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第二卷名动月河 第二百七十章杀机(七夕第六更)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想到这里,紫袍老者闪过一丝果断,其话语极为冰冷的传出,随后他抬手向着乔远蓦然一指。

    “既然你不答应,那休怪老夫心狠手辣。”

    这一指之下,乔远生出了一股强烈的生死危机感,同时其汗毛竖立,瞳孔收缩,来不及思索,直接引动了符宝内的神通。

    他相信若是自己硬生生的承受那一指,那他今日恐怕就要血溅当场。

    “他想杀我?”

    乔远心中暗道,这是他来三月峰之前没有料到的,毕竟就算他与凌婉晨的关系得不到认可,那也没有必要杀人。

    况且乔远是段天固的弟子,而且与这次草灵谷开启大有关联,依仗着这一点,乔远才敢在三月峰如此大胆行事。

    可他万万没想到,这紫袍老者真的下了杀手,就乔远的所作所为来看,就算有错,也罪不至死,显然这紫袍老者想杀他是另有原因。

    这一点,乔远已然明白,只是乔远不知道自己与紫袍老者有何仇怨,才会让他疯狂到不顾段天固,不顾草灵谷开启在即,在众目睽睽下下杀手。

    话说回来,符宝神通一出,立刻便有一名虚幻的老者凭空出现在了乔远身前。

    那老者出现后抬手一挥,便有一根细长的鱼竿出现,随后老者拿着鱼竿向着紫袍老者猛地一甩,顿时就有一根纤细的银线向着紫袍老者而去。

    但那紫袍老者神色不变丝毫,那一指点出,立刻便有一道尺许长的紫芒从指尖飞出,直奔乔远而去。

    这一幕说来话长,但其实只是转瞬间的事情,庭院中的凌婉晨根本没反应过来,当她看见那道紫芒出现时,心里才明白了紫袍老者对乔远的杀机。

    “师尊住手……”

    凌婉晨哀吼一声,双手握拳更加猛烈的向着那无形隔膜砸去,可无论她用出多大的力气,即便将全身战神血脉之力催动,也依旧无法撼动那无形隔膜。

    此地如此大的动静,自然引起了阁楼群中不少弟子长老的关注,他们纷纷站在高处,在远处看向这里,根本不敢靠近。

    “凌长老这是怎么了?怎么对一个筑基弟子下杀手?”

    “那人好像是五月峰段长老新收的弟子,乔远。”

    “我等还是莫要议论,最好当做没看到的好。”

    几位金丹期的长老踏在半空,遥遥感受到那股恐怖的元婴威压,心神震颤之下,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不远处的雷山,看到紫袍老者下了杀手,神色一变,心中暗道。

    “师尊为何对乔远下杀手,他只不过是擅闯此地,罪不至死,而且他是五月峰峰主的弟子,若是乔远真的死在了师尊手中,恐怕段峰主绝不会罢休。”

    这雷山有心想要阻止,但在那股恐怖的威压下,连他也是心神骇然,根本难以靠近。

    轰隆一声巨响,那紫芒与虚幻人影投出的鱼线相碰,那鱼线根本没有太大的阻挡之力,直接寸寸粉碎,化成点点光芒消散在了空中。

    毕竟这符宝只是不完全的元婴符宝,发挥出来的威压与力量只是无限接近元婴期,与真正的元婴期修士还是有着巨大的差距。

    鱼线寸寸崩溃,之后便是那鱼竿,刹那间,鱼竿鱼线全部消散,那紫芒直接落在了虚幻人影身上。

    两相对碰下,一股巨大的风暴冲击扩散而出,借着这股风暴冲击,乔远的身体恢复了行动。

    他背后八个风之气旋急速凝聚而出,瞬息间便后退出了百丈,远离了那碰撞的风暴中心。

    数息过后,那股风暴在紫袍老者的压制下急速消散,不然若是任由这风暴扩散出去,恐怕这阁楼群立刻便会毁去部分。

    紫袍老者的一指彻底被化解,但那符宝也在这一指下崩溃消散。

    乔远看见这一幕,没有丝毫心疼之意,那符宝本来就只能使用一到两次,如今用来保住了自己的一条命,也算是值了。

    不过这一指虽然被挡下,但那只是紫袍老者的随意一指,若是他再来一指,乔远又该如何。

    那紫袍老者目中的杀机已然隐藏不住,他知道段天固与红裳童子肯定接到了消息,正在急速赶来,若是不在他们来之前杀死乔远,那就没有机会了。

    想到这里,紫袍老者再次大袖一挥,向着乔远伸出右手,一指点去,不过这一指尚未点出,一阵带着愤怒与果决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师尊,你若再敢伤乔远,我就死在你的面前。”

    紫袍老者听到此话,眉头一皱,立刻放下右手,转身看向后方,只见凌婉晨双手持剑架在自己的脖颈上。

    她的脖颈已然被剑锋割破,丝丝腥红的血液从伤口缓缓流出,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凌婉晨双手更加用力的将剑锋向着自己的脖颈压去。

    “放他走。”

    凌婉晨大吼道,她的双目已然没有泪水,只有愤怒与决然,甚至其内还隐藏了一丝恨意。

    紫袍老者看着凌婉晨的目光,心中顿感刺痛,深呼了一口气,似内心正在进行着剧烈的挣扎,放还是不放?杀还是不杀?

    “婉晨,你住手,我不会死的。”

    乔远看到凌婉晨持剑将要自刎的一幕,眼中充满焦急,赶忙冲了过去,大吼道。

    可凌婉晨根本就不看乔远,而是怒视紫袍老者,再次大声吼道。

    “放他走。”

    随着她这句话吼出,其脖颈上的剑锋再次压进了一寸,血管被割破,大量的血液泉涌一般喷洒而出,犹如一朵绽放的血玫瑰。

    “晨儿住手!”

    “婉晨住手!”

    紫袍老者与乔远看见这一幕,几乎是同时喊道。

    乔远说完便冲到了紫袍老者身前不足二十丈,其手中隐藏了一根幽黑如墨的长针,看向紫袍老者怒喝道。

    “让我进去。”

    那幽黑如墨的长针正是在清风寨时,乔远遇见的神秘黑猫赠与他的保命毛发。

    据那黑猫所说,这毛发中铭刻了一道神通,此神通一旦施展将有天崩地裂,山河破碎之效。

    这毛发乔远本不想拿出,因为一旦施展若真的有那般威能,这月河宗恐怕立刻便会土崩瓦解。

    但此刻他却是被紫袍老者逼急了,被凌婉晨逼怕了,疯狂之下,乔远根本想不了那么多,现在他只想凌婉晨能够放下剑,好好活下去。

    “你走!”

    紫袍老者叹息一声,没有转身看乔远,而是大袖一挥,将乔远身体卷动,向着远处飞去。

    “婉晨,为师放他走了。”

    凌婉晨看着乔远逐渐远去,脸上露出了凄凉的微笑,双手缓缓松开,长剑坠落在地,传出铿铿的清脆之音。

    “凌如渊,你伤我弟子,更是连下杀手,还在他体内种下了暗劲,此事你要给老夫一个交代。”

    紫袍老者看凌婉晨放下长剑,正要上去为她疗伤,但突然间,他眉头一皱,转身看向乔远飞去的方向,一阵愤怒的话语轰轰传来。

    乔远本已飞出了千丈之远,但在空中却是被一名身穿麻布衣衫的老者接住,那老者正是段天固。

    段天固看见乔远衣衫上有大片的血迹,神识一扫便发现了他体内的伤势,而让他双目寒光乍现的是,乔远的体内竟然隐藏了一股暗劲。

    这股暗劲短时间不会有事,但一旦过了一定的时间,便会全面爆发,彻底摧毁乔远的身体。

    段天固卷着乔远落在了紫袍老者身前百丈外,他一掌落在乔远背后,灵力涌动,将乔远体内的暗劲化解,更是暂时压制住了乔远的伤势。

    “他是你的弟子?那他为何强闯我三月峰弟子的修炼之地,更是以符宝镇压老夫的弟子?”

    紫袍老者神色冷冽,没有半点以大欺小的羞耻感,更是极为理直气壮的说道。

    段天固见紫袍老者一副毫不理亏的模样,心中怒意更重,冷哼一声说道。

    “哼!他虽然来到了此处,但并非强闯,就算是强闯那也罪不至死,你身为月河宗元婴期长老,是非不分便要以大欺小,残杀筑基弟子,此事你定要给我一个交代,否则今日老夫非要领教一下你的神通。”

    紫袍老者神色露出凝重与犹豫,虽然他并不怕段天固,但此处是三月峰,一旦两人在此地大打出手,恐怕会造成极大的破坏,甚至会误伤许多弟子。

    “老顽固,你莫非以为老夫怕了你,此子以符宝镇压老夫弟子,并且强闯我三月峰弟子修炼之地,若是不严加惩治,那我三月峰岂不是成了别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之地。”

    他话语说完,其全身便有紫气缭绕,一股惊人的威压蓦然从他身体中爆发出现,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动手的样子。

    段天固自然也不会示弱,其全身修为轰然爆发,恐怖至极的元婴期威压轰然而出,直接笼罩在了方圆十丈内,将地上的碎石全都碾成了碎末。

    “两位住手。”

    就在两人蓄势以待,准备动手之时,远处天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大喝,随后一道红色长虹向着此处急速飞来。

    红色长虹转瞬间便落在了段天固与紫袍老者中间,化作了一个身穿红衣的童子,此人正是狄清竹赶去请来的三月峰峰主红裳童子。

    “师弟,住手。”

    红裳童子神色极为难看,出现后先看向紫袍老者,沉声开口说道。

    紫袍老者见红裳童子到此,显然这架也打不成了,他冷哼一声,直接散去了威压。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