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夏寒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如果说乔远击杀暗木让他们感到意外,那他拿出元婴符宝,打伤金丹大圆满的白云飞,此事让易辰风等人是目瞪口呆,震惊的无以复加。

    易辰风等人虽然没有见过符宝,但还是听说过的,而至于其威力,他们在山谷中还是第一次见到。

    符宝内的一道神通就将那与连景山同等修为的白云飞打的吐血,白云飞的本命法宝九鸦扇和屏风法宝也因此受损严重,逼得他在连景山面前不得不屈辱避退。

    这一幕幕,易辰风等人现在想起还震撼犹存,而最后乔远身份转变,一下子由他们的小师弟变成了五月峰峰主段天固的三弟子。

    这件事给他们的感觉已不是震惊,而是深深地无法置信,一直过了好几天,等他们打听清楚了护月山广场之事,才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乔远带给易辰风等人的意外,说起来也就是在山谷的那一天,那一天,他们重新认识了乔远。

    虽说乔远研究禁制颇有天赋,但也还算正常,甚至比起芊芊,还差上一些,但易辰风却是很自然的将禁阵榜异变之事想到了乔远身上,就连不认为是乔远的陈苏柔和芊芊也露出期待之色。

    易辰风几人因为是禁阵榜上的人,自然备受其他弟子的关注,有不少弟子都走上前与易辰风等人谈笑,交谈之事无不是猜测这引起禁阵榜异变的神秘人。

    易辰风不是一个喜欢多言之人,对于乔远的猜测他也只是说给了陈苏柔和芊芊听,并没有将其说给其他弟子听。

    当有其他弟子问到易辰风的猜测时,他只是笑着摇头说刚刚到,并不知道。

    随着塔外的人越聚越多,这期间正在禁阵塔内闯塔的弟子,都被这些人讨论了出来。

    无论是这些弟子姓名,禁制造诣,还是他们进入禁阵塔的时间,这些细节无不在各个弟子的口中讨论,他们希望通过这些细节猜测出引起这禁阵榜异变之人。

    最终所有人讨论出了几个最有可能进入禁阵榜的弟子,这第一位就是夏寒,他半年前就闯过一次禁阵塔,当时可是进入了第五层,虽说只是在第五层前半段就退了出来,但也显现出了其禁制造诣的不凡。

    而此次那夏寒进入禁阵塔已一月有余,以其半年时间的磨练,闯到第五层后段是有很大可能的,所以塔外的大部分弟子认为引起禁阵榜异变的就是夏寒。

    不过还有少部分弟子认为引起禁阵榜异变的是江泉,这江泉是第一次闯塔,按理说,应该无人会看好,但其在于禁制上的天赋极高,甚至有人认为这江泉的禁制天赋比之芊芊也差不了多少。

    当年芊芊第一次闯塔,可是直接进了禁阵榜前六十,在五月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要知道这禁阵榜可不是那么好进的,要想进前百,至少要闯到第五层后段,而能闯到第五层的人,不仅要熟练掌握攻辅防困四种禁制,而且还要对攻辅组合禁制有一定的研究。

    而芊芊进入前六十,那就代表她已经闯过了第五层,而到了第六层,她需要研究的攻辅和防困组合禁制比之攻辅组合禁制复杂了至少百倍,其破解的难度可想而知。

    而现在这江泉号称在禁制天赋上比之芊芊也差不了多少,这一估算,那这江泉就算进不了禁阵榜前六十,进前百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对于这一点,在场的弟子没有人怀疑,包括易辰风等人。

    之所以大部分弟子认为这禁阵榜异变是夏寒引起的,就因为夏寒一个月前就进入了禁制塔,在时间上比较符合,而江泉,他六天前才进入禁阵塔,应该不可能如此快就闯到了第五层。

    当然除了这两人,还有一些进入禁阵塔的弟子也被人所议论,其中就有乔远,不过当时亲眼见乔远进塔的十多个弟子都不认识他,只知道乔远与连景山走的很近,碍于连景山的身份,他们也不敢多问。

    对于乔远,有几个弟子只记得他是炼气九层的修为,就算他与连景山走的很近,在这禁阵塔也是需要实力才能走的通的,所以根本就没有人认为禁阵榜异变是乔远引起的,除了易辰风几人。

    话说回来,此时禁阵塔第二层,第件密室的大门轰然打开,露出了极为宽阔明亮的第九间密室,一个身穿黑衣的俊俏少年缓缓的从略显昏暗的密室大门内一步走出,来到了这第九间密室。

    这黑衣少年一眼就看见了盘膝坐在石梯第一阶梯上乔远,他双眼闪过一丝意外之色。

    过了片刻,他便不再看向乔远,而是打量起了这第九间密室,神识不停的在密室中扫荡,与乔远刚进来一样,在寻找这第九间密室中的禁制。

    不多时,这黑衣少年眉头微蹙,眼中露出疑惑之色,他顿了一会儿,便缓步向着乔远走去,抱拳微笑的说道。

    “这位师兄,请问这第九间密室没有禁制吗?”

    乔远在石门被打开的时候,就将神念从体内收了回来,此刻他站起身来,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缓缓说道。

    “有,但也没有。”

    乔远说的话语,这黑衣青年自然是听不懂,此刻他脸上笑容一收,轻声说道。

    “师兄,这是何意?”

    “你若能找到禁制,便有,你若找不到禁制,便没有。”

    乔远脸上没有露出不耐和不喜之色,淡淡的开口说道。

    这黑衣青年听到乔远的话语,眼中露出思索之色,随后他微微一笑,轻声问道。

    “那师兄找到了没有。”

    乔远嘴角扬起,露出一丝颇为自信的笑意,点了点头。

    这黑衣青年看见乔远露出自信的笑意,双目一凝,神识在乔远四周扫了数遍,可他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乔远并没有在意这黑衣青年的举动,因为他相信这黑衣青年肯定发现不了这攻心禁制。

    这黑衣青年向着乔远一抱拳,转身走上石梯,向着第三层而去,不过当他走到第七个台阶时,他转身看向乔远,淡淡的说道。

    “在下江泉,敢问师兄尊姓大名?”

    因为此刻他站在石梯第七个台阶,所以是以一种居高临下,一种俯视的姿态看着乔远,其眼中透着一丝不屑和嘲笑。

    “乔远。”

    乔远自然看出了他眼中的不屑和嘲笑,但他不会介意,因为这里本就存在一个禁制,若是这黑衣青年发现了此处的禁制,他可能就会明白自己眼中的不屑和嘲笑有多么的愚蠢。

    这黑衣青年听到“乔远”二字,双目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光芒,他好像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字,但一时却又想不起来,随后他便转身向着第三层而去。

    乔远说完之后,便盘膝坐在了阶梯上,双目紧闭,神念沉入了体内,继续开始研究那攻心禁制。

    这攻心禁制极为复杂,它与一般的攻击禁制差别很大,但不是组合禁制。

    因为这攻心禁制是他体内神秘力量铭刻而来,所以支持这禁制运转的力量就是乔远体内的灵力,而不是那禁制本身的力量,当然,乔远现在研究的也不是那道禁制的本体。

    不过他相信,只要自己将这铭刻而来的攻心禁制研究透彻,那道隐藏起来真正的禁制也会被他攻破,因为两道禁制的本质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支持禁制运转的力量有所改变。

    转眼便是三天过去了,因为禁阵榜的异变,所有弟子暂时禁止进入禁阵塔,他们想要看看,引起禁阵榜异变的到底是谁。

    因为没有弟子进入禁阵塔,这第二层第九间密室,就再也没有人来过,密室内一片寂静,三十六盏油灯静静的燃烧,没有一丝晃动,火光也一直保持在一个亮度,仿若万古以来这油灯便没有变过。

    极其安静的环境,连续专注的研究,让乔远不知不觉间进入了沉心之境,在沉心之境下,他对于这攻心禁制的推衍计算都到了一个极致的程度,几乎不会出现任何差错。

    研究禁制不同于劈柴,其中涉及到的东西太多,就算是乔远进入了沉心之境,也难以在短时间内将此禁制研究透彻。

    一天后,乔远九成的心神都投入了研究禁制中,此时,他已经完全沉入心境,其心神对于禁制的推衍计算更是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速度,比之他刚刚进入沉心之境时快上数倍不止。

    完全沉入心境的乔远在连续推衍计算了五天后,终于苏醒了过来,其睁眼的一刹那,双目顿时就爆出一股明亮的刺目之芒,他脸上露出疲惫之色,但其嘴角却是保持着微微上扬的弧度。

    而就在此时,禁阵塔外,连续闪烁了七天的禁阵榜却是缓缓出现了变化,这一变化顿时就让禁阵塔前聚集的数百弟子和长老双目一凝,齐齐看向禁阵榜。

    他们有不少人在此地已经等了七日,也有不少人等了三四日,也有人是刚来没多久,但每一个人的心中无不有了一个猜测人选,而此刻,就是这猜测人选揭晓的时刻。

    禁阵榜急速闪烁中,第一百名那个弟子的名字缓缓的从禁阵榜上消失了,而那第九十九名弟子的名字也落到了第一百名所在,如此类推,九十名滑落至九十九名,九十七名滑落至九十名。

    ……

    七十名滑落至七十九名,当所有人都认为第七十七名会滑落到第七十名时,那第七十名处,缓缓显现出了一个名字。

    夏寒!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