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偷袭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这一次雪山之行,乔远不仅吸收了大量的死煞之气,而且还得到了冰柱,以及意外获得的玄冰珠,收获可谓是极大。

    乔远离开空间珠后,直接御剑向着寒炎谷疾驰而去,一路上他的脸上都洋溢着收获的喜悦。

    毕竟有了玄冰珠与冰柱,那他以后便不用考虑极煞之气的来源了,几乎可以毫无顾忌的施展煞风指,如此他的战力至少翻了一倍。

    在天黑之前,乔远赶回了寒炎谷,而刚刚进入谷内,他便看见了穿着一身红色长裙的凌婉晨站在一块巨石上,凝望着谷口的方向,似一个等待丈夫回家的贤惠妻子,眼中饱含了期盼。

    “婉晨,我不是在玉简中都交代了吗?不用担心。”

    乔远心中涌现一股暖意,快速来到到凌婉晨的前方,柔声说道。

    他是一个孤儿,从小便没有父母的关爱,更没有体会过这种有人在等待自己回家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很暖,很感动。

    “玉简中也没交代你要去几天,你一去便是三天,让我如何不担心。”

    凌婉晨白了乔远一眼,娇嗔的说道。

    乔远拉着凌婉晨的玉手,一边向着居所而去,一边轻声说道。

    “在这寒炎谷的时间不多了,我不是想着能多吸收一些死煞之气吗?不然下次再来这里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凌婉晨轻笑着说道:“怎么?此行还顺利吗?”

    乔远点了点头,没有开口,只是他的神色透出一股得意。

    两人回到竹屋中,乔远拿出吞月壶与三星杯泡了一壶茶,将雪山地底的事情告诉了凌婉晨。

    当然那神秘妖兽的事,他没有说出,一来是怕凌婉晨担心,二来此事涉及到月无痕。

    两人喝完茶后,乔远便离开了竹屋,前往那山顶再次修炼那清月心经。

    今夜乃是月圆之夜,而且天空万里无云,洁白的月光映照着整个寒炎谷,

    乔远盘膝坐在巨石之上,抬头看向那一轮圆月,心绪慢慢平静了下来。

    随后他缓缓闭上双眼,心神沉入体内,体内灵力开始按照清月心经的方式运转了起来。

    不多时,乔远身体外便出现了一层朦胧的月白之光,这光芒初始很弱,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光芒逐渐明亮了起来。

    转眼便是两个时辰,此刻乔远身上的光芒已然极盛,远处看起来就如同是地上的明月,与天空上的明月遥相呼应。

    因为乔远身上的光芒太亮,只要有人走出洞府,便能注意到乔远,但一般人看见也不会过去打扰,毕竟在别人修炼之时靠近,很容易引来修炼之人的敌意。

    但有一人看见这一幕,心中却是起了歹意,此人正是杜高。

    这杜高自从败在了乔远手下,便时刻盘算着如何报复乔远,在他时刻关注下,杜高发现了乔远修炼的一幕。

    此刻这杜高站在一棵大树之下,大树繁茂的枝叶挡住了他的身影,但他的目光却是能够穿透这些枝叶,看到那山顶上如明月一般的乔远。

    “他修炼的是什么功法?竟如此诡异。”

    杜高双目露出阴冷之色,死死的盯着乔远,轻声自语道。

    这一夜,杜高始终站在这里观察乔远,他生性谨慎,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是不会出手的。

    黎明之际,乔远缓缓睁开双眼,在睁开双眼的刹那,一股刺目之芒从他双眼骤然而出,好似他吸收了一夜的月光全部凝聚到了双眼上。

    “仅仅修炼了两夜而已,我便感觉神识有所增强,这功法果然不凡。”

    乔远嘴角露出微笑,轻声喃喃。

    两夜时间,换了任何一门功法,都不会有如此快速的效果,更何况还是月无痕的基础功法。

    而乔远之所以如此快速的便取的了成就,便是因为他是传承者。

    所谓传承者并不是仅仅得到了月无痕的功法以及一些记忆与资源,其中还有一些乔远没有发现的东西。

    而这些东西便会让乔远在修炼清月心经时,达到水到渠成,一帆风顺的效果。

    若是乔远将这清月心经传授给他人,那这人先不说能不能明悟清月心经,他的修炼定不会如乔远这般轻松,至少要修炼一个月才会达到乔远的这样的程度。

    乔远自然不知晓这些,但他也没有多想,只是以为这是一门基础功法,入门应该很容易,而修炼至大成或者圆满,会比较艰难。

    事实也的确如他所想,不过这入门容易也只是相对乔远而言,换了非月无痕传承者便不太容易了。

    此刻天色已然大亮,乔远并未离开这里,而是坐在这里开始研究起了禁制。

    他的禁制造诣虽然提高了不少,但相对他的修为还是差了一大截,距离二级阵师还差上一些。

    “等我将此阵盘上的基础禁制阵法知识摸透,我应该能够布置一些二级阵法。”

    乔远翻手取出了一个六边形阵盘,这阵盘正是他在迷宫中用来烙印迷宫阵法的,上面烙印了大量的阵法痕迹,这些痕迹都是来自那迷宫阵法。

    乔远双手托盘,神识散开,落在阵盘之上,目中有推衍计算之芒闪过,心神极为集中,不时他还会放下阵盘,双手掐出印诀,似在尝试布置一些阵法边角。

    那杜高在黎明之时便离开了,不过他只是换了一个更隐蔽的地方观察乔远。

    时间一晃,乔远在那山顶上一坐便是三天,这三天他白天研究阵盘,晚上修炼清月心经,收获可谓是极大。

    期间,凌婉晨去过三次,但她见乔远心神极为专注,便没有上前打扰,而是在一旁默默守护。

    唐厉、林万天、谢飞宇也知晓乔远在那里修炼,但都没有过去打扰,而是在远处观望了一番,便回到了洞府。

    曲云薇与百里振同样知晓乔远在山顶修炼,但两人都只是在洞府门口观望,并没有打扰的意思。

    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人知晓了乔远白天在那山顶研究禁制阵法,而晚上便会修炼一种极为奇异的功法。

    这些人心思各异,张乾、俊风、江泉都曾在夜里观望过乔远修炼,但三人也只是表现出惊讶,然后便各自回去修炼了。

    唯有杜高一人,他始终在暗处观察乔远,好似隐藏在黑暗中的一条毒蛇,一旦找好时机,便会发动最致命的一击。

    时间终于来到了第六天夜里,这是乔远在寒炎谷修炼的最后一夜了。

    乔远并没有太多思绪,在寒炎谷他收获极大,此刻已然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若说有,那便是隐藏在此地的秘密,不过以他的修为,想要探秘却是不可能。

    这最后一夜,乔远如往常一般修炼清月心经。

    一个时辰,三个时辰,转眼便是五个时辰,在接近黎明之际,乔远突然感受到自己所布置的警戒禁制被人触发了。

    但此刻他修炼正处于关键时刻,想要脱离修炼状态还需要十多息的时间,而十多息的时间,恐怕那触发禁制之人早就可以向他发动十多次攻击了。

    “拼了!”

    乔远心中暗道,他知道此刻强行脱离修炼状态,定人会对身体造成不小的伤势,但乔远却是顾不了这么多了。

    不过就在他准备收回心神,脱离修炼状态时,乔远却是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光芒刹那消散,体内的月光之力也齐齐向着体外涌出。

    因为月光之力的涌出,乔远自然而然的便退出了修炼状态,随后他猛地睁开双眼,目中有寒光闪烁,转身看向后方。

    那是一个全身被黑袍笼罩的人,看不清面貌,也看不清身材,就算乔远探出神识也会被那黑袍阻挡,显然这黑袍人早有准备。

    “你是谁?竟敢趁我修炼之时偷袭于我。”

    乔远死死的盯着那黑袍人,寒声喝道。

    那黑袍人双手捂着脸,口中不断的发出阵阵低吼,似他的脸被什么所伤,让他十分痛苦。

    乔远并未直接出手,而是在一旁细细的观察这黑袍人的举动,想要看出此人到底是谁。

    他之所以敢在这山顶修炼,且只是布下了几道警戒禁制,并未布置防御禁制,主要是乔远在修炼之时可以随时退出修炼状态。

    只不过每夜有一个时间段,他处于修炼关键时刻,无法瞬间退出修炼状态。

    这个时间段,只有乔远知晓,别人难以得知,而这黑袍人恰好在这个时间段来偷袭,显然这黑袍人知晓了乔远无法瞬间退出修炼状态。

    “此人定然在暗中观察了我许久,否则他绝不可能知晓这个关键时间点。”

    乔远神色极为阴沉,心中暗道。

    说完他便直接右手一挥,风渊剑出现在其手中,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灵力疯狂运转,向着风渊剑内涌去,随后他猛地向着那黑袍人一斩而去。

    一出手便是杀招,乔远从来不会对自己有杀心的人手下留情,更不会对这种偷袭之人仁慈,至于这黑袍人到底是谁,他已然不在乎了,因为不管是谁,乔远都会下杀手。

    一剑斩落,那黑袍人连忙取出一枚黑色的珠子,向着乔远一抛而去,那珠子根本难以阻挡乔远的风渊剑,直接被一剑劈开。

    珠子爆开,瞬间就有一股黑色的雾气弥漫开来,这雾气极为浓郁,更是有一种滞涩神识的诡异力量,让乔远无法看清前方,也无法散出神识太远。

    乔远神色一变,连忙开启个风之气旋,刹那便冲出了黑雾笼罩的范围,但举目四望,那黑袍人已然消失不见,不过他却是在不远处发现了一滩鲜红的血迹。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