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二百四十六章清月心经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寒炎谷内,突然有一道金色的光柱冲天而起,惊动了谷内所有正在修炼的弟子。

    这些弟子要么是没有走过二十三方台,要么是被困迷宫,要么是止步于地宫大殿的十八条通道,都是没有达到传承宫殿群的弟子,他们早就被袁空带回了谷内的。

    那金柱弥漫整片炎湖,数息过后,金光缓缓散去,露出了其内二十多道身影。

    刚刚在广场上,乔远见金光大起,突然感觉眼前一花,头脑一阵眩晕,身体之外充满了撕扯之力,不过这撕扯之力不大,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这种感觉只是持续了数息,当他感觉金光减弱之时,却是有一股灼热的气息从下方扑面而来,他赫然发现自己已然到了炎湖的上方。

    袁空没有在意这些人的惊讶,大袖一挥,乔远等二十多人,立刻便向着大地落去。

    而他依旧站在空中,看到所有人落在地面上后,声音朗朗而出。

    “距寒炎谷关闭只有二十日了,这二十日你们抓紧时间消化传承,二十日后,老夫再统一送你们出去。”

    说完他抬手一挥,直接将大白与小白抓住,随后化作一道长虹向着寒炎谷外飞去。

    乔远目中露出沉吟之色,时间已然不多了,加上这二十日,距离草灵谷开启已然不足两个月,而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准备一番。

    乔远与众人招呼了几句,便与凌婉晨和白月一起向着他的居所而去。

    凌婉晨也不打算回自己的洞府了,而是不顾他人的目光,非要与乔远在一起修炼。

    毕竟她的性格就是如此,一旦选择了一个人或者一件事,便绝不会顾及他人的眼光,勇往直前。

    乔远无奈,只好随了她,两人一狼走了不多时,便看到了一片被禁制覆盖的区域。

    乔远抬手一挥,这禁止区域立刻散开了一条小路,随后他带着凌婉晨向着其内的一座竹屋而去。

    “乔远,看不出来你还挺会过日子的嘛,不修洞府,建了两间小屋。”

    凌婉晨目光在那简洁的竹屋上扫过,随后又在树上看到了一间木屋,她脸上露出轻松惬意的笑容,俏皮的说道。

    “当初只是觉得在这里更容易吸收炎湖灵力,所以便没有建造洞府,而我修炼都是在那木屋内,这间竹屋是平时招待飞宇他们所用。”

    乔远推开竹屋的门,一边向里走,一边缓缓说道。

    随后乔远心念一动,吞月壶与三星杯出现,他又取了一些茶叶与清水,开始煮起了茶。

    “咦!你这茶壶茶杯不是凡物啊,好像是一套法宝?”

    凌婉晨本在打量这四周,但她看见乔远拿出的吞月壶与三星杯,神色顿时一惊,连忙走过去,美目盯着那套茶具仔细观察了起来。

    “这是我获得传承时得到了传承法宝,我修为不够,无法使用,所以只能拿它来煮茶了。”

    乔远不愿欺骗凌婉晨,所以他只是模糊的解释了一下。

    至于这吞月壶和三星杯,其实他可以不必拿出来的,但他相信凌婉晨不会害自己,只要叮嘱她不要外传此事便可。

    “婉晨,以这茶壶煮出来的茶水,灵气极浓,可以增加修为,你待会儿一定要多喝几杯,对了,这茶壶的事,你千万不可告知其他人。”

    乔远见凌婉晨捧着一只茶杯极为认真的观察,并未理会自己,便再次自顾自的开口说道。

    凌婉晨观察了半天,自然也察觉到了吞月壶与三星杯的不凡。

    她心中明白,如这种法宝,一旦被修为高深的人知晓,必定会不顾一切的要换取或者抢夺。

    如此乔远还能大方的将此法宝展示在她面前,可见乔远对凌婉晨的信任。

    凌婉晨心中升起感动,她重重的点了点头,对着乔远认真的说道。

    “放心,此事我绝不会说出去。”

    说完她便眨巴着美丽的大眼,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乔远极为认真的烹煮着茶水,似就这样一直看下去,她便心满意足了。

    喝完茶水,在得到了凌婉晨的赞美后,乔远便交代了两句,起身来到树上的木屋中,开始继续炼化阴煞之气。

    凌婉晨也没有闲着,这段时间一直在竹屋之内修炼,她的战神传承血脉还未彻底消化,如今正在快速的消化着。

    时间便在有条不紊的修炼中快速的流逝着,转眼便是七天,这一天,乔远缓缓睁开双目,脸上露出一丝喜色,轻声自语道。

    “死煞之气与寒煞之气已经完全炼化,而如今阴煞之气也炼化了大半,剩下的便留待以后再炼化。”

    乔远还有诸多事情要做,不可能将时间全部用在炼化阴煞之气上,此刻他脑海中浮现出了一篇经文。

    “清清濯月,气始明神,修纳于体而百流,灌输于心而一统,念天地之月气始于心扉,神下之云,盖千里而有余,目下之人,明思虑而可鉴。”

    这篇经文正是月无痕传承中的基础功法,清月心经。

    乔远双目紧闭,心神完全沉入在了这篇经文当中,这经文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很是复杂。

    细读了数遍,乔远大致理解了几句,他双眼睁开,目中露出一丝明亮之芒,轻声喃喃。

    “神下之云,盖千里而有余,莫非是指千里瞬息可至?目下之人,明思虑而可鉴,此话我明白,那前辈可以轻易看透我心中所想,便是如此。”

    至于修炼的方法,乔远也有所明白,初始修炼这功法,必须每夜沐浴月光而修,如此才可修炼成功。

    此刻正值晌午,乔远无法修炼清月心经,但他却是不急,毕竟要想修炼这功法,首先便是将这功法的内容弄清楚。

    转眼便是三天,这三天乔远几乎是废寝忘食,没日没夜的研究那清月心经,其中绝大部分的字句,他都已然明悟。

    “今日夜里,我便尝试修炼一下,此功法极为玄妙,修至大成后,不仅可以看透别人的心思,居然还能以神识操控别人的思绪,这就有些可怕了。”

    乔远目中露出一丝激动,轻声喃喃道。

    这是他明悟了清月心经后所知晓的,这清月心经其实就是一门增强神识的辅助功法,主要是为月神诀打下一个扎实基础。

    如今他才明白为何要修炼月神诀,必须先将清月心经修至圆满,因为若是神识不够强大,根本就没有修炼月神诀的资格。

    三个时辰一晃而过,外面的天空已然昏暗了下来,乔远从入定中醒来,一步走出了木屋。

    他看了一眼正在竹屋中消化战神传承血脉的凌婉晨,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没有打扰,而是抬手一挥,金耀剑出现,乔远踏在其上直接向着山谷最高处的一座山峰而去。

    山峰之顶,空无一人,只有无尽寒风呼啸,乔远抬头看向天空,只见半轮明月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看起来今夜不是个修炼的好日子。

    乔远没有因为云雾太多而放弃修炼清月心经,毕竟他今夜修炼也只是尝试一下。

    乔远扫了一眼四周,双手急速掐出印诀,向着百丈外打去,一盏茶后,数道禁制在百丈外成型,将乔远这里牢牢包围。

    没有犹豫,乔远直接盘膝而坐,正对明月。

    虽然天空云雾缭绕,但依旧还有不少月光洒在乔远身上,将他那洁白的长衫映衬的如同雪衣,他那白皙清秀的脸庞在月光的照耀下,更添了几分冷冽。

    当乔远按照清月心经的方法运转体内灵力时,一股说不出感觉在他心中油然而生,这种感觉好似他与月光融为一体,月光便是他,他便是月光。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又是三个时辰,此刻乔远看起来极为奇异,他全身散发着一股柔和的白光,仿若他成了一个月亮,也在散发月光。

    而且他的身上还有一束月光由深及浅的向着天上的明月延伸而去,仿佛是他照耀了明月,而不是明月照耀了他。

    这道光束在黑夜中看起来极为明显,如同一道聚光打在了乔远身上,好在夜里多数弟子都在洞府内修炼,并未有人察觉。

    在黎明之际,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乔远缓缓睁开了双眼,在睁眼的刹那,他的目中有月白色的光芒一闪而逝,好似他的眼睛在刚刚一瞬变成了明月。

    乔远神色露出振奋,轻声自语道。

    “这清月心经果然玄妙,只修炼了一夜,我便感觉灵台清明了不少,以前感觉很模糊的事情,似乎现在也看清了许多。”

    说完他便起身看向南方,他的目光落到了远处那一座高耸的雪山上,心中念头一转,喃喃道。

    “时间不多了,那雪山地底冰洞我还得再去一趟,寒煞之气我可以不要,但死煞之气我必须再吸收一些。”

    死煞之气极为少见,比之寒煞之气与阴煞之气稀有数十倍不止,威力也强上不少。

    若他能够获得,修为再进入筑基后期,依靠死煞一指,就算是结丹初期修士,乔远也敢与之一战。

    想到这些,乔远脚步一踏,直接向着居所之处急速飞去。

    回来之后,凌婉晨依旧处于修炼之中,乔远在屋外静静的看了数息,右手一挥,一枚玉简落在了门前,随后他唤上白月,一同向着寒炎谷外走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