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给我闪瞎他的眼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燕尘子道友,这位想必就是贵宗四月峰此次派出的弟子吧。”

    观战台中心地带,燕尘子,灰袍老者,白发青年,中年美妇四人端坐在最前方,此刻灰袍老者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转头看向不远处的燕尘子缓缓说道。

    燕尘子目露奇异之芒看了一眼傲炎,偏过头同样带着温和的微笑,缓缓说道。

    “炼气弟子暂定此人。”

    “没想到这次灵谷开启,居然连数百年了无声息的四月峰都要插上一手,看来贵宗此次准备十分充足啊。”

    白发青年面容冷峻,眼中闪过一丝忌惮之色,轻声开口说道。

    燕尘子听到此话,看向白发青年笑而不语,他心中自然明白这话中的深意,其他三人心里也如同明镜,所以他也没有必要解释。

    “燕尘子道友,这白衣少年应该就是段道友新收的弟子吧。”

    中年美妇见众人一时无话,气氛稍微有些不对,她眉眼一转,嘴角带笑,指着乔远轻声说道。

    燕尘子点了点头,没有开口。

    “本宫听说此人刚入月河宗不过半年时间,且他在半年前的开宗选拨上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中年美妇脸露感兴趣之色,继续开口说道。

    “哦?当时老夫正在闭关,对于此事不太明了,要不等大比结束,顾道友可以去问问段师弟。”

    燕尘子听到此话,立刻轻“哦”一声,脸露意外之色缓缓说道。

    其他三人听到此话,看到燕尘子的神色不露半点异常,好似真的不知晓这回事一般,这三人立刻在心中暗骂燕尘子是老狐狸,明明当时就在场,还故意装作不知晓。

    关于乔远的事情,他们虽然知晓,但都是从潜伏在月河宗的暗子口中知晓的,不能明说,燕尘子若是不承认,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

    再说广场之上,乔远已然挡住了三波暗器,第四波暗器也被小光盾挡住了大半,但还是有一些漏网之鱼。

    乔远看着错开小光盾向他飞来的两把飞刀、三只飞镖和一颗黑色的珠子,他的心中稍松了一口气,没有迟疑,乔远挥动碎山棍直接向着那些暗器打去。

    叮叮叮的声音响起,那些飞刀飞镖一一被乔远打落在地,不过当他一棍打在那黑色珠子上面时,那黑色的珠子直接爆开,瞬间就有大量的黑雾弥漫而出。

    乔远看见这黑雾,神色立刻大变,根本不敢与之接触,没有犹豫,他身后四个风之气旋急急旋转,连忙向后退去。

    他虽然不知晓这黑雾是什么,有什么作用,但这隐藏在暗器中的雾气,不用想也知晓绝非善物。

    远处的傲炎,看见乔远极速避开了黑雾,他双手握拳微微一紧,似表示了内心的不平静。

    刚才他抛出的暗器只不过是用来麻痹对手的手段,真正的杀手锏其实是那黑色珠子中的黑雾,因此他抛出的前三波暗器都没有黑色珠子,就算是那第四波暗器中黑色珠子也没几颗,极易让人忽略。

    暗器中再藏暗器,这一招可谓是阴损至极,让人防不胜防,若非乔远对于傲炎十分忌惮,心中始终保留着一丝谨慎,刚才那突然之间,他必然会被黑雾笼罩。

    乔远一口气直接退出了三十丈,在看见那黑雾并未有什么异常时,他才一招手收回了土灵盾和渔网灵器,至于那小光盾禁制,他打算任其吸收阳光继续壮大。

    此时,乔远与傲炎相距近百丈,两人都站立原地细细的打量着对方,刚才那两次交手,双方都没有占得什么便宜,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乔远一直处于被动防御状态,形势颇为严峻。

    “十招已出八招,接下来,就该我出招了。”

    乔远想起刚才的一幕幕,虽然短暂,但他已数次游走在败落的边缘,这让他心中顿感憋屈,此刻他眼中寒光一闪,看向傲炎冷冷的说道。

    傲炎听到乔远的话语,既没有开口也没有发动攻击,而是静静的站在原地,好似在等乔远主动出手。

    乔远话语一落,直接一拍储物袋,一个玉盒出现在其手中,同时他的背后多出了两个风之气旋虚影,没有等这两个风之气旋彻底凝聚出来,他就身形一动,猛地向着傲炎而去。

    乔远背后原本就有四个风之气旋,速度极快,但此刻随着两个风之气旋越来越凝实,他的速度也是成倍的增加,近百丈的距离,数息之间乔远就跨越了五十丈。

    傲炎看见乔远的速度越来越快,似有些坐立不稳了,他不再站在那里,而是身形一动,向着右侧疾驰而去。

    乔远看见傲炎动身,脸上露出谨慎之色,但他速度却是不减,改变方向向着傲炎而去。

    刹那间,乔远距离傲炎就已然不足二十丈,在近一些的话,他就可以使用玉盒中的风刃。

    最终在两人相距十丈之时,乔远猛地一拍手中玉盒,玉盒翻转打开,瞬息间,三十道风刃齐齐飞出,向着傲炎呈扇形状飞去。

    傲炎曾经见乔远施展过这招,他的心中早有防备,此刻他身形速度极快的向着右侧避开。

    乔远速度再次暴增,手中长棍挥舞,直接冲向傲炎所去的方向阻拦。

    傲炎仿若没有看见乔远一般,速度不减依旧向着右侧而去,两人速度极快,刹那就临近不足三丈,而此刻傲炎已然成功躲过了风刃覆盖区域,风刃齐齐落空。

    虽说三十把风刃齐齐落空,没有伤到傲炎,但风刃的作用却是毋庸置疑的,傲炎现在已然被风刃逼到了乔远的棍下,这个结果也正是乔远想要的。

    三丈距离,抬脚便至,乔远右手握棍,抡出一个半圈,直接向着傲炎当头一棍劈去。

    按照常理,在这种情况下,傲炎绝难避开,但傲炎并非愚蠢之人,他敢于在明知乔远围堵的情况下还往这个方向来,自然心中早就有了对策。

    果不其然,就在碎山棍距离傲炎不过三寸之时,傲炎的身子突然消失在了原地,碎山棍直接一击落空。

    “等你这招很久了。”

    这一招正是傲炎最诡异的身法,刺客诡道。

    乔远看见这突然的一幕,心中暗道,他神色如常,并未露出意外之色,反而他的嘴角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讥讽之意。

    “金耀剑,给我闪瞎他的眼。”

    乔远大声喝道,随后一把暗金色的飞剑猛地从他储物袋中呼啸而出,这飞剑看起来平平无奇,光芒暗淡,若是不认识它的人,定会将其当做一把残次飞剑。

    傲炎此刻身形幻化而出,出现时已然在了乔远的背后,众人看见这诡异惊险的一幕,纷纷惊呼出声,暗道乔远凶多吉少。

    但乔远根本就没有转身,直接一指点在金耀剑上,解开了其上的禁制。

    刹那间,暗淡的金耀剑上爆出了刺目的金光,金光万丈,漫天而去,此刻金耀剑悬浮在乔远头顶,犹如一个微型太阳,让观战台上万弟子下意识的齐齐闭目。

    即使是一些金丹期长老,也被这突然的一幕,闪的眨了几下眼,恐怕全场神色依旧,没有闭目眨眼的也就是燕尘子、白发青年、灰袍老者、中年美妇这四人了。

    “呵呵……有意思。”

    燕尘子的脸被金耀剑的光芒染成了金色,他凝神看向金耀剑,轻笑自语道。

    这金耀剑是他送给乔远的,当初送给乔远也是迫于颜面,虽然金耀剑品质不错,但那太过招摇的特性让燕尘子颇为不喜,所以他才选择这把剑送给乔远,这样既不失颜面,也可以让段天固头痛一番。

    不过他没想到是,乔远居然将这一特性当做一出奇招,燕尘子身为元婴修士,一月峰之主,自然不会心胸狭隘到将对段天固的不满加在乔远身上,所以此刻他对乔远很自然的流露出了一丝赞赏。

    再说广场上,金耀剑这一手奇招,乔远一直隐藏至今,除了连景山外,再无第三人知晓金耀剑的这种用法,所以傲炎在这金光下,也是有了数息的失明。

    他虽然头戴面具,将其眉眼遮住,但这面具并非普通面具,它可以阻挡别人看清傲炎的面容,但却不会阻挡傲炎看清四周。

    除了乔远,傲炎是离金耀剑最近的人,在这种刺目强光的照耀下,傲炎只感觉眼前瞬间一白,所有一切消失无影。

    而当他心神恢复过来,以神识探查的时候,一只不太健硕,但却充满力量的拳头已然临近到了他的胸口一寸。

    一股生死危机感在他心神陡然出现,他只来得及调动全身灵力护住胸口心脏,砰的一声,傲炎只感觉身体被一块千斤巨石砸中,随后他的身子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直接向着后方倒飞而去。

    乔远缓缓收回了轰出的右拳,神色平静的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倒飞而出的傲炎。

    他刚才只用出了五成之力,但仅仅是这五成力,就足够让傲炎倒地不起,赢下这一场,毕竟乔远真的用出十成之力,可是连筑基修士都打死过。

    傲炎的身体倒飞出了十多丈,摔在地上,直接开始大口大口的喷血,鲜血已然将其白色的面具染红,他胸前的黑衣更是出现了一个拳头大的破洞,其内一片血红,惨烈之样,触目惊心。

    不过傲炎并未昏迷过去,他仍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乔远轻叹一声,缓缓走了过去,不过当他走近傲炎十丈之内时,傲炎那捂住胸口的右手却是猛地向着乔远一挥。

    一颗黑色的珠子脱手而出,在众人的目光下,速度极快的向着乔远飞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