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txt下载 第六百七十九章倾心蛊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转眼五天过去了,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他的外伤已然完全恢复,内伤也恢复了大半。

    葛红玉几乎每天都会来看望乔远一番,刚开始也提出主动帮他换药,可被乔远严词拒绝一次后,她便再也没有提出过这个要求,并且再未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

    即便如此,乔远也并未放下心来,反而心中的警惕越来越重。

    这段时日,两人相处时间虽不多,但他能明显感受到自己面对葛红玉时,竟会生出一股亲近的冲动,且这种冲动会随着相处时间越长而渐重。

    葛红玉出自花柳宗,最为擅长的便是一些魅惑人心的术法。

    乔远猜测,她定是趁自己重伤昏迷的这段时日,对自己施展了某种媚术。

    “我倒要看看她到底使了什么手段。”

    起身下床,他缓步向着石室之外走去。

    如今他的伤势恢复了大半,就算与葛红玉撕破脸皮,乔远也有信心制住她。

    可还未走出石室,就听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葛红玉脸上挂着妩媚动人的笑容,款款走了进来,仿佛见到情人一般,柔声说道。

    “你的伤势还未完全恢复,还是多休息一会儿吧。”

    说着她便走上前,想要去扶乔远的胳膊。

    谁知他微微侧身,避开了葛红玉的手,同时其右手一把抓住了她的皓腕,冷声道。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哎呀……你抓痛人家了……”

    葛红玉娇呼一声,仰着头,弯弯的睫毛微颤,露出一副很是惹人怜惜的表情。

    乔远眼中寒光一闪,心底竟生出一股怜香惜玉之意,右手下意识的松了松。

    明明他很反感此女这般娇柔做作,可身体却是不受控制想要去迎合她,这就葛红玉在他身上施加的手段。

    “说,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在你身上,种了一种让你对妾身死心塌地的灵蛊。”

    葛红玉感受到手腕的松懈,翻手便将乔远的右手握住,娇躯向前一靠,便贴在了他的胸口,娇声低吟。

    乔远双目蓦然一凝,脸上不掩厌恶之意,可心中却有一把情火烧起,让他无法推开身前之人。

    “灵蛊?”

    “那蛊名为倾心,一旦种下,无药可解,除非……你死心塌地的爱上妾身,否则蛊虫噬心,生不如死。”

    葛红玉抬起玉手,轻柔的抚摸着他的脸颊,眼中饱含火热情意,可那话语却是令人如坠冰窟。

    乔远听完此话,当下怒意难遏,左手抬起直接扣住她那光滑如玉的脖颈,杀气腾腾的说道。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倾心蛊雌雄一对,情比金坚,一旦雌蛊死去,雄蛊也会随之凋亡,你敢不敢试试?”

    葛红玉的绝色容颜顿时绽放出一抹如花般笑容,似盛开的罂粟,充满了毒性。

    乔远立刻如泄了气的皮球,缓缓松开她的脖颈。

    “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要如此?”

    “呵呵……,小哥哥真有趣,有怨有仇,妾身直接下死手便可,何须让仇人爱上自己。”

    葛红玉掩唇咯咯轻笑起来,近距离看,真是让人难以抵御。

    乔远冷声问道,心中的情火却随着那笑声越烧越旺。

    “为何是我?”

    “原本妾身看上的是项天,却没想小哥哥的实力竟比他还要高上不少,且你的身体如此年轻,玩起来肯定很舒服。”

    葛红玉狭长的凤眼微微上挑,一道粉红色的火焰在其瞳孔内燃起,那火焰映照在乔远眼中,似瞬间给他心中的情火浇了一桶油。

    乔远漆黑的眸中亦燃起了粉色火焰,理智在这一刻被抛至脑后,他一把抱住那柔软的娇躯,似沙漠中即将渴死的旅人,见到了一汪清泉,疯狂的吮吸起来。

    从她的额头一直亲吻到脸颊,再到下巴、脖颈,一路向下,葛红玉将头向后仰去,三千青丝披散开来,凤眼半眯,露出一脸极致享受的表情。

    不过片刻,葛红玉的情火亦烧灭了她的理智,红唇半张,香舌轻吐,发出一声声娇媚的喘息,似在催促,又似赞扬。

    乔远身下早已有了反应,双手用力,直接将这诱人的妖精拦腰抱起,向着石床走去。

    粗鲁的将她扔在床上,乔远一阵手忙脚乱,急躁的像只猴子,竟半天解不开衣衫。

    而就是这片刻,他的理智突然恢复了一丝。

    看着躺在床上,衣裙凌乱、脸色绯红的葛红玉,乔远猛地一个激灵,似一盆冷水浇在了心中的情火之上。

    冷汗一下子从额头冒出,乔远不敢再面对这个女人,直接掉头冲出了石室。

    “嗯啊……”

    葛红玉依旧躺在床上,半眯着双眸,口中不时传出一声声娇媚的喘息。

    她的双手不停在自身上下游走,似干涸的农田,急需一场春雨灌溉。

    此时此刻,她已完全沉浸在情欲的世界中,根本没有注意到,乔远已经离开了此地,

    出了洞府,只见眼前是一片暗红色的世界,一座高山横在身前,一座高山挡在背后。

    乔远站在不过三丈宽的峡谷之中,想要迈出脚步,可身体却是不听使唤的停在原地。

    同时,他的心中似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呐喊,让他回去,回去霸占那个女子。

    乔远知道这是倾心蛊在作祟,他立刻闭上眼睛,以神念内视自身,想要将蛊虫找出来。

    可惜他非但没有找到蛊虫,反而心底的欲念更加深了,身体似火炭一般滚烫,双脚不由自主的向着洞口迈去。

    “不……不能回去。”

    颤抖着双手,乔远一拳砸在了身旁的岩壁之上,强行压下心底的欲念,直接腾空向着远处飞去。

    刚刚飞出峡谷,他便惨呼一声,只觉心口似有成千上万只蚂蚁正在里面钻来钻去。

    痛苦如潮水般袭来,乔远面容扭曲,双手紧紧按在胸口,十指戳破衣衫,直接扣在血肉之上,恨不得一把将心脏挖出,放在火上炙烤。

    又飞了千丈之远,他便再也坚持不住,一头从空中栽下,落在了草垛之中。

    从百丈高的地方摔下来,常人定然粉身碎骨,即便是修士,没修炼肉身,也可能断几根骨头。

    但乔远却根本不在乎,身体摔落的疼痛远远比不上心中的折磨。

    他跪倒在地上,一边发出野兽般的低吼,一边不停的拿头狠狠的撞击地面,只有这样,才可让他觉得心口的疼痛似减少了半分。

    如此持续了小半个时辰,洞府内的葛红玉终于抵达了顶峰,等她眼中的粉色火焰慢慢熄灭,心中的情火尽数散去,乔远才慢慢感觉不到疼痛,昏死了过去。

    片刻之后,面色一片潮红的葛红玉找到了乔远,她慢慢蹲下身子,抚了抚那满是鲜血的额头,眼中流露出心痛之意,轻叹一声。

    “唉!你这又是何苦呢?”

    半日之后,乔远才悠悠转醒过来,一睁眼便又是熟悉的石室。

    当下他便惊坐而起,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子,见衣衫还在,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衣衫虽还在,但却破破烂烂,身上还添了不少新伤,如今已被葛红玉处理好了。

    回想起之前的一幕,乔远眼中立刻寒光大起,心中的杀机更是清晰无疑的表露在脸上。

    倾心蛊一旦发作,的确让人生不如死,即便乔远经历了不少风浪,也有些承受不住那股痛苦,而这一切都是葛红玉那个恶毒的女人所做。

    “我要杀了她!”

    一身金丹大圆满的修为爆发出来,乔远站起身来,快步向着石室之外走去,身上的寒意似能将空气冻结。

    正在打坐修炼的葛红玉立刻惊醒过来,睁眼一看,却见乔远一只血拳直逼自己眉心而来。

    这一拳若打中,她那绝色容颜定将顷刻间绽放成一朵血花。

    可葛红玉却不闪不避,只是勾起唇角,媚眼如丝的看着他的双目。

    拳头临近她眉心一寸之时,终是停了下来,猛烈的拳风带起三千青丝飘动,让其更添几分动人之意。

    “你怎么不动手?大不了咱们做对死命鸳鸯。”

    葛红玉娇声开口,言语中似还有些期待。

    乔远双目圆瞪,气的右拳不停颤抖,可却实在下不去手,不是他害怕同归于尽,而是倾心蛊的作用,让他无法伤害此女一根指头。

    “你这是何苦,妾身并无恶意,只是想与你双宿双飞,从此以后,妾身保证,我只属于你一个人。”

    葛红玉轻咬红唇,抬手轻轻抚摸他的拳头,美眸中流露的款款深情,让人实难拒绝。

    乔远冷哼一声,收回拳头直接转身而去。

    想用一只蛊虫便将他完全掌控,那葛红玉就太小瞧他了。

    “倾心蛊每天都会发作一次,你若离开妾身,必将生不如死,而且你离妾身越远,发作的周期便越短。”

    她见乔远直接向着洞府大门走去,嘴角不由露出一丝讥讽,根本不打算阻拦,直接淡淡开口。

    乔远似没有听到她的话语,走出洞府,便直接腾空而去。

    一路飞行了百里地,随着距离越来越远,乔远心中那个让他回去的声音便越来越大。

    无奈之下,他只得寻了一处隐秘之地,布下禁制,在其内静心打坐起来,试图压制那个念头。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