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txt下载 第六百一十五章登峰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烈天修的怨念兽在这里,琉银破云枪也在这里,看来他在这里定然是出了什么事。”

    绿芽分身听到乔远的喃喃,立刻反应过来,似是想到了什么。

    “出事?莫非……莫非与飞升仙界有关?”

    乔远脑中立刻闪过在草灵谷得知的一切隐秘,不由联想到烈天修手握飞升仙界的关键之物。

    当年,烈天修在草灵谷中苦心钻研飞升仙界的办法,就在快要有结果之时,却是被苍太带人闯入。

    一番大战之下,草灵谷原本不稳定的空间变得摇摇欲坠,而那处异空间也被水深秋所察觉。

    之后水深秋又与重伤的烈天修在灵藏中进行了激烈的一战,结果是草灵谷几近支离破碎,水深秋夺走半枚仙石,以及那飞升的关键之物。

    而烈天修却是重伤垂死,知晓自己活不过百年,留下了一枚玉简以及一丝神魂,做了一系列安排,便含恨而终了。

    之前乔远修为还低,经历太少,想的并不全面。

    如今再将此事梳理一遍,却是想到如烈天修那样的人,又岂会向命运低头,又岂会甘心被人夺了半生心血,而黯然陨落。

    恐怕他定是怨恨滔天,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报水深秋的一箭之仇。

    “很有可能,当年他与老奴大战之时,还曾用这琉银破云枪一展神威,可如今此枪身魂分离,显然烈天修是在重伤之后还来过此地。”

    苍太活了数千年之久,想的自然比乔远要多,只是他不问,苍太也没有必要多说。

    “重伤之后?”

    乔远脑中灵光一闪,立刻恍然过来,烈天修在与苍太交战不久后,便与水深秋再次一战,这才落得道消身殒的下场。

    可烈天修留下的玉简中曾说,他并未立刻陨落,而是估摸着活不过百年。

    百年时光,以烈天修的性子,岂会默默等死,想来他定然做了有去无回的安排,之后才去追寻水深秋。

    如今看来,烈天修定是追到了这禁源之地,而琉银破云枪的出现,恰好说明这里很有可能便是他的埋骨之地。

    想通了这些,乔远的心脏不由砰砰加速跳动起来,若烈天修真的陨落在此,那水深秋呢?她是不是很有可能也陨落在这里?

    若真是这样,水深秋手中的半枚仙石以及那飞升的关键之物,很有可能也在此地。

    光是想到这里,乔远便咽了一口唾沫,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这还真是意外的发现,不论猜测是否正确,他都必须将此事弄清楚。

    “苍太,这琉银破云枪很是怪异,我无论怎么甩都甩不掉,你可知道这是为何?”

    深呼一口气,乔远收拾好心中纷杂的思绪,将目光落在手中的长枪上。

    说罢他还当场试验了一下,抬手用力将长枪往外一抛,情况如之前一样,长枪似粘在他的手中,根本无法抛出。

    绿芽分身看见这一幕,很是惊疑,随即它一个纵身,直接跳到枪杆之上。

    可它刚刚落在上面,便被一股反弹之力弹了出去。

    “嗯?不对劲……”

    绿芽分身嘀咕了一句,再次靠近长枪,这次它没有直接接触,而是缓缓分出一缕神识缠绕在枪身之上。

    片刻之后,绿芽分身猛地摇晃起三片叶子,向后退出了丈许,虽说乔远看不到它的神色变化,但也能猜到它定然发现了什么。

    “苍太,这枪到底有何不妥?”

    “这枪内隐藏了一股意志。”

    绿芽分身连忙说道,语气颇为凝重。

    “意志?我之前第一次握住此枪时,的确感觉似有一股意志侵入心神,让我有一种大开杀戒的冲动,可之后却感觉一切如常,并没有察觉到什么意志。”

    乔远目光微垂,神色有些惊疑不定,想起了第一次握住此枪时的感觉。

    绿芽分身沉默了片刻,继续说道。

    “那意志隐藏的很深,主人无法察觉自是正常,老奴怀疑,这枪一直粘着主人,便是其内意志操控所为。”

    乔远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似感觉抓住了什么,可再一想又觉得一片模糊。

    不过他很是认同苍太的话语,这枪乃是烈天修之物,根本就不是什么上古神兵,且其内没有器灵,而它能来去自如,显然是里面的意志在操控。

    那问题来了,枪内的意志到底是谁的意志?又为何会操控此枪一直粘着乔远?

    “这里面莫非是……烈天修前辈的意志?”

    乔远抬头看向绿芽分身,语气不太确定的问道。

    可他话语刚落,绿芽分身便摇了摇枝叶,表示不赞同。

    “那意志内存在一股很重的杀意,还有一股怨念,老奴敢肯定那绝不是烈天修的意志。 ”

    乔远心神一凛,越发觉得这禁源之地秘密太多,同时还有一层迷雾笼罩,让人看不清晰。

    “苍太,那你有没有办法,除去那股意志?”

    收起心思,乔远想到了眼前该面对问题,不由问道。

    绿芽分身点了点头说道:“老奴尽力一试,不过主人可以试试将此枪收入空间珠,如此便可以省去不少麻烦。”

    乔远听到此话,不由伸手拍了一下额头,暗道自己怎么没想到将枪收入空间珠。

    想到即做,还真的没让他失望,琉银破云枪一个闪烁,便消失在了乔远手中。

    “主人,老奴的本体会慢慢炼化枪内的意志,咱们现在还是抓紧时间破开此阵。”

    绿芽分身见状,立刻跳到悬崖边上,找了一处位置坐下。

    乔远点头,随即闭上双目,缓缓放出神识,探入前方的阵法之中,仔细摸索那阵法的结构。

    另一边,那老道士与中年文士还在四处打转,一边寻觅乔远的踪迹,一边探查阵法的运转轨迹。

    时间一晃,便是三日,在乔远与绿芽分身合力之下,那困阵终是破开了一丝缺口。

    乔远嘴角扬起一丝笑容,看了一眼后方,纵身一跃便飞掠到了悬崖另一边。

    这三日他数次感应到老道士与中年文士的踪迹,这两人就似没头的苍蝇,到处乱窜,显然是连阵法边缘都没发现。

    如他们这般,乔远估摸着没有一年半载,他们恐怕是出不来了。

    乔远抬头看了一眼西斜的落日,辨别了方向,便继续向着东方疾驰而去。

    由于身后没有人追杀,他飞行的倒也不快,神识始终扩散在方圆十里之内。

    既不会太远而惊扰了一些妖兽,也不会因一时不察误入了阵法禁制之中。

    就这样谨慎而小心的飞行了一夜,直至天蒙蒙亮时,乔远终是看到了一片连绵起伏的山脉。

    那山脉名为禁阵山脉,听其名字就知晓那里禁制阵法极多,而且还生存了不少妖兽,可谓危险至极。

    不过禁阵山脉最出名最危险的地方,还要数那里最高的一座山峰,万禁峰,也就是乔远的目的地。

    此刻他站在山脉之外,便可感受到前方传来的阵法波动,杂乱而无序,只稍以神识接触,就似觉得千万根丝线缠绕在一起,理也理不清。

    想了想,乔远并未立刻飞往禁阵山脉,而是转头看向北方,拿出一张传音符,留下几句话语,扔了出去。

    这北方正是千竹峰所在,若是不出意外,清莲如今已在那里。

    虽说乔远已经摆脱身后之人,可以去千竹峰与她汇合,但汇合之后,他还是不能带清莲一同前往万禁峰。

    既如此,还不如不去,发一道传讯符,报个平安即可。

    眼看传讯符消失在远方,乔远收回目光,就地盘膝而坐,调息了起来。

    半日过去,乔远精神状态已然恢复至最佳,这才起身向着禁阵山脉飞去。

    幸好他拥有此地地图,并在研究到滚瓜烂熟之后,选了一条又近又安全的道路。

    因此他这一路,倒是没遇到什么妖兽,只是碰到了十几道禁制阵法,耗费了一些时间,算是为上万禁峰提前热热身。

    七日之后,乔远终于来到了万禁峰山脚之下,抬头看去,他的神色不由变得古怪了起来。

    这万禁峰高的确是高,算是他这一路走来,碰到的最高的一座山峰,可此峰外形很是怪异,长得就似一颗松柏,或者说像是一座宝塔。

    之所以这么形容,是因为此峰不像寻常山峰一样,而是很有层次感,几乎每隔一段距离,便会生出一圈如同屋檐的岩石。

    近处看起来还不觉得什么,远处看起来还真的挺像一颗巨大无比的松柏或者宝塔。

    乔远也没有多想,目光收回,神识在前一扫,便发现了至少上百道禁制。

    这些禁制一道连接一道,几乎是密不透风,没有一丝缺口,他若想上山,便只有破开一道禁制。

    “不愧是万禁峰,这山脚下的禁制都如此不凡,不知山上的禁制又当如何?”

    乔远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脸上不但没有露出苦恼之色,反而还有一丝喜意。

    这种地方真是磨炼禁制造诣的好地方,乔远不说将此峰禁制全部研究透彻,只需研究一两成的禁制,他便足以达到四级阵师的层次。

    说干便干,乔远迈步走上前,盘膝坐于一颗青松之下,神识不断在前方扫过。

    而就在他踏入万禁峰的一刻,此峰一百三十丈的地方,一块巨石之上正在急速掐诀的一名黑衣男子,猛然止住了手势,回头看向山下,眼中隐有寒光闪烁,喃喃道。

    “不知这刚来之人是哪位前辈的手下,又能否登上百丈之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