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第二卷名动月河 第二百六十一章护心禁制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此地的隐形禁制乔远并未学会,但在沉心之境下,他也略微摸索出了此禁制的运行轨迹,按照此轨迹再进行一遍遍的推算,乔远有信心能够将其模拟出来。

    没有时间犹豫,乔远压下心中的激动,换了一处地方盘膝坐了下来,将心神沉入体内,开始尝试布置这隐形禁制。

    此道隐形禁制不同于第二层的攻心禁制,这是一道防御型的禁制,作用也极大。

    此禁制施展之后,可以锁住心神,不让他人窥探,而且这道禁制既是锁住心神,也是保护心神。

    若是别人有什么诡异的术法可以不伤肉身,直击心神的话,此禁制就可以发挥出绝强的防御力,将心神牢牢保护住。

    最典型例子便是那攻心禁制,若是有人以攻心禁制对乔远发动攻击,而乔远心神中布置了这道防御禁制,那几乎完全不用担心,攻心禁制绝不会对乔远有半点效果。

    乔远通过这两道禁制,也略微知晓一些,这禁阵塔内的隐形禁制应该是相生相克的关系。

    如这第三层的防御禁制便专门克制第二层的攻心禁制。

    半个时辰后,乔远猛地睁开双眼,目中闪过一丝期待之色。

    随后他双手快速掐出奇异的印决,这些印决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圆球形状的禁制模型。

    以此禁制模型基础,乔远不断地在上面添砖加瓦,将这道防御禁制不断地完善。

    这一过程持续大约三个时辰,乔远神色极为凝重,他的额头已然泌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其双眼的推演计算之芒更是频频闪烁。

    然而就在片刻后,乔远双手猛地停下,其目中推演计算之芒散去,露出一丝失落之色,随后他轻叹一声,轻声自语道。

    “这隐形禁制真是一道比一道复杂,一道比一道精细,刚刚只出现了一丝细微的偏差,便全盘瓦解了。”

    说完他深呼了两口气,双手慢慢垂下,闭目调息了起来。

    这一些尝试布置,虽然对他消耗并不大,但对于心神的损耗却是不小。

    而且一旦失败,其心绪会有波动,必须调息一段时间将心绪抚平,否则再尝试布置,失败的几率肯定会很大。

    一炷香后,乔远缓缓睁开双眼,其神色一片平静,随后他双手又开始快速掐诀,布置那隐形禁制。

    这一次乔远布置的倒是颇为顺利,许多难点他都从容而过,只不过在最后禁制将成之时,乔远有些着急了,疏忽了一点,造成整个禁制再次崩溃。

    这布置禁制就如同建设宫殿一般,容不得半点疏忽,一旦有一点失误,这建出来的宫殿必然会出现坍塌。

    时间就在一次次的尝试中流逝,转眼又过去了一天。

    乔远进入禁阵塔已经整整四天了,不过他没有在意这些,他也不知晓禁阵塔外,正有数百弟子等候着,在为他着急。

    “已经过去四天了,乔师叔怎么还没有到第五层啊,他到底出什么事了?”

    “不应该啊,以乔师叔的实力,到达第五层还是没什么难度的,难道乔师叔忙于修炼,在禁制阵法上疏于钻研了?”

    “我看很有可能,乔师叔的修为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从炼气圆满暴增到筑基中期,时间肯定花在修炼上了,肯定少有时间研究阵法禁制。”

    此刻禁阵塔外的数百弟子已然有大半对乔远失去了信心,他们议论纷纷,有不少人认为乔远是忙于修炼,而忽略了禁制阵法造诣。

    连景山听到这些议论,根本就没有理会,他可是知晓乔远前半个月一直在研究那阵盘。

    那阵盘他曾经看过,只要将其上禁阵知识研究透彻,进入禁阵榜前五十绝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因此连景山站在那里依旧如泰山般稳重,神色没有露出一丝焦急。

    不过易辰风、陈苏柔、方景星、芊芊四人心里倒是打起了鼓,他们并未见过乔远的阵盘,也不知道乔远闭关半个月在研究阵法。

    “哎呀,怎么这么慢啊,他是不是闯不过第五层,不好意思下来,偷偷躲在上面哭鼻子吧?”

    芊芊一脸不耐的表情,小手抓住陈苏柔的手不断地摇晃,开口说道。

    陈苏柔摸了摸芊芊的头,白了她一眼,轻笑着说道。

    “净瞎说,乔远肯定不知晓禁阵塔外有这么多人关注他,他要是真闯不过早就下来了。”

    方景星听着四周的议论,在一旁犹犹豫豫的说道。

    “那个……乔远他不会真的是忙于修炼,疏忽了禁制阵法,此次闯塔不会只是试试水吧?”

    “应该不会,他的性格我们还不了解吗?没有把握的事,他是绝对不会去做的,除非他的目的不是闯塔。”

    易辰风在一旁摇了摇头,缓缓说道。

    这四人想法各有不同,有人对乔远有信心,而有人开始动摇了。

    夏寒并未加入任何人的讨论,但四天的时间,他心中对于乔远能够进入禁阵榜是嗤之以鼻。

    “那姓乔的发现什么隐形禁制,定然是运气使然,而想要进入禁阵榜,那可是需要真正的实力,光靠运气可到不了第五层。”

    夏寒嘴角露出讥讽之色,心中暗道。

    “罢了,真是浪费时间,我还是赶紧去闯塔,好刷新这禁阵榜。”

    夏寒扫了四周数百弟子,眼中露出一丝兴奋,轻声自语道。

    他想到若是自己在这个时候将名次提升到五十名以内,那他夏寒岂不是就是踩在乔远的身上,成为了五月峰新一代的风云人物。

    就算不能成为风云人物,那他的名字也可以被五月峰所有弟子知晓,这样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

    夏寒想到这里,神色立刻透出兴奋,更是有一股浓浓的期待。

    随后他从人群的角落里慢慢走出,向着那禁阵塔大门缓缓走去。

    不过他尚未走到禁阵塔十丈之内,突然一股惊天的光芒从那塔身上散发出来,洒在了此地所有人的身上。

    夏寒双目被那光芒照耀,立刻下意识的伸手去挡,不过接下来,他脸上的兴奋与期待全部被强烈的震惊之色取代。

    不只是他,此地所有弟子的脸上都充满了震惊之色,他们被那光芒刺痛双目,但依旧强忍着想要去看清那塔身。

    “那是……隐禁榜?”

    “没错,是隐禁榜发出的光芒。”

    “居然又是隐禁榜,乔师叔难道又破解了一道隐形禁制?”

    那塔身上的光芒冲天后,便急速暗淡下来,随后便保持着不灭的态势,微微闪烁。

    而此刻所有人都看清了发出光芒的正是隐禁榜,且其上乔远的名字还在微微闪烁。

    连景山在这光芒出现之时,其双目立刻就有刺目的精光爆出,随后他脸上露出欣喜之色。

    他虽然不知晓这隐形禁制是什么,但也知道想要破解隐形禁制极为艰难,不然也不会万年来,没有出现一个人破解隐形禁制。

    与此同时,在禁阵塔出现异变时,古封府一座古老的阁楼内,一个头发花白,面容极为苍老的老者漂浮在窗边。

    他静静的看着禁阵塔的方向,其目中有激动之芒闪烁,轻声自语道。

    “居然又有人引动了隐禁,此人和上次引动隐禁的是同一人吗?”

    而在禁阵塔的地底深处,一座庞大的地宫内,在禁阵塔光芒闪烁之时,那地宫内突然出现了两道阴森的绿芒。

    这两道绿芒好似一双诡异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上方,仿若它可以穿越地底的阻隔,将目光落在第三层的乔远身上。

    “居然又是此人,本座这次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厌恶的气息,十分厌恶,吼……”

    片刻后,这地宫内突然回旋起了一阵嘶哑的话语,紧接话语之后的则是一声愤怒的咆哮,震动着地宫的每一层角落,但却诡异的没有传到外界。

    不过在第三层的乔远,他在那吼声发出的时候,突然生出了一种心悸之感,好似自己正被一头散发滔天凶芒的恶兽盯着。

    “怎么回事?怎么感觉有人盯着我?”

    乔远神色一变,神识连忙散开,在四周仔细扫过,而且他更是做好了拿出月无痕道袍的准备。

    因为刚刚的心悸之感,让他生出了一种死亡的危机,好似大祸即将临头。

    与此同时,那古封府的老者眉头一皱,大袖一挥冷冷的说道。

    “居然还不死心,这一次只要此人能够掌控禁阵塔,你必死无疑。”

    这话语悠悠,仿若透过无近距离,传到了禁阵塔下的地宫中,落在了那神秘存在的耳中。

    在这话语传入之时,那两道阴森的绿芒立刻大盛,其内充满了不甘与愤怒,随后一阵阵咆哮回荡在地宫之内。

    不过这一次,这咆哮声却是没有对乔远造成一丁点的影响。

    禁阵塔第三层,乔远谨慎小心的观察了四周许久,见四周真的没有一点异动后,他才缓缓收回心神,将目光投向了手中的禁制。

    不过即便如此,他的神识依旧散开方,时刻注意着四周,若是有一点风吹草动,乔远便会立刻拿出月无痕的道袍。

    攻心禁制呈球状,这防御隐形禁制也是呈圆球状,不过这防御隐形禁制比攻心禁制大许多,差不多有心脏大小,似乎刚刚可以将一个人的心脏包裹。

    乔远双目露出激动,盯着手中的禁制圆球,轻声自语道。

    “攻心禁制是为攻心,此禁制为护心,便叫做护心禁制吧。”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