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第二卷名动月河 第二百六十五章山雨欲来风满楼(七夕一更)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这剩下的七天时间,乔远没有再研究禁制,而是白天抓紧时间在空间珠内修炼,晚上若是有月色,便会迎着月光修炼清月心经。

    另外他还将从杜高那里获得的小幡与扇门炼化了一番,做到能够熟练运用。

    这两样防御灵器都是极品灵器,防御力也就比土灵盾弱上一些,足以抵抗筑基后期修士的攻击。

    多一件防御灵器,便多一层保障,这是他为进入草灵谷做的准备。

    还有寒煞之气与死煞之气,乔远这段时间一直有抽空炼化,如今已然基本炼化完毕,可以随心所欲的调动。

    此刻乔远盘膝坐在空间珠的山谷中,白月在那水潭内闭目修炼,而他则低头看向手中的一枚玉佩。

    这枚玉佩背面刻着一些亭台楼阁,正面则刻着一个大大的“明”字,这正是明若留给乔远的玉佩。

    “六极篇太过艰难晦涩,想要修炼成功不知道要多少岁月。”

    乔远脸上露出苦涩,轻声喃喃。

    这六极明王功极为不凡,若是没有人指导,光靠乔远自己摸索,连入门都是艰难无比。

    乔远研究这六极篇已然有一年的时间了,但几乎没有什么进展。

    即便他现在修为到了筑基中期,也只是略有了一丝明悟,距离修炼至大成,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所以他索性将六极篇暂时放下,专心修炼这清月心经,毕竟他是月无痕的传承者,修炼清月心经较为容易,短时间内也能起到了效果。

    乔远手指在那玉佩上轻轻摩挲着,目中露出柔和,一脸思念与追忆。

    一盏茶后,乔远闭上双眼将玉佩收起,神色恢复到了平静状态。

    “大风起,云飞扬,万风凝,百人伤,有道以灵挽无形之风,万物皆惧掌众生之死。”

    他的脑海中慢慢浮现出了一段段口诀,这些口诀他极为熟悉,几乎可以做到倒背如流。

    因为这口诀便是他的基础功法,灵风决。

    而刚刚乔远心神中浮现出来的口诀,则是灵风决中记载的最强秘术,大风术。

    这大风术分为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为风起,筑基期可以学习,威力颇为强大。

    第二个部分为风杀,金丹期才可以学习,威力极强,灵风决中记载,风杀一出,百人伤灭,由此可见此术之强。

    第三个部分为风灭,这是大风术的最强手段,只有到了元婴期才能学习,至于其威力,一句万物皆惧掌众生之死,便可让人感受到无法言喻的强悍。

    “风起,风杀,风灭,如今我只能学习那风起之术,此术颇为强大,修炼起来也有些难度,不过好在我灵风决修炼的极为扎实,修炼成功还是不成问题,只不过就是时间来不及了。”

    乔远心中暗道,此术是他炼气期时一直惦记的秘术,但自从他在藏经阁学会了煞风指,弥补他缺少法术秘术的短板后,这风起之术便被他放下了。

    而他突破至筑基期后,时间都花在了清月心经与研究禁制阵法上,实在抽不出时间修炼这风起之术。

    如今闯过了禁阵塔,乔远才有多余的时间,将这风起之术找出来慢慢研究。

    时间缓缓而过,随着草灵谷的开启之日越加临近,月河宗似陷入了紧张的状态。

    有资格进入草灵谷弟子纷纷在洞府内闭关不出,争取在这最后一段时间内再多准备一番,好在进入草灵谷后大展身手。

    原本此事只是与数十个弟子有关,其他人完全不会受到影响。

    但不知为何,一些数十上百年不出关的元婴长老,却是齐齐在这段时间出关,好似将有大事发生。

    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笼罩在了月河宗所有长老弟子的心头。

    一月峰的修炼广场上,七个弟子围坐在一起议论不断,他们脸上神色各有不同,有人疑惑,有人好奇,有人兴奋。

    “你们听说了吗?紫阳长老与紫月长老闭关百年后,在今日清晨一同出关了。”

    “早就听说了,我自从拜入一月峰以来,还从未见过这两位长老,听说他们很是年轻,而且是一对兄妹。”

    “没错,紫阳长老与紫月长老的确是兄妹,他们二人天资极为惊人,据说只用了三百年,便一同突破到了元婴期。”

    “你们猜他们一同出关是为何事?会不会是因为几天后的草灵谷。”

    不止是一月峰有这种情况,二月峰、三月峰、五月峰也有一到数位元婴期长老破关而出。

    这种情况在月河宗极为罕见,除非有敌对宗门入侵,才会出现这么多元婴长老齐齐出关的情况。

    由于动静太大,宗门也无法阻止弟子们的言谈议论,不过大多数长老都会教导自己的弟子,在外不要随意议论元婴长老。

    而燕尘子、卓琴心、红裳童子以及段天固都没有出面解释,而且这四人仿若消失了一般,这七天一直没有出现弟子长老身前。

    其实不只是弟子们奇怪,议论纷纷,有些互相交好的金丹期长老也会在一起说上两句。

    五月峰古封府,一座的大堂内,此刻这里从上至下坐着四名老者,那坐在最上方的老者身着打扮颇为邋遢,正是五月峰峰主段天固。

    而坐在下方的三位老者,一个个皆是虎目精烁,面色红润,精气神极为充足。

    而且在他们身上有一股不弱于段天固的威压隐隐扩散而出,这三位老者赫然都是元婴期长老。

    “三位师弟,此次行动对我月河宗极为重要,容不得半点马虎,一旦有了差错,恐怕这南泰修真界又会再起纷争,而我月河宗也会成为众矢之的。”

    段天固扫了下方三位老者一眼,神色极为郑重的说道。

    “师兄放心,此事我等心中自有分寸。”

    三位老者中一位身穿白袍的老者,神色同样极为郑重的开口说道。

    段天固点了点头,正要再开口说话时,其目光一闪,大袖向着门前一挥,顿时一道禁制光幕散去。

    光幕散去,一个身形极为壮硕的大汉从门外一步走了进来,这大汉正是连景山。

    连景山走进大堂,看到坐在段天固下面的三位老者,神色立刻一凝,露出极为恭敬之色,看向三位老者躬身一拜说道。

    “景山拜见孙师叔,张师叔,马师叔。”

    那三位老者郑重的神色在连景山进门时便收了起来,此刻他们皆是露出笑意,对着连景山点了点头。

    “师尊,不知叫景山来所谓何事?”

    连景山身影一转,神色露出疑惑,看向段天固恭敬的问道。

    段天固神色依旧极为郑重,看向连景山缓缓说道。

    “此次草灵谷开启,由你与一月峰的陆虹还有三月峰的雷山带队。”

    此事连景山没有露出意外之色,毕竟这带队之人早就决定了,他之前也有所听闻,此刻也只是通知他而已。

    “此事还请师尊放心。”

    连景山点了点头,向着段天固极为郑重的说道。

    段天固点了点头,没有让连景山离去,而是话语再起。

    “你将队伍带到草灵谷外,安全将他们送入其内后,为师还有一个任务交给你。”

    连景山目光一凝,没有说话,而是极为认真的看着段天固。

    “你大师兄传回消息,说他要回来了,一个月后,你去九封国天阳城接他,接到他后将这枚玉简交给他,随后你便可以回到草灵谷外待命了。”

    连景山听到这番话语,神色立刻大变,脸上露出狂喜之色,更是激动的身子似颤抖了起来。

    “师尊,大师兄真的要回来了?他不是在东林大陆历练吗?”

    段天固提到自己的这个大徒弟,脸上也显现出了自豪的神色,轻声开口说道。

    “嗯,此事事关重大,除了我们几人,还没有他人知晓,你万不可透露出去。”

    连景山听到这番话语,心中立刻有了疑惑,大师兄回来本是一件大喜事,为何不让他人知晓。

    不过他却没有问出此疑问,而是目光一转,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师尊,大师兄之前在东林大陆历练,一个月的时间能赶回来吗?”

    这个世界共分为五处地域,东西南北中,南泰大陆极为广阔,同时距离其他大陆极为遥远,一般来往都是通过海上的灵船,当然也有一些极为少见的上古传送阵。

    不过这些传送阵大多破损不堪,且消耗极大,被数个强大宗门的掌控着,一般修士无法用传送阵来往各个大陆,只能通过灵船跨海来往各大陆。

    因此想要从东林大陆来到南泰大陆,至少也要一年的时间,一个月的时间根本不可能赶回。

    “你大师兄一年前便准备回来了,如今估计快要到达南泰大陆海岸了。”

    段天固脸上自豪之色更浓,轻声解释道。

    那坐在下方的三位老者,脸上也有自豪之色,显然他们对于连景山的大师兄也是极为熟悉。

    连景山神色露出恍然,点了点头,随后他接过段天固给的玉简,缓缓退出了大堂。

    连景山走出古封府后,低头看向手中的一枚黑色玉简,轻声喃喃道。

    “这玉简竟然有特殊封印,大师兄一年前便准备回来,如今恰好赶在这个时间段,是因为草灵谷吗?”

    附:今日七夕,不多说了,身为单身狗的小蓝给大家发福利,七更奉上,望有对象的过个哈皮的节日,给你们对象推荐一下《绝世镇封》这本书,没对象的单身贵族们,那就拿起手机,不要去看朋友圈,不要去刷微博扣扣,打开的app,点开《绝世镇封》最新章节,做一只有品位的单身贵族吧。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