置中枢,形成一种极为复杂的灵力结构网,让其有牵一发而动全身之效,玄妙至极。

    而禁制虽说也是阵法,但却没有阵法复杂和玄妙,可以说,禁制就是精简版的阵法,布置起来极为方便快捷。

    它不需天时地利,不需阵图阵盘,只需要以灵力为线,然后以神念引线,以各种不同的方法构造出不同的禁制。

    禁制相比于阵法,虽然威力不足,范围较小,但胜在实用和简便,基本上大多数修士都会学习数种禁制,但很少有人去学习阵法。

    乔远看到这里,目中露出思索之色,随后他心念一动,取出了自己的洞府令牌,轻声喃喃自语。

    “这洞府令牌中就有禁制存在,还有这枚玉简中也有禁制。”

    这是他对禁制完全理解后,自己推测而来,洞府令牌之所以能够打开他的洞府阵法,就是因为其内的禁制与洞府阵法中枢有一种奇异的联系,通过这丝联系,他可以通过控制令牌禁制从而控制洞府阵法。

    以前他对这些并不了解,只知道将神念传入洞府令牌就可以开启和关闭洞府阵法,现在他才明白,这是通过令牌中的禁制来控制的。

    还有玉简,玉简中的禁制十分简单,只有一个记录的效果,不过有些玉简内的禁制比较复杂。

    这种玉简一般是保密性玉简,只有特定的神念才能打开,若是玉简落入其他人手中,这种玉简内的禁制就会自动毁灭玉简内的信息。

    乔远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取出一枚空白玉简,将神念探入其中,开始研究这玉简中的禁制。

    学习禁制,光靠理论知识是不行的,还得需要大量的研究和实践,所以乔远的第一步就是研究透彻玉简内的禁制是如何构造的,等到他完全研究透彻,并且能够布置出这种禁制,那他就算是入门了。

    乔远的神念在玉简内略一扫过,就发现了上面有一丝淡淡的灵力纹路,他知道这是禁制的构造。

    乔远略微调动灵力,在玉简中随意烙印了一段文字,在烙印这段文字的过程中,他的神念极为专注的摸索着灵力纹路的走向和布局。

    这个过程对于初次接触禁制的乔远十分耗费心神,他只是连续研究了半个时辰,就感觉有些头晕眼花,这是神念过度损耗的表现。

    他将神念收了回来,深深地呼出了两口气,随后闭上眼睛,开始调息,神念损耗只需要休息片刻就好了,无需像恢复灵力一样打坐吐纳。

    一炷香后,乔远缓缓睁开双眼,目中露出明亮之芒,他拿起玉简,神念直接探入其中,随后又向里面注入灵力,烙印文字。

    每烙印一个字,玉简中的禁制就会运转一圈,而乔远就是通过它运转的刹那去摸索这禁制的运转轨迹。

    转眼就是三天过去了,乔远通过这种方法总算是摸透了玉简内的禁制,现在他一闭眼,脑海中就浮现出了玉简禁制的运转轨迹。

    这种运转轨迹颇为虚伪缥缈,虽然乔远能够记住这种运转轨迹,但他想要布置出一个同样的禁制却是有些难度。

    乔远取出了一个空白玉简,用神念摧毁了里面的禁制,随后他神念探入其内,缓缓向里面输送灵力,以神念引动灵力,模仿玉简禁制的运转轨迹开始布置禁制。

    这个过程比之他摸索禁制运转轨迹还要艰难数倍,明明他以神念引动的灵力,完全是按照禁制运转轨迹来摹刻的,可是这个禁制却总是在最后一刻轰然崩溃,仿佛缺少了一些什么。

    三天后,乔远不得不放下玉简,他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误区,但自己却不知道这个误区是什么。

    他无奈的摇头叹息,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缓缓站起身来,向着洞府外走去。

    闭门造车不是好事,乔远还是决定去问问连景山,这个误区到底是什么。

    连景山的洞府在山腰上的一片竹林中,环境极为清幽,这些翠绿的竹子看似平常,其实不然,若是连景山心念一动,立刻就会引动其内无数禁制。

    在乔远踏入这片竹林的一刹那,他就触发了一个警戒禁制,这禁制没有攻击性,也不具备防御的效果,它只有一个效果,那就是通知连景山,有人来了。

    一般修士都会在洞府附近设立这种警戒禁制,这种禁制极为隐秘,触发之后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不会让人察觉,所以不管是敌袭还是有客拜访,都可以让人提前做好准备,颇为实用。

    远在竹林深处的一间竹屋内,盘膝坐在蒲团上的连景山睁开了双眼,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他起身走向屋外,几步之下,就来到了乔远的身前,轻笑着说道。

    “小师弟不是在闭关吗?怎么有空来师兄这里,是不是遇见什么麻烦了?”

    乔远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连景山,微微一愣,随后嘴角扬起,露出笑意说道。

    “让师兄见笑了,师弟在研究禁制时遇到了一些麻烦。”

    连景山点了点头,嘴角笑意不减的说道。

    “走,跟师兄进去,咱们慢慢说。”

    乔远点了点头,与连景山一同向着竹林深处走去。

    连景山与乔远面对面的坐在一张竹桌边,乔远手法熟练的煮了一壶清茶,给两人一人倒了一杯,连景山诧异乔远居然还会茶道,不过乔远对此就提了两句,没有过多解释。

    连景山端起茶杯先是轻嗅片刻,随后便如蜻蜓点水一般轻泯了一下茶水,他放下茶杯,脸上露出品味之色,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问道。

    “小师弟,你遇到什么难题了?”

    “师兄,是这样的,…………”

    乔远眼中露出困惑之色,缓缓的将这些天他研究玉简禁制的事情说了出来。

    连景山听到乔远研究禁制的方法,眼中露出赞许之色,不过当他听到乔远的问题时,却是笑了起来,他抬手指着乔远说道。

    “你呀,就是太聪明了,所以把自己给绕进去了,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一旦你跳出这个圈,你就会发现你的问题其实很简单。”

    乔远听完连景山这番话语,顿时一愣,随后他的眼中露出思索之色,片刻之后,乔远抬手对着额头一拍,脸上露出兴奋激动之色,大声说道。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