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暗流涌动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曲枫听完燕尘子的话语,双目露出思索之色,片刻后,他看向棋盘,只见黑子已成死局之势,再无回天之力。

    他摇了摇头,脸上露出苦笑之色,轻叹一口气缓缓说道。

    “师尊,徒儿棋艺不精,认输,不过师尊话语中的棋盘棋子是何意?”

    燕尘子抬头看向天际,眼中有着精芒闪烁,脸上透着一股期待之色说道。

    “这一次的草灵谷之争将有大事发生,既然这棋盘已成,自然就会有棋子诞生,至于这棋子有几枚,是何人,尚还不好说。”

    曲枫听到此话,神情微变,目中闪过思索之色,过了片刻,他才缓缓开口说道。

    “那我一月峰……”

    燕尘子收回看向天际的目光,看向曲枫,点了点头。

    曲枫话语并未说完,但看到燕尘子的目光,自然就明白了其意思,随后他起身向着燕尘子一拜,直接离开了山谷。

    二月峰峰顶的桃花林中,一名美艳妇人和一名绝美的清冷少女端坐在桃树下的石桌边,美艳妇人看向山下的双目中露出忧虑之色,玉手捧着一杯桃花茶久久不曾饮上一口。

    “既然不愿,又为何答应?”

    席灵儿端坐在桃花下,犹如万朵粉花中的一朵白梨花,让人看一眼便难以移开目光,她此刻面无喜怒,轻启粉唇,淡淡的说道。

    美艳妇人摇了摇头,脸上露出无奈之色,目光从远方收回,美目中的忧虑转为慈爱之色,看向席灵儿柔声说道。

    “身处局中,身不由己!”

    席灵儿清冷的容颜上并没有出现一丝异色,没有人知晓她心里想着什么,或许她没有听懂此话,或许她只是对这些毫不在意。

    月河宗数千里外的一座凡人村庄内,一名七岁的牧童骑坐在一头青牛身上,他头扎羊角辫,唇红齿白,颇为可爱,此刻他挥舞着木鞭,不时抽打在青牛的屁股上,驱使其向村外走去。

    不过他刚走到村头,其清澈灵动的双眼却是猛地一凝,抬头看向天空,此时若是再看他的双眼,却是再没有一丝清澈和灵动,而是充满了沧桑和疲惫,好似一个行将就木的暮年人。

    不过片刻,天空上却是出现了一道赤色长虹,这长虹破开远空天际,在天上划出一道火红的弧线,直接冲着牧童所在方向疾驰而来。

    瞬息间,这道红色长虹便落在了牧童的身前,红光散去,显现出了一个与牧童身高差不多的红衣童子,此人正是三月峰峰主红裳童子。

    红裳童子显出身形后,立刻脸露恭敬之色,向着牧童大礼参拜起来。

    “不孝侄红裳拜见族叔。”

    牧童沧桑的双目中露出慈祥之色,抬手一挥,就将红裳童子的弯下的身子托了起来,随后他柔和的说道。

    “不必多礼,难得你有时间来看叔叔,有什么事直说吧。”

    红裳童子看着骑坐在青牛上的牧童,看着其目中的疲惫与沧桑,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忍,但他只是犹豫了一会儿,便缓缓开口说道。

    “族叔,千年前的局……要开了,修真界风云将起。”

    “哦,那几个老家伙都同意了?”

    牧童听完红裳童子的话语,其略显疲惫的双目立刻闪过一丝精芒,沉声问道。

    红裳童子先是点了点头,随后紧接着说道。

    “侄儿并未见到几位前辈,但从各方的反应来看,此局的开端多半就在半年后的草灵谷。”

    牧童脸上露出凝重之色,摇头轻声道。

    “草灵谷……,看来那几个老家伙的寿元也不多了,等不起了。”

    “那……族叔您?”

    红裳童子明白牧童话语的深意,他脸上露出欲言又止的神色,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开口问道。

    “唉!吾族之人不多了,红裳,这是吾族崛起的一个机会,叔叔的修为始终难以突破,寿元也所剩无几,只能放手一搏了。”

    牧童长叹一口气,眼中透出掩饰不住的疲惫之色,同时却又隐藏了一丝轻松之色,好似肩负多年的重担即将放下,又好似等待了数百年的突破契机即将来临。

    红裳童子眼中的不忍之色愈渐浓郁,数次想要开口,可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来,最终还是化作了一声叹息。

    他心里明白,族叔肩头的重担已经扛了很久很久,现在机会降临,要么将重担高高举起,要么将重担抛给自己,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在他看来,这重担落在自己身上的几率更大,因为那草灵谷是什么地方,他很清楚,结丹以上的修士进入,几乎是十死无生,虽然他们此次会有特殊手段,但这手段从未有人用过,一切也只是推测而已。

    牧童没有理会红裳童子的沉思,而是挥动木鞭抽在青牛身上,驱赶青年向着村外走去,而此刻他的双目又恢复到了七岁孩童所拥有的清澈灵动,再不见刚才的沧桑与疲惫。

    红裳童子看着渐行渐远的青牛和其上悠闲挥动木鞭的身影,他轻叹一口气,恭敬的向着其三拜,随后他脚步一踏,化作一道赤色长虹向着天际飞去。

    月河宗五月峰与四月峰之间存在一条澎湃汹涌的滚滚长河,这河底深处有一块巨石,而这巨石内部却是一座洞府。

    此刻一名头发杂乱,身穿黑袍的老者恭敬的站立在里面,而他身前正盘膝坐着一名身穿淡蓝色衣衫的中年男子,这中年男子双目紧闭,单手掐诀,似在进行某种推衍计算。

    那名身穿黑袍的老者正是乔远的师尊,五月峰峰主,段天固,他双手垂下,身腰微弯,脸上露出恭敬之色,好似等待再久也不会出现一丝不耐,完全是一副晚辈的模样,这种状态在他身上几乎不可看见,除非是在这里。

    不多时,那中年男子掐诀的右手停了下来,其紧闭的双目也缓缓睁开,别看他是一副中年人的相貌,但其双目内的沧桑却是让人清晰可感,段天固只是看了一眼就低下了头,不敢直视其目。

    “老夫已经推衍了数次,此次草灵谷开启必有大事发生,不过吉凶参半……”

    这中年男子眼中一片平静,脸上没有任何喜怒,淡淡的开口说道,其话语说到最后,却是摇了摇头,其意明显。

    段天固听到此话,眼中露出一丝担忧,轻声开口说道。

    “那师叔的打算是……?”

    “只要有一丝希望,老夫都会去搏一搏,毕竟修为到了老夫这个程度,想要再突破真是难比登天,唉!”

    那中年男子点了点头,眼中露出一丝期待之色,但说到最后,却是露出无奈之色,叹息一声。

    段天固对于此话深感认同,他的修为已有百年没有寸进了,所以他才将重心转移到阵法之上,不过此次风云将起,也是他们突破修为的一个契机。

    “师叔,晚辈……有一个请求?”

    段天固犹豫了片刻,向着中年男子恭敬一拜,缓缓说道。

    “为了你的三弟子?老夫以为你只是利用他,没想到你还真拿他当弟子了。”

    中年男子仿若一眼就看穿了段天固心中所想,微微一笑说道。

    段天固脸上露出苦笑之色,缓缓说道。

    “晚辈一开始认为他是展元布置在月河宗的一颗棋子,本想将他收为己用,可半年过去了,晚辈并未发现他有任何不妥之处,反而还给了晚辈许多意外,甚至可以说是惊喜。”

    “哦,什么惊喜?”

    中年男子轻哦一声,微微一笑,脸上露出感兴趣之色问道。

    “此子在阵法禁制一道上极具天赋,他不仅可以熟练掌控沉心之境,而且还破解了禁阵塔的隐禁,激发的禁阵塔隐禁榜。”

    段天固眼中露出赞叹之色,轻声说道。

    中年男子听到隐禁榜,神色立刻一变,眼中闪过一道精芒,随后他连忙开口问道。

    “此事为真?”

    他见段天固点了点头,其神色立刻变得极为阴沉,同时他用带着怒意的语气厉声说道。

    “此事为何不早告诉老夫,你身为五月峰一脉的峰主,应当知晓这隐禁榜代表着什么吧。”

    段天固看见中年男子发怒,神色立刻变得惶恐起来,随后他连忙低头一拜,脸上露出苦涩开口说道。

    “师叔,此事就发生在三天前,晚辈之前求见过,可师叔……”

    中年男子想起段天固三天前的确来求见过,可被自己拒之门外,所以直到现在他才知晓乔远进入隐禁榜一事。

    他冷哼一声,不再去看段天固,而是目中露出思索之色,想了好一会儿,他翻手取出一枚蓝色玉简抛给段天固,沉声说道。

    “他是此行的关键人物,必须进入草灵谷,这个老夫也无法改变,但老夫会尽力保他,这枚玉简,你交给他,让他在危机时刻使用,若不出意外,他应该能够活着出来。”

    段天固听到中年男子的这番话语,看着手中的那枚蓝色玉简,脸上露出欣喜之色,连忙向着中年男子拜谢不已。

    他知道,此次的草灵谷之行已经不再是那么简单,若是没有这中年男子的保护,乔远进入草灵谷必然是有进无出,而乔远是他们五月峰一脉崛起的希望,他自然不会看着乔远成为别人棋盘上的牺牲品。

    段天固此次前来便是为乔远谋取一条生路,此刻目的达到,便不愿再留在此处,他向着中年男子恭敬一拜,缓缓的退出了巨石洞府。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