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月无痕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乔远想到这里,心中顿时掀起了滔天巨浪,脸上已然是一片震惊之色,数息过后,他猛地摇了摇头,颤声道。

    “不可能,此事绝不可能,月无痕老祖是万年前的人物,怎么可能存活至今。”

    话虽这么说,但乔远的目光却是一直都停留在那沉睡的老者面容上,看着那老者的面容,那鼻子,那嘴唇,那眉眼,乔远越看越是熟悉,隐隐的他觉得这老者的面容与那月神殿的雕像出现了重合。

    乔远深呼了几口气,强行压下了心神的震动,直接走到了那老者的身旁,蹲在那里仔细察看老者的面容五官,但无论怎么看,他都觉得这老者与那雕像极其相似。

    这里说是相似,而不是说相同,是因为那月神殿的雕像,雕刻的是月无痕中年时期的模样,但就算是如此,乔远还是觉得那雕像雕刻的中年人,老了之后就应该是这老者的模样。

    如果非要找出哪一点不像的话,那就是气质,月神殿的雕像立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庄重肃穆之感,那雕像上散发出来的威严更是让人不自觉的心生敬意。

    但这老者却是不同,这老者身上没有那股威严,反而给人一种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之感。

    “莫非这老者是月无痕老祖的后人?”

    乔远心中暗道,这是他想到的唯一能解释这老者与那雕像相似的原因。

    就在乔远思索之际,那老者突然打了个哈欠,他双眼没有睁开,但话语却是传入了乔远耳中。

    “看够了吗?”

    乔远正沉浸在思索之中,突然听到这句话,却是吓了一跳,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草地上。

    沉默了片刻,乔远脸上露出尴尬的笑意,站起身来,向着老者恭敬一拜说道。

    “呵呵……,晚辈见前辈面容慈善,和蔼可亲,与晚辈爷爷长得很是相似,便不由得多看了两眼,还望前辈莫怪。”

    “油嘴滑舌的小子,你觉得老夫像一个人是真,像你爷爷,你也太会往你脸上贴金了。”

    这老者睁开双眼,看着乔远,嘴角露出似笑非笑之色,缓缓说道。

    乔远一听此话,立刻就听出其内的意思,这第一层意思是他点出了乔远心中所想,这第二层意思就是说乔远不配给他当孙子。

    乔远心中暗骂这老者看起来慈眉善目,实则有些为老不尊,但他这念头刚刚一起,那老者仿若看透了其心思,盯着乔远缓缓说道。

    “对长辈不敬可是要倒大霉的。”

    他话语说完,乔远便不受控制的飞起,直接向着旁边的水潭飞去,扑通一声,整个人掉入了水潭中。

    这一幕发生的极快,乔远根本来不及反应,他连续喝了两口水,才明白这是那老者对自己的小小惩罚。

    乔远知晓这老者能够看透自己的心思,更是对其诡异莫测的手段有了敬畏,随后他爬上岸,以灵力蒸干了湿透的衣衫,不敢心存不敬,看向老者恭敬一拜说道。

    “不知前辈与我想的那人是不是同一人?”

    乔远十分聪明,他知晓老者能够看透自己的心思,于是也就不再提刚才之事,而是直接问出了他心中的疑惑。

    那老者在乔远落入水潭之时便闭上了双目,此刻他听到乔远的话语,依旧没有睁开双眼,也没有回答乔远的话语,而是极为悠闲的摇晃着摇椅。

    乔远见老者没有说话,他眼睛一转,连忙走上前一步,拿起地上的叶扇为老者轻轻扇了起来。

    一盏茶后,老者缓缓说道。

    “是也不是。”

    乔远听到此话颇为疑惑,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哪有是也不是,他这个念头响起的刹那,那老者的话语又一次响起。

    “质疑长辈也是要倒大霉的。”

    这话语落下,乔远面色一变,他的身子立刻又不受控制的飞起,向着那水潭飞去,扑通一声栽进了水潭中。

    乔远脸上露出苦笑,再次爬上岸,极为快速的蒸干了衣服,来到那老者身边,一边扇扇子一边问道。

    “前辈,什么叫是也不是?”

    这老者依旧闭着双眼,摇着摇椅,不曾回答,又是一盏茶后,他才悠然开口,好似他每次都需要思索一盏茶的时间,又或者他一盏茶后才听到了乔远的话语。

    “老夫只是他留存的一丝神识印记,所以老夫是他也不是他。”

    这老者真可谓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乔远听到这话,身心猛然一震,心中再次掀起了滔天大浪,眼中露出强烈的震惊之色,因为震惊,他手中的叶扇掉在了地上,整个人直接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久久说不出话语。

    “月无痕老祖?您真的是月无痕老祖?”

    十多息后,乔远才略微缓和了一些,但他心中震动依旧很大,看着那老者,乔远激动地说道。

    老者依旧如之前一样,仿若没有听到乔远的话语,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他才缓缓说道。

    “月无痕?好久没有人这么称呼老夫了。”

    乔远已然适应了老者的这种说话方式,而且一盏茶的时间也刚好够他平复内心的震动,相信这个事实了。

    乔远看着老者,心中百感交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能够遇到万年前的人物,可以想象他内心的震动有大多。

    而且根据传闻,月无痕很有可能是一名真正的仙人,乔远想到这里,心脏便砰砰直跳,他对于仙人有一种说不清的执着,犹豫了片刻,乔远看着老者极为紧张的问道。

    “前辈,传闻您是仙人下凡,这……这是真的吗?您真的是仙人?”

    这一次,那老者没有等待一盏茶的时间,他双目猛地睁开,眼中透出一片冰寒,看着天空他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这笑透着一股失望,更透着一股仇恨,笑声停下,老者对天讥讽的说道。

    “哈哈……,这世间哪有什么仙人?仙界已崩,仙人皆死,那上界存在的不过都是一群活在虚妄中的假仙,伪仙。”

    乔远听到这番话,整个人如遭雷击,直接呆在了当场,脑海轰轰,仙界已崩,仙人皆死这个字如同一记重锤,将他那对仙界对仙人的向往轰然打碎。

    他之前从段天固口中得知仙界消失了数万年,他只是认为通往仙界的路消失了,没想到这老者直接说仙界已崩,且不说这话可不可信,但看这老者的神情与目光,都是极为真实,况且这老者何必拿这些话去欺骗他一个小小炼气修士。

    这老者说完这些话,突然就大哭了起来,那目中的冰寒忽然转变为悲伤与思念,嘴里说着一些乔远无法听清的话语。

    乔远看着情绪波动如此之大的老者,不敢再开口询问,而是在一旁看着他沉默下来。

    一炷香后,这老者似有些累了,他双目缓缓闭上,仿若再次陷入了沉睡中。

    乔远不敢打扰,一直静静的在一旁等待着,他看着四周的山与水,天与地,草与树,云与风,突然发现了这山谷到底奇怪在哪里,这里太过安静,安静的让他想到了一个地方,一个同样安静,让他记忆极为深刻的地方,尘树界。

    想到这里,乔远眼中立刻露出浓浓的追忆之色,他想到了清风山上的清风寨,想到了萧风清、萧清云、萧清璇、铁漠等等许多许多的人。

    乔远脸上露出微笑,一头躺在那草地上,看着天上白云飘飘,他还记得两年前,自己还在清风寨时,经常这样看日出日落,而如今一别就快两年了。

    “萧爷爷,小远好想你。”

    “铁叔,小远也想你,想念你烤的彩尾鸡,想念你的兽骨酒。”

    “清璇妹妹,你还好吗?以你的天资,修为应该早就超过我了吧。”

    “清云哥哥,不知你在雷仙宗怎么样,当年你便已然筑基,现在恐怕早就成了金丹强者了。”

    乔远躺在草地上,目中蕴含着浓浓的思念,口中喃喃,不停的数着自己的亲人,好似他们就在自己眼前。

    时间缓缓而过,一个时辰后,乔远才压下心中的思念,将目光投在那天空中的白云上,这一个时辰,他虽在回忆,但双眼却是一直盯着那几朵白云。

    他发现那几朵白云只是来回飘荡,根本没有一点变化,形状依旧是那个形状,只是位置变了变,而且在一段时间后,那些白云又会飘回原来的位置,好似一个循环。

    “莫非这里与尘树界一样,也是一处空间法宝内?”

    乔远目中闪过一丝精光,轻声喃喃道。

    尘树界,乔远十分熟悉,他进去过两次,第二次还在里面修炼了半年,那里面仿若仙境,极为美丽,而且颇为真实,若非没有什么生灵,那里就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而且尘树界十分之大,无边无际,反正乔远是不知道尽头,这一点,这山谷却是差的太远了。

    抛开大小,以及这里的灵气浓度,这山谷与那尘树界还是颇为相似,这里就好似一个缩小的尘树界,有天有地,有山有水,有云有风,有草有木,有灵气,灵气虽不浓,但也足够一个人在此修炼。

    就在乔远极为专注的观察这四周时,那似沉睡的老者却是突然开口说话了。

    “小子,老夫在你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极为熟悉的气息,那气息好似来自老夫的故乡,你……到底是何人?”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