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第二卷名动月河 第二百七十七章七天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乔远听到曲云薇的这番话语,神情微微一变,这些隐秘他从未听说过,只是因月河与月水这两个名字,乔远心中略有猜测。

    “这些事情,你不必在意,种种传闻已经流传了数百上千年,但月河宗与月水宗从未有人出来证实过,所以关于两宗之间的关系,渐渐的也就少有人谈起。”

    曲云薇玉手抬起,将额前的几缕青丝挽到耳后,美目盯着乔远,轻声说道。

    “不过,两宗之间的关系确实不太好,咱们进入草灵谷后,对于月水宗的弟子一定要有所提防,这么多年来,两宗弟子厮杀之事已然不是什么新鲜事。”

    说完曲云薇再次叮嘱了几句,乔远自然明白此话之意,点了点头,没有开口,而是与曲云薇一起,将目光投向陆虹那里。

    此刻这战船已然临近陆虹不到千丈,不过在连景山与雷山回来之时,这战船便停在了那里,没有继续前行。

    如此战船上的众人便十分清晰的看到了月水宗的三位金丹修士,更是看到了那地面上死去的虎牛兽,以及白袍老者三人身后不远处的三头雄鹰。

    “哈哈,原来是月水宗的笑东流道友,还有玉水柔玉仙子,不过这位道友十分陌生,不知名讳为何?”

    连景山来到此处后,哈哈一笑,向着月水宗的三位金丹修士抱拳说道,说完他的目光凝聚到了那中年壮汉身上。

    “成义。”

    那中年壮汉神色冷漠,看着连景山只说出了简单的两个字,便没有再多的话语。

    “原来是成道友,月水宗的金丹修士,连某还是认识不少,如今才知晓自己孤陋寡闻了。”

    连景山自嘲一笑,抱拳说道。

    “成师弟闭关了一百多年,前段时日刚刚出关,连道友不知晓也是正常。”

    那白袍老者笑东流依旧是那副慈祥的笑容,很是和善的解释了一句。

    连景山眼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精光,点了点头,随后他扫了一眼陆虹,又看了一眼蓝裙女子玉水柔,开口问道。

    “连某刚刚与雷师弟一同去查看草灵谷裂缝,途中却是接到玉简,说是陆师妹与人起了冲突,不知此事究竟为何?”

    陆虹小嘴一撅,脸上有了怒意,抬手指向玉水柔就要开口,可此刻那笑东流却是抢先开口说道。

    “误会,误会,陆仙子并非是与玉师妹起了冲突,只是太久没见,切磋了一番。”

    “连道友,此事的确是误会,妾身与陆虹妹妹只是随意切磋了几招。”

    那蓝裙女子玉水柔也是面带温柔的笑意,看着连景山极为有礼的说道。

    “呸!谁是你妹妹,你个贱人,先是偷袭于我,随后又要抢夺本姑娘的银角,最后银角得不到,竟恼羞成怒杀了这虎牛兽出气。”

    陆虹那精致的小脸因生气而憋的通红,在听到玉水柔温柔的话语,她只觉得恶心与厌恶,直接开口怒骂。

    不过玉水柔与笑东流似很是了解陆虹的性格,根本就不在意她的怒骂。

    连景山与雷山听到陆虹的话语,脸上同时露出苦笑。

    他们知道两宗关系虽不和谐,但表面上的礼节还是要有的,不然若是人人都与陆虹一般,那他们堂堂金丹期强者,与凡间土匪有何区别。

    不过陆虹的性子就是如此,不愿做那些虚伪的表面功夫,若是讨厌的人,她从不会顾忌名声,直接便是破口大骂。

    “陆师妹,此事算了,咱们的任务是护送弟子,不是在这里与人解决私怨的。”

    连景山轻叹一声,看向依旧还生气的陆虹,轻声说道。

    陆虹轻哼一声,不再说话,而是恶狠狠的盯着那玉水柔。

    “呵呵……,连道友刚刚说与雷道友一同去查看了草灵谷裂缝,不知那里情况如何?”

    笑东流见此事暂时掀过,心中也松了一口气,随后他看向连景山轻笑着问道。

    连景山摇了摇头,脸上露出苦笑,缓缓说道。

    “我与雷师弟刚刚到哪里,便接到了陆师妹的消息,还未来得及查看,不如笑道友与我们一起再去查看一番?”

    “如此甚好。这样吧,玉师妹,你随老道一同前去查看,成师弟,你负责守护弟子。”

    笑东流哈哈一笑说道,说完他略一沉吟,看向一旁的玉水柔与成义再次开口。

    “陆师妹,我与雷师弟再去前方探查一下,你莫要再轻易走出战船,若是出了变故,你让我如何跟燕尘子师叔交代。”

    连景山转身看向一旁还在生闷气的陆虹,神色郑重的说道。

    “知道了。”

    陆虹翻了个白眼,极为散漫的说道,说完她便身影一晃,回到了黑月战船上。

    连景山与雷山看见这一幕,对视一眼,皆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无奈,随后他们二人直接化作两道长虹,向着草灵谷的方向疾驰飞去。

    笑东流与玉水柔也对视了一眼,不假思索,两人直接化作一白一蓝两道长虹,紧随连景山而去。

    那中年壮汉成义见四道长虹消失在了天边,便将目光落在了那庞大无比的战船上,略一思索,他一步退回到了身后的三头雄鹰上。

    随后那三头雄鹰绕开黑月战船,向着远处飞去,直至飞出了二十里地,这三头雄鹰才停了下来,显然月水宗对于月河宗的防范心极重。

    陆虹站在船头看见这一幕,冷哼一声,缓缓收回了目光。

    “刚刚连师兄说他是收到了玉简才回来的,可我明明没有传出玉简,这是怎么回事?”

    陆虹静下心了,却是想到了玉简之事,其心中暗道,眼中露出疑惑。

    不过此刻,陆南走到了她身边,打断了陆虹的沉思,随后曲云薇也走向了陆虹,乔远没有一起过去。

    毕竟他在船上可是看到刚刚发生的所有事,心中认为这陆虹实在不是个省油的灯,能不接触还是不接触。

    乔远并未回到船舱中,而是站在船边,目光投向二十里外的三头雄鹰,暗自思索起来。

    “月河宗与月水宗距离草灵谷较近,因此是首批来此的宗门,随后日河宗、星河宗也会到来,另外还有楚水国以外的宗门也会派一些人前来,这些人林林总总加起来,恐怕此次进入草灵谷的人足有上百人。”

    乔远刚刚细数了一下三头雄鹰上的人数,除了那三位金丹期修士,总共有三十九人,比月河宗派出的弟子还多一人。

    当然乔远无法分辨出这三十九人中,筑基修士有多少人,炼气修士有多少人,但想来筑基修士或者炼气修士不会超过二十人。

    时间渐渐流逝,转眼便过去了三个时辰,连景山等人依旧没有回来。

    但大多数弟子都还待在甲板上,并未进入船舱,显然到了此地,已然没有多少人能够静下心打坐了。

    不过乔远一直没有在甲板上看到四月峰的三人,以及那极为神秘的黑元。

    又在甲板上呆了半个时辰,乔远见连景山依旧没有回来,便独自回到了船舱内。

    他知道等待日河宗、星河宗等诸多宗门全部到来,还需要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具体是多久,实在不好说,如此他还不如利用这段时间再修炼一番。

    乔远回到房间后,便唤出了白月,让其盯着船外的动静,随后他直接进入了空间珠内,开始修炼那风起之术。

    时间一晃,又过去两个时辰,在接近黄昏时刻,连景山与雷山才回到战船上。

    他们的归来,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甲板上众多弟子双目透着期待,一眨不眨的看着连景山,而陆虹也是同样露出期待之色,走上前开口问道。

    “连师兄,草灵谷的情况怎么样?”

    “那里已然出现了空间裂缝,只不过空间裂缝还不大,而且很不稳定,我们没敢靠太近,只是在数里之外查看了一下裂缝延伸的速度。”

    连景山深呼了一口气,眼中仍残留着一丝惊骇之色,缓缓说道。

    他话语落下,雷山接过话茬继续说道。

    “按照那裂缝延伸的速度,至少还需要七天的时间,才可彻底稳定下来。这段时间,你们便在船上好好休整一下,将状态时刻保持在巅峰。”

    雷山说着便看向一旁观望的弟子,说完见他们点头后,便挥了挥手,示意众人散去。

    “唉!还有七天时间啊,其他宗门什么时候能到?”

    陆虹轻叹一声,撇着嘴,看起来一副无聊的样子,开口问道。

    “按照往常来看,日河宗与星河宗应该会比我们晚到两到三天,至于楚水国以外的几个宗门,会更晚一些,不过七天后,空间裂缝一旦稳定,不管他们到与不到,所有弟子都必须进入裂缝内。”

    连景山转头看向远方天际,缓缓说道,说完他便缓步走向船舱。

    雷山并没有走进船舱,而是身影一跃,躺在了桅杆上,拿出一壶酒,对着逐渐西下的夕阳喝起了酒。

    陆虹同样没有回到船舱,而是坐在船头,玉手托着香腮,美目盯着西下的红日,不知在想些什么。

    关于七天之后空间裂缝稳定之事,已然传遍了所有弟子耳中,乔远自然也知晓了此事。

    他刚刚送走了曲云薇,站在房间中,沉吟了起来。

    “七天时间,我应该能将风起之术修炼出一些皮毛,至于修为,等我进入草灵谷后,定要寻个机会突破至筑基后期。”

    说完他便目光一闪,整个人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一颗白色的珠子落在地上,被白月一把收走。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