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警戒禁制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连景山眼中闪过感兴趣之色,轻笑着开口问道。

    “说来听听。”

    乔远嘴角扬起一个大弧度,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缓缓说道。

    “所谓禁制,就是以神念引动灵力按照某种特定的轨迹运转,我可以研究别人的禁制,摸索禁制运转轨迹,但无法复制出别人的神念和灵力。”

    连景山听到这里,点了点头,眼中透出赞赏之色。

    乔远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此时他的双眼格外明亮,全身都散发着一股自信的光芒。

    “每个人的神念和灵力波动都是不同的,这就好比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所以每个人布置出来的禁制同样是有差别的,所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若是忽视这丝差别,那么这禁制就是布置不出来的。”

    连景山听完乔远这番话,双眼闪过一丝光芒,轻喝一声,用极为赞赏的语气说道。

    “好!小师弟果然是一点就通,看来你在学习阵法一途上很有天赋,师兄看好你哟!”

    “多亏师兄点明,否则我会一直陷入这个困境,难以自拔。”

    乔远脸上露出感激之色,向着连景山真诚的说道。

    “小师弟比师兄我可是聪明百倍,想当初师兄刚刚学习禁制时,就这个坎可是让师兄苦恼了一个月,一直等到师尊出关后,我去询问,这才解惑。”

    连景山毫不掩饰的说出了自己当年之事,脸上的夸赞之色也是愈渐浓郁。

    两人喝着茶交谈了一番,乔远也将这一个多月的闭关成果与连景山说了不少,让连景山是连连夸赞乔远,越看他越是喜欢。

    乔远将金耀剑拿了出来,连景山看见金耀剑,立刻就被金耀剑的金光刺到了眼睛,下意识的眨动了两下眼睛,偏过头避开这金光。

    过了片刻后,他才适应了一些这刺目的金光,将其拿在了手中,对着乔远调笑的说道。

    “小师弟,你这小损招还挺管用,哈哈……”

    “嘿嘿……师兄,你有没有办法,可以让我随意控制金耀剑的金光。”

    乔远看见连景山的反应,脸上露出得意之色,嘿嘿笑着说道。

    “此事好办,待师兄在上面布一个禁制即可,不过这个禁制,你要自己研究透彻,才能够掌控。”

    连景山点了点头,对着乔远缓缓说道。

    “如此正好,研究完这个玉简禁制,我还正愁找不到禁制研究呢,嘿嘿……”

    乔远听到连景山的话语,眼中露出兴奋之色,嘿嘿一笑,立刻回道。

    “哦!那既然这样,你就留在师兄这里修炼吧,这外面的竹林中全都是禁制,随便你研究,而且有不懂的,师兄还可以随时为你解惑。”

    连景山抬手指着屋外的竹林,对着乔远轻笑着说道。

    “如此就多谢师兄了!”

    乔远一听说这屋外的竹林中全是禁制,他的双目精光一闪,脸露兴奋之色,站起身来向着连景山施礼道谢。

    随后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乔远就匆匆离去了,他打算先攻破这个玉简禁制,再去连景山的竹林里修炼。

    回到洞府后,乔远先是取出他研究的玉简,细细感悟上面残留的细微神念,因为这玉简禁制极为微弱,所以上面残留的神念痕迹和灵力痕迹并不多,乔远只花了两个时辰就将其摸索的一清二楚了。

    随后他拿出无禁制玉简,并没有去布置禁制,而是将他的神念和灵力注入其中,仔细感悟这股神念和灵力,因为是他自己的神念和灵力,乔远十分熟悉,没多久就全部摸透了。

    同时,他也知晓了自己的神念和灵力与玉简上的神念和灵力有何差别,这差别需要乔远自行调控,从而达到了一个平衡的状态,如此才可以成功布置出禁制。

    乔远目中露出思索之色,脑中正在快速进行推衍计算,不多时,他的双眼闪过一丝明亮之芒,嘴角轻轻扬起,随后他拿起无禁制玉简,将神念探入其中,灵力缓缓输送其内,尝试布置这个禁制。

    一天后,乔远在进行多次调整,多次的推衍计算后,终于成功布置出了玉简禁制。

    乔远并没有露出特别兴奋和激动之色,只是微微一笑,眼中露出这一切都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感觉。

    阵法之道,本就是极为严瑾的,从来没有侥幸可言,每一个阵法禁制,都是需要大量的推衍计算,然后用极为精细的操作将这些推衍和计算实际布置出来。

    一旦推衍计算出错,那是绝对不可能成功布置出阵法禁制的,而推衍计算全部正确,那么布置出阵法禁制也是水到聚成,自然而然的事。

    这就好比建造宫殿,第一步肯定是画图纸,这图纸也不是随便画的,而是需要工匠进行大量精准的计算,否则这宫殿造出来肯定是会出问题的,阵法禁制同样如此,而阵图就类似于建造宫殿的图纸。

    禁制之所以没有阵图,是因为它比阵法简单许多,只需要在心中推衍计算就可,这就好比建造宫殿需要图纸,可建造一件茅草屋那肯定就不需要图纸了。

    乔远就是在心中进行了数十次的推衍计算,已确定不会出现任何差错,所以成功布置出禁制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

    “阵法禁制之道真是博大精深,如此简单的禁制都需要推衍计算一整天,难以想象那些大型阵法需要推衍计算多久。”

    乔远细细摩挲着光滑的玉简,双眼露出郑重之色,喃喃自语道。

    两个时辰后,乔远带着白月来到了连景山的小竹林,本来他想让白月看守洞府的,可白月知晓乔远可能一去就是几个月,所以死活都要跟着,乔远无奈之下,只好带着白月一同来到了这里。

    连景山知晓此事后,哈哈一笑,他对白月颇为喜爱,为此还亲自构建了一个阵法,让白月进入阵法修炼,据连景山说,这阵法不仅可以加快白月的修炼速度,而且可以增强它的肉身,好处极大。

    乔远对此自然是感激不尽,若不是他剩下的时间要研究竹林中的禁制,他都想跟着白月一起进入阵法修炼了。

    “小师弟,这竹林中共有一千三百七十道禁制,其中有攻有防有困有辅有繁有简,攻辅禁制较为简单,你可以先研究此两种。”

    连景山带着乔远缓步行走在竹林中,他一挥手间,四周的禁制全部都被激活了过来,最后两人停留在竹林最外围处,连景山指着前面向着乔远缓缓说道。

    乔远点了点头,向着连景山抱拳拜谢了一番。

    连景山对乔远又交代了一丝细节,同时让乔远多多注意安全,切勿触发攻击禁制,随后他便走进了竹林深处。

    乔远的神识扫过,发现眼前的数十个禁制,眼中透出一股兴奋之芒,小心的向前走去。

    他首先挑中的是一个警戒禁制,此禁制颇为简单,一般修士都会学上数种此类禁制。

    乔远已经成功布置出了玉简禁制,对于学习禁制,也算是入门了,所谓万事开头难,这禁制的大门已经打开,剩下的就需要坚持不懈的毅力。

    两个时辰后,在他的神念观察下,这警戒禁制的基本构造已经被乔远完全摸清楚了,接下来就需要熟悉连景山的神念和灵力。

    在这一点上,乔远可以说是非常省心,因为这竹林内禁制都是连景山布置的,那么乔远只需要熟悉这警戒禁制的神念和灵力,其他禁制都是相同的,就不需要他重新去熟悉。

    不过连景山留在这警戒禁制上的神念和灵力,不似玉简禁制上那般微弱,乔远熟悉起来颇为费力。

    好在连景山已经将禁制上的神念和灵力都削弱了大半,否则以乔远的修为怎么可能去研究一个结丹圆满修士所布下的禁制,所以乔远在花费了一天的时间后,终于将连景山的神念和灵力熟悉清楚了。

    接下来乔远只需要结合自己的神念和灵力进行推衍计算,从而算出以自己的神念和灵力该怎样布置这个警戒禁制,这一步是最重要的一步,也是最艰难的一步。

    经过上百次失败后,乔远终于在三天后,推衍计算出了一个精准的禁制结构,他深呼一口气,眉眼中透出一股轻松之色,开始闭目调整状态。

    一个时辰后,乔远缓缓睁开双眼,眼中透着一股平静,他的双手一边掐出印诀,一边以奇异的方式摆动,这是在构造稍大一些禁制的基础,犹如建造宫殿先打好地基,乔远现在正在做的就是打好禁制的地基。

    之所以布置玉简禁制不需要如此,是因为玉简禁制太小了,而且玉简禁制的基础存在于玉简内,根本不需要乔远用手印去构建,以神念也可构建。

    而这警戒禁制不同于玉简禁制,它是存在于草地、竹林间,禁制范围较广,乔远以神念构建基础十分耗费心神,实在不需如此。

    一般禁制大师都是神念与手印一起运用,瞬息间就可以构建一个禁制基础,乔远自然还做不到如此熟练,对于他来说,精准的构建出一个禁制基础就已经很不错了。

    时间缓缓过去,四个时辰后,乔远双眼闪过一丝明亮之芒,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警戒禁制已被他成功布置而出。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