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死亡的感觉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将她体内无法承受的血脉之力吸出,不过,你可要想清楚,你并非战神后裔血脉,那些被你吸出的血脉之力会融入你的体内,虽然这些余出的血脉之力不多,但若是你控制不了,你会爆体而亡。”

    在乔远急的快要发狂之时,一阵沧桑的话语之音在这战神殿内缓缓而起,回荡在这寂静的大殿内。

    乔远听到这话语,立刻知晓这是那位神秘前辈的声音,他强自镇定心神,认真思索这番话语。

    乔远眼露出挣扎与犹豫之色,他与凌婉晨相识于宗门大,两人之间过节多于情谊,算他对凌婉晨一直心存愧疚,此刻若是要以性命相救,他却是迟疑了起来。

    值与不值?救与不救?这两个问题回荡在乔远心,按理说,他与凌婉晨的关系还没有这种份,若是拿自己的性命冒险,确实有些不值。

    但乔远并非冷血之人,看着凌婉晨在自己身前痛苦的哀嚎,他于心不忍,毕竟他还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

    即使他曾经见识过杀戮,也亲手杀过人,但他心依旧保持了一份在清风寨时有的淳朴与善良。

    片刻后,乔远深呼一口气,神色恢复平静,抬头看向方大喊道。

    “前辈,我该怎么做?”

    “好一颗赤子之心,若是你能控制那股血脉之力,对你的好处会极大,如此也算是一份天大的机缘。”

    那沧桑的话语再次响起,其语气透出一股赞赏与欣慰。

    “你现在将你的手腕划开一道口子,然后将她的手腕也划开,伤口对接,她体内余出的血脉之力便会自动进入你的体内。”

    乔远听完这话,没有丝毫犹豫,抬起右手,左手食指在右手腕轻轻一划,立刻有一道一寸长的伤口出现,随后他抓起凌婉晨的皓腕,在同样划开一道伤口,两人手腕对接在了一起。

    在两人手腕伤口对接的一刹那,乔远身体猛地一颤,他只感觉到一股灼热的血液顺着手腕伤口冲进了他的血管之内。

    这股灼热的血液十分蛮横,冲入乔远血管之后,立刻与他原本的血液融合起来,血液之间本有排斥之力,除非是有血缘关系,那种排斥之力才会小很多。

    但乔远与凌婉晨不一样,他不是战神后裔血脉,此刻这股排斥之力极大,让乔远全身的血管立刻膨胀了起来。

    从外部来看,乔远手臂的青筋鼓起,正在急速扭动,好似活了一般,一股股血液不停的从凌婉晨的手腕冲入乔远体内,让他手臂的青筋起伏不断。

    不多时,乔远的身体便变得通红一片,好似一块烧红的炭火,随后他的衣衫在一股异之力下,慢慢消融在了血池,包括他披在凌婉晨身的一件衣衫也慢慢消融了。

    如此,两人身皆是一丝不挂,全身赤倮的坐在那血池,但此刻乔远根本没有其他心思,他的心神全部都放在体内的那股血脉之力,想着如何压制这股血脉之力。

    这股血脉之力极为霸道,冲入乔远体内没多久,占据了他整只右臂的血管,更有一些血液急速向着其他地方涌去。

    “决不能让这股血液涌入心脏。”

    乔远死死咬牙,心暗道,他知道这股血液一旦涌入心脏,那股排斥之力必然会暴增到一个极点,而在那种排斥之力下,乔远不怀疑自己的心脏会承受不住而爆开。

    乔远全身灵力急速运转,向着血管之内涌去,他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压制住这股血液,否则这股血液扩散的太广,他便无法压制住了。

    灵力疯狂而出,冲入乔远右臂血管之,但这股血液太过霸道,好似它生前的主人是如此霸道,血液被灵力所阻,不仅没有退缩和压制的趋势,反而更加蛮横起来。

    乔远右臂血管内如同战场一样,在灵力与血液的冲撞下,传出阵阵砰砰之声,乔远的脸更是扭曲成一团,口不断发出痛苦的嘶吼,到了此时,他才明白凌婉晨一直在承受什么样的痛苦。

    时间缓缓而过,随着更多的血脉之力涌入乔远体内,乔远有种感觉,若是他再继续以灵力压制,那他的右臂会直接爆开,无奈之下,他只能操控灵力缓缓撤去。

    随着灵力撤去,那股血液如同疯了一般,急速向着乔远肩头,脖颈,胸口涌去,只不过乔远以灵力成数道防护包围住了心脏,让这些血液无法涌入,只能在其他地方流动。

    随着这股血液与他的血液融合的越多,那股排斥之力也越来越大,因而乔远承受的痛苦也在暴增,他面色通红一片,脸脖颈处青筋鼓起如虬龙,看起来极为狰狞恐怖。

    当然随着乔远越加的痛苦,凌婉晨身的痛苦开始慢慢减少,她那狰狞扭曲的面容慢慢恢复如常,口痛苦的哀嚎与也少了许多,只不过她似乎依旧没有清醒过来。

    时间一息一息而过,乔远只感觉每一息都好似一年那般漫长,这种身体被撕裂,血管随时都要爆开的痛苦,他这一生都未曾经历过,即便在寒炎谷吸收炎湖灵力和寒灵力修炼,他也没有如此痛苦。

    乔远的意识在这种痛苦之下,开始出现了模糊,但他每次感觉将要昏迷之时,他都会狠狠地一咬舌尖,刺激自身不让自己昏迷过去。

    同时,他的心脏外始终有着大量的灵力环绕,即使那些血液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进攻,但这一道防线,始终没有被攻破。

    除了心脏,乔远半个身子的血管已然被那些血液覆盖,排斥之力遍布他的全身,他的双臂、双腿、脖颈、头颅有一种随时都要爆开的感觉。

    持续在这种情况下,乔远有了一种将要死亡的感觉,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股死亡的感觉越来越清晰,同时他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只是那一股求生的意念却是让他始终没有散去守护在心脏处的灵力。

    乔远身体颤抖,左右摇晃,似保持盘膝坐立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右手腕还紧贴在凌婉晨的手腕,被一股异之力吸引住,无法分开。

    乔远艰难的撑起眼皮,双眼睁开一丝,想要去看一眼身前那个柔弱但坚强的女子是否还是那么痛苦,可惜他看不到,眼睛虽然睁开了一丝,但传入他心神的却是一个模糊的画面,什么也看不清。

    “我要死了吗?”

    乔远心神回荡着这个念头,他第一次觉得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似随手可触,但他心没有一丝悔意,若是让他再选择一次,他定然还会如此选择,只是他的心充满了不甘与遗憾。

    有一个人还在等他,有一个约定他还没有去履行,有一些人他还没有告别,有一些事他还没有做到,有一些问题他还没有明白。

    此刻乔远身体内的血管除了心脏,已然全部被那股血液充斥,两种不一样的血液融合之下爆发出了一股惊人的排斥之力,让他的体内传出了阵阵砰砰之声。

    与此同时,宫殿群深处一座巨大的宫殿,那双一直盯着战神殿方向的火红眼睛露出了失望之色,一声叹息过后,话语而起。

    “唉!他果然无法做到。”

    战神殿血池之,乔远身子一歪直接向着对面的凌婉晨倒去,他的意识已然开始消散,支撑不了身子的坐立,可是在他身子倒在凌婉晨的刹那,凌婉晨紧闭的双目缓缓睁开,正好看见了低头倒来的乔远。

    她下意识的伸出双手去扶,可她的左手腕与乔远的右手腕紧连在一起,无法分开,凌婉晨低头看了一眼那紧紧相贴的手腕,瞬间明白了一切缘由。

    “乔远,乔远……”

    凌婉晨右手扶住乔远的身子,轻声呼唤道,可是无论她怎么呼唤,乔远紧闭的双目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如同之前乔远呼唤她一样。

    此刻她也顾不得两人身一丝不挂,直接咬破舌尖,喷出一滴精血,落在他们手腕相接处,这一滴血液落下,让两人手腕无法分离的异力量刹那消失。

    凌婉晨抽出左手,直接抓在乔远手腕,神识涌入他的体内,察看乔远的身体状况,数息过后,凌婉晨面色一变,眼露出焦急之色,双手直接捧着乔远瘫软的头,大声呼喊道。

    “乔远,你醒醒,你醒醒啊,你千万不能昏过去。”

    她知道乔远这种情况,一旦昏过去,便再也醒不过来了,所以她无论如何也要叫醒乔远,只有始终保持一丝意识,才有可能活下来。

    “你醒醒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什么要救我?”

    凌婉晨双眼滚落大颗大颗的泪珠,抓住乔远的头不断的吼叫着,声音充满了悲意,让人听之便于心不忍,可乔远双眼依旧紧闭,对此没有一点反应。

    凌婉晨双眼通红,泪如雨下,口呼喊的话语一刻不停,现在她能够做的也只有这些了,若想度过这一劫,唯有靠乔远自己,她无法帮,也帮不了。

    一炷香后,凌婉晨双眼内依旧有泪水止不住的流下,而且她目内的悲与绝望越来越浓,似知晓乔远已经不可能再醒过来,可在此时,一阵如蚊蝇般的声音从乔远口断断续续的传出。

    “你……没……事……,……好。”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