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txt下载 第六百一十七章温玉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这两件大事立刻便搅得禁源之地风云大变,几乎只要略有耳闻的修士,就立刻放下了手中的事情,纷纷前去寻找七色鹿与人形何首乌。

    而这消息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传遍了禁源之地每一个角落,甚至还有一些修士,将此消息带出了禁源之地,传到了外界。

    禁源之地惊现上古祥瑞之兽七色鹿,上古神兵以及不知几万年药龄的人形何首乌。

    这一消息瞬间让东林大陆几近沸腾,无数修士奔走忙碌,以高价收购密禁盒,意图进入禁源之地争夺机缘。

    十六大宗门、三大商盟以及数之不尽的修仙家族再次调派人手,前往禁源之地。

    甚至有不少长久闭关,早已不问世事的老怪听说了此事,亦是流露出很大的兴趣。

    一时之间,东林大陆风起云涌,各种明里暗里的争夺愈加激烈了起来,特别是对进入禁源之地的必须之物,密禁盒。

    消息刚刚传出不过三日,密禁盒便已到了有价无市的地步,而围绕密禁盒展开的厮杀,无时无刻不在东林大陆的各个角落发生。

    同样的,禁源之地突然涌入一大批修士,摩擦与碰撞自会增多不少,杀与被杀随时都在上演。

    杀戮与血腥的气息弥漫在禁源之地每一处角落,让大多数修士惴惴不安,而与之同生的则是无尽的怨念与仇恨。

    在所有修士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这禁源之地不再是上古修士的洞府,不再是寻求机缘的福地,而是争夺厮杀的战场,是滋生怨念仇恨的温床。

    禁源之地内围一座山峰之顶,一前一后站着两人。

    那前方之人一身银袍,气宇轩昂,看着远方神色阴晴不定。

    突然他拿出一枚银色玉简,抛入后方那名恭敬而立的中年男子手中,郑重交代道。

    “情况有些不妙,你速速返回胡家,将此玉简投入传讯阵中,一定要快!”

    胡高阳还是第一次见一向风轻云淡,似什么都不在乎的银袍青年如此反应,不由心中一凛,恭敬回道。

    “使者大人,属下一定不辱使命。”

    说完他便收起玉简,转身欲要向着禁源之地外围飞去,可那银袍青年似是不太放心,回身又叮嘱了一句。

    “若是有人要抢密禁盒,你就直接送出,一切以任务为重。”

    说完他还翻手取出一张银色符箓丢了过去,继续补充道。

    “罢了,事关重大,你离开禁源之地后,直接以这万里遁行符赶路,记住,命可以丢,但玉简必须送入传讯阵中。”

    胡高阳接过银色符箓,脸上神情极为郑重。

    他还是第一次见银袍青年对自己说这么多话,且还是这般严肃而谨慎的叮嘱,甚至还拿出了万里遁行符这种有价无市的珍稀之物。

    由此可见,这件事是有多么重要,要是出了一点点差错,恐怕自己的下场……

    想到这里,胡高阳额头已然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不敢再深想下去。

    “请使者大人放心,属下就算身死,也定会想办法将玉简送入传讯阵中。”

    听到此话,银袍青年点了点头,转身不再看他,而胡高阳却是抹了一把汗水,展开全速疾驰而去。

    万禁峰上,乔远依旧沉浸在那百丈之处的阵法之中,对此一无所知。

    可能禁源之地也唯有这等危险之地,才能暂时保留一点平静。

    十天后,乔远陡然睁开双目,目内一片血丝,脸上挂着无法掩饰的疲惫,但其嘴角却是微微上扬,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右脚一踏,他整个人垂直升空,直接踩在了那如屋檐一样的石壁上。

    “百丈为一节点,有意思……”

    乔远花费了十天的时间,破开了那道阵法,心中似明白了一些东西,可要说完全明白,却又说不太透,只能先向上走再看看。

    说完他便就地盘膝而坐,打坐调息了起来。

    上方那黑衣男子感应到乔远踏到百丈之上,脸上不露任何表情,低声喃喃道。

    “这第一道百丈之阵不算太难,但他却花费了十天时间,着实是慢了一些。”

    另一边,那白面青年也对乔远留心了起来,就在他破开阵法的一刻,白面青年便有所察觉,转头看向后方,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丝嘲讽的弧度。

    “十天破阵,还真是慢的可以。”

    话虽这么说,但前些天乔远一口气冲到百丈之处的举动,还是给了他不小的压力,让这白面青年破禁前行的速度快了几分。

    乔远身处最后一位,这好处便是不知前方之人具体走到了哪里,心中毫无压力可言。

    一路悠哉悠哉的研究禁制,转眼两个月过去了。

    这两个月间,他如之前一般,前行了不过十丈,可这十丈之内的禁制却是被他如拆骨剔肉般研究的极为透彻。

    不得不说,万禁峰越往上走,禁制便越加繁复,而那百丈之地的屋檐石壁,更似一个分水岭,上下间的禁制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而这也是乔远花费了两个月时间的缘由,要知道他之前在山脚研究禁制可只用了一个月。

    不过这两个月的时间花费亦是值得的,乔远对这一片区域的禁制几乎达到了了如指掌的地步。

    神识一扫,抬手一挥,那前方禁制便如抽了梁柱的宫殿,顷刻间土崩瓦解。

    另一边,那白面青年刚刚破开了二百丈处的屋檐石壁阵法,一双丹凤眼内满是疲惫,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抬手摸去了额头的香汗。

    “师尊真是多虑了,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这万禁峰也并非高不可攀。”

    白面青年喃喃,眉宇间充斥着一股强大的自信,似迈过了这道坎便等同于登上了顶峰。

    可他话语刚刚落下,却是似是所感,回身一看,神色立刻大变。

    那眉宇间的自信之色犹如昙花一现,顷刻间消失无影,取而代之的则是些许紧张与担忧。

    只见山下乔远健步如飞,一步未停,而每走一步,他那抬手一挥的动作,似扫除身前杂草一般轻松随意。

    “这……这怎么可能?就算他花费两个月时间苦苦钻研数百道禁制,对一切禁制了如指掌,也不可能做到这般迅速的破解禁制。”

    白面青年能走到这里,自然不是愚笨之人,他早就明白乔远之所以两个月前行了不过十丈,就是因为一直在苦心钻研禁制。

    先慢后快的道理他还是懂的,只是这方法不一定适用于任何人,所以他与那黑衣男子都没有选择如此。

    只是那白面青年不明白,一个人就算对这里所有的禁制了如指掌,也不可能做到挥手即可破解的地步,而他为何能够做到。

    其实这人是不知,乔远之所以能做到挥手破禁,一来自是因为他对禁制的熟悉,二来就是乔远的神识远超同阶修士,几乎可以比肩元婴中期修士。

    这等强大的神识,在探查禁制运转轨迹时,自然要快上许多。

    另一边,那黑衣男子已经攀登到了此峰两百四十丈处,他的速度明显慢了许多。

    而这自然是因为两百丈以上的禁制,其复杂程度已远远高出下方的禁制。

    “厚积薄发,此人不简单。”

    似是早有所料,黑衣男子并未表现出太大的意外,只是淡淡瞥了一眼后方,便收回目光,盯着眼前的禁制皱眉思索了起来。

    不到一盏茶的工夫,乔远就从一百一十丈处,飞速冲到了两百丈处,站在那屋檐石壁之下,抬头看去。

    之前就提到这万禁峰很是奇异,只要被破开的阵法禁制,不出一个时辰便会自动修复。

    而那石壁上的阵法却是刚刚被白面青年破开了一个缺口,虽说那缺口正在急速愈合,但还需要一段时间。

    此刻乔远只需脚步一踏,便可借那白面青年的光,直接通过石壁阵法,完全不用费尽心神,再去破解。

    不过他却并未这么做,只是抬头透过缺口,看向低头同样看来的白面青年,嘴角露出一丝浅笑。

    虽说乔远早就察觉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但有禁制阵法隔绝,他也一直没有亲眼看见,如今算是见到了这第一人。

    “原来是元婴期下第一人,乔远乔道友,在下温玉,久仰大名。”

    两人目光相碰,似能擦出一丝火花,可不过片刻,那白面青年便也恰到好处的露出一丝浅笑,淡淡道。

    说话间,其背负在身后的右手,却是已然扣紧了一颗紫玉珠子,似只要乔远敢踏空而上,她就会将那珠子直接捏碎。

    不过乔远显然没有投机取巧的心思,其目光如电,紧紧的盯着温玉那难掩忌惮之色的丹凤双眸。

    沉默了片刻,他才拱手回道。

    “温仙子过奖了。”

    温玉听到“仙子”二字,顿时秀眉一蹙,脸上自然而然的显露出了一丝惊色,暗道他是如何看透我是女儿身的。

    要知道温玉如今的打扮,绝对是一个活脱脱的翩然公子。

    虽说在修真界,外貌打扮瞒不过神识,但她可是极为精通禁制之人,身上自然有高深的禁制遮掩自己的女子特征。

    可即便如此,乔远还是一语道破了温玉女扮男装的事实,这岂不是说明她的禁制在乔远眼中形同虚设。

    想到这里,温玉甚至产生了一种浑身上下被看光的错觉,心中顿时涌起一股难言的羞恼之意,让她瞬间红了双颊。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