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危机感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一路上,乔远又看到了许许多多被冰封的人,这些冰封之人四周或多或少的散发着一丝死煞之气,乔远心中激动,默默暗道:“等我修为强大以后,此地我必然还要再来一趟。”

    从这些死煞之气和四周寒灵力的浓郁程度,乔远大致可以推断出,谁的修为较高,谁的修为较低,当然,也有一些被冰封之人,附近没有散发死煞之气,甚至寒灵力也不是那么浓郁。

    “难道这里面还有凡人?”

    乔远目露思索之色,轻声喃喃道。

    “不可能有凡人的,他们这一族……”

    小白颇为悠闲的趴在乔远背上,听到乔远的喃喃,随意的开口说道,只是说了一半却又闭口不言了。

    “这一族?他们是哪一族?你知道这些人是什么人?”

    乔远脚步立刻一顿,扭头看向小白,急声问道,曲云薇在一旁也听见了小白的话语,她同样目露好奇之色,看了过来。

    “额……我就是随口一说,我不知道。”

    小白呵呵一笑,打了个哈哈。

    乔远知晓这两猿肯定知晓什么,但无论他再怎么问,这两猿也不再开口说一句关于冰封之人的事。

    “你们到底是什么猴?是这沙洲的土著?你们还是我在这沙洲上见到的唯一能动的活物。”

    通过这件事,乔远对于它们的身份更加好奇了,此刻一边前行一边问道。

    “好好当一只默默无闻的飞鸡不行吗?问这么多干嘛。”

    小白一双小眼睛紧紧的盯着乔远的头发,两只爪子不停的在里面拨动,突然它抬手猛地一扯,直接揪出一根白发,听到乔远的问话,它轻哼一声,随口说道。

    乔远翻了翻白眼,也懒得再问了,反正只要获得了寒煞之气,陪它们玩三天后,他就要重回寒炎谷继续修炼了,以后说不定还能不能再见,而且他心里也希望以后永远别再遇见这两只泼猴。

    曲云薇每次见乔远与小白互怼就颇为开心,此刻她玉手掩唇,一直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傻瓜,我们到了,玄冰就在这下面。”

    突然前方大白脚步一顿,转头看向乔远,大声喊道。

    乔远此刻也以神识探查到了,在大白前方五十丈远的地方,有一条极为宽阔的沟壑,这沟壑深不见底,其内阴风阵阵,风声如鬼哭狼嚎一般,颇为吓人。

    “飞鸡,你最好看看就回来,别想着下去。”

    小白拍了拍乔远的肩膀,颇为郑重的说道。

    乔远还是第一次听小白以这种口气说话,他没有回话,而是一步迈出,缓缓向着那沟壑走去。

    小白纵身一跃,从他的背上跳下,落在了大白身旁,没有随乔远一同前往。

    曲云薇没有丝毫犹豫,玉足轻移,跟随乔远向着那幽黑的沟壑缓缓走去。

    随着越发临近那沟壑,乔远耳边那鬼哭狼嚎的风声也就越来越凄厉,仿若真的有万千鬼魂在他耳边嘶吼。

    乔远走到沟壑边缘三丈之地时,他就感受到那沟壑深处有一股浓浓的寒煞之气,这股寒煞之气极为惊人,仿若波涛汹涌的浪潮,不停的在那沟壑深处翻滚涌动。

    他的神识探入其中,还看到这沟壑下方的冰壁中全是如白玉般的寒冰,他知道这些就是玄冰。

    玄冰内散发的寒气极为浓郁,那里的寒气甚至超过了冰湖中心的寒气,乔远神识刚一探入其内,立刻就有麻痹之感传出他的心神,这是神识被冻结的迹象。

    “好恐怖的寒气。”

    乔远双目瞳孔猛地一缩,赶紧撤回神识,心神骇然之下,轻声自语道。

    曲云薇面色略有苍白,显然刚才她也将神识探入了下面,此刻她略微退后两步,看向乔远露出担忧之色,轻声说道。

    “乔远,这里太过危险了,我劝你还是等日后修为强大了,再来此处吸收寒煞之气。”

    “来都来了,若不尝试一番,我实在不甘心。曲姑娘,你陪我来这里已经仁至义尽了,你还是退回安全地带吧。”

    乔远缓缓摇了摇头,眼中露出坚定之色,极为郑重的说道。

    曲云薇这些天来,对于乔远的性格还是有些了解,知晓他决心已定,实难劝阻,因此她翻手取出一枚蓝色的珠子递给了乔远,轻声说道。

    “这避寒珠我身上也不多了,这一颗留给你,乔远,一切量力而行。”

    乔远没有拒绝,握住了那颗残留余温的蓝色珠子,郑重的向着曲云薇道了一声谢,随后他一把捏碎了蓝色珠子,一道蓝色光幕蓦然而起,笼罩在了乔远四周。

    曲云薇微微一笑,转身向着后方缓缓走去。

    曲云薇这一路帮助乔远颇多,此事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没有太多感谢的话语,只需在曲云薇需要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帮助,这就是乔远的性格。

    白月一直陪伴在乔远身边,此刻它就像一个依赖兄长的孩子,对于乔远始终不离不弃。

    之前乔远曾让白月随曲云薇一起退到安全地带,可是它不愿,而乔远要将它收入灵兽圈内时,它也不愿,乔远无奈,只好让它待在身边,好在白月可以吸收寒气,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安全的。

    乔远略一沉吟,盘膝坐在地上,双手急速掐出一道道印诀,打在身前缓缓凝聚成了一道禁制。

    这是一道防御禁制,不是为了防御他人,而是为了抵御这寒风,毕竟这光幕只能阻挡寒气,对于这刺骨如刀的寒风没有什么作用。

    做好准备,乔远双眼露出刺目精芒,体内灵力急急运转,同时他张开口对着前方猛地一吸。

    这一吸之下,一些寒气混合着寒煞之气涌入了乔远的口中,在他自觉可以略作控制的时候,乔远猛地闭口,随后心神快速沉入体内,开始分离寒煞之气与寒气。

    白月守护在一旁,同样张开口一吸,立刻将乔远未吞入口中,进入这光幕之内的大量寒气吸入了体内,随后白月身子一震,似身上的气息又增强了几分,但它全然没有顾忌这些,而是将目光牢牢的凝聚在乔远身上。

    乔远吸收了寒气与寒煞之气,脸色立刻变成青白之色,细密的寒霜在他身上慢慢凝聚,似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成为一个冰人。

    他的体内,乔远正在疯狂的调动灵力,先将那寒气稳住,而那寒煞之气与死煞之气明显不同,所过之处,他的血肉立刻冻结,刹那间,他的数条经脉已被寒煞之气封死,情势颇为危急。

    因为之前有过吸收死煞之气的经验,此刻乔远根本不显慌乱,同样是一心二用,八成心思放在围堵寒气上,另外分出部分灵力延缓寒煞之气的侵蚀。

    现在的情况就是争分夺秒,每耽误一息时间,乔远的血肉经脉就会被冰封一截,情况会越来越糟糕。

    不过好在他这一个月的时间,体内的新开辟出的经脉已然可以运转灵力,被冰封几条经脉,对他还没有太大的影响。

    时间缓缓而过,乔远的全身已然被一层薄薄的冰层包裹,就在这时,他猛地睁开双眼,向着一旁的白月传出了一道神念,随后白月张口对着乔远一吸。

    这一吸之下,乔远身上的冰层出现了融化的迹象,另外乔远体内的寒气迅速从他的口鼻耳溢出,被白月吸入了体内。

    乔远体内的寒气祛除大半,让他蓦然松了一大口气,随后他将心神全部凝聚于寒煞之气上。

    乔远体内的寒煞之气不多,但也比那死煞之气多出不少,此刻他全身十成的灵力汹涌而出,向着寒煞之气围堵而去。

    刹那间,乔远体内仿若化作了一个冰寒战场,寒煞之气所过之处,寸寸血肉冰冻,好在乔远有意控制,没有让寒煞之气侵入他的脏腑,否则他恐怕也坚持不了这么久。

    乔远体内的灵力被凝练了一个月,虽然数量上不及筑基初期修士,但在质上,已然相差不远,再加上他体内的寒煞之气不多,此刻全力之下,寒煞之气终是被乔远以灵力所压制。

    但问题依旧,能够压制,却不能操控,乔远此刻已然没有余力将其逼入丹田,而他也不知道怎么调动体内的神秘力量,这却是让乔远陷入了两难之中。

    “到底如何才能逼出那股神秘力量?”

    乔远心中焦急万分,不断思索之前压制死煞之气的神秘力量是如何出现的。

    一息、十息、三十息、五十息,转眼便是百息时间而过,乔远努力让自己的心神冷静下来,再一次回忆吸收死煞之气的一幕幕,同时他还回忆起了很久以前被红眼蟒蛇追杀,测灵柱惊变,禁阵塔隐形禁制等一系列,出现过神秘力量的事情。

    半柱香后,乔远双目猛地睁开,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口中喃喃道。

    “危机感。”

    按照乔远的猜测,神秘力量之所以会出现,除了测灵柱那一次,其他都是因为他产生了危机感,生命受到了威胁。

    乔远不知道究竟是不是这样,但他此刻没有时间犹豫了,是与不是,试上一试便知。

    乔远眼露果断之色,咬牙之下,直接以将被压制的寒煞之气放出了一丝,这一丝寒煞之气没有了他的钳制,立刻如寒风席卷大地一般,冲向乔远的身体各处。

    刹那间,乔远的半边身子就被寒冰所冻,同时他体内的血肉经脉层层冻结,血液凝固,血管滞涩,心脏跳动的也越来越慢,乔远只感觉头昏目眩,似要窒息晕厥。

    乔远心中焦急万分,若神秘力量再不出现,他就必须调动灵力阻止了,否则乔远就真的危险了,毕竟他不能将性命赌在一个猜测上。

    而就在此时,乔远神色蓦然一震,脸上露出欣喜之色,他感受到那神秘力量出现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