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txt下载 第六百零四章诱杀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乔远听到姜沐的悲呼,连忙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右下角落间,一堆白骨之上,躺着两个鲜血淋漓的男子。

    那两名男子正是姜峰与姜良,他们的样子虽没有之前看到的国字脸修士凄惨,但也差不了太多。

    胸腹以及四肢都已血肉模糊,脸部表情痛苦而狰狞,双目圆睁,瞳孔呈现灰白之色,显然是被怨气侵体。

    因之前听到激烈的打斗之声,乔远还以为姜峰准备了什么手段,对付那两头妖兽,倒是没想到他也遭了毒手。

    目光横扫,乔远又在远处发现了与项天一行的面白如玉修士,可他却没有看见那唯一的一名女修。

    来不及多想别的,乔远连忙闪身,伸手抓住了悲痛欲绝,已然纵身跃入深渊的姜沐,低声劝慰道。

    “姜沐仙子,下面怨气浓郁,你有伤势在身,恐怕抵御不住,还是莫要犯险。”

    “可是我大哥与四哥……”

    姜沐贝齿紧咬下唇,说话间泪水已然止不住的顺着眼角落下,搭配那一副伤心到极点的表情,当真是楚楚可怜,惹人怜惜。

    “唉,你在这等着。”

    乔远无奈一叹,微微用力,将姜沐重新送入了洞口,转身便直奔深渊之底飞去。

    按理说,他将姜峰等人安全护送到这里,已是履行了承诺,算得上仁至义尽,就算此刻不想冒险,掉头离去,姜沐也无话可说。

    可一来,姜峰性子爽利,为人光明磊落,乔远倒拿他当个朋友,朋友有难,他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二来便是,乔远还需要姜沐帮忙炼制补阳丹,这里谁都可以出事,但她却是绝对不能出事,否则这一趟就算是白来了。

    这地下空洞呈圆台形状,越往下去,空间便越广阔,同样的,怨气也越加浓郁,甚至乔远能够看见那些白骨骷髅中漂浮着一缕缕灰白色烟丝。

    当他看到那些烟丝时,双目顿时闪过奇异之芒,之前假项天被灭之后变成了一团灰白色雾气消散一空,那灰白色雾气倒是与那烟丝甚是相似。

    “莫非那妖兽是怨气所化?”

    乔远心中突然出现了这个猜测,可只是片刻,他便摇了摇头,有些疑惑。

    若那妖兽是怨气所化,那自己与之打斗时为何没感受到丝毫怨念。

    带着疑问,乔远飞速来到了姜峰与姜良的身旁。

    这里的怨气已然浓郁到几近实质化的地步,若非乔远神识足够强大,此刻恐怕早就被怨气入体,神志不清。

    “竟然还有气息!”

    乔远神识一探,意外的发现两人的金丹没有被取走,且还发着极为微弱的光芒。

    他心中微松一口气,双指成剑,连忙封住了他们的各处要穴,以免怨气侵入丹田,不然到了那时,就真的是神仙难救。

    不愿多停留,乔远右手一招,调动灵力托起两人的身子,就欲向上飞去。

    可他刚刚飞起,却是身形一顿,低头看去,却见姜峰的左手牢牢的抓住一具骷髅的手骨。

    乔远神色一凝,仔细一看才发现姜峰手中还握着一块散发微弱红光的晶石。

    那晶石他虽不认识,但看被他抓住的骷髅手骨似也泛着红光,乔远便猜出,这晶石很有可能是姜峰寻找先祖尸骨的一样宝物。

    想到这里,乔远自是本着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的心态,将那骷髅一并取了出来。

    这里白骨一具压着一具,再加上岁月已久,那骷髅取出来时便只剩下了半具。

    可就是这半具尸骨,他还是目光如电的看到了骷髅左手腕处挂着一只白玉镯子。

    镯子轻微晃动,与空心的骨骼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而微弱的声音,在这阴森森的白骨堆里,显得极为突兀。

    “储物手镯!”

    乔远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下意识的出声道。

    随后在那好奇心的驱使下,他一边带着姜峰二人向上飞去,一边将神识探入储物手镯中,横扫一番。

    乔远对那蕴阳丹书没有丝毫兴趣,他之所以看这储物手镯,主要是想看看姜家先祖对此地有没有什么记载。

    他的神识自动过滤掉丹药法宝灵石等等物品,着重将其内的玉简粗略的扫了一遍。

    让乔远神色微变的是,他竟真的在里面找到了一枚记载禁源之地的玉简。

    确切的说,那是一枚记载姜家先祖等人进入禁源之地所遇所见的玉简。

    乔远神识自动忽略前半段经历,直接细看了姜家先祖进入云岩峡之后的事情。

    原来,那蕴阳丹书乃是明莱宗一位金丹大圆满修士,斩杀了一头妖兽,从其洞穴所得。

    之后也不知为何就走漏了消息,蕴阳丹书出世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

    不少修士放弃了寻找天材地宝,纷纷开始寻觅那位修士,而这其中就有姜家先祖一行人。

    那位修士被逼走投无路,只能铤而走险,闯入了禁制密布的云岩峡。

    姜家先祖追入其内,与明莱宗的几名元婴期修士一番大战,最终是两败俱伤。

    而其他追入云岩峡的修士也好不到哪里去,有些人甚至都未见过蕴阳丹书,便遗憾陨落于内。

    可即便损失如此惨重,也依旧无人追上那名修士,当时就有许多人疑惑,为何他一名金丹大圆满修士,能在这云岩峡竟畅行无阻。

    而追寻他的修士中,有不少都是名门世家的元婴期修士,甚至那几名明莱宗的元婴期修士,都是他的师叔师伯。

    乔远看到这里,心中便有了猜测,暗道那获得蕴阳丹书的修士该不会是妖兽变化而来,故意引他们来这云岩峡。

    事实倒是与他的猜测有些出入,不过也并非完全不对。

    那获得蕴阳丹书的金丹期修士在来到云岩峡不久,便被那两头妖兽以怨气所控制,因此他才能自由来往于禁制之间,并引诱众修来到了山洞之中。

    知晓了这些,乔远神色越发凝重,可在电光火石间,他竟突然生出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莫非当年逃出去的那位姜家先祖,是那两头妖兽故意放出去的诱饵?”

    思及此处,他只觉脊背发凉,冷汗直冒,似有一张无形的大网遮住了天空,犹如那云岩峡上的云雾,让人难以看清云雾上方的那双阴谋之手。

    乔远立刻停住身形,神识一动,将那玉简取了出来,死死的握在手心。

    深呼数口大气,乔远连忙将姜峰与姜良送到了姜沐身边,让她为两人处理伤口。

    另一边,打斗之声依旧不断的从对面石壁上的洞口处传来,听其声音,正是项天与清莲在与那两头妖兽酣战。

    乔远想了想,没有立刻过去支援,而是松开手心,再次凝神查看起了那枚玉简。

    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那两头妖兽显然不是寻常之兽,若是搞不清楚它们的弱点,恐怕很难将其灭杀。

    姜家先祖等人一来到此地,便被这里的怨气所惊,可他们毕竟都是元婴期修士,区区怨气还是难以伤及他们。

    不过恰在此时,那金丹期修士突然出现,并将蕴阳丹书拱手送给了姜家先祖等人。

    其他修士见状,自然心有不甘,特别是明莱宗的几名元婴期修士,更是愤怒至极,大骂他欺师灭祖,竟就地灭杀了那位金丹期修士。

    据玉简记载,那明莱宗的几位元婴期修士本就有伤势在身,再经历如此大悲大怒,浓郁的怨气便趁虚而入,主导了他们的心神。

    被怨气主导了心神的修士,那便是一头红了眼的凶兽,完全是六亲不认,遇人便杀。

    当时这洞穴之中足足涌入了上百名修士,可不过短短三天,便有半数陨落于此,而还活着的修士,也大多被怨气侵体,神志不清。

    姜家先祖等人一边厮杀一边奔逃,最终还是陨落了三人,只活下来两人。

    可这两人也已濒临死亡,难以逃过一劫,其中一名稍有神智的修士,自制大限将至,便将进入禁源之地所见所闻记录在一枚玉简之中。

    希望后世若有修士来此,侥幸看到了这枚玉简,定要小心谨慎,赶快离开此地。

    乔远看到这里,不由叹息一声,他们的死并非那两头妖兽所为,而是他们心中的贪欲被无限放大,最终是自己害了自己。

    深呼一口气,乔远凝神继续向下看。

    “余于弥留之际,忽见两兽落于此地,吐气归吾弟,然使吾弟复苏,逃离此地。”

    看到这句话,乔远后脊背一阵发凉,额头已有冷汗滴下。

    果然与他猜测一样,那活着离开此地的姜家先祖并非侥幸逃得一命,而是被那两头妖兽故意放走,以此引诱修士来此。

    这里堆积的白骨足有数万不止,可以想象,数千年来,被引诱而来,并陨落于此的修士何其之多。

    可那两头妖兽处心积虑诱杀如此多的修士,到底有什么目的,乔远可不相信它们只是单纯的想要吞噬修士血肉。

    “两兽归于烟尘,化为虚无,缥缈之间,似无处不在,吞吐无尽怨气,蚕食众修尸身,借此修行,余平生所未见,恐之。”

    乔远看完这玉简的最后一句话,心神久久难以平静。

    吞吐怨气,蚕食尸身,以这种方式修炼的妖兽,他别说见了,就算听都没听说过。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