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第二卷名动月河 第二百五十九章再闯禁阵塔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修炼无岁月,转眼便是半个月,这半个月来,乔远在借助乾灵丹修炼下,修为有了明显的增长。

    他丹田内的金色灵基已然从四成大小扩张到五成,距离六成也差不了多少了。

    而乔远修炼的清月心经也有了明显的进步,这清月心经只是单纯的增加神识之力,并没有其他功效,不过却是有一式秘术。

    这一式秘术便是当日那杜高偷袭之时,月光的自动防护攻击。

    这自动防护攻击,乔远也可以主动施展,将月光之力凝聚于双目,出其不意下,可让与之对视之人出现了短暂的失明。

    倒是与那金耀剑有些异曲同工之妙,不过金耀剑只是单纯的发出金光,让人感觉刺目,只要神识一动,依旧可以看清前方。

    而这月光防护,乔远凝聚于双目施展后,对手不但会出现短暂的失明,就连神识也会恍惚,出现无法查探的情况。

    这一式秘术,虽没有什么杀伤力,但用在关键时刻,却是能够对战局起到关键性的作用,甚至可以扭转战局,反杀敌人。

    除了这些,乔远在阵法禁制也有了突破性的进展,那阵盘已然被乔远研究透彻。

    “这阵盘已然被我研究透彻,接下来是该检验一下了。”

    乔远看了几眼手中的六边形阵盘,翻手将其收起,随后看向远方轻声自语道。

    说完他便让白月好好看守洞府,随后自己独身一人离开了那洞府山谷,向着五月峰山腰缓缓走去。

    当乔远走到五月峰山腰处时,便转过方向向着五月峰背面而去,那里有一片极为茂密的树林,在那树林的深处有一座通体漆黑的高塔。

    这黑塔呈边形,高高的耸立在那里如同一座通天之塔,它每一层都有数十丈高,总共十层,粗看之下足有近千丈高,走到近前一看,更是壮观。

    此塔正是乔远宗门大比前闯过的禁阵塔,如今他禁制阵法有成,想要检验,最好的办法便是来这禁阵塔一试,看看能够闯过几层。

    乔远上一次因为时间关系,在闯过第二层第九间密室后便主动退出禁阵塔,如此他也不好判断自己究竟能够闯过几层。

    没有丝毫迟疑,乔远直奔那黑塔走去,在来到那黑塔前方时,乔远看到了十多名弟子正盘膝坐在塔外。

    他们一个个神色露出疲惫,但眼中却是充满了坚定。

    这些人都是常年聚集在禁阵塔下,对阵法禁制有着远超常人的执着,以闯禁阵塔为修炼的目标,而不达到了某个目标,他们是绝不会离开此地。

    乔远的出现,初始并未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不过随着一个弟子惊呼出乔远的名字后,其他闭目打坐的弟子也连忙睁开了眼,看向乔远透出敬佩之色。

    宗门大比夺得炼气组第一名,寒炎谷百日归来后,强势击败百里振。

    这两件事已然让乔远之名传遍了月河宗的每一个角落,就连月河宗外的散修都有所听闻,他们身为五月峰弟子,当然是更加熟悉。

    “见过乔师叔。”

    此刻几乎所有弟子全部起身,向着乔远恭敬一拜。

    这些弟子的修为大多都是筑基期,有几个弟子还是筑基后期修为,但他们脸上却没有一点不敬,反倒所有人都觉得理当如此。

    毕竟就算是此地所有筑基后期弟子加在一起,恐怕也敌不过一个百里振。

    “乔师叔,您这是要闯塔?”

    一名身穿青衣的筑基后期弟子一步上前,向着乔远开口问道。

    “嗯,上次因为时间关系,没有闯到底,这次便再来一试。”

    别人对乔远客气,乔远自然也不会倨傲,他向着那青衣弟子温和一笑,开口说道。

    四周弟子听闻了乔远的话语,立刻眼露期待之色,随后还有不少人将目光转到了那黑塔上。

    黑塔塔身之上有一排名字,那名字不多不少正好一百个,但这不是这些弟子目光凝聚之处,他们所看的是那禁阵榜一旁的那一个单独的名字。

    那个名字与禁阵榜第一名的名字遥相对应,看起来略显孤独,不过就是这样一个名字,却是单独开启了一个榜单。

    隐禁榜,乔远。

    这隐禁榜出现后,立刻在五月峰掀起了一股闯塔热潮,许多弟子好似觉得发现了另一条路,纷纷进入禁阵塔寻求隐形禁阵。

    只可惜无论他们怎么探寻,也无法找到那隐形禁阵,所以这隐禁榜至今只有乔远一个名字。

    乔远没有理会这些,也不知晓五月峰因为自己而掀起过一股闯塔热潮,他脚步一迈,心绪极为平和的便走入了禁阵塔内。

    “乔师叔这次闯塔看来很有信心,我要赶快通知陈师兄和小师妹来看。”

    一名弟子见乔远身影消失在了禁阵塔,脸上露出浓浓的期待,兴奋的说道。

    说完他拿出一枚传音玉简,对着其内说了一番话语,便将目光投向那禁阵塔。

    其他弟子也是如此,纷纷拿出传音玉简,呼朋唤友前来这里见证乔远闯塔。

    一时之间,乔远再闯禁阵塔的事情几乎传遍了整座五月峰,只要是接到消息的弟子,若不是有要紧之事,必然会前往禁阵塔观看。

    甚至有一些长老也露出了感兴趣之色,不过他们没有前往,只是以神识关注,若有消息,他们也会第一时间得知。

    “师尊,小师叔去闯禁阵塔了。”

    易辰风急急忙忙的冲进了连景山的竹屋中,脸上带着兴奋开口说道。

    “哈哈……,不错,看来他将那阵盘研究透了,我们去看看。”

    连景山哈哈一笑说道。

    乔远自然将那阵盘给连景山看过,其上的禁制阵法就连他都有些模糊,不敢说全部都懂,如今他猜测乔远肯定是研究透了阵盘,才会再闯那禁阵塔。

    方景星早就通知了陈苏柔和芊芊,他们三人此刻正颇为兴奋的赶往那禁阵塔,期间芊芊还嘟囔着说道。

    “乔远哥哥真不够意思,闯塔也不通知我们去给他助威,虽然他绝不可能超过我,但我还是要给他加油。”

    方景星听到这话,连忙苦笑起来,这群人恐怕也就是他的禁制阵法造诣最低了。

    此刻在五月峰某处山谷内,一名黑衣少年脸色不太好看的站在一名身穿蓝衣的中年男子身前,黑衣少年双拳紧握,向着中年男子沉声说道。

    “师尊,我也要去闯禁阵塔。”

    “胡闹,你刚刚获得了传承,还不抓紧时间感悟消化,与人斗气又有何用?”

    那中年男子见到黑衣少年的充满阴霾的脸色,心中暗叹,严厉的开口说道。

    “可是……徒儿不甘心,明明所有的荣耀都是我的,可自从那个乔远来了五月峰后,……”

    黑衣少年双拳握的更紧,咬牙之下,沉声说道,不过他话语尚未说完,便被那中年男子一声厉喝给打断了。

    “住口!看来为师以前对你太过放纵了,才养成了你如今的性子。修炼修的是自身,自身实力都没有提高,又怎么怪的了他人。从今天开始,为师不容许你踏出洞府一步,给我在里面好好反思。”

    中年男子说完便大袖一挥,那黑衣青年身体立刻不受控制,直接飞到了山谷深处的一座洞府中。

    那黑衣青年正是江泉,而那中年男子正是其师尊曹文山。

    曹文山做完这些后,目光转向禁阵塔所在,隐隐似有寒芒闪过,但只是片刻,他便双目闭合,就地打坐了起来。

    五月峰还有一座洞府,这洞府石门外长满了杂草与藤蔓,好似许久没有打开过。

    但此刻,这洞府石门发出轰轰巨响,震颤之下由下向着上方升起,颗颗碎石滚落,石门上的藤蔓也齐齐脱落,堆积在洞府门口。

    洞府大门还未打开,就有一阵狂笑之声传出。

    “哈哈……,我夏寒又出关了,这一次我定然要进入前五十,超过那江泉。”

    随着大门缓缓升起,一个胡子拉碴、头发散乱的青年现出了身影,这青年正是半年前与乔远一同闯禁阵塔的夏寒。

    这夏寒禁制阵法天赋一般,但其心坚韧,对于禁制阵法兴趣浓厚,常常一闭关就是半年,不问世事,一心投入禁制阵法当中。

    上一次他一举冲到禁阵榜第七十名,但见那禁阵榜光芒闪烁不停,且听说那是江泉引起的异变,心中略有不甘,一气之下,直接回到洞府又闭关了半年。

    如今半年已过,他自觉可以超过江泉的排名,如此才破关而出。

    不过他却是没想到当日引起禁阵塔异变的不是江泉,而是乔远,且乔远刚刚进入了禁阵塔。

    夏寒略微收拾了一下他那脏乱的胡茬头发,便带着满心的激动与期待,向着禁阵塔走去。

    “咦,今日是怎么了?怎么都向着禁阵塔的方向走?”

    走了不多时,夏寒就发现了奇怪之处,他站在原地,看着身旁急急忙忙走过的弟子,脸上露出疑惑自语道。

    “这位师弟,请问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夏寒直接伸手拦住了两名炼气弟子,开口问道。

    “这你都不知道?时隔半年,乔师叔再闯禁阵塔,据说乔师叔这一次是要登顶禁阵榜前三十。”

    那两名炼气弟子被夏寒拦住,显然有些不悦,但碍于夏寒修为,他们匆匆说了一句便离开了。

    夏寒不问世事,一心钻研阵法,根本没有听说过乔远,此刻他眉头一皱,轻声自语道。

    “乔师叔?五月峰有姓乔的长老吗?”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