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震慑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此刻乔远的确没有时间再胡思乱想,他体内的毒还未完全清除,只是被他暂时压制住了,所以他必须尽快想办法化去此毒,否则半个时辰后,有人挑战的话,那对他的影响可就大了。

    他委婉的回绝了一些想要与之结交的弟子,转身回到了擂台上,盘膝而坐,闭目之间,神念沉入体内。

    那毒气他只吸入了一丝,但这一丝就如同跗骨之蛆,游走在他的丹田之外,只要丹田中有灵力溢出,这毒气就会立刻冲上去,阻缓灵力的调动。

    乔远眉头微皱,他本想调动体内全部灵力冲出丹田,然后将这丝毒气冲散,结果发现这毒气居然有一种遇强则强的特性。

    无论他调动的灵力多么庞大,这毒气依旧是我自巍然不动,并且它给予灵力的阻缓之力还增强了许多。

    乔远发现这个特性后,目中露出思索之色,随后他将体内的灵力平复了下来,微微调动了一丝灵力溢出丹田,这丝毒气对这一丝灵力并未有多大的反应,好似没有发觉一般。

    但仍然还是有一些阻缓之力,不过这点阻缓之力太过微小,可以忽略不计。

    “遇强则强,遇弱则弱,王良的毒气很不简单,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

    乔远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眼中露出感兴趣之色,轻声自语道。

    通过这毒气“遇强则强,遇弱则弱”的特性,乔远想到了很多,他相信如此诡异的毒气,肯定不是王良自己炼出的。

    他相信就算是王良也不知道这毒气还有如此特性,否则他定会在乔远吸入毒气的瞬间,立刻出手攻击,而不是躲起来,等乔远毒发。

    他不知晓这毒气对金丹修士是否有用,但他能肯定此毒对筑基修士影响极大,这种遇强则强的毒,本就不是为了对付他这种炼气修士的,而王良拿此毒对付乔远,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乔远猜测若是筑基后期修士吸了一丝这毒气,其丹田的灵力至少有大半不能调动,而不是如他一样还可以调动,只不过阻缓之力有些大。

    一般来说,中毒之人都会第一时间调动大量灵力压制毒气,可这毒的特性就是调动的灵力越多,其毒性就越强,这一点若是不了解此毒之人,肯定是不知晓的,而想要自己明悟,却是需要极度冷静的分析。

    战斗之中,又有几人能够保持极度冷静,并且一边斗法,一边抵御毒气,还能分析毒气的特性,而且在这期间,他的对手肯定会出手,当然像王良这种不了解毒气特性的人除外。

    说起来这王良败的也不算冤,乔远虽然吸了他的毒气,可乔远的修为也就炼气圆满,最多也就是阻缓之力大一些,最重要的是,乔远战斗并非依靠灵力法术,更多的是凭借其强悍的肉身之力。

    一时间,乔远的心中闪过各种思绪,同时心中有了一个奇异的想法。

    他翻手在储物袋上一抹,一枚玉简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这枚玉简是乔远在祠堂行完拜师礼后,段天固送给他的,里面记载了大量的初级禁制。

    这玉简他已经看过数次,对其内的禁制都有一些印象,他记得其中有一道禁制,有封印的效果,他要找的就是这道封印禁制。

    不多时,乔远目中闪过一丝明亮之芒,他翻手将玉简收起,双手不断掐出印诀,急速的在自己的腹部点下,同时在他体内,乔远以神念引动一丝细微的灵力,缓缓包围那丝毒气。

    这封印禁制颇为简单,威力较小,消耗的灵力也不多,但这毒气也是十分稀少,用这封印禁制将其封住,却是刚刚合适。

    一炷香后,乔远双手缓缓停下,其嘴角微微上扬,眼中露出轻松之色,封印禁制被他布置出来了,而且还将那毒气成功封印住了。

    “暂且先这样吧,等七日过后,我再想办法将其取出。”

    乔远眼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芒,轻声自语道。

    毒气之事暂时被封印了,乔远也就没了后顾之忧,剩下的也就是安心守擂七天。

    刚才乔远与王良一战,虽说时间不长,但他却消耗了不少灵力,此刻乔远双眼紧闭,静静的吐纳了起来。

    一炷香转眼即过,此时距离乔远打败王良已然过了半个时辰,按照规则,台下的人已经可以随意上台挑战乔远了,但因为乔远的一棍之威,此刻台下之人看向乔远无不充满了敬畏之色,又有何人敢于挑战。

    乔远看见这一幕,并未露出意外之色,他之前强势将王良打下擂台,想要的也就是这震慑的效果,如同那傲炎一样。

    傲炎是第一个守擂七天之人,若是他不以雷霆手段击败对手,那么挑战他的人肯定是一个接一个,那种情况下,就算其实力再强,也会被活活累死。

    所以这傲炎与人对战,都是几招之内分出胜负,绝无一丝拖沓,而且其手段之狠辣也是出了名,所有挑战傲炎之人,最少都要躺上三天,就算伤好后,其实力也会大损。

    在这种强有力的震慑下,挑战傲炎的人是越来越少,就算一些自认为实力不弱于傲炎的人,他们也不愿如此冒险,所以傲炎只有前三天在战斗,后四天几乎没有一人挑战。

    乔远的想法也是如此,也需要以强硬的手段,震慑住台下欲要挑战之人,否则挑战之人越多,他的手段就会暴露的越多,这对于他之后的大比颇为不利。

    乔远为了能够更好的震慑住台下之人,他直接将碎山棍取了出来,立在了自己的身旁。

    这碎山棍不过一丈长,手腕粗细,看起来很是寻常,但其屹立在那里,就如同一杆旗帜,这是一杆暴力的旗帜,预示着谁敢上来就要做好挨这一棍的准备。

    台下众多弟子,看见乔远拿出碎山棍,纷纷眼露惊骇之色,他们刚刚可是看见了那一棍有多么的恐怖,若非那王良有盾牌灵器,若非那执法长老及时相救,王良必死无疑。

    一些本以为乔远受了伤,有了蠢蠢欲动之心的人,纷纷按下了心中的想法,退后了数步,叹息一声离开了此处擂台。

    乔远神识注意到这些,心中窃喜不已,不过他的神色却不露半点,依旧是一副无喜无悲,淡然打坐的状态。

    次日,北部广场上的弟子已经被淘汰了半数,此刻剩下的,修为大都在中上游,至少也有炼气六七层的修为。

    由于广场上流动性极大,乔远这里长时间没有战斗,擂台下自然也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