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txt下载 第六百六十章远古禁制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说到此处,乔远双目陡然闪过一丝精光,突然想起了多年前一间颇为奇怪的事情。

    那时在安平坡,他与清莲听说了上古神兵的事情,便想着一开眼界,却没想到这上古神兵竟然就是琉银破云枪。

    而奇怪的是,乔远与琉银破云枪并无任何关联,此枪一见他,便主动贴了上来,似是自动认他为主。

    宝物主动送上门,此事看起来是件好事,但实则却是暗藏凶险。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当着众多修士的面,此枪主动钻入乔远手中,岂不是要让他成为众矢之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血鸿子、明光道人、许元昌等一干元婴期修士,因为琉银破云枪追了他数千里。

    期间要不是乔远数次主动交出琉银破云枪,再加上他与血鸿子一场交战,逼得他自爆尸傀,震慑住了明光道人等人,否则那时他的处境必将极为危险。

    后来乔远将明光道人与许元昌甩掉之后,苍太看见琉银破云枪,才点出其内存有一股意志。

    这意志极为邪乎,可以使持枪之人陷入疯狂之中,乔远刚开始握住银枪时,便有一种大开杀戒的冲动。

    现在想来,这很有可能便是那主君在作祟,当然也可能是烈天修所为,不过根据之前烈天修看见琉银破云枪时的表现,这个可能应该不大。

    结合乔远在云岩峡火烧怨气,灭杀怨念兽的事情。

    此举很有可能引起了主君的注意,甚至让他极为愤怒,这才引动留在琉银破云枪内的意志,陷乔远于险境。

    这番分析,应当没有任何纰漏之处,只是既然他已经招惹了主君,此刻又来到了核心之地,那主君为何来没有寻他的晦气。

    一种可能是,乔远力量卑微,根本不被主君放在眼中,另一种可能便是,如今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完全顾不上乔远。

    在他看来,两种可能应该都有,而结合烈天修收集怨珠,与之前守心的话语,第二种可能占比更重。

    问题的关键就在怨珠上,怨珠中凝聚的乃是千万人怨气的结晶,怨气之浓郁,一般修士岂能抵御。

    而主君以七色鹿、人形何首乌为诱饵,随即又不惜昭阳府内的万千宝物,搅动风云,引起东林大陆寻宝热潮,吸引大量修士来此。

    他为的便是引发混乱,利用人性的贪婪,让他们自相残杀,产生无比浓郁的怨气。

    想通了这些,现在便只有一个问题摆在乔远眼前,主君为何要收集这么多怨气?

    这五天来,乔远一边养伤,一边也在苦思这个问题,最终他又回到了线索的起点,想到了怨念兽。

    苍太曾说过,怨念兽虽有一个兽字,但却并非妖兽,而是一团怨念产生了意志,有了灵智。

    而因此兽本身就是一团怨念,对于人的贪嗔痴恨等等负面情绪了解极深。

    所以怨念兽极为狡猾,且懂得运用人性的弱点,让人与人自相残杀。

    并且怨念兽想要提高修为,就要吞吐大量的怨气,因此此兽便是制造怨气,收集怨气的能手。

    这几点都与主君颇有相似之处,不由给了乔远启发,让他觉得主君收集这么多怨气,应该与怨念兽一样,也是为了修炼。

    若真的是这样,主君的身份便呼之欲出了,他应该也是一团怨念诞生了意志,只是层次上比怨念兽高上许多。

    乔远深吸一口气,盯着守心一字一顿的说道,这个猜测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荒唐。

    “这主君莫非是……拂昭仙君的怨念?”

    守心双眼立刻圆睁,脸上露出又惊又赞的表情。

    惊的是他居然真的通过种种细节,推断出了主君的身份,赞的是乔远心智过人,心思缜密,且还敢于大胆推测。

    要知道拂昭仙君可是万年前便已陨落的人物,乔远还真敢往这上面想。

    一看他这副表情,乔远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当下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你觉得我们有可能成功吗?”

    守心听此一问,立刻敛去了脸上惊赞之色,苦笑着摇了摇头。

    乔远眼中隐现一丝怒气,这么稀里糊涂的被他拉入了这个死局,任谁都会有些恼怒。

    “那你还要我来此地?莫非是自己想死,还要拉个垫背的?”

    守心伸手挠了挠后脑,颇有些委屈的点了点头,随后又猛地摇了摇头。

    乔远微微皱起眉头,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的确没打算活了,但也没想拉你做垫背的。”

    守心双目立刻黯了下来,似有些无奈。

    乔远神色一变,走上前喝问道,他还是第一次见守心露出这般表情。

    “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在下界待了太久太久,又没有仙灵力修炼,寿元早已耗尽,若非万禁塔蕴含了一丝时间规则,我早就化作一赔黄土。”

    守心脸露一丝苦笑,低头叹息一声,缓缓说道。

    听闻他寿元早已耗尽,乔远顿时无奈的垂下了头。

    天地有规则,寿元尽,万物皆归墟,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守心见他那副模样,立刻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上前拍了拍他的肩头。

    “唉,你不必难过,我寿元早已耗尽,能多活这么多年,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没难过,只是很郁闷,你都要死了,还拉我下水。”

    乔远撇了撇嘴,露出一个万分郁闷的表情,顿时让守心笑容一僵,尴尬的不知所措。

    “好了,此事掀过,反正你都来了,想走也走不了。”

    安静了好一会儿,守心才摆了摆手,露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说道,说完他还握紧拳头,目露鼓励之色,给乔远打了打气。

    “这个……我相信你既然能通过主人设下的三道考验,成为万禁塔的主人,那么一定能够抓住那百分之一的机会,不对,是千分之一的机会,活着离开这里。”

    只是这几率未免太小了一些,与其说是打气,不如说是让人绝望。

    乔远直接甩给他一个白眼,扫了一眼四周,淡淡问道。

    “此地这么大,你说的那个地方到底在哪里?”

    “这个……太久没来了,有些记不清路了,你先让我看看那黑脸鬼的记忆,熟悉熟悉。”

    守心伸手摸了摸后脑勺,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乔远真不该说些什么好,抬手一挥,万禁塔便飞向守心,将他收了进去。

    一炷香后,守心的声音才在他的脑中响起。

    “这黑脸鬼知道的还不少,听我指挥,你先去西区最高的那栋宫殿。”

    虽然乔远觉得他有些不靠谱,但此刻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腾空而起,向着西边急速飞去。

    暂且不说这边,昭阳府东北方向一片宽阔的广场之上,此刻正聚集了大量了修士。

    这些人中,修为最低的也是金丹大圆满的修为,其中大部分竟都是元婴期修士,甚至那当先几人散发出来的恐怖威压,已然超过了普通的元婴中期修士。

    这些人分派而立,站于广场两边,对峙之下,似要进行一场大战。

    广场之上,血流遍地,怨气冲天,若是从外界看去,这里的怨气却是形成了一个大碗,将这广场完全倒扣起来,溢不出一丝一毫。

    “苏道友,再这么下去,剩下的人可就坚持不住了。”

    广场南边的一群人中,当先一名身穿浅蓝色道袍的黑发老道士,看向身旁一位气质近仙的银发青年,急声说道。

    若是乔远在此,定会大吃一惊,这两人他都认识。

    那黑发老道士正是数年前为了夺得琉银破云枪,打算收他为徒的明光道人。

    而那气质近仙的银发青年,就更不用说了,正是他的大师兄苏真。

    苏真神情淡淡,一双深邃的眼瞳犹如星辰大海,让人看不透其内深浅。

    “再坚持一炷香,此阵必破。”

    “哦?苏兄竟有如此信心?”

    站在苏真另一边的风七,嘴角牵起一丝笑容,看起来似比苏真还要轻松惬意,完全不像他们身后那些人,皆是一脸惶恐、忧虑、绝望的表情。

    “风兄不信,看着便是。”

    苏真说完这一句话,整个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他已然凌空立于对面那群修士的头顶。

    双手如电,瞬息间便有千道印决掐出,立刻在他脚下形成了一个散发银白光芒的圆形法阵。

    法阵足有十丈大小,上面印刻着各种古老的花纹与符文,刚一出现,便有一股洪荒气息扑面而来,让不少老怪顿时脸色大变。

    “这……这是……远古禁制?”

    除了明光真人,这里还有两位活了近千年的元婴后期老怪,他们的眼力非同寻常,一看清那花纹与符文,心中便更加确定那是远古禁制。

    要知道上古禁制虽已在岁月中泯灭了许多,但也有很多流传了下来,只要是对禁制深入研究的修士,一般都会接触一些上古禁制。

    但远古禁制不同,远古时代距今太过久远,别说禁制流传下来,一些历史故事传下来都已十分模糊了。

    所以,能够掌握远古禁制修士,不说其在禁制方面的造诣,光是这番机缘福泽,就足以羡煞千万人。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