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txt下载 第四百三十四章你终究不是她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乔远听到“明若”这两个字,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他明明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但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乔道友,你怎么了?”

    明若见乔远的脸色变得很是古怪,忍不住出口问道。

    “没事,你……你能不能直呼我的名字?”

    乔远回过神来,抿了抿唇,声音很低很轻的问道。

    恳求的语气搭配他那苍白的脸色和饱含期待的目光,还真是让人难以说出拒绝的话语。

    明若只觉得被乔远那灼灼的目光看的脸颊有些发热,她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而是一言不发的走出了山洞。

    乔远脸上流露出一丝失落,低声叹了一口气,随后他收紧心思,开始检查自己体内的伤势。

    因为使用了那种后遗症很大的秘术,乔远体内的伤势十分严重,恐怕不静心休养个三五载,伤势是好不了。

    而这段时日,他是不能够动用修为的,可以说,如今的乔远与一个伤重的凡人差不多,只是他的肉身还是要比凡人强上不少。

    一晃过去一个月,明若每天都会进入山洞,帮助乔远疗伤,顺便与他说说话,解解闷。

    长久相处下,两人的关系渐渐拉近了许多,也不知道是因为当日乔远那番恳求的话语,还是明若自觉与乔远熟悉了,她也不再称呼乔远为道友,而是直呼其名。

    “宣明国最南端有一座半岛,当地人称呼那半岛的尽头之处为天涯海角,站在那里只能看到海天相接相连,好似那里真的是天之涯,海之角。”

    乔远盘膝坐在石床上,看着坐在一边,眨着大眼睛满脸好奇的明若,他笑的极为灿烂,唇边眼角皆是温柔。

    “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海呢,乔远,你再给我说说大海的故事。”

    明若一双水汪汪的杏眼中充满了憧憬,她抬手将额前的一缕青丝撩拨的耳后,向前坐了坐,满脸尽是笑意。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直至一年后,乔远终于能够下床行走了。

    然而最高兴的不是乔远,而是明若,她笑靥如花,轻提红裙,开心的样子如同一只翩然起舞的蝴蝶,乔远就站在远处看看,便觉得心满意足,再无他念。

    “原来我这九十年来苦苦想要解开的疑惑就是你,原来一直隐藏在我心中那个人就是你,原来让我心如绞痛的那个人还是你。”

    乔远站在山洞口,看着穿梭于花丛间的明若,眼角不自觉的留下了两行清泪。

    这一刹那,他的双眼无比清亮,脸上的神情更是充满了坚定。

    可没过多久,他眼中的清亮慢慢散去,坚定化作了满脸的柔情笑意,几步来到明若身前。

    “乔远,你……你怎么了?”

    明若见乔远突然靠的如此之近,面庞几乎都要贴到自己脸上了,她的俏脸上泛起一抹红晕,略微缩了缩头,低下眉眼,娇羞的问道。

    回答她的不是话语,而是一个饱含深情的吻,乔远双手慢慢环抱住明若的纤腰,忘情而温柔的感受着那一抹香甜。

    明若娇躯一颤,整个人如遭雷击,可她却没有丝毫反抗,只是任由面前这个男子在自己的唇上流连。

    情到深处,乔远紧紧抱住明若,脸颊相贴,他的嘴唇轻触了一下明若娇艳欲滴的耳垂,柔声说道。

    “明若,等着我,我会去找你的。”

    明若听得一头雾水,但只觉得身体无力,连话语都说不出来,若是乔远松开手,她只怕会瘫软在地上。

    说完乔远便一把将明若横抱起来,脸上满是柔情的看着她,一步一步的向着山洞走去。

    当乔远将明若放在石床上时,明若娇羞的垂下眼帘,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

    “乔远,不……不要这样……”

    乔远坐在床边,没有回话,只是用他那温柔的唇轻轻的印上那抹嫣红。

    乔远细腻而柔情的亲吻着明若的红唇、脸颊、琼鼻、还有那微闭的眼帘,一点一滴,一步一缓,如品尝一杯清茶,呵护一件心爱之物。

    就在明若情迷意乱,微微发出一声喘息时,她只觉得发烫的脸颊上落下了一滴湿热的液体。

    睁眼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清亮无比的眼瞳,此刻那眼瞳中正有一滴黯淡的泪珠垂落,正好又落在了自己如火的脸颊上。

    “乔远,你怎么了?”

    明若轻咬下唇,眸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莫名的失落,低声问道。

    “你终究不是她。”

    乔远止住眼泪,心中暗叹一声,但他面上却是露出一丝柔和的笑容,摇了摇头。

    随后乔远慢慢躺在明若身边,用一只手擦去了她脸上的泪珠,用另一只手紧握住她的小手,温柔而深情的看着明若。

    没有了乔远的亲吻,明若渐渐从意乱情迷中恢复过来,她侧过头与乔远四目相对,满眼尽是甜蜜,可心中不知为何却生出了一股悲伤。

    两人一语不发,就这样看了一天一夜,直至乔远身体发麻,需要打坐疗伤时,明若才将他扶了起来,如往常一样帮他调理身体。

    转眼又过去了一年,因为有明若帮忙调理身体,乔远的伤势恢复的很快,如今他已经可以略微调动一些修为了。

    他们生活的山谷十分隐秘,这两年来没有任何人或妖兽打扰,两人相伴相依,隐居在山谷中,仿若神仙眷侣,好不自在。

    “乔远,不如……不如我们拜堂成亲吧?”

    这一日,阳光正好,两人依偎在一处草地上晒着太阳,明若满脸甜蜜的笑意,仰着头看着乔远,柔声说道。

    听到拜堂成亲这四个字,乔远身子一颤,他想到了还在清风寨的妻子,他的清璇妹妹。

    感受到乔远身躯的颤动和神色的变化,明若脸上的笑意立刻凝固了下来,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你怎么了?”

    明若大大的眼睛中带着一丝不安,试探性的问道。

    “没事,我只是觉得在这里与你成亲实在委屈你了,等我伤势恢复后,就会冲击元婴期,一旦到了元婴期,我就要正大光明的去隐仙宗提亲。”

    乔远一手揽着明若的纤腰,一手轻抚她的秀发,双目满含情意的说道,说完又将柔唇印在了她那光洁如玉的额头上。

    明若听到此话,那眼中的不安立刻消失无影,取而代之的则是满目柔情蜜意。

    她轻“嗯”一声,将侧脸紧贴着乔远的胸膛,感受着乔远的心跳,同时她的脑中不由开始想象那一天该是怎样的情形。

    “唉!这一切终究是虚假的。”

    乔远将下巴轻抵她的秀发,深情的眼中闪过清亮之光,心中暗叹不已。

    其实早在一年前乔远就清醒了过来,知道这只是他结丹时经历的心魔考验。

    可乔远明知这是心魔所产生的幻境,他还是忍不住沉沦其中。

    时间在两人相依相伴下过的很快,转眼便是七年。

    乔远的伤势早在五年前就恢复如初,可他却没有提出要离开这里,明若亦是如此,好似两人心照不宣的打算在这里生活一辈子。

    这第七年的到来,是乔远沉沦在这心魔幻境的第九十九年,若是百年之内他无法打破心魔幻境,那他必将结丹失败。

    “唉!”

    长叹一声,乔远深深的看了一眼怀中的佳人,想要牢牢记住她的一颦一笑。

    “乔远,你……你怎么了?”

    明若看到乔远那副古怪的模样,心中没来由的一痛,连忙问道。

    乔远没有回答,只是用手轻抚了一下她的脸颊,随后乔远的眼中闪烁清亮之光,缓缓的坐在了地上。

    “我心之坚,心魔不可动摇,总有一天我会亲自前往隐仙宗,履行承诺。”

    乔远低声喃喃,随后他缓缓闭上双目,慢慢平复了内心所有的波动。

    不知过了多久,乔远突然感受到体内的金丹急剧收缩,只是瞬间就由拳头大小变成了桃核大小,同时他的修为也由金丹大圆满变成了金丹初期。

    一股刺目的金芒从他丹田中射出,将乔远整个人包裹住,这一瞬间,万丈金芒平地起,他仿佛变成了大罗金仙。

    与此同时,乔远双目猛地睁开,两道金色光芒从他双目射出,犹如化作实质,让这天地都为之一颤。

    “这……这便是……完美金丹?”

    水潭之外的展元看到浑身散发刺目金芒的乔远,立刻呆愣在了当场。

    而在看到乔远双眼射出的光芒时,他都产生了一种心惊胆颤的感觉,好似乔远真的具有金仙之威。

    可展元还未来得及多想,天空之上再起变化,风云倒卷,灵气涌动,蔚蓝的天空突然暗了下来,一轮烈日直接被突然出现的黑云遮住。

    这一幕看起来就像是有暴风雨即将来临,可展元却是神色大变,抽搐着嘴角,惊颤的说道。

    “这……这是……不可能……绝不可能。”

    他还未说完便神色极为坚定的否决了自己的想法,想到了那个猜测,展元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

    可即便如此,他的双眼还是死死的盯着天空,心脏砰砰跳动,好似要从嗓子眼跳脱出来。

    天空之上,狂风卷动发出呜咽之声,云雾翻滚犹如一条条蛟龙在其中涌动。

    方圆万里内的灵气瞬间便被抽调过来,汇聚到了乔远头顶上一片黑云之中。

    黑云压境,犹如天与地即将连接在一起,一股压抑的气氛笼罩在四周,让人喘息都变得颇为艰难。

    一时之间,这方圆千里内的鸟兽鱼虫纷纷发出嘶鸣,拼命向着远处奔去。

    而千里之外的妖兽更是哀嚎不断,趴在地上颤抖不停,好似它们感受到了无上天威。

    这并不是一阶二阶妖兽如此,就算是三阶妖兽也是这般,甚至更远处的四阶妖兽看到这里的变化,也露出了无比恐惧的神色。

    轰隆一声,一道红色雷霆划破天空,将这昏暗的天幕映照出了短暂的明亮。

    展元看到那红色雷霆划过,心中唯一的一丝侥幸终于被彻底粉碎,他抬手指着天空,脸露惊骇欲绝之色,颤声道。

    “这……这是……天劫!”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