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第二卷名动月河 第二百七十一章预言(七夕第七更)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红裳童子见紫袍老者散去威压,便转过身看向段天固,脸上露出笑容,轻声说道。

    “段师兄,还请莫要动怒,咱们都是月河宗的长老,这让弟子们看见岂不是成了笑话。”

    段天固神色颇为阴沉,同样冷哼一声,散去了全身威压。

    “红裳,凌如渊伤我弟子,更欲杀乔远,而且他还不顾身份在乔远体内留下暗劲,若不是老夫及时赶到,恐怕乔远活不过三天。”

    段天固话语极为冰寒,落在红裳童子的耳中,让他目光一沉,神色极为难看。

    凌婉晨之前以为紫袍老者真的放过了乔远,没想到却是这样,她神色一变,双眼再次露出愤怒之色,同时那股淡淡的恨意逐渐浓郁了起来。

    “师尊,这一切都是真的?你真的要杀乔远?”

    虽然她心中已然明白了一切,但凌婉晨依旧还是一副悲痛之色,看着紫袍老者颤声问道。

    紫袍老者看着凌婉晨悲痛的神色,以及那逐渐浓郁的恨意,心中暗叹,沉默不语。

    “师弟,你真的要杀乔远?”

    与此同时,红裳童子也在一旁开口问道。

    紫袍老者依旧沉默,此事他无法辩解,毕竟刚才的一幕幕,有太多弟子与长老看见,而且他性格向来强势霸道,根本不屑于去辩解。

    “师弟,你糊涂啊。”

    红裳童子见紫袍老者沉默不语,再看其他人的神色,如何猜不出来事情的真相,他脸上露出痛心之色,长叹一声说道。

    紫袍老者眉头一皱,连忙开口说道。

    “师兄,此子以符宝镇压雷山,更是强闯我三月峰,若是不严惩,那我三月峰今后在月河宗还有何威信,还有何弟子会选择我三月峰一脉?”

    段天固听到紫袍老者的话语,嘴角露出冷笑,直接寒声反驳。

    “严惩?哼,乔远所犯之错罪不至死,你想杀他定是另有原因,这都不过是借口。”

    红裳童子见两人又要吵起来了,轻叹一声连忙大袖一挥,一层无形屏障将三人笼罩入内,随后他再次开口说道。

    “此事不论谁是谁非,两位都是身份极高之人,不应在弟子面前争论,这样吧,咱们换个地方再解决此事。”

    两人自然也不愿在小辈面前损了形象,此刻也是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只不过他们三人正准备离开此地时,乔远却是眼露恳求之色,开口说道。

    “师尊,我想留在这里。”

    段天固自然知晓乔远与凌婉晨的关系,此刻轻叹一声,看向紫袍老者沉声说道。

    “凌如渊,让他进去与那女娃道个别。”

    紫袍老者自然不会答应,他冷哼一声正准备开口说话,那红裳童子却是抢先开口说道。

    “师弟,你就答应吧,这两个孩子不过只是道个别而已,就算你不顾别人,你也不顾那丫头的感受吗?难度你真的要那丫头恨你,你才满意?”

    紫袍老者欲要拒绝的话语没有说出口,而是陷入了沉默。

    片刻后,紫袍老者转身看了一眼凌婉晨,看到其眼中的愤怒与恨意,他的心中也有了刺痛。

    叹息一声,紫袍老者大袖一挥,散去了庭院门口的无形隔膜,随后他看也不看乔远与凌婉晨,直接化作一道紫色长虹,向着远处飞去。

    段天固看见紫袍老者妥协,脸色略有好转,随后他与红裳童子一同化作长虹,紧随紫色长虹向着远处飞去。

    那无形隔膜破开的瞬间,凌婉晨眼中立刻留下了欣喜的泪水,其身展开了一生最快的速度向着乔远而去。

    乔远脸上同样露出了开怀的微笑,向着凌婉晨疾驰而去。

    两人迅速临近,没有过多的话语,只有那两张如繁花盛开的笑颜。

    凌婉晨伸出玉手轻轻拂去乔远嘴角的鲜血,眼中露出心疼之色。

    乔远同样抬起手,轻轻抚摸凌婉晨的脖颈,将那已然渐干的血迹抹出一道刺目的痕迹。

    “你何苦如此。”

    乔远一脸不忍之色,柔声说道。

    “若你死在师尊手中,就算我能活下去,也会愧疚痛苦一生,既如此,我还不如随你一起死去。”

    凌婉晨饱含深情的双目紧盯着乔远,脸上露出极为灿烂的微笑,缓缓说道。

    乔远沉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如何做才能回报这个女子的深情。

    两人就这样,四目相对,静静凝视,没有其他的话语,但心中的一切已然在目光中表露的清晰无疑。

    一盏茶后,凌婉晨拉着乔远的手,走进了那庭院中的阁楼内。

    阁楼外有禁制弥漫,可以阻挡其他人的进入与窥探,阁楼内颇为简单,只摆放了几张桌椅,以及一个打坐修炼的蒲团。

    凌婉晨拉着乔远坐在一张宽大的椅子上,两人相互依偎,依旧没有开口,只是默默的感受着对方的体温与呼吸,心中期盼着时间能静止在此时,永远不要流逝。

    一炷香后,乔远心中一动,偏过头看向凌婉晨轻声问道。

    “婉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不去草灵谷了?而且还让你师姐去给我送信?”

    凌婉晨听到乔远的问话,美目露出了疑惑,略微仰起头看向乔远,缓缓说道。

    “我也不清楚,自寒炎谷回来后,师尊便不许我随便外出,每日只能在这里修炼,前两天师尊才告诉我,师姐会替代我去草灵谷,让我静心在这里闭关。”

    说完凌婉晨轻叹一声,玉手缓缓握紧乔远的手继续说道。

    “我本不同意此事,但师尊将此地以阵法封印,除非有他的同意,我无法离开,所以我才求师姐送玉简给你。”

    “乔远,对不起,我不知道师尊为何对你……”

    乔远摇了摇头,目光示意凌婉晨不必再说,随后他慢慢开口说道。

    “草灵谷不去也罢,你就安心在这里修炼,不用多想。”

    他知道此次草灵谷会有变故,恐怕还会有不少危险,如此的话,不去草灵谷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凌婉晨依靠在乔远的肩膀上,一头散发着清香的发丝贴着乔远的脸颊。

    乔远右手揽着凌婉晨的纤腰,左手紧握凌婉晨的玉手,心中一片平和,此刻他不愿去想这一切隐秘,也不愿去想未来如何凶险,只愿在这温柔怀与绕指柔间珍惜每一息时间。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转眼便是一个时辰,阁楼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呼唤。

    乔远与凌婉晨听到阁楼外的声音,立刻脸露不舍互相凝望,他们双手各自捧着对方的脸颊,似要将对方的容颜铭刻在记忆深处。

    “乔远,以后……不要来三月峰找我了,小心……师尊!”

    凌婉晨美目透着浓浓的不舍与深情,颤抖着红唇说道,说完她不等乔远回话,便将那极致火热的红唇贴在了乔远的唇上。

    这一刻,两人的心跳似乎骤然停止,四周一切的声响消失殆尽,唯留下那一抹香甜的味道让人无尽回味。

    一息、两息、三息过后,凌婉晨低下眼眸,俏脸绯红一片,轻轻挪开了红唇,看向乔远的不舍与深情似更浓了几分。

    “婉晨,静心修炼,等我回来。”

    乔远双目同样有不舍与深情之色,但其话语却是充满了坚定,说完他便站起身来,深呼一口气,向着阁楼外缓步走去。

    凌婉晨重重的点了点头,起身相送,一直看着乔远走出阁楼外,站在了段天固的身旁。

    段天固看了一眼乔远,又扫了一眼凌婉晨,心中暗叹,没有说话而是大袖一挥,卷着乔远的身子向着山下飞去。

    凌婉晨纵身一跃直接站在了阁楼的房顶上,站在最高处,看着乔远的身影急速远去,直到乔远的身影完全消失无影,她也没有离去,依旧站在那最高处静静凝望。

    不远处的狄清竹看见凌婉晨凝望的身影,心中暗叹,没有上去劝阻,而是转身向着远处默默走去。

    紫袍老者与红裳童子站在三月峰峰顶,看见了这一幕,红裳童子开口说道。

    “师弟,这两孩子即是真心喜欢,你又何苦做那拆散鸳鸯的恶人。”

    “师兄,晨儿是我看着长大的,她能够获得幸福,我又何尝不开心,只是那乔远是她的宿劫之人,他们不能在一起。”

    紫袍老者长叹一声,神色露出疲惫,缓缓说道。

    红裳童子眉头一皱,摇了摇头,对紫袍老者的话语不以为意。

    “宿劫之人?这不过是数千年前的一道预言,过去了这么久,且不说这预言能否应验,就算能够应验,那预言也不一定说的就是他们两人。”

    紫袍老者神色露出坚定,连忙说道。

    “预言之说,虽虚无缥缈,但此次晨儿获取战神传承得乔远帮助,这便是预言中的事情,此事已然成真,那接下来的事情又怎会不真,而且此事宁可错信,也不可忽视,晨儿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红裳童子知晓紫袍老者的性格,摇头一叹,轻声说道,说完他便转身离去了。

    “罢了,此事我也不管了,但有一点,你不许再对乔远出手,这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若是处理不好,恐怕会影响两座山峰的关系。”

    紫袍老者没有说话,而是身影一晃,化作一道紫色长虹,离开了此地。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