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来十九层救我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禁阵榜只记录进入禁阵塔中前一百名弟子的名字,乔远刚刚在榜上看见了四个熟悉的名字。

    这第一个名字便是连景山,让乔远颇为意外,因为这禁阵塔是五月峰弟子的试炼之地,而连景山已经是长老级别的人物了,他在那禁阵榜中,名次也不算特别高,只是第三十九名。

    乔远思索了一会儿,心中暗暗想到:“难道是师兄筑基期的时候留下的名次?”

    事实的确如此,那禁阵榜上所有长老级别的人物,都是在筑基期时留下的名次,一旦他们达到结丹期,就不会再去闯禁阵塔了,而他们的名字也会保留下来,除非被一些弟子顶下去。

    这样的方式,也可以让这些弟子看出自己与同时期的长老有何差距,从而激励人心,让这些弟子更加努力的去闯塔。

    禁阵榜上其他三个乔远熟悉的名字,正是易辰风、芊芊和陈苏柔,他们之中,芊芊名次最高,排在第四十名,她已经闯到了第七层,而易辰风和陈苏柔分别排在第五十六名和六十一名,都止步于第六层。

    连景山与乔远大致的说了一下这禁阵塔每层的禁制分布,这一二三四层分别为辅、攻、防、困四种禁制,而第五层到第九层,里面全都是组合禁制。

    第五层为攻辅组合禁制,第六层为攻辅和防困任意两种禁制组合,就是攻防禁制,辅困禁制,攻困禁制,还有辅防禁制。

    第七层是防困组合禁制,第层便是攻辅防困任意三种禁制组合,第九层就是四种禁制全部组合在一起。

    乔远尚未接触过组合禁制,所以他并未想这么多,只是想着如何解决眼前的禁制便可。

    禁阵塔第一层是一个极为宽阔的空地,除了空地四周的墙壁上挂着一盏盏油灯,还有那空地中心一条幽黑的石梯外,别无其他。

    他刚一走进禁阵塔,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笼罩了自己,他知道,这是禁阵塔最强大的守护阵法,无论是第一层还是第十层都会被这阵法笼罩。

    这阵法扫到乔远腰间的洞府令牌时,立刻就有一股信息传入了阵中,乔远知晓,从现在开始,他就已经开始闯阵了。

    这第一层最为简单,只有四种不同类型的辅助禁制,乔远需要做的就是布置出四个同样的辅助禁制,如此方可通过第一层。

    乔远在连景山的竹林中研究了两个月,学会的禁制足有上百道,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攻辅禁制,而这第一层的四道辅助禁制,乔远恰恰在竹林中都研究过。

    不过他没有直接布置禁制,而是按照流程,重新将这四种禁制研究了一番,这点时间他还是不急的,况且,以他现在对于禁制的熟练,摸索一遍辅助禁制,根本花不了多长时间。

    六个时辰后,乔远已然是将四种辅助禁制完全布置了出来,而且还在其上加了一些自己的理解,更加完善了这四种禁制。

    事实证明,乔远的做法是正确的,虽然禁制是相同的,但每个人布置禁制的手法是不同的,这其中有一些细微的差别,和一些独到的见解,这些东西都是初学者应该多多借鉴和学习的地方。

    如果乔远刚刚一来就布置出四个禁制,直接去往第二层,那时间上的确会节省很多,但有些东西他是学不到的,禁阵塔的存在首先是为了让弟子们在其中学到更多禁制,而不是单纯的为了得到更高的名次。

    这是乔远始一进入禁制塔就摆正的心态,他进入禁制塔从来就不是为了什么名次,而是为了学到更多的禁制。

    阵法禁制之道,虽然繁复,但其中自有许多常人无法体会的乐趣,乔远在研究透彻一个个禁制后,会产生一种成就感,这种成就感有时候甚至比修为提升带来的成就感更大。

    段天固之所以被称为阵痴,就是因为他对这种成就感已经到了一个极度痴迷的地步了。

    言归正传,乔远成功布置出四个禁制后,缓步向着空地中心的幽黑石梯而去。

    不过当他踏上那幽黑石梯时,他却发现这楼梯道上存在了一些精细的小禁制,这些禁制一般没有人会理会,因为就算不理会这些禁制,也是可以通往第二层。

    乔远眼中透出感兴趣之色,直接蹲下身子,坐在了阶梯上。

    这些小禁制他在竹林中从未见过,颇为奇妙,引起了乔远强烈的好奇心,让他不由自主的研究了起来。

    乔远将神念探入其内后,发现这小禁制的运转轨迹颇为精妙,比一般的攻辅禁制要复杂一些,但却比不上防御禁制。

    一个时辰后,乔远终于摸透了一个小禁制的运转轨迹,他眼中闪过一丝精芒,脸上露出惊叹之色,不由的在心中夸赞起了布置这禁制的人。

    不过正当他在夸赞时,乔远的心神中却是出现了一个无比苍老的声音,这声音中透出一股深深的疲惫。

    “十九。”

    乔远听见这声音,顿时浑身一颤,立刻站起身来,眼中露出警惕之色看向四周,可是他仔细看了四周一圈,还用神识将第一层扫了数遍,也没有发现一个人。

    不过当他看向石梯上的小禁制时,却是发现那个刚刚被他研究过的小禁制竟然自行消散了。

    乔远双目一凝,看向地上那一个个小禁制,心中有了一个猜测。

    他深呼了一口气,蹲下身子继续开始研究这些小禁制了,一个时辰后,又一个小禁制被他摸清了运行轨迹,乔远没有做多余的动作,神识紧紧的盯着地上的小禁制。

    “来。”

    数息过后,乔远心神中又响起了那声苍老之音,这次不是“十九”二字,而只有一个“来”字,他的神识紧紧的盯着的那个小禁制,也在声音响起后,开始慢慢消散,最终不留一丝痕迹。

    乔远眼中露出明亮之芒,他明白了这小禁制的作用,这小禁制就是用来保留一段极为简短的心神之语。

    这种禁制他还是第一次见,心中起了浓厚的兴趣,同时他对于这留下禁制的人也产生了好奇之意,心中暗自想到:“此人到底是谁,他想留下什么话?”

    多想无益,要想知道事实,就必须得研究这些小禁制,乔远神念探出,开始研究其他的小禁制,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这里的小禁制颇多,几乎每一层阶梯,都存在了五到十个小禁制,这些小禁制与平常禁制不同,它们非常小,不用神识仔细扫过,还真有些难以发现。

    乔远也是谨慎起见,用神识扫了一下这石梯,才发现的这些小禁制,禁制是无法用肉眼看见的,只能用神识探出,而这些小禁制若是肉眼能够看见,每一个几乎也就是鸡蛋大小。

    由于这些小禁制的运行轨迹相差无几,一天的时间,乔远就研究了三十五个小禁制,而他也听到了三十五句心神之语,这些心神之语有很多都是相同的。

    乔远思索了片刻,将这些心神之语组成了一句完整的话语。

    “来十九层救我!”

    只有这六个字,再没有其他多余的一个字眼,这是乔远研究了三十五个小禁制得出的结论,当然石梯上还有许多小禁制,但乔远已经没有研究的必要了。

    乔远脸上露出疑惑之色,轻声喃喃道:“禁阵塔不是只有十层吗?布置这个禁制的人到底是谁,是被困在十九层的人吗?”

    想了片刻,乔远脸上露出自嘲之笑,摇了摇头,强行压下了心中的疑惑,起身向着第二层而去。

    他连第五层的组合禁制都没学过,居然还去思索有没有十九层这个问题,实在是有些可笑了,所以乔远直接将此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乔远沿着石梯走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终于看见了尽头,当他迈上第二层的时候,却是愣了一下,因为这里与第一层完全不同,甚至反差极大。

    第一层极为宽阔,仿若一个广场,而这第二层却是极小,左右不过一丈之地,不过当乔远仔细观察了一番后,才发现这是一个密室,而这密室中,只有那密室之门上有一道攻击禁制。

    乔远极为小心谨慎的向着禁制靠近,他知晓这禁阵塔内的禁制不似连景山竹林中的禁制,这些禁制都是不曾削弱过,每一个都具有极强的攻击力,而且在这么小的密室内,如果引动禁制,他根本避无可避。

    走到禁制跟前,乔远探出神念先是小心的在禁制四周观察,不多时,他探测出,这是一个雷法禁制,所谓雷法禁制,便是这个攻击禁制的攻击手段是雷属性法术。

    乔远一拍储物袋,直接取出了土灵盾,将其握在了手中,以便随时应对禁制的攻击。

    第二层与第一层的过关之法不相同,第二层需要破解禁制,而不是布置出一个相同的禁制。

    破解禁制相比于布置一个相同的禁制来说,更简单一些,因为有些禁制是一些修士无法布置而出。

    比如这个雷法禁制,乔远就布置不出来,因为他没有雷灵根,无法施展雷属性法术,如果真要布置,也只能借助雷法符箓。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