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二百一十六章叫我婉晨就好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乔远整个人沉浸在血池之中,脑中思索不断,不停的回忆在虚空中的一幕,越是回忆,他就越觉得那一幕越真实,根本不似虚幻而出的。

    “那中年男子与这雕像的身形很像,而且两人身上所穿的铠甲一模一样,难道这无头雕像雕刻的便是那中年男子,也就是战神蒙台?”

    他越想越觉得此事大有可能,毕竟此宫殿被称为战神殿,其内留下传承之人的封号为战神,那中年男子也自称为战神蒙台。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那中年男子要乔远帮助他的传承之人血脉返祖,而血脉返祖的条件便是找到他的头颅,这正应对了此雕像是无头。

    “莫非我刚刚是进入了这雕像之内?”

    乔远现在已然有九成把握确定那虚空中遇见的中年男子就是这雕像雕刻之人,再一思索,他便确定了刚刚在虚空中发生的事应该是真实的,而且很有可能是他的魂魄进入了这雕像之内。

    事实上乔远的猜测与事实已是九不离十,只不过他不是魂魄进入了这雕像内,而是那战神蒙台一丝执念在乔远身上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在乔远意识即将消散的刹那,将他的神识引入了雕像中。

    因为有了这一丝执念的帮助,他体内的血脉之力才渐渐平复下来,只不过融合还是需要他自己。

    但乔远在意识模糊的状态下,体内出现了神秘力量,这神秘力量一边促进血脉之力的融合,一边帮助乔远治疗体内损伤的血管,这才让他苏醒过来,且体内伤势也渐渐恢复过来。

    正当乔远察看自己身体内部时,他却是感受到两只柔软的玉手抓住了自己的胳膊和脖子向着上方拉去,同时一阵焦急却有带着一丝害怕的话语传入他的耳中。

    “乔远,你怎么了?我……我刚刚不是故意的?”

    说话之人正是凌婉晨,她刚刚看乔远的状态恢复了不少,便以为他没有大碍了,所以在乔远袭胸后,凌婉晨羞怒之下,一把将他推入了血池中,可乔远被这一推却是躺在血池中不起来了,好似昏死了过去。

    凌婉晨初始以为乔远是装昏,因为她看出乔远体内的血脉之力已然被彻底融合,按理说乔远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可乔远被推入血池后,躺在那里却是一动不动,双目也闭上了,这让凌婉晨心中有些担忧了。

    片刻后,她见乔远依旧是一动不动,仿若真的昏死过去了,如此这才让凌婉晨焦急的开口说道。

    其实乔远只是刚刚苏醒过来,意识还未清晰,刚才他一直在思索战神蒙台之事,便忽略了凌婉晨,此刻他听见凌婉晨焦急的话语,连忙回过神来,双眼睁开,身子立刻从血水中坐起。

    凌婉晨本准备拉起乔远,而就在此刻,乔远却是突然坐起身来,两人相距本就极近,这突然之下,乔远的脸直接撞到了凌婉晨的脸上,来了一个极为亲密的接触,隐隐的乔远还感受到了一股难以形容的柔软与甜蜜。

    凌婉晨被这突然的一幕弄得一愣,美丽的双眼睁的大大的,看着同样睁大双眼的乔远,两唇相触,四目相对不过一寸,这一瞬间,整个世界都仿佛停止了运转,而他们两人只觉得心神轰轰,大脑一片空白。

    “砰……砰……砰……”

    因为传承已然结束,上方那数十丈的血水瀑布早就枯竭,于是两人的心跳声便成了此地唯一的声音,传入两人耳中格外清晰。

    数息过后,凌婉晨的面色刷的一下变得通红一片,而这红润还并非停留在她的脸上,而是顺着她的玉颈蔓延到胸口,双臂,腰腹,以及那隐藏在血水中的下半身。

    因为此刻两人都是身无寸缕,处于坦诚相对的局面,凌婉晨全身的红润就更加明显了,隐隐的比那血池中的水还要红,但这股红并非血水的暗红,而是粉红。

    乔远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哪里经历过这一幕,此刻楞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同样的,他的脸上也是通红一片,然后这股红润迅速弥漫到他的身躯四肢。

    如此暧昧的一幕,在持续了十五息后,被凌婉晨打破了,她伸出玉手按在乔远胸口,将乔远一把推开,不过这次她却是没有用太大的力气,只是让乔远的唇离开了她的唇。

    另外出乎意料的是,凌婉晨这次没有尖叫怒骂,更没拳脚相向,而是美目露出娇羞与委屈之色,低下头不敢看乔远的眼睛。

    乔远的表现比之凌婉晨也好不到那里去,他摸了摸鼻子,舔了舔嘴唇,脸上露出尴尬之色,低下头沉默不语。

    不过他在低头之时,目光却是扫到了凌婉晨胸前那一对粉红柔嫩的白兔,乔远面色更红,头更低了几分,只是他的余光还是会控制不住的向着那里扫去。

    凌婉晨似有所察觉,连忙伸出手臂交叉捂住自己的胸口,她脸上的表情已然是委屈居多,美目中更是有朦胧的水汽弥漫,此刻的她不再是凌厉霸道的暴力女神,而是一名不知所措的柔弱女子。

    “你转过身去。”

    两人就这样一直僵持了近一盏茶的时间,凌婉晨如蚊蝇般微弱的声音在四周响起。

    乔远低着头,心中正不知所措时,却是听到了那微弱的声音,他点了点头,连忙转过身去。

    凌婉晨感受到乔远已经转过身去,她才微微抬起头,看了一眼乔远,其眼中充满了说不清的复杂情绪,深呼一口气,她缓缓从血池中站起,走到了血池之外。

    凌婉晨凹凸有致的身躯没有一丝遮挡的暴露在了空气当中,其雪白的肌肤一片绯红,上面还沾染了大量的暗红色血液,看起来更具别样的魅惑。

    她没有丝毫犹豫,全身灵力远转,娇躯上的血液便迅速滴落在地,随后她玉手一挥,一条红色长裙出现,披在了她的娇躯之上,将那无限美好的春光全部遮盖。

    待衣带已紧,湿发渐干,她才看着那血池中一动不动的乔远,缓缓开口说道。

    “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

    乔远在背过去的这段时间,脑中不断浮现出凌婉晨那诱人的娇躯,让他血脉喷张之下,鼻孔一热,只感觉有一股粘稠的液体从鼻子中流出,而此时他正好听到了凌婉晨的话语。

    乔远顿了片刻,缓缓转过身去,看到了穿着一身红色长裙的凌婉晨,他略微一愣,眼中闪过了一丝异样的光芒。

    此刻的凌婉晨极为美丽,一头秀发半干半湿,散落在身后,因为是血液侵湿秀发的关系,那黑色的发丝似有着点点鲜红,再加上她俏脸上的绯红以及那一身垂至脚踝的红色长裙,映衬之下,着实将乔远惊艳到了。

    凌婉晨被乔远惊艳的目光盯住,她的心中生出了一股甜蜜至极的欣喜之意,但表面上她还是极颇为羞涩,低下头不敢与乔远对视。

    乔远看了数息,伸手在鼻下一抹,一道鲜红的血痕出现,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的鲜血还是这池中的血液,随后他犹豫了片刻,站起身来,向着血池外走去。

    凌婉晨余光扫到一丝不挂的乔远从血池中站起,她连忙双手捂脸转过身去,不过在转过身去的刹那,她的余光还是扫到了乔远的全身上下。

    乔远清理了身上的血迹,拿出一身干净衣衫换上,此刻他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于是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当中。

    这沉默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乔远终于还是开口打破了沉默。

    “凌……,血脉之力不是被你我吸收了吗,为何这血池中还有如此多的血液?”

    乔远正准备开口叫“凌姑娘”,可转念一想,他觉得这称呼有些不太合适,他便顿了一下,犹豫了少许,他才看着那血池缓缓说道。

    凌婉晨自然察觉到了乔远在称呼上的不知所措,她抿了抿红唇,低头柔声说道。

    “叫我婉晨就好。这血池中的血液是先祖蒙台遗留,其内蕴含了血脉传承之力,其中所有传承之力都被我所吸收,但血脉之力我只吸收了成,其余两成被你吸收,这些血液已然没有了一丝一毫的血脉传承之力,与普通的血液无异。”

    乔远听到这番话语,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他能够看出这些血液内没有任何活力,而且逐渐冷却了下来,似一滩死血。

    一时之间,两人又沉默了下来,乔远看着低着头的凌婉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半晌后,乔远动了动嘴唇,开口说道,可是说了一半,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便又沉默了下来。

    “婉晨,你……”

    凌婉晨听到乔远叫自己“婉晨”,心里颇为甜蜜,但看乔远不知再怎么说下去,她却是有些着急了。

    凌婉晨本就不是普通的女子,时间久了,她心里的那股羞涩已然慢慢被勇敢所取代,她走上前主动拉住了乔远的手,极为轻柔的说道。

    “这里已然没有传承了,咱们走吧。”

    乔远点了点头,轻“嗯”一声,任由凌婉晨拉着他的手,此刻他就像是一个乖巧的小媳妇,默默的跟在勇敢的凌婉晨身后。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