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二百四十四章满怀相拥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这一战是乔远修为到达筑基中期后的第一战,此战毫无拖沓,从开始到结束不到一盏茶的时间。

    血气一拳,寒煞一指,一拳一指击溃一个筑基圆满修士,虽然那杜高因为错估了乔远的实力,失了先机,但能够只用两招便让杜高败退,这种战绩恐怕曲云薇也难以做到。

    乔远走到那两件防护灵器前,一掌将其上的寒冰击碎,抬手一挥,便将这两件灵器收入了储物戒。

    随后白月不顾伤势,欢快的扑到了乔远身上,极为亲昵的舔舐着他的脖颈。

    “白月,这段时间你去哪了?”

    乔远自然看出了白月已然突破到了二阶中级,相当于筑基中期修为,他目中露出欣喜之色,抚摸着白月的毛发轻声问道。

    白月嗷呜叫了几声,乔远便知晓了大概,他目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芒,轻声自语道。

    “居然是获得了猕虎兽的传承,此事倒是意外。”

    按理说,猕虎兽留下的传承只会认可同类,几乎不可能传给其他妖兽,但现在身为疾月狼的白月获得了猕虎兽的传承,此事就有些古怪了。

    不过乔远没有多想,他对于妖兽之间的传承不太了解,而且具体细节他不清楚,也不好妄加猜测。

    “乔远,你的修为怎么到了筑基中期?”

    曲云薇之前便想问,此刻她美目依旧残留着刚才的震撼,走上前开口问道。

    乔远早就想好了一套说辞来解释修为之事,毕竟空间珠内获得月无痕传承的事是一个字也不能透露的。

    “我获得了清月真人的传承,在传承之地修炼了二十多日,一举突破到了筑基中期。”

    曲云薇听到这个名号,美目露出疑惑之色,轻声喃喃,显然她从听说过这个名号。

    “清月真人?”

    “二十多天,便能从炼气圆满一举突破到筑基中期,乔远,你可真行啊。”

    谢飞宇摇着折扇,走上前笑着说道。

    乔远看着谢飞宇,目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芒,他在谢飞宇身上看到了一种很不一般的气质,而这种气质是他之前没有的。

    “飞宇,你获得了浮生道人的传承,看起来好像变了一个人,想来你的造化也是不小。”

    乔远仔细打量了几眼谢飞宇,轻笑着说道。

    “对了,你修为突破到筑基期了,还能去草灵谷吗?我记得你可是很在意这件事的。”

    唐厉神色一动,轻声问道。

    他要不是为了草灵谷的资格,早可以突破了,不只是他,林万天与谢飞宇也是同样,就连曲云薇,她此次获得了传承,其实也可以一举突破到金丹期,可惜却是被她压制住了。

    乔远脸上露出苦笑,摇了摇头,缓缓说道。

    “没办法,我的修为其实早就可以突破了,不过一直死死压制着,如今获得了传承,实在是压制不住了,便只能顺其自然突破了。”

    随后乔远发现不只是谢飞宇改变了很多,唐厉与林万天也有很大的改变,只不过内敛于体,不近距离细细观察,还真的难以察觉。

    而曲云薇,乔远之前就发现她变化极大,她的眼眸没有以前那么冰冷,看起来似蕴含了水波,更添了几分柔情,其身上的那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也淡了一些,看起来更容易接近。

    至少唐厉、林万天和谢飞宇与曲云薇接触不会再有不适之感,而且曲云薇对这三人的态度也缓和了不少,不像从前一样,面对乔远颇为柔和,而面对他们却是立刻恢复了冰冷。

    “对了,你们知晓凌婉晨在哪吗?”

    聊了片刻后,乔远话题一转,轻声问道。

    谢飞宇上前拍了拍乔远的肩膀,带着调侃的笑容说道。

    “你挺行啊,几天不见就让人家三月峰的女神对你死心塌地,这事要是让双双知道,恐怕得哭死。”

    乔远脸色略有红润,尴尬一笑,摸了摸鼻子,轻声说道。

    “别瞎说,我跟她没什么,快说她现在在哪儿?”

    谢飞宇、林万天与唐厉看见乔远的模样,同时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后谢飞宇说道。

    “你可知道你一声招呼不打就消失了,凌姑娘怎么了?她差点将这宫殿群翻了过来,发了疯一样找你,这里几乎所有人都被她找过,只为询问你的下落。”

    乔远脸上露出一丝愧疚,沉默了下来。

    “她在月神殿前的广场上等你。”

    唐厉摇头一笑,轻声说道。

    乔远听到这话,不假思索,立刻踏空而起,不顾灵力的损耗,直接向着月神殿的方向急速飞去。

    曲云薇看着乔远离去的背影,那似带着柔波的美目略有黯淡,暗叹一声,她裙摆飞舞,凌空向着深秋殿而去。

    白月欢快的跟在乔远身后,在各座宫殿之顶来回跳跃。

    唐厉、林万天与谢飞宇互相看了一眼,脸上带着笑意,一同向着另外的方向而去。

    不多时,乔远就来到了月神殿,他急速穿过此殿,向着大门而去,在快要冲出殿门的刹那,一道身着红裙的倩影向着殿内一闪而入,两人直接撞了个满怀。

    乔远愣了一下,但见到自己怀中的是那熟悉的面容,他的脸上立刻露出欣喜之色,开口说道。

    “婉晨。”

    凌婉晨刚刚心有所感,想要再去宫殿群搜寻一番,可没想到刚一入殿就与人撞了个满怀。

    不过她一抬头,映入眼帘的却是那心心念日日思的面孔,这让她一时开心都有些不相信这是真的了。

    “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

    凌婉晨伸出玉手轻轻抚摸着乔远的脸庞,感受到其上那股熟悉的温度后,她颤抖着红唇,柔声问道。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刚刚获得传承回来,遇见了飞宇他们,他们告诉我你在这里。”

    凌婉晨听到这番话,闪烁光芒的美目立刻滚落下了数滴晶莹的泪珠,随后她玉手放下,紧紧扣住了乔远的腰身,其绝美的脸庞轻轻的靠在乔远的肩膀上,轻声诉说。

    “你为什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你为什么一消失就是二十多天?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我找遍了所有宫殿,寻遍所有巷子,问遍了所有人,可就是找不到你。”

    乔远目中露出浓浓的愧疚,一手揽住凌婉晨的纤腰,一手轻抚她的秀发,轻声说道。

    “对不起。”

    只有三个字,乔远不愿再去解释,因为解释不能弥补什么,他现在能做的也就是这样陪伴在凌婉晨的身边。

    也许出了这寒炎谷,他们便要分开,而在进入草灵谷后,他更是不知晓前方有什么隐藏的凶险在等着自己,未来都是迷雾,过去都已过去,能够珍惜的唯有现在。

    乔远轻轻抹去了凌婉晨的眼泪,不断地在她耳边说着“对不起”,直至一刻钟后,凌婉晨玉手抬起,掩住乔远的唇,轻声说道。

    “不用说了,你获得传承是好事,应该高兴才是,对了,你的修为怎么突破了?”

    乔远心中不愿欺骗凌婉晨,可获得月无痕传承的事又不能说出口,无奈之下,他只好简短的说了一句。

    “获得传承后,修为压制不住便突破了。”

    凌婉晨目中露出一丝疑惑,轻声问道,她记得乔远之前曾对自己说过必须要胜的理由。

    “你不打算进草灵谷了吗?我记得你参加宗门大比就是为了草灵谷?”

    乔远心中实在不想欺骗凌婉晨,挣扎之下,她将那炎神殿神秘前辈的事情说了出来,并说出神秘前辈已经为自己争取了一个名额。

    听完那神秘前辈的前前后后,凌婉晨美眸睁的大大的,眼中充满了震惊,开口问道。

    “你说是那炎神殿的神秘前辈将你送到战神殿?”

    乔远点了点头,他见到凌婉晨如此震惊,心中却是起了一丝疑惑。

    他以前就感觉凌婉晨似有什么心事,一直想说却不愿多说,如今看到凌婉晨这个样子,心中那股感觉又生了出来。

    沉吟了少许,乔远开口问道。

    “婉晨,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凌婉晨连忙避开乔远的目光,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没有,我只是奇怪那神秘前辈为何送你去战神殿帮我。”

    这也是乔远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想来想去,他只能联想到自己身体中的神秘力量。

    因为蒙台与月无痕都曾说,在自己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气息,而乔远在山谷中却是肯定了这让他们熟悉的,就是那神秘力量。

    乔远与凌婉晨相拥在月神殿前,站立了许久许久,两人聊着从前的往事,不知不觉便过去了三个时辰。

    “还有不到三天的时间,这传承之地便要关闭了,你还有什么没完成的事吗?”

    凌婉晨轻声开口说道。

    乔远听到这话,脑中略微思索了一下,片刻后,他目中闪过一丝光芒,轻声说道。

    “我还真有一件事要办。”

    说完他便松开了搂住凌婉晨的手,拉着她向着殿外走去,走到广场之上,乔远找了一处偏僻之地,盘膝而坐,同时转头向着凌婉晨说了一句。

    “婉晨,我修炼的秘术需要吸收此地阴煞之气,你先退远一些,以免波及到你。”

    凌婉晨点了点头,她想到了乔远当日对百里振使出的恐怖一指,现在想来,尤为震撼。

    乔远见凌婉晨退后了百丈,他静下心神,双手立刻掐出一道道奇异的印诀,随后张口向着四方猛地一吸,立刻四周大量的阴煞之气向着乔远凝聚而来,被他一口吸入了体内。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