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txt下载 第六百五十三章危局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如果说这世上最让人害怕,最不愿去的地方是地狱,那这里便是人间炼狱。

    满地的鲜血肆意流淌,将这里每一寸土地染红。

    每隔三丈便有一个或被斩断手脚,或被剥掉外皮的修士挣扎嘶喊,他们都被一条条雾气所形成的锁链绑在原地,无法脱身。

    残肢断臂、血骨内脏随处可见,惨烈的景象只让人目不忍视。

    目光再向上,只见门内大殿上方,一条条雾气锁链笔直垂下,而在锁链的尾端,亦倒吊着一个个修士。

    他们哭喊、嘶吼、谩骂、哀求,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拯救他们,唯有在愤恨与绝望中流尽鲜血,源源不断的产生怨念。

    眼前的一幕实乃乔远生平所见,最残忍,最血腥的场景。

    此时此刻,他竟产生了一丝惧怕的情绪,恨不得立刻掉头就走,远离这处人间炼狱。

    可这惧怕的情绪刚刚出现,乔远猛地打了个激灵,四周的怨气犹如一张噬人的巨口,差点将他吞噬。

    深呼两口大气,乔远抬手抹去额头的冷汗,双目微微眯起,心中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

    “这些修士竟然都有生机,看来设下这陷阱的人应该不打算让他们死去。”

    刚刚被眼前血腥的一幕所震撼,此刻乔远稳定下心神,神识仔细探查数遍,才发现此地看似惨烈,实则并无一个真正死亡的人。

    神识再往里探,门内的大殿异常宽广,一眼无法尽收眼底。

    突然,乔远神色蓦然一变,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之色。

    除了这些被锁链锁住的修士,大殿深处竟还有不少人,这些人各自为队,正在抵抗雾气锁链的侵袭,看起来似坚持不了太久。

    “是他!”

    神识扫过那群人,乔远突然在人群中发现了一个颇为熟悉的修士,正是之前在云岩峡打过交道的项天。

    另外,在项天不远处还有一男两女,男的他并未见过,两名女子乔远倒打过照面,正是项天的师侄吴柔,以及花柳宗的葛红玉。

    至于其他人,乔远神识一扫,皆是颇为陌生的面容。

    此刻能在这里的,无不是强者中的强者,乔远神识扫过,自然也被他们察觉到了。

    当下,就有一名身穿白袍的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朗声喝道。

    “不知是哪位道友赶到了此地,还请现身一见。”

    话语一落,大殿深处尚存的数十名修士,立刻将目光投向了大门的方向。

    既然来了,又岂有退出之理,乔远右脚微微用力,整个人如踩在风上,向着大殿深处飞去。

    可刚一飞入殿内,大殿上方与地上的血水之中突然窜出十数道雾气锁链,从各个方向向着他缠绕而去。

    乔远双目微微眯起,抬手间便是一股狂风呼啸而起,笼罩在他周身十丈,其内风刃弥漫,将那些刚刚近身的锁链立刻削成几段。

    雾气锁链虽有快速愈合的能力,但却依旧无法突破狂风,只能任由乔远翩然离去。

    飞了近三百多丈,绕过一根根巨大的石柱,乔远终是看见了那群修士。

    此刻他们正立于一根根高约八丈的石柱上,石柱不过一人落脚之地,下方乃是数之不尽,密密麻麻的雾气锁链。

    不知为何,那些锁链无法靠近石柱,只能在下方不停摇摆,就似一条条张开大口的毒蛇,等待猎物的坠落。

    虽说身处石柱,下方的锁链无法靠近,但上方的锁链依旧可以攻击他们,只是上方的锁链相对来说,较少一些。

    乔远早已以神识将这边的情况了解的差不多,此刻一过来,便落在了一根无人的石柱上。

    他的出现立刻吸引了此地所有人的目光,不认识乔远的修士自然满脸失落,但项天却是脸露大喜之色,一改往日沉稳的形象,惊呼出声。

    “乔道友,竟然是你!”

    “项兄,你认识这个小辈?”

    另一根石柱上的葛红玉,一双媚眼流转,显露出一丝意外,开口问道。

    项天摇头一笑,看向葛红玉正色说道。

    “乔道友可不是小辈,你别看他只有金丹大圆满的修为,但实力却不在你我之下。”

    “姓乔,莫非他就是项兄先前提到过的那位元婴期下第一人,乔远。”

    另一边,那位与他们一队的男修,脸上露出一丝恍然,连忙开口道。

    乔远二字一出,此地不少修士的眼神都有了变化,显然他们也听说过元婴期下第一人的名头。

    但有一人,却是神色蓦然大变,眼中露出强烈的不敢置信之色,双目死死的盯着乔远。

    这样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乔远自然有所感应。

    转头看去,却见那是一个相貌极为普通的青年,一身极为朴素的青衫,放在人群中,就是被人第一时间忽略的人物。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让乔远产生了一丝熟悉之感,似曾在哪里见过。

    修士的记忆一般都是极好的,若是见过,乔远必定不会忘记。

    可这青年实在太过普通,如这样的人,他见过的没有一万也有八千,想了一会儿,也实在想起曾在哪里见过这人。

    “哼,元婴期下第一人又有何用,在这里,若没有元婴期的修为,连自保都难说。”

    就在他思索之际,一声冷哼骤然响起,立刻让不少修士摇了摇,脸上露出颇为苦涩的表情。

    乔远顺着声音看去,只见那说话之人是一名背着棺木的黑脸大汉。

    只看那棺木,乔远便知晓了此人的来历,他定是与血鸿子一样,出自东莱国最强大的尸道门。

    乔远并未理会那黑脸大汉,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对着项天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随后这才正色问道。

    “项道友,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唉,一言难尽。”

    项天与其他修士一样,亦是露出一脸苦涩,轻叹一声。

    眼见上方的锁链再次攻来,乔远与项天也来不及多说,立刻各自施展法术,抵挡了起来。

    一盏茶后,那锁链的进攻之势才缓了下来,众人也趁此松了一口大气。

    “乔道友,我们在这里已经被困了半年之久,形势极为严峻,恐怕再耗下去,我们就会油尽灯枯,与那殿前的修士一样,成为产生怨气的根源。”

    项天咬了咬牙,翻手取出一枚补充灵力的丹药,掐成两半,吞下半枚,这才看向乔远继续开口。

    “项某不知你是如何来到这里的,但想来应该不是误打误撞吧?”

    听闻此话,乔远还未来得及回答,众修士却是神色一动,齐齐转头看向先前让乔远产生熟悉感的青衫修士。

    “莫非张师侄的碧眼通灵猴真的将消息传递出去了?”

    青衫修士不远处的一名白袍老者,脸上露出一丝惊喜之色,喃喃道。

    乔远没有理会他们,只是看向项天回道。

    “没错,我是跟随其他人一起来到此地的。”

    这话语说完,众修士的脸上顿时都露出了惊喜之色。

    那白袍老者脸上的惊喜之色最浓,抢先问道。

    “不知阁下是跟谁一起来到此地的,其中有没有元婴期修士?”

    “在下是与沈明、韦行文、方嫣三位道友一起来此。”

    乔远见他们这副模样,岂能不明白其中意思。

    想来这传出去的消息便是他们唯一的希望,可惜搬来的救兵只是三个金丹期修士,外加他这个无意间跟来的局外人。

    白袍老者听完他的话语,顿时心都凉了半截,三个金丹期小辈,其中沈明与方嫣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娃娃,这来了岂不是送死。

    “什么?是他们三个,海丹子呢?她怎么没有来?”

    “海丹子?”

    乔远双目一凝,突然想起多年前胡玉曾经提过这个名字,想了想,他便记起这海丹子乃是海魂宗的一代炼丹大师。

    顿时他便明白过来,韦行文三人与眼前的白袍老者皆是出自海魂宗。

    “在下是在核心之地外碰见沈道友三人的,当时并未见到任何元婴期修士,他们也从未提过海丹子。”

    “那他们现在在何处?”

    白袍老者长叹一声,扶首露出满脸的痛惜之色。

    乔远如实回道:“他们现在就在宫殿一层,应该用不了多久便会上来。”

    海丹子的名号在东林大陆颇为有名,众人全都将希望寄存在她的身上,却没想到乔远带来的消息,立刻将这希望的火苗彻底掐灭,不禁就有修士对他流露出了不满之色。

    虽然他们都明白这怪不得乔远,但他们能撑到现在,完全就是依靠着这点希望。

    如今希望没了,立刻便有不少修士在绝望中被怨气侵袭了心神。

    “你这小子胡说八道什么,海丹子前辈乃是享有盛名的仁善之辈,又怎会弃我等不顾!”

    当下就有一名距离乔远最近的金丹大圆满修士,指着乔远的鼻子喝骂道。

    乔远眉头微微蹙起,转头看去,只见那人周身怨气冲天,瞳孔有些泛灰,一看就是心志不坚,被怨气冲昏了头脑。

    没有理会他,乔远看向项天,颇为客气的问道。

    “项道友,你们是否知晓离开此地的方法?”

    他明白,既然这些人将希望寄予海丹子,那定然是有了脱困的办法,只是他们修为不够,无法办到。

    刚刚说完,项天还未来得及回话,上方的雾气锁链便再次展开了进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