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昏迷的凌婉晨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那些经脉极为细小,好似一根根线条埋在乔远的血肉中,虽然无法流转太多灵气,但这些经脉的轮廓路线已然被挖出,剩下的便只需要慢慢将其扩宽到与普通经脉一般。

    乔远缓缓睁开双眼,目中露出明亮之芒,喃喃自语道。

    “这寒炎谷果然没有来错,三个月后,就算我的修为没有到筑基期,但如果我再遇见筑基初期的修士,绝不会像上次战暗木那般艰难。”

    话语说完,他便取出了一身干净衣衫换上,随后起身一纵,便落在了地上,向着远处走去。

    这以炎湖灵力锤炼自身的方法不能连续进行,否则他的肉身难以抵抗,按乔远现在的肉身,他估摸着一天最多只能锤炼两次,一次不能超过半个时辰。

    不过等他的身体慢慢适应了这种锤炼,相应的次数可以增加,时间也会延长一些。

    乔远所选的居所距离炎湖较近,这里灵力颇为狂躁,且大多都是火灵力,一般非火灵根修士不会选择在这附近修炼,所以这里还算比较僻静。

    唐厉便是火灵根修士,他的洞府就搭建在乔远居所不远处,此刻乔远随意逛逛便走到了那里,可惜唐厉洞府紧闭,应该是忙于修炼,他也不好打扰,便直接离去了。

    因为山谷边缘的石壁上到处都是修士开掘的洞府,他也不好往那边闲逛,以免引起不必要的冲突,毕竟谁都不愿自家门口有人闲逛,如此在修炼之时实在难以放心。

    所以乔远一直在炎湖周围游荡,因为炎湖四周温度太高,且灵力太过狂暴,以他的修为还难以靠的太近,不过乔远以渔网灵器包裹自身,还是走到了炎湖边缘。

    正当他好奇的打量着炎湖时,却是发现在这炎湖的另一边,有一名绝美的女子盘膝坐在炎湖边缘,他顿时眼露奇异之芒,定睛一看,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凌婉晨。

    “她怎么在那里修炼?”

    乔远神色凝重的打量着对面的凌婉晨,轻声喃喃道。

    凌婉晨依旧是一身白色战甲,一头秀发被一根红绳扎成马尾落于身后,看起来颇为干练。

    此刻她面色红润,秀眉紧蹙,一看就正在经历痛苦,不过她的表现没有乔远那般剧烈,可能是因为她的身外三丈有一层红色光幕笼罩,替她阻挡了不少狂暴的灵力。

    乔远极为讶异,凌婉晨居然能够在炎湖边缘修炼,他是靠着渔网灵器才走到了炎湖边缘,不过他可不敢在这里修炼。

    因为这里的灵力足足比他之前所吸收的灵力狂暴数十倍不止,一旦吸入体内,恐怕顷刻间,他就会被这些灵力冲昏头脑,轻则走火入魔,重则肉身崩溃而亡。

    乔远没有立刻离去,也没有过去打扰凌婉晨修炼,而是静静的站在这里观望着。

    时间缓缓过去,凌婉晨的面色愈发红润,连她暴露在外的玉手也是通红的如同那火炉中的炭火一般,同时她脸上的痛苦之色越发明显,而且还伴随着轻微的闷哼声传出。

    乔远神色不变,因为他知道要想以此法凝练灵力,锤炼肉身就必须经历这些痛苦,这一切只能靠自己,要么放弃,要么咬牙坚持下去。

    其实在乔远心中,他是十分佩服凌婉晨的,身为体修,他知道修炼肉身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

    当初乔远在瀑布下锤炼了一年的肉身,才有了如今的成就,而凌婉晨的肉身不比他差,可想而知,凌婉晨经历的痛苦一点都不比乔远少,而她还是一个女子,如此就更值得乔远敬佩。

    凌婉晨的意志力很强,此刻她已经坚持了一炷香的时间,不过乔远却是看出凌婉晨似乎到了极限,只见她盘膝坐在地上都有些不稳了,上身左右摇晃,似有晕倒的前兆。

    不假思索,乔远脚步一迈,直接向着炎湖另一边跑去,不多时,乔远就来到了凌婉晨十丈开外,可此时却是有数张符箓引爆,轰隆隆之声回荡,乔远脚步一退,直接避开。

    这是凌婉晨设置的警戒符箓,主要是示警的作用,所以还伤不到乔远。

    凌婉晨神志不清,听到这些符箓的轰鸣之音,也只是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不过这一眼尚未看到,她便张口喷出一片血雾,一头倒在了地上,而那血雾尚未喷洒到空气中便被蒸发的一干二净。

    乔远看到凌婉晨喷血,神色微微一变,连忙一步迈出,奔着她急速而去。

    因为凌婉晨的昏迷,她身外的那层光幕也出现了消散的迹象,若是那光幕完全消散,而凌婉晨还昏迷在这里,那她就危险了。

    “真是够乱来的。”

    乔远冲到凌婉晨身边,一把将其抱起,但其身上传来的滚烫温度,却是让他眉头微微一皱,乔远只感觉自己好似抱着一块火炭。

    没有一丝犹豫与停顿,乔远身后四个风之气旋急速凝聚而出,瞬间化作一阵狂风向着炎湖另一边而去,十多息后,他看见不远处出现了一个清澈的水潭,速度再加,乔远抱着凌婉晨直接纵身跳入了水潭。

    顿时水花四溅,阵阵白气翻腾,好似一块火炭丢入了水中,乔远赶忙扶正凌婉晨的娇躯,使其盘膝坐于潭水之中,随后他盘膝坐在凌婉晨的背后,抬手一掌按在凌婉晨背后。

    乔远的灵力如同奔腾的江河,急速向着凌婉晨的体内涌入,立刻在她全身四处游走,祛除她体内残留的狂暴灵力。

    不多时,凌婉晨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同时有一口热气随之喷涌而出,这热气刹那就蒸干了凌婉晨身前的潭水,化作大量的白气升腾而起。

    乔远深呼一口气,再次凝聚灵力向着凌婉晨体内涌入,一口鲜血,一口热气,凌婉晨连续喷了三次,她的面色才渐渐缓和下来。

    乔远眼中露出疲惫之色,再次抱起凌婉晨的娇躯,向着水潭边缘走去,乔远将她放在了水潭边上,便一头躺在了岸边,急速喘了起来。

    刚才那一幕虽然短暂,但却耗费了乔远大半的灵力,那些游走在凌婉晨体内的灵力太过狂暴,比他之前吸收的要狂暴十多倍。

    因此乔远想要逼出这些灵力,只能运用大量的灵力去逼压,如此连续运用大量的灵力,的确让他有些吃不消。

    再说凌婉晨,她已然陷入了深度昏迷,此刻体内的狂暴灵力虽然被逼出,但她体内还是受到了一些损伤,而且没有一丝要苏醒的痕迹。

    乔远略微休息了一会儿,便开始盘膝吐纳了起来。

    转眼便过去了两个时辰,躺在水潭边的凌婉晨咳嗽了几声,喷出几口潭水,美丽的眼眸缓缓睁开,神色颇为迷茫。

    她抬起玉手轻轻揉了揉额头,猛地眨了眨眼睛,目中露出思索之色,可片刻后,她却是摇了摇头,深呼一口气,转头打量四周。

    这一转头正好看见了岸边盘膝吐纳的乔远,她面色极为苍白,眼中露出迷茫之色,俨然是不知道乔远为她逼出狂暴灵力的事情。

    没有打扰乔远吐纳,凌婉晨缓缓从水潭中站起,看到自己浑身湿漉漉的,衣衫紧贴在身上极为不适。

    她眉头略皱,扫了一眼乔远,神色极为复杂,动了动嘴唇,终究还是没有开口,轻叹一声,凌婉晨避过乔远,缓缓向着远处走去。

    “你体内还有伤势,最近还是不要再去炎湖边修炼了。”

    乔远察觉到凌婉晨将要离去,他缓缓睁开双眼,看着凌婉晨的背影轻声说道。

    “谢谢!”

    凌婉晨听到乔远的声音,身子立刻停下,顿了片刻,她才点了点头,开口道了一声谢,继续向着远处走去,在此期间,凌婉晨没有回头,但其神色的复杂却是更浓。

    乔远没有再开口,而是闭上双目继续吐纳了起来。

    一个时辰后,乔远再次睁开双目,其目中有精芒一闪而逝,面色看起来十分精神。

    “此刻状态极好,可以尝试着修炼一下煞风指。”

    乔远站起身来,扫了四周一圈,也没有心情再去闲逛,而是目露沉吟之色,轻声自语道。

    说完他便迈步向着自己的居所而去,回到那大树之上,乔远拿出一枚白色的玉简,细细的研读了起来。

    这煞风指,乔远只是粗略的看了一遍,并未细看,此刻细看之下,发现这煞风指实际上不需要极煞之气也可以修炼,不过没有极煞之气的加持,威力会小上很多,还不如一般的法术,太过鸡肋了。

    但乔远看到这一点却是颇为高兴,极煞之气这寒炎谷就有,不过获取的危险性太大,但并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而这段时间,他可以一边凝练灵力,一边修炼煞风指,到时候若是获得了炎煞或者寒煞之气,再将其炼化吸收入体,融入煞风指内运用。

    说练就练,乔远双目一闭,神念沉入体内,脑中不断回忆那煞风指的灵力远转,嘴边有口诀之音响起。

    寂静的山谷内,数十名弟子都在各自的洞府中抓紧时间修炼,没有一人出来闲逛,却是无人知晓,随着夜幕缓缓降临,这山谷中心处的炎湖正发生着剧烈的变化。

    翻滚着赤红岩浆的炎湖慢慢寂静了下来,其内的岩浆正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改变,随着夜幕完全降临,一片炎湖已然变成了一片冰湖,随着冰湖出现,山谷内的温度也是骤然降到了一个极点,甚至天空都有雪花飘落。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