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txt下载 第三百八十九章纯属意外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湖底阵法祭坛上,如今乔远已经登上了第二十个台阶。

    他双目紧闭,平均每五息时间才呼吸一次,心跳也降到了最慢,赫然是进入了深层次的沉心之境。

    这阵法祭坛是灭封大阵的中枢,其内蕴含的上古阵法结构有很多都是修真界失传已久的,乔远若是能将其完全吃透,足以受益终身,对他阵法禁制造诣的提升也有极大的好处。

    修炼无岁月,时间一晃便过去了七天,乔远在第二十四个台阶上睁开双目,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喜色,同样还有一股深深的疲惫。

    长时间进入沉心之境,头脑时时刻刻保持在高速运转下,对于人的精神几乎就是一种折磨。

    不过乔远明白劳逸结合,每上一个台阶,他便会进入空间珠放松两个时辰。

    曲云薇本在静心打坐,感应到乔远出现,她连忙睁开双目,笑意盈盈的迎了上去。

    “乔远,我又研究了一种养神放松的法子,你要不要试试?”

    “你说你堂堂月河宗第一天之骄女,天天研究这些,要是让别人知晓了,让人家怎么看你,又怎么看我?”

    乔远嘿嘿一笑,调侃的说道。

    话虽这么说,但他却是一屁股坐在了树下的摇椅上,做出一副接受伺候的样子。

    “哼!爱怎么看就怎么看。”

    曲云薇早就习惯了乔远的调侃,此刻她娇哼一声,白了乔远一眼嗔道。

    随后曲云薇盘膝坐在乔远身旁,右手拇指与中指轻轻一弹,立刻便有点点水珠飞出,落在了乔远脸上。

    那些水珠全都是灵气所化,被曲云薇操控着在乔远的脸上来回滚动。

    乔远一脸享受的闭上双眼,只觉得脸上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都有一种温凉清爽,酥酥麻麻的感觉,让他疲累的心神瞬间放松了下来。

    这些日子来,曲云薇只要看到乔远一脸疲惫的样子,心中便多有不忍,如此她才会研究出这一套养神放松的法子。

    可以说,这几天是曲云薇最开心的一段时光,每日除了修炼,便是与白熊、白月、金目金鳞嬉戏,隔两天还能帮乔远放松一下身体,在这不大的空间珠内,一点也不觉得无趣与憋闷。

    甚至她还想着若是以后天天能如此,就算不修仙那又何妨。

    想着想着,曲云薇便轻笑了起来,笑声如清泉叮咛,清脆悦耳,让人沉醉。

    乔远暗自瞥了一眼满脸笑意眼含柔情的曲云薇,心中唯有叹息。

    少女怀春的心思他早已了然于心,可惜乔远心中并无他意,只是觉得曲云薇年纪尚轻,以后便会慢慢明白,年少时的情愫只是一时冲动罢了。

    其实乔远这般想着的时候,倒是忽略了他自己也不过只是十七八岁的少年,对于感情,他们都经历的太少,不明白的太多。

    两个时辰后,乔远再次离开了空间珠,盘膝坐在祭坛上,钻研起了阵法。

    就这样,终于在第十八天时,乔远走到了阵法祭坛的第二十七个台阶,也就是祭坛的顶端。

    “咦!”

    乔远刚一踏上去,便看到那祭坛顶部慢慢浮现出了一行铭文。

    “余铭于志,然士之先卒,封尽于苍,百恨而不得终,留苍存志,临台登天,莫万难博殊死之功。”

    乔远盯着这一行铭文仔仔细细看了数遍,实在有些不明白这话语中的深意。

    “苍太,你快看看这铭文。”

    想了好一会儿,乔远只好以神识呼唤苍太。

    苍太看完这铭文,久久不曾言语,心中是何思绪,乔远也难以看出分毫。

    “主人,这祭坛恐怕不太简单,要不主人试试能不能将这祭坛收走?”

    等了许久,苍太没有提及铭文的事情,反而打起了祭坛的注意,这让乔远不由得一个踉跄,差点从祭坛上摔了下去。

    打从血鹰之山开始,乔远就知晓苍太是个雁过拔毛的主,没想到它连这阵法祭坛的注意都要打。

    “苍太,这祭坛有什么不简单的?”

    虽说乔远对于苍太有些无语,但还是好奇的问道。

    “这个……老奴也不太清楚,但这铭文说临台登天,说不定这‘临台’指的就是这祭坛。”

    苍太轻咳了一声,有些牵强的解释道。

    乔远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懒得多问,这祭坛他就算想要收走,也没有地方可装,如今那血鹰雕像还丢在空间珠内,占了不小的地方。

    而且这祭坛上还有阵法弥漫,岂是他想收走就能收走的,除非乔远能将这祭坛上的阵法全部破除。

    沉吟了片刻,乔远取出一枚玉简,将这铭文记了下来,随后他落到祭坛之下,将金目金鳞的鳞片取走,回到了空间珠。

    “云薇,准备一下,过两天咱们就要离开草灵谷了。”

    乔远一出现在空间珠内,曲云薇再次笑意盈盈的迎了上来,可乔远的一句话瞬间让她的笑容凝固了。

    “两天吗?”

    曲云薇脸上流露出一丝不舍,轻声道。

    乔远没有开口,而是点了点头,随即他便走入了一间小木屋内,打坐调息了起来。

    曲云薇黯然的走到水潭边,拿起一根藤条,不时的抽打水面,让水中悠闲的金目金鳞颇为疑惑,主人这到底是怎么了?

    用了两个时辰,乔远的状态恢复到了巅峰,随后他取出了一个普通的储物袋,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这储物袋正是紫瞳天蟒的,里面装有碧天果,可惜上面的神识印记太过强大,以乔远的修为难以将其抹去,所以他便一直没有处理此物。

    如今即将与曲云薇分离,乔远便想将碧天果分一半给她。

    想到这里,乔远便将心神沉入体内,呼唤丹田中的绿色葫芦,让它分出一缕神秘力量,助自己抹去储物袋上的神识印记。

    绿色葫芦很快有了回应,光芒一闪,便有一缕神秘力量从葫芦中溢出,直奔那储物袋而去。

    仅仅只是片刻,那储物袋上的神识印记便被完全抹去,乔远脸上露出喜色,连忙将神识探入了其中。

    这储物袋想必是那被夺舍的筑基修士的,空间并不大,其内东西也不多,只有两件东西。

    那是两个玉盒,乔远毫不犹豫的将其取出,目光放在了那只有巴掌大小的玉盒上。

    舔了舔嘴唇,乔远掐出印决,将玉盒上防止灵性流逝的封印破除,缓缓打开了玉盒。

    只见其内躺着一个形如小蛇,上面布满了蛇鳞花纹的绿色果子。

    乔远拿着碧天果仔细端详了好一会儿,这才满心欢喜的将其重新放入了玉盒中。

    随即他又将目光落在了另一个玉盒上,眼中闪过好奇之色,心中想着那紫瞳天蟒究竟会将什么宝物与碧天果放在一起。

    想到这里,乔远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连忙掐出印决,破开了玉盒上的封印。

    这玉盒比盛装碧天果的玉盒大了好几倍,足足有手臂那么长,不过宽却只有五指,看起来倒像是盛装刀剑之类的玉盒。

    想到这里,乔远已然缓缓将玉盒打开了一丝缝隙,可就在此时,一股紫色气体从玉盒中溢出,瞬间弥漫了乔远四周。

    乔远神色大变,连忙起身退后,并大袖一挥将那紫色气体驱散。

    可他大袖挥动间,却仿若凡人挥动衣袖般,只有一丝微风掠过,这时乔远才发现,自己居然不能调动灵力了。

    暗道一声不好,乔远连忙退出木屋,将木屋的大门死死的关闭了起来,随即他便盘膝坐在地上,心神沉入体内探查起来。

    “乔远,你怎么了?”

    曲云薇本在黯然神伤,当听到木屋大门紧闭之声,连忙转过头看去,这一看却是让她花容失色,惊呼道。

    只见乔远清秀白皙的脸颊泛着紫意,全身更是有一股紫色气体缭绕,看起来极为诡异。

    “不要过来。”

    曲云薇一脸担忧的冲了过去,可乔远却是猛地睁开眼,神色痛苦的大喝道。

    苍太本沉浸在修炼之中,可听到这一声大喝,连忙清醒了过来,随即它心中一惊,连忙化作虚影模样,来到乔远身前,凝神观察了起来。

    “不妙,这是紫瞳天蟒的本命毒气。”

    片刻之后,苍太语气极为沉重的说道,说完他便招来本命树灵,以其内的生机为乔远祛毒。

    白月在一旁急得嗷嗷叫,可却不敢靠近浑身被紫气包裹的乔远。

    苍太虚影转过头,急声说道:“白月,将渡生竹拿过来。”

    白月一听,二话不说便冲向不远处呆愣的看着此地的白熊,嗷嗷一通乱叫,也不知两人在交流什么,不一会儿,白月便叼着渡生竹来到了乔远近前。

    在苍太的指示下,白月将渡生竹抛到了乔远怀中。

    果然没过一会儿,那些紫气好似被渡生竹吸了进去,慢慢稀少了起来。

    此刻乔远好似变成了紫人,全身上下的皮肤都是紫色,看起来极为诡异。

    他的身躯不断颤抖,口中发出闷闷的低吼,脸部扭曲成一团,看起来极为狰狞。

    好在有苍太的协助,再加上渡生竹的治疗,乔远看起来好了许多,不过他想要恢复如常,却是十分艰难。

    乔远紧咬牙关,努力保持着神智的清醒,不断呼唤着丹田内的绿色葫芦。

    绿色葫芦也感受到了乔远所遭受的危机,连忙散出一股神秘力量,帮忙他祛除体内的紫色毒气。

    这一过程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乔远体内的紫色毒气才被完全驱散干净。

    他不由得倒在地上,脸上露出心有余悸之色,汗水已经将衣衫完全打湿。

    说到底还是他不够谨慎,以为紫瞳天蟒已死,便不会有什么威胁,可这次却是让乔远有了一个深刻的教训,若非有苍太相助,有渡生竹以及绿色葫芦,恐怕这后果不堪设想。

    曲云薇与苍太没有打扰乔远,让他先好好调息。

    一个时辰后,乔远苍太的脸色恢复如常,气色也好了不少,曲云薇担忧的问道。

    “乔远,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咳咳……意外,纯属意外。”

    乔远尴尬的笑了笑,轻咳两声说道。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