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txt下载 第六百一十章甩不掉的枪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一时之间,众修士作鸟兽散,可还是有不少心存贪念的修士,退后到安全地带,凝神观察了起来,看有没有可能夺取长枪。

    至于所谓的神兵与邪兵,一些元婴期修士对此并不太在乎,只要它威力强大便可。

    那尸傀手持长枪,双目空洞无神,任由鲜血飞溅在衣袍之上,给那血红添了一分深色,看起来甚是可怖。

    杀了那金丹大圆满修士,尸傀并未停下脚步,转头便盯上了离他不过百丈,正在急速奔逃的一名金丹后期女修。

    只听呜呜的破空之音响起,尸傀身子前倾,手中长枪在前,看起来就如那长枪带着尸傀在飞。

    不过一个呼吸间,血腥的一幕再次上演,手持长枪的尸傀犹如收割生命的死神,皆是一枪毙命。

    另一边,血鸿子的元婴及时躲入那老者尸傀之中,以秘法操控着老者尸傀,向着中年男子尸傀攻去。

    另外三名元婴中期修士,也是不约而同的出手,攻向那中年男子尸傀。

    趁此时机,那些金丹期修士纷纷大松一口气,连忙向着远处遁去。

    四名元婴中期修士一起围攻那中年男子尸傀,就算他手握长枪,也依旧难以抵挡。

    只是片刻,尸傀便伤痕累累,不过它挥动长枪的速度却是不减丝毫。

    直至一盏茶后,尸傀被四人轰灭,那长枪才脱离而出,欲要向着远处飞去。

    看见这一幕,四人尽皆展开全速,向着长枪抓去,可那枪似长了眼睛,只是一个眨眼,便向上飞入云层之中。

    随即旋转数下,以一种肉眼都难以看清的速度,向着东方呼啸而去。

    此时此刻,留在安平坡的修士已然不足二十人,且几乎大半都是元婴期修士。

    眼看长枪再次飞走,众修士犹豫之下,有人选择继续追逐,有人则是叹息一声,掉头离去,还有人留在原地,想要看看最后谁能取得那长枪。

    血鸿子等四人,几乎没有任何犹豫,齐齐展开全速追了上去,只是两三个呼吸间,便已完全没了人影。

    另一边,乔远与清莲早已汇合,正向着东方疾驰而去,这一路上,他们倒是出奇的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如今距离安平坡已有上百里。

    “乔远,你之前见到那长枪,似有些不对劲,在想什么呢?”

    两人正飞行间,清莲突然偏过头看向他问道。

    乔远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之色,平时她总是少言寡语,甚是无聊,没想到今日还主动挑起了话题。

    想着没什么好隐瞒的,乔远便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我总觉得那长枪有些熟悉,似在哪里见过,确切的说,是对那枪上的符文印记很熟悉。”

    清莲缄默,对于那长枪她完全没有兴趣,只是直觉告诉她,那长枪有些不详。

    就在两人谈话间,却是忽听后方传来巨大的轰鸣之音,似是有什么东西正在高速飞行。

    乔远与清莲身形齐齐一顿,立刻转头看去,却见天边一道银光闪过,只是眨眼间,那银光已然来到两人身前不足千丈。

    那速度当真犹如破云之箭,甚是惊人,乔远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觉得有些不妙。

    还未来得及多想,银光已至身前,一杆血迹斑斑的长枪骤然悬停半空,看起来透着一股极为浓郁杀伐之气。

    看着鲜红的枪杆,两人不难想象,安平坡定然发生了什么惨案。

    乔远深呼一口气,犹豫了片刻,一步上前,抬手就要握住长枪。

    可清莲却是皱着秀眉,伸手拦住了他,低声道。

    “我总觉得这枪有些诡异,还是莫要接触的好。”

    “我之前说过,若是属于我的机缘,我便不会错过,可若不是,那就需要小心谨慎一些。”

    乔远转头看向清莲,微微扬起嘴角,露出一抹让人安心的笑容,缓缓说道。

    “这长枪三番五次自动追寻于我,不是机缘,便是阴谋,机缘我自然要接下,阴谋我也不会畏惧。”

    话语落毕,清莲抿了抿朱唇,撇过头去,淡淡的抛出两个字。

    “随你!”

    乔远收起脸上的笑意,神色变得郑重起来,还记得第一次握住长枪时,他竟有一种大开杀戒的冲动。

    有了前车之鉴,这次乔远精神万分集中,调动神识护住灵台,伸手一把握住了枪杆。

    可让他神色古怪的是,这次居然没有那种感觉了,好似握在手中的长枪只是一杆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兵器。

    不过乔远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听远处再次传来破空之声,抬头一看,只见四道长虹速度极快的向着两人飞来。

    转瞬间,四道长虹便已飞至两人身前百丈之外,虹光散去,现出四人。

    乔远与清莲看见那四人,神色立刻一变,除了血鸿子暂时寄居的那具尸傀他们没有见过,其余三人皆在安平坡有过一面之缘。

    “哼,又是你这小辈,莫非此枪已经认你为主?”

    血鸿子肉身被毁,心情最是糟糕,此刻见乔远手握长枪,双目一片清明,并无半点异常,不由将气撒到了他的头上。

    乔远心下暗道一声糟糕,血鸿子的话语听来没有什么问题,可仔细一思索,却是诛心之语。

    长枪握于他手,且无半分异常,明眼人一看就会认为长枪已然认他为主。

    而这四位元婴中期修士,明显是为长枪而来,如今枪已认主,且其主人还是金丹期修士,这四人自然不会介意顺手除掉其主,让此枪再度成为无主之物。

    果然,其余三人听到血鸿子的话语,看向乔远的目光明显带了不善。

    若非清莲还在一旁,四人又不是一伙的,恐怕早就有人对乔远痛下杀手了。

    “小友,老道知晓你无意争夺此枪,只要你将此枪主动送出,老道定不会为难于你。”

    顿了片刻,一名身穿浅蓝色道袍的黑发老道士,伸手捋了捋胡须,笑盈盈的说道。

    若是面对一位元婴中期修士,乔远尚还有周旋的资格,可同时面对四位元婴中期修士,他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无奈乔远只得向着四人一抱拳,客气的施了一礼。

    “四位前辈也看到了,在下之前就将这神兵抛出,可如今它却自动寻来,晚辈惶恐,实在承受不住这等机缘,还请四位前辈定夺。”

    说完他便抬手,将长枪向着四人一抛而去。

    这四人都是各大宗门的顶梁支柱,自有其风度,见乔远如此识相,便收敛了眼中的不善,毕竟以大欺小,以多欺少这事传出去还是不太好听。

    可让他们惊愕错楞的是,乔远的确做了抬手抛出了长枪的动作,但那枪却是还在他的手中,没有飞出。

    这一幕,瞬间让四位元婴中期修士冷了脸色,有种被耍的感觉。

    乔远也是神色一变,有些惊愕,他明明松开了手,且还以灵力推了一把,可那枪好似黏在他的手中,无法抛出。

    来不及多想,乔远直接以左手握住长枪,右手向后一撤,倒是轻轻松松脱离了出来。

    可当他再次用力抛出长枪时,情况依旧,似是枪缠住了他,而并非他握住了枪。

    “小辈,你莫非在戏耍我等?”

    血鸿子最先失去了耐心,冷哼一声,眼中杀机弥漫的喝道。

    清莲皱了皱秀眉,眼中闪过一丝惊疑之色,她知道乔远绝不会做戏耍四位元婴中期修士这等愚蠢之事。

    想了想,她便伸出纤纤素手,同样握住了那杆长枪。

    可与乔远感触不同的是,清莲只觉得一股极为强大的意志侵入心神,似要操控她大开杀戒。

    只是瞬间,她的额头便已香汗淋漓,随即一股排斥之力将她的手推了出去。

    “晚辈区区金丹期修士,何以敢戏耍四位前辈,只是这长枪甚是怪异,无论晚辈如何用力,它都无法脱离。”

    之后乔远又尝试了数种办法,想要将长枪扔出去,可那枪真的似黏在了他的身上,无法脱离半寸。

    “哼,那就将你的手砍下来。”

    乔远话语刚落,血鸿子便一脸狠厉喝道。

    此话一出,乔远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暗想若是不交出这长枪,今日恐怕是不能善了了。

    可这枪怪异至极,谁能说断了手臂,它就不会黏在乔远身上,万一这枪悬在他的头顶,那岂不是要他自斩首级。

    乔远从来就不是逆来顺受,一昧避让之人,四位元婴中期修士又如何,惹急了他照样敢拼死一搏,崩掉他们几颗牙齿还是不成问题。

    “前辈此言恕晚辈不能接受。”

    既然有了打算,乔远也不必摆出一副晚辈的样子,腰杆一挺,很是不卑不亢的说道。

    “找死!”

    血鸿子早就耐不住性子,此刻见乔远还敢忤逆他的意思,不由勃然大怒,抬手便是一掌。

    在他们四人眼中,金丹大圆满修士与蝼蚁没有什么区别,随手便可灭之,因此血鸿子抢先出手,其他三人倒也乐得轻松,立于一旁无动于衷。

    血鸿子一掌落下,立刻便在虚空凝聚出一道血红色的掌印,向着乔远急速而去。

    清莲脸色微变,本欲出手抵挡,可却被乔远一个目光制止了。

    要知道一旁还有三位元婴中期修士虎视眈眈,清莲一出手,谁知道他们三人会不会一同出手。

    眼看血红色掌印越来越近,乔远脸上并无半点惧色,也不施展任何秘术,直接握紧手中长枪,向着那掌印猛地一刺。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