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txt下载 第六百五十七章道仆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乔远血红的双目立刻圆睁,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没想到到了这关键时刻,居然有人出手挡下了这一拳。

    当下警惕心大起,乔远连忙一个闪身退后数丈,双目死死的盯着那只仿若是由怨气形成的大手。

    怨气乃是一种无形之物,浓郁到一定程度,显现出来的便是这种灰蒙蒙的雾气。

    而再将怨气压缩,便可形成那怨珠中的液体,但是,乔远绝不相信有人能将怨气凝成实质,化成一只手。

    更何况,他刚刚与那大手接触之时,明显的感受那是血肉之躯。

    果然,不出片刻,那只大手上方便显现出了手臂,紧接着是肩膀、胸膛、身躯,一个完完整整的人便就这般出现在他的身前。

    此人一身白衣胜雪,身材中等,容貌被雾气所遮掩,看不清晰,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气质,有些虚无缥缈,似下一刻便会化作雾气消散。

    乔远看到此人的刹那,心中竟莫名的生出了一股熟悉之感,似曾在哪里见过。

    这倒是怪了,就这两天,他竟接连出现了这种熟悉之感,让他都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感觉出错了。

    “你就是那个只走过了三重幻心杀阵,便明悟了出阵之法的修士?”

    那人立在原地不动不动,细细打量了乔远一遍,这才开口道。

    乔远眉头微蹙,有些不明白他的言语。

    此刻众修士拼尽全力为他们争取破开出口的机会,赤春子更是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煎熬,他可没有时间与眼前之人啰嗦。

    无论此人是谁,有多么强大,乔远也绝不可能退缩,因为他的身上寄托着三十多名修士的性命与信任。

    思及此,乔远眼中杀机一闪,全身战神血脉之力迅速向着右臂涌去。

    脚步一蹬,整个人便如势如破竹的利剑,直逼那人胸口。

    刚刚他并没有凝聚出所有战神血脉之力,一拳被挡,倒也没有好奇怪的,可如今,他不信此人还能以手接住。

    两人距离本就不过数丈,以乔远的速度,刹那便至,一拳轰出,那人竟不闪不避,依旧抬起手掌,看似十分随意一推。

    拳掌相碰,一股莫大之力直接顺着他的拳头钻入手臂,直逼心神。

    乔远心中大骇,立刻调转灵力阻挡,同时其手臂传出砰砰之声,血肉顿时飞溅而出,看起来极为惨烈。

    他整个人在这股大力下,直接倒飞出了三十多丈,四周的怨气都在这拳掌相碰下,激起了一层层波浪。

    另一边,那人却只是手掌微颤,向后退了一步,好似刚刚只是被鸟雀撞了一下,并无一点损伤。

    两人在上方的交战的余波同样传到了下方,顿时让不少人心中一沉,眼中的一丝希望渐渐被绝望吞噬。

    “大家不要慌,老夫相信以乔道友的实力,绝不会输。”

    白袍老者知晓军心一旦动摇,此次行动便算彻底失败了,当下便神情振奋的大喝一声,让得不少人又燃起了一丁点的希望之火。

    也幸好他们看不见刚刚乔远与那人交手的结果,否则这白袍老者就算巧舌如簧,能将死的说成活的,也挽不回大局。

    上方赤春子可是清晰的看见了那一幕,乔远主动出击,反而遭受重创。

    另外,那被雾气遮掩面容的神秘人给了他极大的压力,若非此刻无路可退,赤春子早就夺路而逃了。

    再说回乔远,右臂被重创,体内有了暗伤,但这些远不如那人带给自己的心理冲击。

    要知道,他凝聚所有战神血脉之力的一拳,足以开山裂地,除非是肉身极为强悍的体修,否则即便是元婴大圆满修士,也不敢以手去接。

    可那人不但以手接住了,而且看起来还是那么随意,似弹开一只飞虫,不费吹灰之力。

    如此对乔远的心理打击,绝对比身上的外伤内伤加起来都要重,足以让他丧失一战的信心,甚至还会让他产生畏惧、退避的想法。

    “有些力道,但还不够。”

    那神秘人摇了摇头,语气中似带着一丝失望。

    这句话就犹如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换做任何人听见,恐怕都会瞬间绝望,生出无力反抗之感。

    可乔远却并不认输,即便身体败了,心也永远不会认输,这是成为强者最基本的条件。

    心之强者,重要的是心要变得强大,而非空有实力,只敢挑战实力不如自己的对手。

    思及此,乔远心中的斗志立刻燃烧了起来,不管眼前的敌人有多么强大,他也绝不会退后。

    这便是心之强者的姿态!

    “经历了三重幻心杀阵,便能有如此明悟,有意思。”

    那神秘人见到乔远气势高涨,隐藏在雾气中的双目不由闪过一丝赞赏之色。

    可赞赏归赞赏,两人终究仍是对手,那人脚步一迈,整个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竟直接站在了乔远身前。

    “心性、悟性各方面都不错,肉身尚可,就是修为太低,改造一番,勉强可以做主君的道仆。”

    两人相对而立,不过一尺之距,他抬手便落在了乔远的肩头,禁锢其行动,自顾自的说道。

    乔远双目瞳孔猛地收缩,调动全身灵力,想要攻击此人,但却发现灵力似被锁在了经脉之中,根本无法抽出。

    “主君?道仆?”

    而当他听到这两个词时,心中不好的预感顿时上升到了极点。

    那神秘人似也没有浪费时间的意思,抬手便要按向乔远的天灵。

    眼看那冰冷的大手就要将一切尘埃落定,却没想到,乔远拼尽全力微微张开了口,一座黑色小塔一闪而出,直接撞在了神秘人的胸口。

    一声闷哼传出,那神秘人倒退数丈,看向那座黑色小塔,身子微微有些颤抖,似惧怕,又似兴奋。

    趁此时机,乔远已然恢复了行动,其左手一招,琉银破云枪出现在手中。

    枪出如龙,趁着那神秘人恍惚之际,直接刺进了他的胸口。

    本应迸溅的鲜血没有出现,只是遮掩其面容的雾气缓缓出现了消散的迹象。

    乔远心中大惊,暗想他到底还是不是人,被琉银破云枪刺穿了胸口,居然连一滴血都没有流出。

    只是下一刻,他却没多余的心思想这个问题了。

    只见那神秘人伸手握住枪尖,指尖微弹,便将乔远左手震的发疼,长枪直接被他夺了过去。

    “好久不见……”

    那神秘人轻轻摩挲着枪身,似在把玩自己最心爱的物件,片刻之后,他才缓缓传出一声唏嘘之声。

    与此同时,遮掩他容貌的雾气也消散了大半,一张儒雅俊朗的面容清晰地映入了乔远的双目,让他心中顿时掀起滔天巨浪。

    怪不得,怪不得之前乔远就觉得此人有些熟悉,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琉银破云枪的原主人,烈天修。

    一个早在四千年前便已陨落的人,此刻真真切切的站在他的面前,乔远心中的震惊与不敢置信早已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

    他甚至都开始怀疑,这一切都是假的,这不过幻阵所制造出来的幻境。

    但若真的是幻境,守心又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况且他身上流的血和伤口处传来的疼痛,都是真真切切的。

    “你认识我?还有此枪,你从哪里得来的?”

    烈天修见到乔远那般震惊的表情,自然看出了一些东西,缓缓开口问道。

    乔远回过神来,深呼两口大气,等心中的波澜稍微平复了一些,这才恭敬开口。

    “晚辈不但认识前辈,还在草灵谷得到了前辈留下的东西,与您的嘱托,至于此枪,就是在禁源之地获得。”

    说罢他挥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玉简,摊在手心。

    烈天修只瞥了一眼玉简,便点了点头。

    “没错,是我当年留给苍太的玉简。”

    “不知前辈可还想见苍太?”

    乔远想了想,并未通知苍太,毕竟当年之事,它有错在先,烈天修想不想见还不太确定。

    烈天修神色微变,显然也被乔远这一问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苍太?他脱困了?”

    乔远点了点头,并未多说。

    沉默了片刻,烈天修似有了决定,摇了摇头,叹息道。

    “往事如烟,我已不是烈天修,它也不再是苍太了吧,不见也罢。”

    “前辈这话是何意?”

    他能感受到烈天修的叹息中,透着一股深深的无奈与悲伤,似失去了灵魂,就如一具行尸走肉。

    烈天修并未回话,而是反手将长枪扔给了乔远,声音骤然冷了下来,仿若又换了一个人。

    “看在你身负嘱托的份上,我可以放你离去,但你必须马上离开禁源之地,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乔远低头沉默,三种上古药草已然获得,他的目的可以说是圆满达成,并且还额外获得了琉银破云枪与万禁塔,收获极大,直接离开禁源之地,远离这趟浑水,自然是上佳之策。

    可是,此地存在凝结完美元婴的唯一希望,一旦错过,恐怕他的一生都将留有遗憾。

    而且只有凝结出完美元婴,他才能替清莲逼出尸毒。

    另外,他还答应了守心一件事,这件事也必须在核心之地完成。

    只此三点,乔远便不会轻易退缩。

    思及此,他看向烈天修,缓缓摇了摇头,眼中露出决然与坚定之色。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