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第二卷名动月河 第二百七十八章日河与星河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在月河宗接到消息时,月水宗的众人也知晓了七天之后,草灵谷的裂缝可能将会彻底稳定下来。

    笑东流、玉水柔、成义三人商量过后,让三头雄鹰在距离黑月战船五十里外的一座小山头上落了下来。

    在那里,笑东流三人布置了一座阵法,将此山头方圆十里笼罩,暂时当做门下弟子休整之地。

    随着两宗修士的到来,此处方圆数百里内的妖兽都有所察觉,纷纷迁移而走,以免如那虎牛兽一样遭了池鱼之灾。

    不过两宗修士来到这里后,也是极为安静,并未对这些妖兽出手,只是连景山与笑东流偶尔会去那草灵谷附近查看一番。

    时间缓缓流逝,一天、两天,在第三天清晨之时,这楚山密林的北部出现了一辆数百丈大小的飞车。

    此车看起来极为威武,通体呈金色,车边上有根根尖刺竖立,车身上还雕刻了数只栩栩如生的三足金乌。

    在那车头上更是有一轮金色的圆日,其上光芒四射,与那缓缓升起的初阳相互映照,仿若此车便是太阳的座驾。

    这飞车前方还有三只庞大的黑色乌鸦,扑扇着翅膀拉动着飞车急速前行,而在那三只乌鸦的身上,各自盘膝坐在一人。

    左边一人是一名相貌俊朗的青年,此青年身穿金色道袍,道袍上绣刻着一轮金日,看起来似有光芒散出,让人一眼就可看出此道袍的不凡。

    右边之人则是一名儒雅的中年男子,这男子同样身穿金色道袍,其道袍除了大小之外,与那青年所穿几乎没有区别。

    而那中间之人是一名头发花白,面容威严的老者,这老者闭着双目,似正在吐纳。

    不过当飞车达到楚山密林时,这老者的双眼蓦然睁开,在其双眼睁开的刹那,其内有金光一闪而逝。

    若是有人仔细看去,定会生出一种这老者眼内存在太阳的错觉。

    当然,这老者也是身穿与那青年一样的金色道袍,显然这道袍是其宗门的一种象征,具有特殊的意义。

    “草灵谷快到了,根据前方密探传来的消息,预计还有四天的时间,草灵谷的入口便会稳定下来。”

    那老者缓缓站起身来,双目遥遥看向前方,轻声开口说道。

    他话语说完,其右边乌鸦上的儒雅男子也睁开了双目,站起身来,看向远处,脸上露出温和的微笑,轻声说道。

    “这一次的草灵谷之争定然会十分有趣,我很期待。”

    那老者没有再开口,只是目中有金光一闪而逝,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至于那左边的青年,则始终没有睁开双眼,依旧盘膝坐在那乌鸦背上。

    除了这三人,这飞车之内还有数十名修士,这些修士一半为炼气修士,一半为筑基修士。

    他们很是整齐的排列成一个圆圈围坐在一起,看起来似在布阵,但仔细一看却是发现他们正在联合修炼某种功法。

    这飞车速度极快,转眼便越过了千丈,向着楚山密林深处疾驰而去。

    一个时辰后,东方的旭日已然升起,那乌鸦上的三人,其身上的金色道袍映照着初阳之光,金光闪闪下,显得极为威武。

    突然,那老者目光一凝,神情变得凝重了起来,开口缓缓说道。

    “月河宗好大的手笔,居然连黑月战船都拿出来了。”

    显然老者的神识已然发现了远处那庞大无比的战船,随后儒雅男子也是神色一变,不过片刻后他目光一转,看向另一个方向,轻声说道。

    “月水宗倒是奇怪,居然只拿出了一头金丹后期的三首鹰。”

    “没什么奇怪的,月水宗向来神秘,隐藏极深,有什么手段肯定不会先拿出来。”

    那老者也看了一眼月水宗弟子盘踞的方向,轻声说道,说完他看向左边一直闭目的青年,再次开口。

    “王师弟,你带领弟子去东部找个地方停下来,老夫与陈师弟去拜访一下老朋友。”

    那青年听到此话,依旧没有睁眼,只是点了点头,放下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身下的乌鸦。

    这乌鸦嘶鸣一声,拉着飞车调转方向,向着东方疾驰而去。

    与此同时,那老者与儒雅男子脚步一迈,直接化作两道长虹,向着黑月战船的方向急速飞去。

    黑月战船上,连景山盘膝坐在船舱房间中,在那飞车进入黑月战船百里范围时,他立刻有所察觉,睁开双眼,起身走出了房间。

    而在另一件房间中,正在指导陆南修炼的陆虹,也立刻有所察觉,叮嘱了陆南几句,便推门走出了房间。

    雷山一直躺在桅杆上喝酒,当他察觉时,其醉醺醺的状态一扫而去,神色露出凝重,站在桅杆上,看向飞车的方向。

    同样的,月水宗的笑东流、玉水柔、成义也察觉到了那飞车,他们互相对望一眼,成义留下,笑东流与玉水柔走出了阵法,向着老者与儒雅男子的方向疾驰而去。

    不多时,在黑月战船与月水宗盘踞山头的中间位置,三拨人马汇聚到了一起。

    “哈哈,原来是日河宗的金道友与陈道友到了,多年不见,两位老朋友可还好。”

    笑东流依旧是那副和善的微笑,看着那金袍老者与儒雅男子极为熟络的说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真是多年的老朋友。

    “金道友,陈道友。”

    连景山与雷山同时抱拳向着两人微笑开口。

    这金袍老者与儒雅男子自然是面带笑容,极为有礼的向连景山、笑东流等四人一一回礼。

    随后这六人便踏在空中,笑谈了起来,除了叙旧之外,那金袍老者与儒雅男子也问了一些草灵谷之事。

    那些事情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他们去看一看便知晓了,因此连景山与笑东流也没有什么隐瞒,直接将这几天他们探查到的情况说了出来。

    半个时辰后,金袍老者与儒雅男子找了个借口,直接离去了,不过他们离去的方向却是草灵谷,显然是想亲自去看一看虚实。

    连景山与笑东流相视一笑,没有开口,直接向着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

    “日河宗来的竟是那个金老头子,这老头子还算不错,比那个笑面老头子强多了。”

    连景山与雷山刚一回来,坐在船头的陆虹便撇着小嘴,开口说道。

    “日河宗来了,星河宗应该也会在今日到来,不知星河宗又会派谁来?”

    连景山眼中露出一丝期待,轻声开口说道。

    “我希望是星璇姐姐,上次她还说要送我一件法宝呢。”

    陆虹听到星河宗,眼中立刻露出兴奋之色,嘴角一弯,笑着说道。

    楚水国四大宗门中,月河宗与星河宗的关系最好,门中弟子经常进行学习交流,因此两宗的长老,相较于其他两宗,关系要好上不少。

    时间缓缓流逝,在接近黄昏之时,一直坐在船头等待的陆虹,突然精神一震,美目露出明亮之芒。

    随后她娇小的身躯一晃之间,直接站在了战船的最高处,看向北方。

    在战船北部百里之外,正有一个庞大无比的六芒星形状的罗盘急速飞来,此罗盘长宽都有数千丈大小,看起来比这战船还要大上好几倍。

    同时,那罗盘上方有一层蓝色光幕笼罩,光幕之上有点点光芒覆盖,若是在夜里看去,那光幕就好似一片星空,看起来极为美丽。

    在这罗盘出现在战船百里内时,月水宗的笑东流等人以及日河宗的金袍老者等人也都察觉到了,他们纷纷起身,向着罗盘所在的方向疾驰而去。

    这一次,陆虹并未留在战船上,而是与连景山一同向着那罗盘飞去。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六芒星罗盘,传闻此物可以破开罡风,在星空中飞行。”

    几人在距离那罗盘二十里后,便停了下来,金袍老者盯着那庞大无比的罗盘,神色露出震撼,先行开口说道。

    “据说此罗盘防御力极强,就算是元婴后期大修士也无法破开其防御。”

    连景山神色同样震撼,他深呼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缓缓说道。

    笑东流脸上也有震撼,不过他恢复的最快,只是片刻便再次露出笑容,轻声说道。

    “星河宗居然敢拿出这等重宝,难度他们不担心会遗失吗?”

    “星璇姐姐!”

    陆虹在看清罗盘上飞出的两人后,脸上立刻露出兴奋之色,连忙挥着手喊道。

    那飞来的两人,右边是一名相貌威严,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而左边的则是一名身材高挑,相貌极为美丽的女子。

    那女子看起来双十年华,一身深蓝色的衣裙,衣裙上有点点淡黄色的光芒,好似星空一般璀璨夺目。

    而且这女子整个人散发出一股空灵的气质,让人看见便会眼前一亮,忍不住多看几眼。

    “陆虹妹妹,好久不见。”

    那叫做星璇的女子,脸上露出柔和的笑容,转瞬间便来到了陆虹的身前,拉着她的小手,柔声说道。

    “呵呵……,笑道友多虑了,此罗盘并非真正的六芒星罗盘,只是仿制品而已。”

    星河宗那位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同样也来到了连景山与笑东流等人面前,他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轻声说道。

    金袍老者、连景山等人听到此话,脸上露出恍然之色,而那笑东流则是露出早有所料的神色,轻笑着说道。

    “果然如此,老道知晓即便星河宗再重视此次草灵谷,也不会真的拿出六芒星罗盘这等重宝中的重宝。”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