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txt下载 第六百四十五章壁画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乔远连续喊了许久,声音不断了山中回荡,可却听不到清莲的回应。

    焦急之下,他张口吐出万禁塔,将血鸿子放了出来。

    “说,她到底怎么了?”

    乔远单手扣住他的脖颈,眼中杀机弥漫,冷声喝道。

    这一声冷喝,立刻将昏迷的血鸿子惊醒,他扫了一眼四周环境,在感受到脖颈处传来的大力后,神色显得有些惊慌。

    “你……你不能杀我,杀了我,那个女人也要死!”

    “告诉我,她到底怎么了?否则你现在就要死!”

    乔远单手猛地用力,捏的他的脖颈咯咯作响。

    血鸿子顿觉呼吸艰难,脸色憋得通红,他能感受到乔远身上扩散出来的杀气,知晓再不说就真的要命丧于此了。

    “她……她已经……中了尸毒,又……又强行运转灵力,如今尸毒恐怕……已经侵入肺腑五脏,……”

    听闻此话,乔远心中一沉,恨不得立刻将此人掐死,但他却生生压住这股冲动,厉声打断了他的话语。

    “她现在在哪儿?”

    “我……我不知道,昨日打斗就在此地,以她的伤势,应该……走不远。”

    此刻血鸿子说话都无比艰难,只觉乔远再稍一用力,自己的头颅便会应声落地。

    身为元婴中期修士的骄傲与自尊在这一刻完全被抛却到脑后,他是真的怕了,怕眼前之人一怒之下,让自己形神俱灭。

    乔远咬牙沉吟了片刻,一挥手又将他丢入了塔内。

    随后他直接调动全部神识,向着八方扩散而去,将此地方圆千里之地囊括在内,寸土寸地的搜索了起来。

    半晌过后,乔远缓缓睁开双目,扭头看向前方石壁上的木极禁。

    “此地方圆千里都没有清莲留下的痕迹,想来她应该就在这里面。”

    思及此,他立刻将苍太的绿芽分身唤了出来,让它帮忙破解这里的木极禁。

    当年苍太说过,它曾在一颗奇异的修真星上见过木极禁,并学了一些皮毛。

    虽说只是皮毛,但也比乔远有经验,让它来破解这里的木极禁,希望会大上不少。

    绿芽分身一出来,便感受到了前方的禁制波动,有些惊讶的说道。

    “这是……木极禁?”

    “没错,不知你能否将其破解?”

    乔远点了点头,立刻回道。

    “我试试看。”

    绿芽分身回了一句,便走至禁制之前,两片叶子微微晃动,打出一道试探性的印决。

    随即它又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以神识仔仔细细扫了数遍。

    “这道禁制存在的岁月太过久远,已然出现了数个缺口,花费些时间,应该可以破解。”

    乔远听闻此话,紧绷的心弦立刻松了一些,没有出言打扰,只是静静的在一旁观看绿芽分身破解禁制。

    半日之后,随着一阵轻微的震颤,身前石壁上的木极禁终是被绿芽分身完全破开。

    乔远眼中闪过一丝精芒,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刚刚他虽没有参与破解禁制,但却极为专注的观看了整个过程,对于木极禁倒又更多了一些了解。

    正思索间,身前的石壁在震颤中裂开了一道缝隙,乔远收起心思,一拳打在其上,将那石壁直接轰开了一个半人高的洞口。

    昏黄的烛光透过洞口投射到乔远脸上,让他心中一喜,立刻凝神看去。

    洞内乃是一个方圆足有百丈大小的大殿,其内空旷一片,一览无遗,唯有大殿四块墙壁上,刻画了一些山水树木,宫殿楼宇。

    乔远目光没有丝毫停顿,直接忽略了那些壁画,极力寻找记忆中的白衣女子。

    可惜,偌大的殿中并没有清莲的身影,地面堆积的厚厚灰尘,似很久没有人踏足过这里。

    乔远心中一沉,神识在其内横扫一遍,见并无任何危险,便直接闪身走了进去。

    “嗯?”

    迈入其内,他才看见在烛火之光照不到的墙角处,遗留着一滩干涸的血迹。

    乔远走至那里,仔细看了一遍,便可确定这滩血迹定是这两日所留。

    当下他眼中担忧更甚,看这血迹有些发黑,显然清莲中毒已深,好在已经确定她就在这里,不用乔远再花时间寻找。

    “此地一定有密室!”

    他抬头扫了一眼四周,见这里密不透风,除了那刚刚被他破开的洞口,再无一个出口或入口。

    四周的墙壁统统都是以木极禁加持,乔远无法破开,更别说神识探入,而让绿芽分身一一破解,又太过耗费时间,他担心清莲坚持不下去了。

    沉吟了片刻,乔远将目光投在身前的壁画上,仔细观看了起来。

    眼前的壁画足有数十丈之长,刻画的基本都是山水风景,并无任何文字描述。

    乔远初一扫过,并未觉得有何出奇之处,可仔细看了两遍,却是觉得有些莫名的熟悉。

    “这是……月枫树?”

    他双目微凝,紧紧盯着壁画上的一棵大树,神色慢慢显现出了一丝惊疑。

    月枫树本身并无任何奇异之处,平日里几乎随处可见,但他却只在南泰大陆见过此树,回想这三十多年,他在东林大陆还从未见过月枫树。

    想到这点,乔远心中顿时起了一个猜测,转头看向其他墙壁上的壁画。

    当他目光落在背后墙壁上的壁画时,神色立刻轰然大变,眼中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这……这……这是三月峰!”

    他虽然没有去过几次三月峰,但因为那次探望凌婉晨,随狄清竹一同前往,还是对三月峰的景观颇为熟悉。

    此刻一见那壁画上的山水树木,宫殿楼宇,乔远立刻便认出那壁画所描绘的正是三月峰。

    目光转向左边墙壁上的壁画,只看到那繁盛的桃花林,乔远便确定这是二月峰。

    至于那最后一面墙壁,也就是被他打出一个洞口的墙壁,其上的山水树木乔远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那正是他所在的五月峰。

    二月峰、三月峰、五月峰,乔远都能一眼认出,唯独一月峰他没有去过,如此显而易见,他身旁的这面壁画,刻画的正是一月峰的风景。

    为何此地会出现这些有关月河宗的壁画?难道曾经有月河宗的前辈来过这里?

    刚想到这里,乔远双目便有精光一闪而过。

    “水深秋!”

    之前他得到琉银破云枪时,便有过一番分析,最终得出结论,烈天修很有可能追随水深秋来到了禁源之地,并埋骨于此,否则琉银破云枪也不会遗落在这里。

    烈天修与水深秋的恩怨不必说,他的长枪出现在这里,足以说明一切。

    而今乔远又在此地发现有关月河宗的壁画,事实已然明朗,水深秋定然也来过此地,而且很有可能陨落在这里。

    思及此,乔远的心跳不由加快了几分,要知道水深秋与烈天修的恩怨起源于飞升仙界的关键之物。

    若他们两人真的尽皆陨落于此,那那件飞升仙界的关键之物定然也在此地,说不定就隐藏在这里。

    深呼数口大气,乔远强行压下了心中的波澜,默默念道,如今救治清莲才是当务之急,此事延后再说,随后他便将目光再次投到身前的壁画上。

    这里一览无遗,唯有壁画可能暗藏玄机,而且水深秋既然留下了这些壁画,应该不单单只是为了缅怀宗门。

    因为曲云薇的关系,乔远对水深秋也有不少了解,知晓她还未成道之前,曾是一月峰的第一天之骄女,与曲云薇如今的称号别无二致。

    细细思量了一番,乔远伸手按向壁画中部偏右之处的一片湖泊。

    他记得曲云薇曾经说过,那片湖泊名为深秋湖,乃是当年水深秋居住之地,到如今一直被阵法保护,以供后辈瞻仰。

    手掌触碰到冰冷的石壁,还未用力,他便似觉陷入了一片泥沼,想要用力抽出,却觉手臂、肩头都开始被泥沼包裹,似越陷越深。

    乔远紧了紧拳头,却又突然放松下来,他相信水深秋留下这样一个地方,绝不会陷害自家弟子。

    果然,当那种陷入泥沼的感觉弥漫到他全身每一寸时,乔远整个人直接化作一道幽光,钻入了壁画之中,消失不见。

    不过片刻,那种陷入泥沼的感觉如潮水般退去,一股古香飘入鼻息,乔远缓缓睁眼,看向前方。

    入目所见的是一件不大不小的居室,淡蓝色的珠帘将房间一分为二,暗红的梁柱旁各摆放着两个花盆。

    虽说里面的花藤早已腐朽成灰,但精巧的摆设无不说明这里的主人十分懂得享受生活。

    乔远却没有过多关注这些,他目光一扫,便直直落在了房间最里面的床榻上。

    此刻上面正躺着一个白衣染血的绝美女子。

    她那精致的面容依旧如莲花般濯濯不妖,只是朱唇呈现暗色,娇躯之上氤氲着一层淡绿色烟雾,看起来气息十分微弱,似下一刻便要香消玉殒。

    乔远双目圆睁,神色瞬间变得凝重无比。

    他能看出清莲的状态极为不好,尸毒已经侵入丹田,若是再过两天,恐怕就算有解毒之法,也救不回她的性命。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