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禁阵塔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乔远听见段天固的话语,顿时一愣,随后他看向段天固双眼,见其目中闪烁着渴望的神色,点了点头。

    段天固脸上露出欣喜之色,其眼中还隐藏了一种乔远看不懂的激动与憧憬,他身影一闪,立刻就消失在了原地,片刻后,他再次出现时,这宅院门口已经多出了数十根如连景山身腰粗的大树。

    连景山看见这一幕,自然知晓这是为何,他的心脏砰砰直跳,眼中透出了对于进入沉心之境的无限渴望。

    他赶忙走上前,从自己储物袋中取出了一把大砍刀,咔咔几刀之下,就将那数根大树分解成了一块块木柴。

    “小师弟,快来教教我们怎么劈柴?”

    连景山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将所有大树全部处理好了,他看着那堆积如山高的木柴,好似看见了一座宝藏,眼中露出火热之色,快速走到乔远身边,笑着说道。

    乔远脸上露出颇为古怪的笑容,这事情的发展太过戏剧性了,本来他是小师弟,被连景山这个师兄带着来见师尊,结果变成了,他这个小师弟来这里教自己的师兄和师尊劈柴。

    不过他也没有不乐意的意思,只是觉得有些好笑,乔远走上前,拿起一块木柴,对着段天固和连景山细心的说道。

    “这劈柴的第一步先是观摩,观摩这木柴的纹路,丈量这木柴的长宽高,还有掂量它的重量,这几点十分重要,只有极度了解这块木柴,才能劈好这块木柴,你们看这块木柴,纹路笔直……”

    乔远在他们面前,虽然修为不值一提,但这股细心却是让两人为之动容。

    这木柴上的每一条纹路,每一个孔洞,以及落刀的点,还有落刀的力度,种种此类,乔远全部讲解了一遍,可以说再也找不到一点问题和纰漏。

    段天固和连景山听完乔远的这番讲解,心中极为震撼,若没有乔远今天的劈柴之事,他们可能这一生也不知晓这劈柴竟然隐藏了如此多的学问。

    乔远讲解完毕,右手握刀,抬起,落下,咔的一声响起,一块木柴就极为完美的分成了两块均匀规则的细柴。

    连景山拾起这两块细柴,细细摩挲,仔细观察了一番,脸上露出惊叹之色。

    段天固同样拿起木柴观察了一番,他的眼中露出明亮之芒,仿佛一个迷失在沙漠中的旅人找到了前行的方向,脸上的喜色不言而喻。

    乔远再次拿起一块木柴,右手握刀,左手拿柴,缓缓的说道。

    “其实想要劈好一块柴,只需要掌握心眼身力四个字就好,心即是心静,在劈柴的时候必须要心无旁骛,不能被其他事情所干扰,眼就是眼准,观摩的时候要眼准,落刀的时候要眼准,不可有丝毫偏差。”

    “身稳,劈柴的时候一定要身稳,否则必然会影响落刀的精准度,最后是力匀,这一点需要自己去体悟,慢慢把握,保证劈每一块柴时,使用的力度都是均匀的,而不是时大时小。”

    段天固听完乔远这番话语,眼中露出迷茫之色,心眼身力这四个字他很熟悉。

    他早年曾经得到过一卷古籍,古籍上就提到了这心眼身力四个字,这四个字包涵了一种道,但段天固限于修为,无法理解,只知道若是能够明悟其中一字,便可悟出自己的道,从而修为再进一步,。

    可现在他听到乔远仔细解释这四个字,与道没有任何关系,全都是与劈柴有关的,眼中露出疑惑和迷茫,不过片刻后,他就苦笑的摇了摇头,心中暗道:“老夫都难以理解,他一个小娃娃怎么能理解。”

    连景山自然不知晓段天固所想,他极为认真的听着乔远的讲解,心中只想通过劈柴而悟出沉心之境。

    “师尊,师兄,我所知晓的也就这么多了,剩下的就靠你们自己体悟了,不过记住,劈柴的时候不要动用修士之力,就当自己是一个凡人就好了。”

    乔远将所有关于劈柴的事情说完之后,又向着两人认真的叮嘱了一番。

    两人听到乔远的叮嘱,点了点头,段天固看着乔远,眼中露出欣慰之色,语重心长的说道。

    “小远,当初为师收你为徒,一方面是为了面子,另一方面是有一些私心的,所以这几个月,为师也没怎么教你,这是为师的责任,但看到你能如此刻苦的钻研禁制,为师很欣慰。”

    乔远自然知晓段天固收他为徒,并不是真心将他当徒弟,这他也能理解,毕竟连景山都是结丹圆满的修士,而自己只是炼气修士。

    就算是连景山的徒弟,易辰风都有了筑基中期的修为,他又有什么资格成为段天固的徒弟,不过段天固脾气古怪,素来顽固,且修为高深,大多数人不会明说,但暗地里肯定会议论此事。

    所以乔远听到段天固说出这番话,心中还是有些欣喜的,毕竟这算是段天固开始慢慢认可乔远了。

    “还有一个多月就要进行宗门大比了,你去禁阵塔磨练磨练吧。为师希望你在大比上能以禁制破敌,那样才可为我五月峰长脸。”

    段天固眼中露出鼓励之色说道,他原本是不希望乔远参加宗门大比的,毕竟这是弟子之间的比试,若论辈分,乔远比门内一些长老的辈分都高上一辈,去参加这种大比岂不是跌了他的面子,让人耻笑。

    可现在乔远能够进入沉心之境,他知晓只要为乔远提供钻研禁制的条件,未来乔远在阵法一途上走的定然极远,所以他才提出让乔远去参加大比,而且要用禁制破敌。

    他相信以乔远展现出来的禁制天赋,在宗门大比中大放异彩不成问题,而且他很想看看那时的燕尘子是什么表情。

    乔远还是第一次听说禁阵塔,毕竟他对于五月峰的了解还仅限于地图上的了解,五月峰大部分地方他都从未去过,听这禁阵塔的名字,乔远不难猜测这是一个什么地方。

    连景山看见乔远的神色,嘿嘿一笑说道。

    “小师弟还不知道禁阵塔在哪儿吧,师兄送你去。”

    乔远点了点头,向着段天固告别后,就跟着连景山向着山下走去。

    禁阵塔,顾名思义就是一个由禁制和阵法构建的塔,它的外表是由布置阵法的主要材料墨间石打造,共分十层。

    前九层只有禁制存在,其中包涵了攻辅防困四类禁制,还有许许多多的组合禁制,而后九层,则是禁制与阵法共存,每上一层其禁制阵法的繁复程度就会增加数十倍。

    它本身是五月峰的一件重宝,不过平时都是作为试炼之地使用,在塔身上还有一张禁阵榜,所有进入塔内试炼的弟子,其名字和登塔的层数都会被记录进禁阵榜内。

    而进入禁阵榜的弟子,晋升到一定名次后,也会获得相应的奖励,所以在五月峰,大多数弟子都不比修为高低,比的是禁阵榜的名次。

    连景山带着乔远走到山腰处,直接就向着五月峰的背面走去,这背面是一片茂密的树林,两人走了没多远,就看见树林尽头有一座黑色的高塔。

    这黑塔呈边形,高高的耸立在那里如同一座通天之塔,它每一层都有数十丈高,总共十层,粗看之下足有近千丈高,走到近前一看,更是壮观。

    连景山与乔远来到这禁阵塔时,那塔前还有十多名弟子正在盘膝调息,乔远看见他们脸上露出的疲惫之色,可以猜到他们应该是进入禁阵塔,才刚刚出来。

    有几个弟子看见连景山来了,连忙站起身来,走上前向着他恭敬行礼。

    连景山向着他们点头微笑,随后对乔远交代了两句,就匆匆离开了,关于这禁阵塔的一切,在路上的时候,连景山就已经与乔远说过了,包括那记录名次的禁阵榜。

    乔远走上前跟那几个弟子一一打招呼,态度十分谦和有礼,这几名弟子看出连景山与乔远关系很近,心中有了猜测,不过其中一名弟子看出了乔远的修为,脸上露出善意的笑容说道。

    “这位师弟,你才炼气修为,怎么就来这里试炼,这禁阵塔虽说不会有生命危险,但被其中的攻击禁制伤到也是有可能的,我劝你还是先回去修炼到筑基期,再来禁阵塔吧。”

    其他弟子听见这话,才发现乔远身上的灵力波动的确是炼气期,虽然在禁阵塔不看修为,只看名次,但修为太低的话,恐怕还未研究禁制就被禁制所伤了。

    因此他们纷纷开口,劝说乔远回去修炼至筑基期再来这里,有一名筑基中期的弟子,甚至还掀开自己被禁制所伤的伤口给乔远看。

    乔远脸上露出苦笑,看着那黑塔塔身上的一串名字,指着这些名字,轻笑着开口说道。

    “这禁阵榜上的芊芊和陈苏柔不都是炼气修士吗?她们都能进去,而且取得名次,我为何不能?”

    几人听见这句话,顿时有些语塞,若不是乔远提醒,他们都忘记了芊芊和陈苏柔是炼气修士,接下来,在众人的目光下,乔远缓缓的走进了那黑塔下的大门。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