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沉心推衍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一转眼两个月过去了,乔远在竹林中日夜不停的钻研禁制,累了就就地打坐休息,遇到难题了就去请教连景山,偶尔还去看看白月修炼,劳逸结合之下,乔远对于禁制的理解也是突飞猛进。

    易辰风和方景星被连景山放了出来,他们听说乔远在此研究禁制,两人还特地过来看望了一番,此后他们两人还有芊芊、陈苏柔得空的时候就会过来指导乔远研究禁制,对乔远帮助极大。

    特别是芊芊,她对于禁制的理解独树一帜,让乔远都有些怀疑她是个外表看起来九岁,但内心却是活了上百年的老怪。

    现在竹林中绝大部分的攻辅禁制都被乔远研究透彻了,剩下的就是研究防困禁制。

    攻辅禁制与防困禁制虽然都是禁制,但每一个防困禁制都比攻辅禁制要精细严密数十倍不止,乔远刚开始还不明白这是为何,但研究了两个月禁制后,他却是有些明白了。

    最简单的辅助禁制,只需要注重其功能性,不用在意其他效果,所以布置起来最为简单,耗费的神念和灵力也极少。

    而攻击禁制,这里说的是单一的攻击禁制,没有添加其他功能性和符箓法宝灵器,布置这种单一攻击禁制,比辅助禁制要难上一些,但也算不上多难。

    这种单一攻击禁制,一般是由布置者在禁制内融入一些神通法术,通过触发禁制而引动其内的神通法术,关键点就是如何将神通法术融入禁制,只要掌握了这个关键点,这个禁制也就没有难度了。

    如果说掌握了攻辅禁制算是入门,那么掌握了防困禁制就是小有所成了,这其中最难的就是困禁,其次就是防御禁制。

    防御禁制之所以难,就难在如何用神念和灵力构造出,能够防御各种攻击的运行轨迹。

    这就好比防御禁制是一面盾,它要防御的攻击可能是刀枪剑戟,也可能是水火雷石,也有可能是神念攻击。

    攻击方式多种多样,而你的防御是不会变的,盾还是盾,他不会在面对火时变成铁盾,也不会在面对雷时变成木盾。

    这也就是为什么防御总比攻击难,因为防御是被动的,自然会更加艰难一些,所以防御禁制布置起来就比攻击禁制难上许多。

    这竹林中防御禁制不多,只有少数几个地方才有,还是连景山告诉的乔远,否则让他自己找,还真不一定找得到。

    一处竹子生长极为密集之地,乔远在里面发现了一个防御禁制,在防御禁制里面,正生长着一株齐膝高的药草,这是连景山意外发现的,为了防止其夭折,这才为其布置了一个防御禁制。

    乔远对这药草没有兴趣,他感兴趣的是笼罩在药草外的防御禁制。

    他盘膝坐在地上,缓缓的将神念探入禁制中,不过始一接触,乔远的神念就被禁制直接弹开了,这种情况他早就料到了,相比于弹开,已经算是好的了,若是攻击禁制,乔远现在就要拔腿跑了。

    经过不断的试探,乔远终于找了一丝切口,将神念探入了禁制之内,相比于攻击禁制,这防御禁制的切口十分难找,乔远足足花了三倍的时间才找到,从这一点就可看出布置防御禁制比布置攻击禁制要难。

    三天后,乔远才完全摸透了这个禁制的运转轨迹。

    若是乔远刚刚研究禁制,花上三天时间不足为奇,可乔远已经研究了两个多月的禁制。

    平时他就是摸透一个较为复杂的攻击禁制也不会超过一天时间,而现在随便一个防御禁制就花了他三天的时间,可想而知,防御禁制有多么的复杂。

    乔远眉头微皱,眼中露出疑惑之色,他虽然摸透了这个禁制的运转轨迹,但却发现这个禁制的运转轨迹居然有变化的趋势。

    乔远没有急于去推衍计算,而是静静的观察这个禁制的运转轨迹,果然,这禁制的运转轨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现一些细微的变化,这变化很微小,但时间长了,这个变化就会十分明显。

    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之前他钻研的辅助禁制和攻击禁制,其运转轨迹都是完全固定的,绝对不会发生一丝一毫的变化。

    而现在这防御禁制的运转轨迹发生了变化,让他的推衍计算产生了不可掌控的变数,让他根本无法进行推衍计算,那就更别说布置出一个防御禁制了。

    乔远拿出了段天固给他的玉简,将里面关于防御禁制的部分全部看了一遍,其中对于防御禁制运转轨迹的部分,他仔细的看了十多遍,将其完全理解后,才明白了运转轨迹变化的原因。

    防御禁制因为需要防御多种攻击手段,所以在布置禁制的时候,会融入多种防御手段,而这些防御手段不可能同时存在,需要时时刻刻变化,在遇到攻击之时,禁制就会自动触发一些防御手段。

    此事说起来不难,理解起来也不难,但想要办到,却是难上加难。

    乔远眼中露出振奋之色,深呼了几口气,闭目开始调整状态,接下来,他就要推衍计算这种变化的远转轨迹。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又过去了三天,乔远眉头紧皱,额头泌出细密的汗珠,依旧没有推衍计算出一个精准的运转轨迹。

    这天深夜,凉风习习,拂在乔远身上,让他急躁的心情略有一丝缓和,或许是环境使然,又或许是乔远太过专注于推衍计算,不知不觉,乔远进入了一种阔别已久的熟悉状态,沉心之境。

    进入沉心之境的乔远,脑中的思路好似一下子被打开了,变得极为清晰,推衍计算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往往数息之间就可以推衍出一种运行轨迹,随后再用数息的时间去计算这种运行轨迹是否精确。

    不知道乔远推衍计算了多少次,突然他双眼猛地睁开,爆出一股极为明亮的光芒,脸上露出狂喜之色。

    他没有在意外界的一切,双手开始不断的掐诀,随后不断的挥出,同时配合神念快速的布置禁制。

    终于,在经历了数十次失败后,乔远盘膝坐到了地上,双目一闭,双手缓缓平放在了膝盖上,开始了调息恢复,而他的身前正有一股淡淡的灵力波动,这正是乔远成功布置出的防御禁制。

    一个时辰后,他缓缓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禁制,乔远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脸上露出开怀轻松的笑容。

    这个禁制他整整用了六天时间才将其布置出来,可以说,除了他研究的第一个禁制外,这是他研究禁制花费时间最长的一次,其中之艰难复杂,恐怕只有他自己能够体会。

    若不是乔远进入了沉心之境,恐怕这时间还要多花数倍,事实也的确如此,当年连景山刚开始研究防御禁制时,花费的时间是他的五倍,足足用了一个月的时间。

    乔远站起身来,沿着蜿蜒的小路,急速的向着竹林深处走去,不多时,他就看见前方出现了一大片空地,在这空地边缘此刻正站着一个如小山一般的壮汉。

    “小师弟,是不是研究防御禁制出了什么问题?”

    连景山感应到乔远走了过来,转过身来,轻笑着问道。

    他知道乔远现在正在研究防御禁制,而且他知晓乔远肯定会碰上一些难题,而不会想到乔远已经成功布置出了防御禁制,所以才一开口就如此问。

    乔远嘴角微微扬起,眼中露出一股得意之色,嘿嘿笑着说道。

    “嘿嘿……这次恐怕不能如师兄所愿了,我已经成功布置出了防御禁制。”

    连景山一听此话,顿时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眼中露出不相信的神色,缓缓说道。

    “小师弟,你可知道为什么防御禁制的运行轨迹会逐渐变化吗?”

    乔远自然看出了连景山眼中的不相信之色,他丝毫不介意,脸上露出自信的神色,侃侃而谈。

    “因为防御禁制中存在了多种防御手段,这多种防御手段会针对多种攻击手段自行调控,因此会引起禁制运行轨迹的变化。”

    连景山听到乔远的第一句话,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等他听完乔远所有的话,眼中闪烁着不敢置信之色,过了好一会儿,连景山的神色才恢复如常,随后他脸上露出兴奋之色说道。

    “走,去看看。”

    说完他就带着乔远向着防御禁制所在之地而去,距离不远,两人片刻间就到了。

    连景山瞬间就感应到了他布置的禁制外,有一股淡淡的灵力波动,他蹲下身子,直接探出神念,向着那股灵力波动而去,不多时,他眼皮一跳,脸上露出震惊之色,转头向乔远问道。

    “如此精妙的布置,几乎没有缝隙可以侵入,小师弟,你是如何办到的?”

    乔远眼中得意之色更浓,轻笑着说道。

    “我在推衍计算的时候,发现原禁制的运行轨迹有一些微弱的漏洞,所以在布置禁制的时候,我将这些漏洞修补了。”

    连景山眼中的不敢置信更加浓郁,他听完乔远的话,眉头微蹙的说道。

    “不可能,这些漏洞是布置禁制时无法避免的,就连我都做不到,你怎么可能做到?”

    乔远本以为这些漏洞是连景山故意留下的,现在他听见连景山说他都做不到,心中却是掀起狂喜之意,他知道这肯定是他在沉心之境中,推衍计算达到了一个极致,所以将这些漏洞也给修补了。

    “师兄,我在推衍计算时进入了沉心之境,所以……”

    “你说什么?沉心之境?”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