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txt下载 第五百九十一章回首一望华云初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季朗听闻乔远此话,脸上的笑意顿时收了起来,目中的热情也熄灭了大半。

    乔远目光直视前方,看着来往于御风阁的修士,大多都是如季朗这般,手持折扇,腰挂狼毫,似俱是胸有点墨之人。

    另外,这每层楼都有一处高台,那高台之上或有一名女子蒙着面纱素手抚琴,或有俊美男子吹奏玉箫,妙音缭绕,甚是悦耳,让人忍不住便想驻足听上片刻。

    乔远不懂乐律,倒没什么欣赏之意,只是路过时,看上一眼,听上那么一二。

    季朗乃是喜好诗词乐律之人,听乔远刚刚那么说,也不知是与他没什么共同语言,还是不屑与他为伍,季朗竟再不发一言,只是默默在前带路。

    他不说话,乔远就更没有主动开口的意思,两人一前一后,不多时就到了御风阁十三楼。

    十三楼为御风阁顶楼,乃是观看朝霞晚霞的最佳地点,因此平时会有许多文人墨客在此吟诗作对。

    可如今这里却是空无一人,八根红木顶柱排列开来,撑起一片金砖琉瓦,柱上俱有千百年来,一些文人大家留下的经典诗句。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乔远随意看了几句,便不由咂舌称妙,即便他不懂文词诗句,可只看诗句表面意思,也能想象出当时的美妙场景。

    就在乔远观看诗句之时,季朗却是心有所感,放下手中欲饮的酒杯,看向乔远说道。

    “乔道友,你请自便,在下还要再去迎来一人。”

    乔远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点了点头。

    他能听出季朗说要再迎来一人,这人定然不是那位神秘的公子,而是与他一样前来赴约之人。

    果然,没过多久,乔远就听一阵脚步声传来,随即一男一女二人一同走上了御风阁十三楼。

    那男子自然是季朗,而那女子,乔远则十分陌生。

    她看起来不过双十年华,容貌姣好,只是肌肤苍白的有一种病态之感。

    其全身都笼罩在黑色而宽松的长袍中,让人看不清身形,唯有那一双泛绿的瞳孔极为吸人心神,好似黑夜中的两团幽火,神秘而诡异。

    “仙子请自便,公子稍后就来。”

    也不知季朗是不是对不擅诗词乐律之人都是那般冷淡,上了阁楼,竟一点没有介绍乔远与黑袍女子的意思,只是淡淡说了一句,便坐到一旁饮起了酒。

    好在乔远并不在意这些,不然换了一个脾气火爆的修士,恐怕定要心生恼意。

    而那黑衣女子表现的比乔远更加冷淡,只是刚开始打量了他一眼,便默默走到一旁,盘膝打坐了起来,露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乔远无奈一笑,正准备上前客气一番的话语也生生咽入了腹中,目光一转,再次看向了红木顶柱上的诗句。

    吟诵着顶柱上的诗句,乔远倒觉得吟诗作对别有一番风趣,只是当他看到第七根顶柱之上的词句时,整个人却是如遭雷击,直接呆愣在了当场。

    “回首一望华云初,今年少,负酒囊。”

    这句词他很是熟悉,正是当年初入华云城,林家林文墨在送别乔远之时,临场所作之词。

    乔远脑海轰轰,心神有了瞬间的空白,当年林文墨所作之词为何会出现在遥远的东林大陆,并镌刻在御风阁的顶柱上。

    一时之间,他的脑中似有无数个疑问出现,最关键的便是,林文墨到底是谁?

    乔远绝不相信一个凡人所作之词会横跨无数万里的海域,流传到此地。

    “乔道友,你这是怎么了?”

    季朗本在自饮自酌,可见乔远神色陡然变得古怪了起来,不由出声问道。

    “季道友,请问你可知晓这句词的作者是谁?这词句又是何时镌刻这里的?”

    乔远听闻季朗的问话,连忙转头看向他,神色极为认真的问道。

    季朗眼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讥讽,暗道一个不懂诗词的人问这些,岂不是可笑。

    不过他面上却是没有表现出丝毫异色,瞥了一眼那顶柱上的词句,淡淡道。

    “在下听闻这句词的作者乃是一位数千年前的前辈,词句镌刻在这里早已有数千年岁月。”

    乔远听闻此话,整个人再次如遭雷击,眼中露出强烈的不敢置信之色。

    不过只是片刻,他又露出恍然之色,暗道一定是林文墨听闻过这句词,而不是他自己所作。

    只是这番解释实在有些牵强,那首词的每一言每一句都契合了当时的场景,世间怎会有如此巧合之事。

    “一壶醉仙送少郎,夜月芒,冷星亮,十里长街,轻摇离别殇。相逢异村难相识,酒丛香,善心肠,清歌一曲若还乡。潇潇夜,持剑长,战破长空,曾言披风扬。回首一望华云初,今年少,负酒囊。”

    修士的记忆极好,即便过去了数十年,乔远依旧清晰的记得那首词。

    回首一望华云初,难道这世间还有第二个华云城,亦或者数千年前那位前辈也去过出华云城。

    可再一细想,当初林文墨曾说过华云城的历史,华云城乃是数百年前的一个小村镇演变而来,而数千年前又怎么可能有华云城。

    事情似乎变得互相矛盾了起来,乔远不得不怀疑季朗所说之话是否有误。

    “不知季道友是从哪里听闻这句词的作者?”

    季朗见乔远神色变幻不停,心中不由生出了一丝疑惑,可当他听到乔远所问,却是微微皱了皱眉。

    “这顶柱上的八句诗词都是流传千古的名句,别说是在下,就连这阁中小厮也知出处,若乔道友不信,可以随意找一人问问便知。”

    “季道友误会了,在下并无不信之意,只是好奇作词的那位前辈,想了解一番。”

    乔远自知问话有些唐突,便向着季朗歉然一笑,解释道。

    季朗隐去脸上的不悦之色,神情很是冷淡。

    “实在抱歉,在下对那位前辈也不甚了解,只知他修为高深莫测,数千年前在此留下此词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乔远顿觉有些头痛,本来已经走过的路途,谁知又弥漫了一片迷雾,让人看不透彻。

    华云城这座普通的凡人城镇,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故事,那林文墨又是谁,如今又在何方?

    当初乔远与展瑶又去过几次华云城,可因为没有太过在意凡人,倒是忽略了林文墨。

    现在想来,他除了初入华云城时,见过林文墨几面,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那人,仿佛他已从人间消失了一般。

    当乔远沉浸在纷乱的思绪中时,季朗却是有所感应,再次起身走下了御风阁。

    不多时,一个身穿黑衣,头戴斗笠的男子紧跟季朗身后,迈步走了上来。

    乔远感受到一道充满战意的目光陡然落在了自己身上,这才反应过来,抬头看去。

    这一看却是正好对上了离江跃跃欲试的双眼,他一步走上前,声音不带丝毫感情的说道。

    “你进阶了,如此正好。”

    说着他的右手已然握住了腰间的刀柄,显然是想与乔远再战一场。

    “离江道友,这里可不允许斗法。”

    季朗对不善诗词乐律之人简直没有一点好脸色,即便面对离江,也是神清冷淡。

    乔远脑中还是一团乱麻,自然没有心情与离江斗法,勉强扯了扯嘴角,回应道。

    “离江道友,正事为重。”

    听到两人的话语,离江才隐去了目中的战意,放下握在刀柄上的右手,默默走到一旁坐下。

    不过离江在路过那黑衣女子身前时,却是脚步一顿,低头说了一句。

    “你也很强。”

    那黑衣女子自始至终都是一副局外人的模样,根本不理会乔远与季朗,此刻就算离江在她身前开口,她也没有抬头看上一眼。

    乔远眼中不由闪过一丝诧异,这黑衣女子亦是金丹大圆满修为,在他看来只是有些神秘,却不会让他多多注意。

    此刻离江一句话,却是勾起了他的兴趣,不由让他多看了那女子几眼。

    谁知那黑衣女子似是察觉到了乔远的打量,紧闭的双眸猛地睁开,微微泛绿的瞳孔诡异至极,让他莫名的生出了一种危险之感。

    扯了扯嘴角,乔远露出一丝尴尬的笑意,毕竟一直打量一个女子的面容,实在有些不礼貌。

    好在那黑衣女子并不计较这些,只是冷冷看了乔远一眼,便重新闭上了双眼。

    乔远收起所有心思,静心等待了起来。

    无论那黑衣女子有多强,只要自己保持距离,心存警惕便是。       至于那顶柱上的词句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现在也没有时间去深究,只能等以后回了南泰大陆,再去华云城看看。

    一晃一天过去了,这御风阁十三楼再没有其他人前来,唯有乔远四人各自盘膝而坐,默不作声。

    可在晌午之时,四周本寂静的只能听见风声,却是突然想起了一阵宛转悠扬的箫音。

    箫音清脆如黄莺啼鸣,又如春雪初融,涓涓细流淌过,让人不自觉便陷入了一副美轮美奂的奇妙春图。

    一曲终了,乔远四人纷纷回过神来,却见眼前已然出现了一名身穿绯红大衣的俊美男子。

    “让几位小友久等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