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对于感情之事,乔远十分懵懂,只是他记忆中一直有一个红衣翩跹的少女,这少女的音容面容深深的刻在他的心中,不曾让他遗忘半分,这少女便是他在清风山下丛林中邂逅的明若。

    十五岁的他,曾经以为和明若在一起便是一件幸福至极的事情,而当少女离开后,他失落难过,他将进入隐仙宗,与明若重逢,当做自己修炼的目标,至今从未改变。

    而现在乔远看着身前缓缓行走,不时转过头看向自己露出甜甜微笑的凌婉晨,他迷茫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份感情,扪心自问,他的心里绝对是有凌婉晨的,而且因为刚刚那阴差阳错的一吻,凌婉晨在他心中的位置也更重了。

    不过明若是走进乔远心中的第一个女子,以前在他心中几乎占据了全部位置,现在凌婉晨挤进了他的心中,让他不知所措,他沉默,他低头,他任由凌婉晨牵着自己的手,这一切只是因为他心中已然成了一团乱麻。

    而凌婉晨恰恰相反,她干净的如同一张不染一丝污尘的白纸,此刻心中已没有任何复杂的心绪,因为她在勇敢拉住乔远手的刹那,便已然做了决定,抹去了心中犹豫、委屈、羞涩、怒意,剩下的便只有对乔远纯粹的喜欢。

    她本就是一个凌厉霸道,强势勇敢的女子,在面对自己从未经历过的感情之事,她表现过迷茫、怯懦、犹豫等等复杂的情绪,但最终勇敢还是战胜了一切。

    从与乔远相识的一幕幕,到现在乔远甘冒死亡的危险救她,凌婉晨心中已然有了乔远的影子,无法抹去,也无法掩盖,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如此她便坦然勇敢的去接受,大胆的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这便是现在的凌婉晨。

    “乔远,你怎么了?”

    此刻凌婉晨就是一个春心萌动的少女,她拉着乔远的手,心中甜的如同蜜罐一般,只是她每次回头看向乔远时,乔远都只是挤出一丝微笑,仿若在敷衍,她目光略有黯淡,停下来看着乔远柔声问道。

    “没什么,只是体内伤势还没完全恢复。”

    乔远看着凌婉晨略有暗淡的目光,心中不忍,他脸上露出柔和的微笑,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距离传承之地关闭还有一段时间,你先服下这枚丹药,在这里将伤势治好。”

    凌婉晨听到乔远的话语,不假思索直接取下挂在脖颈的一枚吊坠,她在吊坠之内取出了一枚通体晶莹丹药,这丹药之上有着一道月白色的丹纹,其上更是散发着淡淡的香气,不用细想,就知晓这丹药有多么珍贵。

    她将丹药递到乔远手中,语气极为柔和的说道。

    乔远看着手中散发淡淡香气的丹药,心中涌现一股暖意,但他却没有服下这颗丹药,而是将她重新塞回了凌婉晨手中,轻声说道。

    “我体内伤势没有什么大碍,不需丹药,只需盘膝打坐几个时辰便可恢复。”

    凌婉晨眼中露出一丝担忧,继续劝说乔远服下这枚丹药疗伤,乔远猜测这枚丹药之所以不放在储物袋,而是贴身放于吊坠中,是因为这枚丹药是凌婉晨的保命之丹,如此他就更不能服用了。

    最终在他的坚持下,凌婉晨将那枚丹药收入了吊坠,不过她却是没有将吊坠挂在自己的脖颈上,而是看着乔远郑重的说道。

    “这枚丹药名为凝伤丹,无论你受了多重的伤势,只要肉身不毁,魂魄不散,服下这枚丹药,就可保你不死。”

    说完她便抬起玉手将这吊坠向着乔远脖颈挂去,可乔远却是连忙抓住了凌婉晨的玉手,柔声说道。

    “婉晨,这丹药太贵重了,你还是自己留着吧,丹药我也有不少。”

    凌婉晨自然不会就此收回,在她的极力劝说下,并且又拿出了一枚相同的丹药后,乔远终于还是收下了这枚丹药,将那吊坠挂在了脖颈上。

    不过他并没有立刻服下这枚丹药,他体内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剩下的对他来说微不足道,服用丹药简直就是浪费。

    乔远盘膝坐在地上,凌婉晨则是坐在乔远对面不远处静静的看着他,脸上露出甜蜜的笑意,似就这样一直看上十年百年也不会有一丝厌倦。

    乔远收紧心神,细细查看体内的伤势,这一看才发现体内的伤势正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愈合,虽然这种速度比不上他疗伤的速度,但要知道这是他无意识而产生的自愈。

    “这是战神血脉的力量?”

    乔远心中暗道,他之前从未听说过战神这个称号,此次也是来到这里也是那神秘前辈送他而来,想到这里,他的心中又涌现出了许多疑惑,让他十分头痛。

    暂且不提这些疑惑,乔远体内的血液仿佛拥有了无穷的生机,让他之前因为吸收死煞之气而丧失的生机慢慢恢复,这一点乔远至此才发现,并且他额前的白发也已慢慢变黑,凌婉晨都没有看出乔远曾经生过白发。

    随着乔远察看的越深入,他便是越是震惊,那股血脉之力已经融入了他的全身血液中,不仅拥有着大量的生机与自愈能力,而且还能慢慢增强他的肉身。

    乔远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肉身已然增强了两倍,并且随着血脉之力与肉身的契合度越来越高,他的肉身还在缓缓增强,若是有一天,这血脉之力与他的肉身完全融合,没有一丝一毫的排斥与阻隔,那他的肉身必然会再增强数倍不止。

    想到这里,乔远心中便是极为兴奋激动,这一次吸收血脉之力的危机,是他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甚至他自己都觉得九死一生。

    因为这不同于面对强大的敌人,面对白云飞、红眼蟒蛇,他可以拿出符宝保命,而面对血脉之力的摧毁,他除了依靠强大的意志力坚持,别无他法。

    好在他的体内有神秘力量守护,这才让他保住了一命,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危机之后便是造化,而这血脉之力的造化不但没有让乔远失望,更是让他激动兴奋之下,觉得有些不太够。

    不过转念一想,这些血脉之力本应全部属于凌婉晨,他只是将凌婉晨无法吸收的部分拿了过来,没有战神后裔血脉,却能得到两成血脉之力已然是夺天地之造化,若是再贪心,那便有些不知好歹了。

    有了血脉之力的加持,一个时辰后,乔远体内的伤势便全部恢复,他深呼一口气,缓缓睁开双眼,其眼中精芒一闪,似充满了无限活力。

    一睁眼他就看见向着自己缓缓走近的凌婉晨,他脸上露出柔和的微笑,站起身来,轻声问道。

    “婉晨,你能给我讲一讲战神吗?”

    此刻乔远心中疑惑太多,那神秘前辈为何偏偏选择自己来战神殿帮助凌婉晨,而且他明明不是战神后裔血脉,那神秘前辈怎么知道自己能够吸收战神血脉之力,另外蒙台的执念为何会说自己身上有让他熟悉至极的气息。

    此类种种问题萦绕在乔远心中,让他觉得自己都有些神秘起来了,神秘的让他自己都不了解自己。

    “关于战神,我了解不多,另外我拥有战胜后裔血脉的事,也是不久前师尊告诉我的,不过我已经得到了先祖蒙台的全部传承,只要我能够将传承彻底消化吸收,我想我应该会知道许多事情。”

    凌婉晨摇了摇头,缓缓开口说道。

    乔远轻叹一声,没有再问战神之事,而是神色一动,苦笑着说道。

    “你现在获得了传承血脉之力,恐怕我再与你比拼肉身,却是比不过了。”

    “哼!你以前欺负我还少,也该轮到我欺负你了。”

    凌婉晨娇哼一声,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挥舞了一下拳头,俏皮的说道。

    “那是我欺负你吗?我躲你还来不及,……”

    乔远脸上苦笑更浓,看着凌婉晨轻声说道,可是话语只说了一半,凌婉晨美目一瞪,娇嗔道。

    “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对了,宗门大比的时候你为何一直要挑战我?我们之前好像没有什么过节吧,还有这碎山棍是你们三月峰一位叫雷山的长老送我的,你为何要拿回?”

    乔远讪讪一笑,连忙退后两步,急声说道,说完他便话题一转,问到了长久以来一直存于心神的一个问题。

    “你真的想知道?”

    凌婉晨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别有意味的笑容,背着双手,娇躯微微前倾,将脸凑到乔远近前,轻柔的说道。

    乔远看着凌婉晨那张美丽的俏脸已然快要凑到自己脸上,两人鼻尖相距不过两指之宽,凌婉晨说话时的那股热气喷到乔远嘴唇上,让他觉得有着丝丝甜意,甚至他有一股一口含住那樱唇雪齿的冲动,不过却是被他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乔远咽了口唾沫,将头向后仰了一寸,看向凌婉晨明亮的美目,点了点头。

    凌婉晨看到乔远的举动,立刻掩嘴轻笑起来,美丽的眼睛笑成两道弯月,看起来极为动人,随后她挺直身躯,看着乔远缓缓说道。

    “雷山是我二师兄,我不知晓他为何送你碎山棍,但这碎山棍不是一般之物,我出关之后,心中不平,便想要将这碎山棍要回。另外,我本无意参加宗门大比,临时出关也是师尊的要求。”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