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做戏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幸亏这暗中之人所借之刀并不锋利,否则,现在乔远就已经身陷囹圄。

    要说这沙英才也是太过狂妄自大,根本没有搞清楚情况,他听人指使,以为乔远真的与王良做戏,是沽名钓誉之徒,所以上了擂台,一直以一种轻蔑的神色看待乔远,直到乔远一棍打来,才让他清醒了不少。

    “到底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乔远思索了好一会儿,强自压下了心神的震动,冷冷的看着沙英才说道。

    “我我不能说。”

    沙英才看到乔远冷冷的眼神,心神一颤,脸上露出犹豫之色,随后他摇了摇头说道。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乔远将碎山棍拿起向着地面狠狠的一砸,地面立刻就有蛛网一般的裂缝出现,随后他看着沙英才冷冷的说道。

    沙英才的身体随着碎山棍撞击地面的声音陡然一颤,他眼中露出惊恐之色,连忙喊道。

    “我真的不能说,他不是我能招惹的人物。”

    这沙英才也有些小聪明,他看了看擂台四周聚集的众多弟子,嘴里说着“不能说”,但暗地里却以神识传音告诉乔远。

    “是五月峰的江泉指使我这么做的,我有把柄在他手中,不得不这么做,求求你,放过我吧。”

    乔远听到沙英才的神识传音,心神立刻一震,眼露不敢置信之色。

    他记得这个江泉,他在禁阵塔第二层第九间密室内与江泉第一次相遇,两人并无过节,随后更是没有任何交集,他想不明白这江泉为何指使人算计与他。

    “你算计于我,此事不能这么算了,接我第三棍,退出擂台。你不是说我与王良做戏吗?现在我就看看你的戏如何。”

    乔远并未开口说话,而是以神识传音给沙英才。

    沙英才并未蠢货,相反,他还颇为机灵,此刻他听到乔远的神识传音,立刻就明白乔远的意思。

    刚才沙英才说乔远与王良做戏的话语,被台下所有人听的是明明白白,虽然这些人大多数都不信,但少部分人还是心有怀疑,而现在乔远就想通过沙英才将这少部分人的怀疑打掉,并且震慑全场。

    “既然你不愿说,那就吃我第三棍。”

    乔远眼中杀机一闪,盯着沙英才冷冷的说道。

    他说完就双手握棍,向前一步踏去,在空中抡了一圆圈,狠狠的向着沙英才打去。

    沙英才听到乔远的话语,立刻脸露惊恐惧怕之色,随后他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巴掌大的龟壳,掐诀之下,龟壳瞬息就变成了齐人之高,挡在了沙英才的身前。

    碎山棍瞬息即至,直接打在了龟壳之上,“砰”的一声,这龟壳连带着沙英才向后急速退去,几个呼吸间,就退出了擂台,但其速不减,依旧向后倒飞而去。

    沙英才眼中狠辣之色一闪即逝,低吼一声,立刻就有大口的鲜血喷涌而出,从空中挥散而下,与昨日王良的一幕极为相似。

    乔远打飞沙英才后,并未停下身子,而是走到沙英才的流星锤边上,他双手握棍,对着流星锤底部一翘,立刻就将其翘到了空中,随后乔远大喝一声,抡起碎山棍,在空中旋转一圈,一棍打在了流星锤上。

    这流星锤被乔远全力一击,仿若真的化作了一颗流星,向着沙英才的方向急速而去。

    轰隆之声回荡,这流星锤直接砸了沙英才坠落之地五丈外,在那里砸出了一个延伸了三丈裂痕的大坑,触目惊心。

    随后又是轰的一声,第二炳流星锤也被乔远打了出来,落在了沙英才另一个方向,同样也砸出了一个三丈范围的大坑。

    这一刻,全场寂静,就连千丈之外,另一座擂台处也安静了下来,那里的擂台上本有一场激烈的战斗,但此刻战斗的双方同时停下了身子,齐齐看向乔远擂台的方向,他们的目中充满了骇然与无法置信之色。

    “那里发生了什么?怎么会有如此惊人的轰鸣之声传出。”

    “那座擂台不是王良的擂台吗?他怎么会”

    “走,快去看看。”

    此刻千丈之外所有听到轰鸣之声的弟子,全都眼露震惊之色,一边议论,一边向着乔远所在的擂台赶来。

    而乔远所在的擂台之下,依旧是鸦雀无声,一片寂静,所有人呆呆的看着两柄流星锤砸出的两个三丈大坑,又看了看双眼涣散,脸色苍白,嘴角不断溢血的沙英才。

    这些人眼中的骇然已然达到了一个顶峰,他们不知道该去说些什么,或者该去做些什么,他们只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不停,似乎这才能表示他们内心的震动与不平静。

    那执法长老身子已经冲出,他本准备去救治沙英才,可当他看见两柄流星锤先后从他身边穿过,轰隆之下在地上砸出了两个大坑,其眼中不再是凝重,而是露出了一丝骇然。

    他修为只是筑基后期,在这全是炼气修士的北部广场本不会感到危险,但刚刚那两柄流星锤从他身边穿过,带起的一阵狂风,却是让他的心中升起了一丝寒意。

    他在空中呆呆的看着那两个裂纹扩散了三丈的大坑,心中的寒意更深了一分,他想到若是刚才自己毫无防备,被这流星锤击中,现在就算不死恐怕也是重伤。

    这执法长老深呼了一口气,急速飞到了沙英才身边,他看了沙英才一眼,刚想取出丹药为其服下,却是轻咦一声。

    “咦!”

    随后他单指点在其胸口,微闭双目,神识探入沙英才的体内,观察其伤势,数息后,这执法长老嘴角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弧度,心中暗道。

    “呵呵原来是做戏。”

    沙英才自然知晓执法长老在检查其伤势,他此刻无法开口,只能心一狠,强行喷出一口鲜血。

    执法长老嘴角露出一丝似笑非笑之色,一拍储物袋,取出一瓶丹药,喂沙英才服下了三颗,随后让执法弟子将其带走了。

    他知晓乔远是五月峰峰主的弟子,按照辈分,他还应该叫乔远一声师叔,此刻自然是配合沙英才将这出戏演好,况且沙英才的确受伤不轻,虽然没有危急性命,但至少也要休养数天。

    执法长老没有让人将那两把流星锤收走,他知道这是乔远震慑众人的方式,有这两把流星锤在,他相信没有那个不开眼的会轻易挑战乔远,而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