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txt下载 第五百一十九章暗杀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转移到安全的地方?芸姨,这是什么意思?”

    之前在船上乔远展露了肉身之力,以梁芸的聪慧,自然能看出一些端倪,不过乔远颇为不理解他后面的话语,轻声问道。

    “唉,你打伤了心梅,以她的性子,又岂会轻易罢休。”

    梁芸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轻叹一声说道。

    其实之前在大殿中,心梅就已经向其母亲哭诉过了。

    虽然当时殿内还有其他人,心梅的母亲不好说什么,但其目光中蕴含的不善却是被梁芸看的一清二楚。

    乔远听到梁芸的话语,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他倒是从未将那个小丫头放在眼中,也没有考虑过此事,现在想来,那丫头还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若是如此的话,他身在杨家,恐怕会给梁芸带来了不少麻烦。

    想到这里,乔远眼中露出一丝愧疚,低声道。

    “芸姨,给您添麻烦了。”

    梁芸看见乔远眼中的愧疚,心中微暖,暗道这孩子不先为自己的安全考虑,却在担心会不会给她添麻烦。

    顿了片刻,梁芸看向乔远的目光越发柔和,玉手抬起,一边整理他那褶皱的衣角,一边柔声说道。

    “你就别跟芸姨客气了,既然把你带回了杨家,芸姨自然会护你周全。”

    乔远听到梁芸自称芸姨,便知晓她是拿自己不当外人看了,心中陡然生出一股温馨而心安的感觉。

    这种感觉立刻扫去了他在来到一个新世界的孤独,让他对于恢复伤势有了更强烈的期望。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乔远来到杨家便有两日,这天夜里,他正躺在床上闭目假寐,却听门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乔远猛地睁开双目,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虽然他身体不能动弹,可却依旧耳聪目明,能够通过脚步声分辨出来人是几人,甚至还能判断出身份。

    小虎和梁芸,还有照顾她的一个丫鬟,她们的脚步声,乔远都很熟悉,而通过外面传来的脚步声,他能判定,那是三名男子。

    再结合之前梁芸的话语,显然那三名男子来者不善。

    果然,刚想到这里,就听窗户被轻轻推开,三道黑影窜了进来。

    那三人进来之后,并未靠近他,而是各自取出一柄闪烁绿芒的匕首,向着躺在床上的乔远扔去。

    乔远双目一凝,看那闪烁的绿芒就知道,三柄匕首定然抹有剧毒。

    匕首越飞越近,乔远右手猛地抬起,对着床板狠狠地拍去,轰的一声,床板直接碎开,他整个人从那碎开的裂缝中掉到了床底。

    而那三柄匕首却是齐齐落空,透过缝隙,刺在了床下的木板上。

    看着木板顷刻间溶出三个大洞,乔远眼中寒光一闪,拿起一柄直接向着三人丢去。

    这一幕说来话长,实则却是瞬息间发生的事情,其中一人来不及躲避,直接被乔远扔出的匕首刺中心口。

    几乎连惨叫都没有发出,那人便倒在地上,化作一滩散发恶臭的血水。

    “好狠毒的心。”

    乔远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对心梅生出浓浓杀机,要不是他还有一只手能动,今日恐怕就会命丧于此。

    另外两人看见同伴死去,虽有些震惊,可他们明显不是第一次做这种暗杀之事,只是片刻便回过神,向着乔远扔出了数十枚散发绿芒的毒针。

    通过得到信息,他们知晓乔远虽然不能动弹,没有修为,但肉身极为强大,正是因此,他们才会在远处扔匕首和毒针,根本没有靠近的意思。

    乔远看着激射而来的数十枚毒针,心下一狠,强忍着身体的疼痛,右手在墙壁上一拍。

    力度控制完美,乔远整个身子直接被推开,在地上滚落几圈,险之又险的避开了数十枚银针。

    不过这一过程,却犹如滚刀山,让他全身骨头都快散架了,痛的忍不住发出了一声低吼。

    与此同时,他右手猛地向着两名杀手挥去,两柄匕首飞射而出。

    但这一次,那两人有了提防,一个侧身躲了过去,随即他们抬手就要再次扔出暗器,可门外却是传来一声清喝。

    “大胆贼子,竟敢擅闯杨家。”

    两名杀手对视一眼,立刻一个翻身从窗外跃了出去,一点不拖泥带水。

    就在他们离去之后,大门猛地被推开,梁芸飞快的冲了进来,其目光根本没有投向窗外,而是立刻落在了乔远身上。

    “乔远,你怎么了?”

    梁芸连忙走上前,一边询问,一边检查他的身体。

    “芸姨,我没事。”

    乔远强忍着身体的疼痛,露出一抹笑容,轻声说道。

    梁芸看到乔远紧皱的眉头,一眼就看出他极为痛苦,心中暗叹一声,她连忙将棉被铺在地上,抱起乔远的身子放了上去。

    两人都没有提到杀手是谁,梁芸只是安慰乔远不要担心,等天亮之时,她就派人将乔远送到一个安全之地。

    这一夜,梁芸一直没有离去,只是静静的守在乔远身边,看着他闭目养神。

    “乔远,暂时要委屈你一下了。”

    就在黎明之时,梁芸听到门外传来动静,便轻声开口说道。

    乔远睁开眼,艰难的点了点头,随后便见两个侍女抬着一个箱子走了进来。

    梁芸先是拿起一床棉被铺在箱子中,随后轻柔而小心的抱起乔远,将他放入了箱内。

    “你稍微忍耐一下。”

    梁芸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又轻声叮嘱了一句,随后便将箱子缓缓盖上。

    一片黑暗袭来,乔远能感觉到箱子被抬上一辆马车,颠簸了不知多久,马车才停了下来。

    之后他听到一个女子在与梁芸小声交谈,随后箱子便被抬下了马车。

    摇摇晃晃的感觉袭来,直至一盏茶后,箱子才被放了下来。

    咯吱一声,箱子被缓缓打开,落入乔远眼中的是两个女子的面容,其中一个他很是熟悉,正是梁芸,而另一个他却极为陌生。

    那女子大约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梳着一头十字髻,身披一袭暗棕色裘衣,看起来端庄贤淑,不过其脸上却挂着与妆容有些不符的俏皮笑容。

    “姐姐,他就是你说的乔远,看起来很普通啊。”

    那女子两只手牵着梁芸的双手,打量了乔远几眼,便露出一副小女儿姿态,轻笑着说道。

    “我什么时候说他不普通了,好了,先把他送到房间里。”

    梁芸白了那女子一眼,脸上露出极为灿烂的笑容,说着便有两名青年侍从上前。

    “你们轻点,他身上有伤。”

    梁芸见那两名侍从大手大脚的,便忍不住出声提醒道。

    乔远被抬起来后,才看清这是一处昏暗的密室,四周堆着一些铁箱子,除此之外,还有一道道石门。

    两名侍从直接抬着乔远进了一道石门,里面是一件简简单单的静室,除了一张床和几张桌椅外,便再无他物。

    “乔远,就先委屈你在这里待一段时间了,等……等心梅忘了那件事,芸姨再来接你回去。”

    见乔远被放在了床上,梁芸才连忙上前,替他盖好了被子,柔声说道。

    “芸姨,这里挺好的,正好我也可以安心养伤。”

    乔远从来不是将恩情挂在嘴边的人,心中默默记住,脸上却露出灿烂的笑颜。

    “乔远,这是芸姨的族妹,名为梁蓉,你叫她蓉姨便可。”

    梁芸转过头将那名头梳十字髻的女子唤了过来,指着她轻声说道,可她话语刚落,梁蓉便摆了摆手,一脸不情愿的说道。

    “别别别,他看着比我小不了几岁,叫蓉姨岂不是把我叫老了,你还是叫我蓉姐姐。”

    乔远尴尬的扯出一丝笑容,实在有些叫不出口。

    梁芸无奈一笑,没有多说,修士不似凡人,活的岁月久了,年龄与辈分是不挂钩的,最重要便是看修为。

    如今乔远没有一丝修为,与凡人无异,所以称呼她们什么都无所谓,只要不太离谱就行。

    “我听说你招惹了心梅那丫头,还真是无知者无畏,能活到现在也算走了大运。”

    梁蓉美目微挑,嘴角露出一丝别有意味的笑容,淡淡道。

    乔远从这番话中听出了一丝别的意思,显然梁芸并没有说出他肉身强悍的事情,只是说了与心梅有些过节。

    “妹妹,别瞎说了,让他好好休息吧,咱们出去聊。”

    梁芸没好气的白了梁蓉一眼,轻声道,说完她又对乔远细心交代了两句,便拉着梁蓉走出了房间。

    时间一晃又是两个月,这两个月间,梁芸每隔三天便会来看望乔远一次,有时候是带着小虎,而有时候是独身前来。

    并且每次来的时候,梁芸都会带一些疗伤的丹药,虽然乔远推脱了好几次,可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带药,如同在船上时,小虎给他带吃的。

    另外,梁蓉偶尔也会来看看乔远,虽然他们并不相熟,当他能看出梁蓉也如她姐姐一样善良。

    慢慢的,乔远也从梁蓉口中知道,自己所在的地方是梁家在姜齐城的一件商铺。

    而这里处于姜齐城商业区,绝不允许发生打斗事件,所以心梅就算知晓乔远在这里,也不敢再派人暗杀他。

    时间对于修士来说,过得极快,可对于乔远这种无法修炼的人来说,却是度日如年。

    醒来已接近半年,乔远还是无法调动神识,除了丹田外,其他地方没有一丝灵力。

    不过让他略感欣慰的是,其双手已可以活动自如,若是躺着不动弹,身体也没有半点疼痛之感。

    “唉!不知清莲与白温书怎么样了,是不是也如我一样到了东林大陆?”

    一个人的时候,乔远便喜欢回忆往事,当想到被吸入空间裂缝时,他便止不住的叹息。

    若是当时他再小心谨慎一些,可能便不会回头去抓白温书,现在也不至于落到这个下场。

    至于同样被吸入空间裂缝的清莲与白温书,恐怕亦是凶多吉少。

    毕竟连他都成了这副模样,要不是有小葫芦护住丹田,现在他早就死在茫茫大海中了。

    “罗鸿轩!”

    想到这里,乔远便忍不住握紧双拳,眼中闪过浓浓的杀机。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