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驭人之术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乔远与凌婉晨的关系虽没有彻底说开,但两人之间却是亲密了不少,此刻一些以前不便问的问题,不便说的话语,两人也毫无顾忌的说了出来。

    乔远听完凌婉晨的话语,抬手一挥,碎山棍出现在手中,看着这个丈许长手腕粗,不知以什么材料打造的幽黑长棍,他缓缓开口问道。

    “这碎山棍的确不凡,区区一丈长就有六百多斤重,可见打造它的材料很不一般,而且这碎山棍坚不可摧,据说有碎山裂地之威,我当初从众多灵器中看到它也是极为惊讶,我与那雷山长老素昧平生,他何故要送我如此珍贵之物?”

    这碎山棍是乔远用起来极为称心的一件灵器,其实也不能说是灵器,因为这碎山棍没有任何法术威能,只能算是一件兵器。

    但就是这件兵器,若是在肉身极为强悍的人手中,碎山棍可以发挥出的威能绝对不输任何灵器,甚至超过法宝之威也是有可能的。

    就是这样一件兵器,被雷山当做贺礼送给了乔远,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端倪,实则却是疑点颇多,红裳童子、燕尘子送他十二紫银刀和金耀剑,是因为他们身份尊贵,送的若是差了岂不是跌了声名。

    而这雷山名声地位身份都与红裳童子、燕尘子差太多,送他如此珍贵之物却是有些奇怪了,因为当时送礼之人太多,乔远没有一一查看,此事他便忽略了,此刻略一思索,他的心中渐渐起了一个猜测。

    “此事我也想不明白,但……”

    凌婉晨眼中露出疑惑,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只是说了一半却又止住了话语,好似顾忌什么不愿多说。

    “婉晨,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乔远心中已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但这个猜测他无法对凌婉晨说出口,更有些不愿相信这个猜测,但他见凌婉晨欲言又止,突然觉得心中的那个猜测很可能为真,犹豫了片刻,他柔声开口问道。

    凌婉晨神色露出犹豫,但当她看到乔远明亮的双眼时,却是蠕动红唇,断断续续的说道。

    “我……我怀疑……这是师尊的意思。”

    乔远听完这话,脑海中立刻就浮现出宗门大比时,他将凌婉晨击败后,出现的那个紫袍老者,他目光一沉,心中思索不断。

    “为何总感觉自从我进了月河宗,就处处被人算计?”

    乔远心中暗道,他猜测碎山棍就是那紫袍老者,也就是凌婉晨师尊抛出的一个诱饵,乔远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紫袍老者的算计,至于这算计的最终目的,他却是猜不透。

    乔远收紧心思,看向凌婉晨的目光透出一丝复杂,凌婉晨在这场算计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他不知道,同样他不知道的还有凌婉晨对自己的感情到底是真是假,这一度让他陷入了沉默。

    凌婉晨看到乔远眼中的复杂,心神一颤,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思索再三,她向前迈出两步,身躯紧贴乔远,玉手轻轻抓住乔远的双手,美目蕴含了一股无辜之意,柔声说道。

    “碎山棍之事我一点都不知晓,之前我一直都在闭关,另外,挑战你也是师尊吩咐我去做的,他当初跟我说你的肉身之力不弱,让我与你切磋切磋,我的性格你也知晓,此事……”

    乔远目中露出复杂之色,还未等她说完便开口打断了。

    “碎山棍你拿走吧,我不知晓你师尊到底要做什么,也无法阻止,但我却是能够控制自己的所作所为。”

    说完他便轻轻将手从凌婉晨的玉手中抽出,同时将那碎山棍递给了凌婉晨。

    凌婉晨看着漆黑如墨的碎山棍,心中有了刺痛,轻咬红唇,她没有接过碎山棍,而是带着一丝委屈之意看向乔远,颤声说道。

    “碎山棍属于你,我不会拿走,乔远,不管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我想说这件事我真的一点都不知情,而且这些事情都只是猜测,并不一定是真相,不过你放心,离开寒炎谷后,我一定会查清此事。”

    乔远看着凌婉晨略带委屈之意的目光,心中也有了一丝不忍,沉默了片刻,他点了点头,重新握住了碎山棍。

    凌婉晨看见乔远点头,立刻眉眼一弯,脸上露出极为开心的笑容,随后她更是向前迈出一步,轻轻抱住了乔远。

    乔远目中露出犹豫之色,单手伸出欲要揽住凌婉晨纤腰时,却又收了回来。

    凌婉晨自然发现了这个细节,她美目略有黯淡,知晓此事虽然暂时掀过,但乔远心中已然对自己有了芥蒂。

    片刻后,乔远身体颤动,向后略微退了一步,看向凌婉晨轻声问道。

    “婉晨,之前大比之时,你曾拿出过一根与碎山棍极为相似但却是白色的长棍,那根长棍与碎山棍有何关系?”

    凌婉晨听完不假思索,一拍储物袋,一根通体如白玉般的长棍出现在她手中,这长棍立在地上与碎山棍并立在一起,除了颜色不同,其他完全一模一样。

    乔远看见这长棍,眼中闪过一丝精芒,这玉棍凌婉晨虽然只用过一次,但留给他的印象十分深刻,甚至他隐隐有种感觉,这两根长棍本就是一体,只不过是因为某种原因被分离开了。

    “此棍名为裂地棍,与碎山棍为一人所锻造,据说是用一种材料的两种极端属性部位分别锻造,具体是什么材料我也不知,两棍各有优缺,组合在一起才可发挥出碎山裂地之威。”

    凌婉晨眼露奇异之芒,看着白玉般的长棍轻声说道。

    “两棍怎么组合在一起?”

    乔远目中光芒一闪,连忙开口问道。

    凌婉晨摇了摇头,轻叹一声,缓缓说道。

    “此事我也不知,这裂地棍是宗门大比时,师尊送我的,我平时惯用长鞭,长棍使不习惯,所以很少拿出,你若喜欢,送你便是。”

    乔远听完此话,立刻摇头说道。

    “我有碎山棍便足够了,这裂地棍还是你留着吧。”

    他虽然对着裂地棍有些兴趣,但并未想要占为己有,所谓贪多嚼不烂,一根棍便足够乔远使用,除非这两根长棍能够组合在一起,可惜他不知晓组合的方法。

    随后两人便各自收起了碎山棍与裂地棍,一同向着战神殿外走去。

    一路上,那些兵士的雕像又引起了乔远的瞩目,他总觉得这些兵士很不一般,随着看到的兵士越来越多,他心中的思绪便越来越重,犹豫了好一会儿,他停下身子,看向凌婉晨轻声问道。

    “婉晨,你知晓这些兵士来历吗?”

    凌婉晨目光在这些兵士雕像上扫过,脸上露出恭敬之色,缓缓说道。

    “他们都是当年追随先祖蒙台的修士,据传月河宗创立之初,修真界极为混乱,各个势力为了争夺修炼资源不断发动大战,更是有别的大陆之修入侵南泰大陆。”

    “在一次抵抗其他两大陆入侵之修的大战中,先祖蒙台率领上万修士成功抵御了敌人的入侵,因为先祖蒙台的强大,战争结束后,依旧有不少散修与他宗修士仰慕先祖蒙台,甘愿归于先祖麾下。”

    凌婉晨说着,眼中闪过着骄傲的光芒,毕竟能够有这样一个伟大的先祖,她也值得骄傲自豪。

    “这些修士便组成了边防军队,与先祖蒙台自愿镇守在大陆边界,维护南泰修真界的安定。”

    乔远听完这番话语,再看向这些兵士雕像时,脸上露出浓浓的敬佩之意,同时他转过头看向战神雕像所在的方位,虽然眼睛看不见雕像,但他心中的敬意却是如滔滔江水,顿了片刻,他躬身对着那个方向深深一拜。

    这一拜之下,他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随后一阵带着欣慰语气的话语在他心神悠悠而起。

    “小辈,汝很不错,若是汝能够帮助吾之传承之人血脉返祖,吾便赐汝这驭人之术。”

    乔远听到这话语,面色立刻一变,同时闭眼神念沉入体内,想要寻找那道灵光的踪迹,可惜他的神识扫了体内数遍,也依旧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而那话语落毕之后也在没有其他话语传出。

    “驭人之术?莫非是统领这数千兵士的秘诀?”

    乔远睁开双眼,目中闪过思索之色,轻声喃喃道。

    “什么驭人之术?”

    凌婉晨在一旁见到乔远神色变幻,听到他的喃喃,立刻就脸露疑惑开口问道。

    “婉晨,你可曾去过一个虚无空间,见到过你的先祖蒙台?”

    乔远神色一正,极为认真的看着凌婉晨问道。

    凌婉晨听完这话,神色更是疑惑,摇了摇头正要反问时,乔远再次极为认真的开问道。

    “你可曾在这里听到过你先祖蒙台的话语?”

    凌婉晨再次摇了摇头,她不明白乔远为何会如此认真的问这种奇怪的问题。

    乔远见凌婉晨摇头,神色更为疑惑,便不再开口询问,他知晓凌婉晨完全不知晓蒙台还有一丝执念留下,并且这丝执念就隐藏在自己身体中,之前他对此事还抱有怀疑态度,可现在一切怀疑都被刚才的心神之语击破。

    乔远神色缓缓阴沉下来,毕竟有一丝他人执念隐藏在自己身体中,无论这执念对他是否会有威胁,都让他很没有安全感。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