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txt下载 第六百三十七章豪赌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话音刚落,乔远眼中便有血光一闪,那杆无坚不摧,威力惊人的血红长戟直接抵在了他的脖颈之上。

    明明戟刃已经刺到了皮肉,可那血甲青年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将长戟再深入半寸。

    “这道袍倒是不错,可却依旧改变不了什么。”

    血甲青年微微蹙眉,右手猛地抽回,一股让四周灯火为之一黯的恐怖力量爆发而出,凝聚在那血色长戟上,再次向着乔远的脖颈刺去。

    刚刚他出手的速度实在太快,乔远无论是肉眼还是神识都跟不上这种节奏,也幸好有道袍护身,否则刚刚那一刺,就足以结果了他的性命。

    饶是如此,乔远被戟刃抵在咽喉之时,还是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且看血甲青年出手如此狠辣,他来不及多想,立刻运转瞬身之术,消失在了原地。

    轰的一声巨响传出,血色长戟一击而空,落在刚刚被乔远撞出的大洞中,立刻便将那面高越三十丈宽足有百丈的墙壁化为一片尘土。

    “这小子不过区区金丹期修士,为何能够使用仙宝?不对,若他真的能发挥出仙宝的威能,又岂会受伤,只是他这么做到底有何意义,要知道以他的实力,绝对伤不了这具血甲傀儡。”

    石塔顶层再次响起一阵话语,那话语中透着不解与疑惑,却还隐藏了一丝莫名的期待。

    乔远呼吸略有急促,伸手在脖颈一抹,只见手上已经沾满了新鲜的血液。

    刚刚那一戟,在道袍的保护下他并非安然无恙,看来,月无痕留下的道袍并未发挥出全部防御之力。

    这也难怪,这道袍乃是凌月一族的族衣,只有其嫡系族人才可穿上,他身为外族之人,之所以能够穿上道袍,乃是借助了月无痕的传承气息。

    没有血脉之力,修为又太弱,乔远自然不能发挥出道袍的真正防御之力,唯有依靠道袍自主防御。

    只是这自主防御也有其极限,面对元婴大圆满傀儡的攻击,并不能完全防御,依旧会有一部分力量渗透到乔远身上。

    想到这里,乔远知晓自己不能一直被动挨打,否则即便有道袍护身,他恐怕也坚持不了太久。

    就在此时,血甲青年再次挥动长戟,向着他当头劈下。

    乔远心念一动,手中立刻出现一杆银色长枪,战神血脉之力凝聚于右臂,握紧长枪横在头顶一挡。

    风渊剑与金鳞盾都是一般法宝,若是拿出来与这傀儡硬碰硬,定然会有所损伤。

    而琉银破云枪乃是一件伪仙宝,乔远虽无法发挥其威力,但此枪制作材料特殊,与血色长戟硬碰,至少不会损坏。

    “铿!”

    长戟落在琉银破云枪上,一股尖利的震颤之音回荡在这密室之中,让人听到便觉头耳发麻。

    同时,乔远只觉一股天崩之力顺着银枪,灌入手臂之中,让他身子一沉,立刻向下坠去。

    若非他提前催动战神血脉之力,此刻恐怕这只右臂便被震的难以动弹。

    一击被挡,血甲青年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之色,他倒是没想到眼前这个弱小的修士,不仅挡下了自己一击,且手中的长枪也没有出现损坏的迹象。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继续进攻,刹那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血甲青年已经到了乔远下方。

    元婴大圆满的强悍威压扩散而出,血色长戟犹如一道收割生命的镰刀,直取乔远后心。

    那种速度,乔远完全没有可能避开,不过他反手一挥,琉银破云枪便再次挡下了血色长戟。

    巨大的冲击力,将他远远抛出数十丈开外,虽说每一次交锋,乔远都有一种骨头要被震裂的感觉,但这也好过被动挨打。

    就这样,血甲青年不知疲惫的发动着一次又一次的进攻,而乔远却只能险之又险的以银枪阻挡。

    有时来不及阻挡,便只能硬生生承受一击,不过半个时辰,乔远便已伤痕累累,全身的骨头都被震碎了不少,五脏六腑更是似要移形换位。

    这种被完全碾压式的挨打,乔远平时还是第一次,虽心中极为憋闷,但也只得无奈忍受。

    实力,说到底还是实力不够。

    自从当年被火云真君追杀,到如今名扬东林大陆,乔远一路走来似乎太过顺风顺水了一些,在安逸与名利中,慢慢磨灭了他追求实力的决心。

    从没有任何时刻,乔远如此渴望力量,强者生,弱者死,在这残酷的修真界一向便是如此。

    “噗!”

    他的后背再次被血甲青年一拳击中,一口鲜血猛地喷出,只觉五脏六腑似都要碎开。

    乔远重重摔落在地,立刻取出一个药瓶,如吞糖豆般吞下了大把丹药。

    “还有半个时辰,只要再坚持半个时辰。”

    他默默安慰自己,实则心中也不确定自己的那个计划能否实现,不过若真的没有一点希望,恐怕他也撑不到现在。

    血甲青年的进攻依旧没有停止,不知疲倦的疯狂足够让任何对手绝望,可乔远即便重伤到站都站不起来,也还坚持握紧银枪,抵挡他的进攻。

    “铿!”

    血色长戟再一次被琉银破云枪挡下,尖利的震颤之音在这密闭的空间似被无限放大,让他只觉耳膜都似要震破。

    “呵……他的速度开始变慢了!”

    乔远半跪在地上,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意。

    话音刚落,他的左肩便被血甲青年踢中,一阵轻微的骨裂之声传出,乔远立刻倒飞出了数百丈之远,再次吐出一口鲜血。

    这方圆八百丈的密室已经被他的鲜血染遍,到处都是被他以身体砸出的坑洞,看起来满目疮痍。

    “唉,这小子实力虽还差了一些,但那股坚毅的心性倒是颇为符合主人的要求,只可惜这第三关考验他是通不过了,不过我倒是可以破例,放他一条生路……”

    石塔顶层传出一声颇为惋惜的话语,说完那原本准备继续进攻的血甲青年却是立刻停下了脚步,似是准备转身离去。

    乔远趴倒在地上,看见这一幕,虽不知是为何,但他却知晓,若无法打败这傀儡,就算能够安全离开石塔,箫红子三人恐怕也不会放过他。

    “站住!还没结束呢!”

    一声大喝传遍此地,乔远艰难的撑起右手,慢慢使身子站立起来。

    他的全身骨头虽已断裂大半,但心中的意志却绝不容许自己倒下。

    一杆银枪支撑着他挺直腰背,看着那已然转过半边身子的血甲青年,眼中毫无畏惧与退缩之意。

    “你现在退出还有机会。”

    血甲青年神色依旧一片冷漠,似在他眼中,这个弱小的修士正在做一件愚昧而不知死活的事情。

    “打败你,才是我唯一的机会!”

    乔远神色一片决然,右手举起长枪,指向血甲青年,字字铿锵的说道。

    血甲青年只是一具傀儡,若非那阵灵操控,是绝对不会给乔远这个机会。

    如今见他自己放弃了这唯一的退路,血甲青年再不多说,猛地爆发出最强威压,似准备给他最后一击。

    血光一闪,乔远双目瞳孔急速收缩,立刻挥动琉银破云枪抵挡。

    砰地一声,他再次倒飞而出,重重摔落在石堆之中。

    乔远艰难的扒开石块,嘴角再次微微上扬,心中的希望越发强烈起来。

    一次次进攻,他早就对血甲青年的力量有了清晰的了解,刚刚这一招看似威力极强,可实际上,却已经明显不如刚开始的几招。

    这傀儡的力量正在慢慢削减,此事也是乔远通过与前几层傀儡战斗时,发现的一个规律。

    不过具体削减的时间与速度他却是不太清楚,所以登上这第八层,他虽有些把握,但也可以说是一场豪赌。

    好在这场豪赌已经开始出现了转机,乔远只需咬牙撑过这段时间,便可寻到机会绝地反击。

    时间缓缓流逝,在这种情况下,每一息都似一年那么漫长,可好在乔远凭借坚韧的毅力,以及道袍的保护,终是坚持到了最后。

    一个时辰即将过去,他能感受到道袍上缓缓传来一股排斥之力。

    深呼一口气,乔远眼中闪过一丝果断,立刻便有一个大碗凭空出现,飞至血甲青年头顶。

    “你打够了吧,此刻该我出手了。”

    乔远心念一动,收走月白道袍,暴露出其血淋淋的身躯,可他眼中却无半点畏惧,反而透着一股疯狂与兴奋。

    “嗯?他莫非是疯了,居然收起了那仙宝。”

    石塔顶层传出一声惊疑之语,让人实在不理解乔远的举动。

    也难怪,若非那道袍护身,恐怕他已死了千百次。

    其实那阵灵却是不知,月无痕的道袍最多能够使用一个时辰,时间一到,道袍便会传出一股排斥之力,乔远此举也实属无奈。

    当然,经过一个时辰的消耗,血甲青年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远不如从前,此刻被困在遮天碗下,竟一时半会儿无法逃脱。

    趁此时机,乔远右手一挥,收走琉银破云枪,取出一柄破破烂烂的叶扇。

    没有丝毫犹豫,乔远立刻调动丹田内的所有灵力,口中念念有词,拼尽全力施展流月扇。

    十多息后,随着一阵咔咔之声响起,遮天碗布下的阵法竟被血甲青年强行打破。

    不过就在此时,那柄三叶扇上,中间的叶子和左边的叶子齐齐燃起一簇九寸高的火焰。

    一股恐怖至极,足以让沙尘融化的高温扩散开来,顷刻间便将这方圆七百丈的密室变成了一个熔炉。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