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战神传承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乔远看着这战神殿,目光一沉,心中猜测那神秘前辈所说的机缘到底是什么。

    “难道是这战神殿的传承?”

    乔远看着紧闭的高大铁门,轻声自语道,但他总觉得此事并非这么简单,若只是接受传承,那神秘前辈又为何询问他敢不敢要。

    但片刻过后,乔远便摇了摇头,压下了心中的想法,他既然已经来到了此处,便已经做出了决定,此刻无需再多想,进去一看便知,就算真的有危险,他相信那神秘前辈也不会坐视不管。

    有了决断,乔远深呼一口气,抬脚迈步向着那高大冰冷的铁门缓缓走去,这铁门紧闭,看起来似千万年都不曾打开过,但乔远没有丝毫担心,他相信那神秘前辈不会如此无聊,戏耍自己。

    果然,他走到那铁门前时,只是轻轻将手在上面一按,这铁门便传出一阵轰鸣之声,缓缓的打开了一丝只容一人通过的缝隙。

    通过缝隙,乔远看见其内一片漆黑,没有丝毫光亮,仿若光到了这里便会泯灭,他的神识无法探入其内,在缝隙处就被一股奇异之力挡住了。

    迟疑了片刻,乔远眼中闪过一丝果断,直接一步迈入了缝隙,走进了这战神殿中。

    在他走进战神殿的一刹那,铁门悄无声息的关闭了,但乔远没有回头去看,而是以灵力凝聚于双眼,静静的打量着四周。

    这一看之下,却是让他一惊,这战神殿内整整齐齐站着数之不尽的兵士,不过在他细细观察下,才发现这些兵士只不过是雕像。

    乔远目露奇异之芒,缓步走到身前不远处的一座雕像前,这雕像全身是由不知名的金属打造,他们身披统一的古朴铠甲,有人持刀,有人持枪,有人持剑,有人持戟,显然是一只训练有素,纪律严明的军队。

    “为何月河宗内还会有军队?”

    乔远眼露疑惑之色,轻声自语道,他知道军队是凡人王朝打仗才会用到的,修士怎么会需要军队,在他看来,军队再强大,也敌不过强大修士的一道神通。

    乔远修炼不过两年,对于真正的修真界不甚明了,对于月河宗的历史知晓的也不多,因此他难以理解这些兵士有何用处,若是此刻曲云薇在这里,那她便会一眼认出这些兵士正是数千年前,横扫修真界的万战之师。

    他仔仔细细在这些兵士雕像身上一一扫过,没有发现一点异常,越过这些兵士,乔远缓缓向着大殿内部而去。

    这里神识无法散开身体太远,只能以灵力汇聚于双眼上,察看前方状况,因此乔远也不知道这大殿内部到底有多大,那神秘前辈所说的机缘到底在何处。

    十丈,二十丈,五十丈,转眼乔远便走过了百丈,但这百丈除了那些穿着统一铠甲的兵士雕像,他再没有看到任何其他物体。

    乔远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向着前方走去,不多时,他便走过了三百丈。

    三百丈的距离,乔远依旧没有看到这大殿的尽头,可想而知这战神殿有多么大,不过就在此时,乔远却是在那前方黑暗深处听到了一声痛苦的。

    因为这大殿极为宽广,这声痛苦的声传到乔远耳边时已经很微弱了,不过大殿内寂静一片,除了乔远的脚步声和呼吸声再没有其他声音,因此这一声却是让乔远听的极为仔细。

    “这声音为何如此熟悉?”

    乔远听到这声音,脚步立刻一顿,眼中露出一丝疑惑之色,轻声喃喃道。

    说完他便快步向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急速而去,随着乔远越走越近,又有几声稍大一些的痛苦声断断续续的传入了他的耳中,在多听了几声后,他双眼闪过一丝精光,自语道。

    “凌婉晨。”

    说着他步伐更快,乔远能够听出凌婉晨此刻正在经历极大的痛苦,虽然他不知晓凌婉晨出了什么事,但从这些断断续续的声中,他知道凌婉晨的处境极为不妙。

    五十丈,一百丈,两百丈,只是十多个呼吸间,乔远就跨越了两百丈的距离,在那里,乔远脚步蓦然一顿,双眼瞳孔猛地一缩,他看到了极为震撼人心的一幕。

    只见他的前方不远处有着一座百丈之高的庞大雕像,这雕像身披古朴的铠甲,但与那些兵士略有不同,看起来更加的霸气威武,乔远一眼就能看出这雕像之人应该就是这只军队的将领。

    但这不是让乔远震撼的原因,让他震撼的是这雕像没有头颅,而且那雕像的胸口处有一个幽黑的大洞,这大洞内正有如柱的鲜红血液喷涌而出,从那七八十丈高的地方垂流而下,仿若一条血色瀑布。

    那雕像下方有一个十丈大小的池子,这条血色瀑布全部倾泻在这池子中,将这池子浇灌成了一个血池,在那血池正中央,此刻正有一个全身赤倮,相貌绝美的女子盘膝而坐。

    此女正是凌婉晨,凌婉晨那精致美丽的俏脸狰狞扭曲,冰肌玉骨般的娇躯正在血池中剧烈颤抖,口中不停的传出阵阵凄厉的,听起来就让人毛骨悚然。

    若是有不相识的人站在这里,看到凌婉晨这个模样,定会认为她是一个正在修炼魔功的女魔头。

    乔远看到凌婉晨痛苦的模样,心中微微有些刺痛,但他却没有轻举妄动,而是沉下心来在一旁仔细观察。

    他将指尖轻轻点在那血池中的鲜红血液上,立刻就感受到血液中传来的灼热气息,仿若这些血液是刚刚从人体中抽出的,但他抬头看向那雕像,其上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机。

    沉吟了片刻,乔远一拍储物袋,金耀剑出现在他脚下,踩着金耀剑,乔远缓缓向着那雕像的胸口飞去。

    不多时,他就来到了那胸口前方,看着那胸口上的黑洞,其内涓涓不息,不断涌出的血柱,他沉默了,他看不清其内有什么,神识也无法探入其内。

    随后乔远继续升空,来到了那雕像的肩部,看着那空空如也的脖颈,那里本该有着一颗庞大的头颅。

    “这雕像的头颅好似是被人一刀砍断的。”

    乔远围绕脖颈处转了一圈,仔细察看了一番,轻声自语道。

    从上方看去,那脖颈处是一个幽黑的大洞,其内看不清丝毫,但阵阵血腥的气息却是从这脖颈内传出,让人分不清这到底是雕像还是真人。

    “啊!”

    就在此时,血池中凌婉晨仰天放出一声凄厉到极点的哀嚎,她好似承受不住这股剧痛,即将香消玉殒。

    乔远听到这哀嚎,脸色一变,此刻再也顾不得察看那雕像了,身子直接化作一道暗金色的长虹,向着那血池急速飞去。

    百丈的高度,乔远几个呼吸间就落在了血池上方,他踩着金耀剑,看都不看那血池一眼,直接落在凌婉晨的身边,一把抓住她的粉臂向着上方一拽。

    凌婉晨全身一丝不挂,直接被乔远从血池中拉上了上来,乔远双目在她赤倮的娇躯上扫了一眼,便偏过头避开了。

    金耀剑急速升起,拖着乔远就要上方飞去,可就在凌婉晨双脚快要脱离血池的一刹那,那血池深处立刻窜出两道细长的血线,紧紧缠绕住了凌婉晨的脚踝,将她一下子拽进了血池内。

    乔远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弄得一愣,但下一刻,他却是从凌婉晨粉臂上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拉扯之力。

    这股拉扯之力太大,且来的突然,乔远身子一晃,整个人直接被拉进了血池当中。

    血池不深,乔远双腿站直就踩到了底部,温热的血液淹至他的大腿,乔远神色一变,不假思索,就要从这血池中飞出,可当他快要离开血池时,两道血线刹那从血池中飞出,将他双腿紧紧缠绕,再次拉进了血池中。

    同时,乔远感觉到这血池底部又出现了数根血线,将自己的脚与腿牢牢缠住,他猛然发力剧烈的挣扎起来,可无论他如何用力,这些血线根本断不了,且有一种越缠越紧的趋势。

    “帮……我,……帮……我。”

    就在这时,他身前的凌婉晨却是在颤抖中缓缓撑起了一丝眼皮,看向乔远用颤颤巍巍的声音说道。

    乔远听到凌婉晨的话语,立刻放弃了挣扎,看向凌婉晨透着焦急与担忧,急声说道。

    “我该怎么帮你,你到底怎么了?”

    可他话语刚刚说完,凌婉晨那极为艰难才撑起的一丝眼皮却是缓缓闭上了,她娇躯一颤,一头向着乔远怀里倒去。

    乔远连忙伸手扶住,可她全身身无寸缕,虽说乔远目光有意避开,但他还是会不时的扫到那诱人至极的挺拔双峰,让他白皙的脸颊不由得泛起了红晕。

    咽了口唾沫,乔远直接脱下身上已经被血水染红的衣衫披在了凌婉晨的娇躯上,遮盖住了她那让人血脉喷张的凹凸。

    他一手托着凌婉晨的玉颈,一手撑开凌婉晨的眼皮,焦急的喊道。

    “凌婉晨,凌婉晨,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帮你?”

    可他无论怎么喊叫,凌婉晨都似没有听见一般,瘫软的娇躯不时会发出一阵剧烈的颤抖,还伴随着口中一阵阵的凄厉,看起来让人极为心疼。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