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第二卷名动月河 第二百七十六章月河与月水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此刻不是研究这绿色石头的时候,乔远收起心思,拿出那枚传音玉简,将手伸出了光幕之外,随后这玉简直接向着远处急速飞去。

    乔远自然不会走出光幕,亲自去寻找连景山,不然他肯定会暴露绿色石头,甚至月无痕传承者的身份也会暴露出来。

    而那传音玉简,乔远做过一些手脚,连景山只能看到里面的信息,而绝不知道是谁发出的。

    发出玉简后,乔远将那绿色石头收了起来,离开了此处,回到了曲云薇身旁。

    “不用太过担心,陆长老若是知晓不敌,她定然会通知连师兄,况且这战船就在此处,她还可以随时退回来。”

    曲云薇神色很是焦急,看得出来她与这陆虹的关系不错,乔远脸上露出安慰之色,缓缓说道。

    说完乔远便将目光投向战船后方,只见一名身穿红衣的娇小少女与一名柔媚似水的蓝裙女子,战的是难分难解。

    她们一人隔空操控大剪刀,一人操控蓝色飞剑,一会儿冲上百丈之高的天空,一会儿又落在丛林之内,种种神通术法轰鸣,将那方圆十里的丛林破坏的是满目疮痍。

    两人修为都是金丹大圆满,实力相近,一时半刻难以分出胜负。

    不过那虎牛兽却是遭了池鱼之灾,阵阵斗法余波落在它的身上,让它是哀嚎不断。

    而它的四只爪子又被陆虹以绸带束缚,根本难以逃遁,只能趴伏在地上颤抖哀嚎,渴求这两位女子斗法时,能够避开它。

    但此刻斗法间,一个疏忽就可能决定胜负,她们岂能为这虎牛兽分心,而是不管不顾,即便这虎牛兽死在了斗法余波下,她们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而就在此时,远处天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刺耳的鹰唳。

    随后一只足有三百丈大小的三头雄鹰,挥动着百丈宽的巨翅,划破天际,向着这里急速飞来。

    “陆虹,银角已经被你收走一只了,我劝你还是莫要贪心。”

    蓝裙女子听到那鹰唳,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瞬间拉开了与陆虹的距离,轻声说道。

    陆虹看见那三头雄鹰,并未露出意外之色,此鹰她早就以神识探查到了。

    “你以为就你有帮手?”

    陆虹说完,双手立刻掐出数道奇异的印决,向着那黑月战船隔空一点。

    顿时那黑月战船通体一震,轰轰之声回荡,立刻调转方向,向着陆虹急速临近。

    陆虹虽然没有令符,但她在那令符中留下了精血,得到了令符认可,也可以催动战船的行驶。

    只不过没有连景山与雷山的配合,她无法让战船发动攻击。

    千丈大的黑色战船,行驶在天空上犹如一头庞大无比的绝世凶兽,落在那蓝裙女子的眼中,让她神色蓦然一凝,双目充满了凝重。

    那不远处正疾驰而来的三头雄鹰,看见这是它身躯三倍大的战船,速度也骤然慢了下来。

    “若我没猜错,这便是传说中的黑月战船?月河宗真是好大的手笔,连这等重宝都拿了出来。”

    蓝裙女子看着那越来越近的黑月战船,神色越来越凝重,她看向陆虹冷冷的说道。

    “呵呵……,你知道就好,就你们月水宗的这头三首鹰,不知能否承受黑月战船一撞之力?”

    陆虹嘴角露出讥讽之色,扫了一眼远处的三头雄鹰,轻蔑的说道。

    蓝裙女子听闻此话,神色立刻一变,不过她尚未开口,远处那三头雄鹰上的两名金丹大圆满修士,直接一步踏空,齐齐向着此处飞来。

    这两名修士,左边之人是一名身穿白袍的老者,这老者头发半白,面容和蔼可亲,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看起来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样。

    而右边之人是一名身穿短衫短裤的中年壮汉,这壮汉方正脸,浓眉大眼,一头寸许长的短发,看起来极为干练。

    “呵呵,原来是月河宗的陆仙子,老道这里有礼了,不知月河宗派出的另外两位道友是谁?”

    那带着慈祥笑容的白袍老者来到蓝裙女子身边,看向陆虹抱拳一施礼,轻笑着开口说道。

    而那中年壮汉却是没有理会陆虹,双目死死的盯着正疾驰而来的黑月战船,神色极为凝重。

    “笑老头,你们月水宗的人莫非净喜欢干些强盗之事,一个不成,就三个一起来?”

    陆虹双手环抱在胸前,目露讥讽之色,大声呵斥道。

    那中年壮汉听到此话,虎目一瞪,神色极为冰寒的盯着陆虹,似有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样子。

    “大块头,你瞪什么瞪,再瞪我拿战船撞死你,你们月水宗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陆虹见中年壮汉瞪来,她也将美目睁得大大的,死死的瞪着中年壮汉,语气恶狠狠的说道。

    “你……”

    中年壮汉被陆虹的一番话语气的不轻,话语刚刚出口,却是被那白袍老者挥手打断了。

    “陆仙子切勿动怒,我等没有恶意,这虎牛兽是仙子先发现的,自然归仙子所有,刚刚玉师妹也是太久不见故人,想要与仙子切磋切磋,这才与仙子斗法一番。”

    白袍老者话语出口,立刻让一旁的中年壮汉与蓝裙女子一愣,他们纷纷眼露不解之色,看向白袍老者。

    “师妹莫要因小失大,一只银角而已,送她便是,为一只银角与月河宗交战,实在不值。”

    白袍老者脸上笑意不减,但却暗自传音给了蓝裙女子与中年壮汉。

    “而且老夫感觉到了两道强悍的气息正在急速临近这里,显然是他们月河宗的两位金丹圆满修士,若是这两人回来,他们三人一同操控这战船,恐怕我们只能暂时回避。”

    蓝裙女子神色露出不甘,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说什么。

    中年壮汉冷哼一声,再次瞪了一眼陆虹,但却没有说什么。

    “笑老头,还是你识时务,这银角我就收下了。”

    陆虹脸上露出笑容,轻声说道,说完她还露出嘲讽之色,扫了一眼那蓝裙女子。

    “陆仙子请便。”

    白袍老者脸上依旧是那慈祥的笑容,轻声说道。

    陆虹没有丝毫犹豫,玉手一挥,那十丈长的大剪刀直奔虎牛兽而去。

    不过在这期间,陆虹的神识却是始终盯着白袍老者三人,若是他们有一点异动,陆虹便会立刻出手防御,随后引动战船撞来。

    不过她显然是多虑了,这只银角的确没有被白袍老者看在眼中,陆虹成功剪断了银角,将其收入了储物袋,随后她一招手,那束缚虎牛兽的绸带散去。

    “你这小兽还算老实,本姑娘说放你一条生路便放你一条生路,走吧。”

    陆虹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看着那满是伤痕的虎牛兽轻声说道。

    说完那虎牛兽呜咽一声,眼中露出恐惧之色,急忙向着远处跑去,不过它尚未跑出百丈,其身体外便有一道蓝光闪烁。

    顿时,那虎牛兽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猛地倒在了地上,身体剧烈的抽搐了几下,便再没有动弹。

    而那虎牛兽的腹部却是豁开了一道七丈长的伤口,其内鲜血内脏散落四方,染红了那一片大地。

    而那道蓝光一闪,化作一把三尺长的蓝色飞剑,飞回了蓝裙女子的手中,随之一同落入她手中的还有一枚银色的妖丹。

    蓝裙女子眼中带着轻蔑之色,扫了一样那死去的虎牛兽,玉手托着那银色妖丹细细打量了起来。

    这一幕落在陆虹眼中,顿时让她秀眉皱起,双目露出愤怒之色。

    虽然这虎牛兽死了跟她并无关系,但陆虹刚刚还说放其生路,而下一息这虎牛兽却是死在了自己眼前,这种做法无异于打了她一巴掌,这让陆虹如何不怒。

    “你这个贱人,这虎牛兽与你无冤无仇,你竟如此残杀,夺其妖丹。”

    陆虹单手指着那正在打量妖丹的蓝裙女子,怒骂道。

    “你能夺其银角,我为何不能取其妖丹?”

    蓝裙女子丝毫不介意陆虹的怒骂,反而她看见陆虹大怒,心中极为舒畅。

    白袍老者看见这一幕,眉头微微一皱,但片刻后,他却是舒展开来,看向陆虹轻笑着说道。

    “陆仙子切勿动怒,区区一只虎牛兽而已,若是陆仙子喜欢,老道可以还你一只。”

    陆虹听到此话更为愤怒,不过她正准备开口时,却是神色一凝,蓦然转过头看向身后,脸上闪过一丝喜色。

    只见她后方远处天边,正有两道长虹急速飞来,刹那间便越过黑月战船,落在了她的身旁,化作了连景山与雷山二人。

    战船之上,曲云薇看见这一幕,顿时大松了一口气。

    不只是她,不少弟子也是松了一口大气,毕竟在外人面前,陆虹、连景山与雷山不论是那一座山峰之人,也都是月河宗之人,是他们的精神支柱。

    “看来月河宗与月水宗的关系不太融洽?”

    乔远看到了陆虹与那蓝裙女子对峙的一幕幕,心中有了猜测,轻声开口说道。

    “月河宗与月水宗素来不合,此事在修真界不是什么秘密,不过不合的原因却是少有人知晓。”

    曲云薇点了点头,看了一眼乔远,缓缓说道。

    “有人说数千年前,楚水国只有三宗,并没有月水宗,而因为某些原因,部分月河宗高层修士叛变,带走了诸多弟子,建立月河宗。”

    “也有人说月水宗是一群其他大陆来的修士建立的,更有人说月水宗是月河宗暗中扶持的宗门,两宗看似不合,实则暗地里是一体。”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